金粉 第518章 不反常吗?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晏晗突然蒙诏回京省亲,灵帝又夜访晏晗,随后未久晏家外甥驻守的屯营甲胄失窃,却在灵帝派去的钦差到来时在柴房找到,这隐含的意思是什么,已不必多说。

    晏衡跨步进门,直接从李南风手里把册子夺过去,看完之后他看向面色平静的裴寂:“你这是哪里查到的?”

    “上面的三个指印,一个是你那位表叔的副将,一个是灵帝时兵部的衙吏,还有一个是昔年奉旨往郑王府宣旨的钦差扈从之一。这三个人如今都在世。”

    裴寂望着他,又拿出几封起了毛边的信笺:“这里几封信,有两封是赵拘曾写给家父的密信,一封是提醒家父防范灵帝,一封是临死前遗言,一再嘱家父当心。

    “剩下几封,都是京师里的故交给家父传递灵帝针对异己的信件。

    “有了这些,我想,无论灵帝施用的何种手段,他对郑王府心存忌恨这点总归是勿庸置疑的。

    “而一个皇帝,即便大权在握,总也不至于红口白牙就要拿宗室下手。他需要有个由头,而你们两家在朝中盘结日久,根基已深,后来也证明灵帝确实对你们几家小动作频频,这也总归是事实。”

    李南风一封封地拆来看过,发黄的信纸与明显隔着年代的字迹,一切都很清晰。她也算是书墨的行家,看得出来字迹纸张无假。

    她看向晏衡,晏衡神色也很凝重。“那三个人何在?”

    “有两个在京外隐居着。只有兵部那个衙吏尚在京师。家住在城南石矶胡同。”

    “照你的说法,李家从中又做了什么?”李南风问。

    “上告郑王府谋逆的这封折子,就是李灼写的。”裴寂又拿出一本奏折,拍在桌面上,“大宁皇帝还没有登基那阵子,皇宫守卫还并不森严,我曾经进过一趟国史馆。

    “这是我在国史馆里搜寻到的,看看这字迹,是不是跟你曾祖留下的著作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李南风拿过来打开,目光先锁到末尾的落款,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以及熟悉的收笔上,才又心惊地去看折子内容。

    “京师四大世家,李晏程沈,素来关系紧密。李晏两家原本是最不看好灵帝上位的,但灵帝偏偏上位了,且还分别投出了诱饵。

    “我不知道他们当时知不知道灵帝禀性,但证据是切切实实存在的。晏晗入狱之后,随后又把李灼也拉下水,你们可能觉得这是正常的的朝斗,但如今你们是不是也有怀疑,晏晗之所以供出李灼,实则是得到灵帝授意所为?

    “而李灼之所以在狱中自尽,则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死?他们顺着灵帝的意思这么做,或许是为了保全他们的家族?”

    屋里一派静默。

    李南风不愿相信这是事实,但裴寂摆出的证据却让她无法回避。

    晏晗为灵帝所用,构陷郑王,姑且当成是事实,那么晏晗邀上李灼来共同干这个事——当然,绝对有可能是出于灵帝授意,灵帝一个人干不成,他要灭郑王府,需要有人递梯子,需要有人给罪证,刚刚好他们能够做到。

    但他们没想到灵帝会那么快过河拆桥,紧接着就被灵帝降罪灭口。

    晏晗在牢中难承酷刑,再得灵帝授意“供出”李灼的“罪证”,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李灼一介文人,扛不住因而自尽,这也有道理。

    因为他们若不死,不为灵帝保守这个秘密,灵帝便永远也放不下心,那么就很可能就会朝双方的家族下手。

    由此看来,晏晗和李灼当真有可能是害死郑王一府那么多条命的帮凶?

    前世对晏李两家的世仇,实则是因为入了灵帝的套,不得已地走到了这一步?

    “为什么我从来没听家里提过这层?”晏衡率先打破了沉默。

    “这也是我所疑惑的。”裴寂目光熠熠,“他们虽然也是凶手,但按理说,却是得灵帝授意所为,这桩案子没有什么不可对家人言明的。

    “但我在京这一年却发现,你们两家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甚至根本没有疑心到这点,这就说明,他们当真把这件事做到了守口如瓶。”

    李南风跟晏衡对视,事实诚然如此,她跟李存睿求证的时候,连李存睿都没有怀疑过,这就足见裴寂所说的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透露出来半点。

    可是她对这本折子的真实性是有信心的,弹骇,或者说告密郑王的折子就是李灼下的,难道李家对这段历史也不知道?

    看到眉头紧锁的裴寂,她又道:“你既然有了证据,又还要什么真相?”

    “因为我还有最后一点不明白。”

    “什么?”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俩死前居然一点消息也没给后人透露,这不正常。

    “按说灵帝也是你们两家的仇人,他们既然能在牢里留下遗言立这个不许通婚的祖训,那么一定也有机会把真相透露给你们,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很不合常理。

    “如果说这道遗言是被人篡改了的,那篡改的这人按理说也只能是灵帝,灵帝若知道他们有这样的心思,按理也不会轻松放过你们两家。

    “可是一直到你晏衡的祖母被扣押在宫中,逼迫你父亲就范之前,灵帝也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动作。甚至他扣押你祖母,也是为了防止你们造反。

    “这难道不反常吗?”

    李南风攥起了手心。

    裴寂继续道:“虽然凭这些证据我已经认定你们就是我的仇家,可如果我直接下手,那么真相就永远不会出来了。倘若另外还有帮凶,那也就永远都错过了。

    “告诉你们,是我猜想你们可能也想解决这世仇,并且,韩拓那边我也急欲摆脱,所以权衡之下,我选择跟你们投诚。”

    李南风揉起了额角。

    裴寂提出的疑问的确很值得慎重,为什么明明有机会立遗嘱,却没有机会把真相告诉家里人?总不可能他们俩被谋害,还要替灵帝遮掩?

    如果是被人篡改,那除去灵帝,这人又会是谁?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