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500章 看他反应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码头上今日果然热闹非凡,高贻在人群里却有些坐不太住。

    临行前李南风的话让他又燃起了一线希望,他一个亲王世子,跟朝中权臣没什么往来,但晏衡既然查到了梁家头上,他便不能干等着。

    龙船赛得如何他已经顾不上了,坐了一会儿的工夫,已变换了无数个姿势。

    袁缜看出来他的心不在焉,便问他:“你可是有事?”

    高贻顿了下:“我想起太子还有一堆议婚的折子堆着,也不知道会不会误事。”

    袁缜跟李南风是最熟的,其次勉强算是晏衡吧,但他们俩今儿都没来,而他和高贻又没有意中人,坐着实在没什么意思。

    便就道:“折子就算了,今儿皇上肯定要呆在后宫过节的,你就是去了他也不会理你。倒不如咱们回去找南风他们出来吃饭。”

    “好主意。”

    高贻站起来。

    ……

    晏衡与李南风找了个地方坐下等唐素。

    这一片横竖几条街两座尼庵,相距不过两里路。

    唐素先与两名侍卫到了就近的一座,趁着前殿香客正多,潜入后院,这座庵住着四个香客,有两个是附近的百姓,有两个是外乡来的,但都上了年纪,与掌柜娘子所述不合。

    便又到了另一座。

    这庵叫松月庵,也并不大,庵里有比丘尼六个,平日也偶有信士暂居,因为住持素来对周边关照颇多,几十年来香火也很旺盛。

    唐素与侍卫到了庵门前,看了看进出大门,示意他们俩持香进内,他自己却绕到了后院,攀上了庵外一棵高耸的梧桐树。

    尼庵前后三进,前两进都是佛殿,最后一进为禅院。西侧是厨房,屋顶上有着炊烟。

    唐素紧盯着按惯例来说应该是作为客居的东边一排禅房。

    禅院正中间的房间门打开了,走出一人来,这人身形纤细,长发乌黑,面容不俗。

    唐素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直到看见她进了厨房,又端着个托盘回到了先前的禅房里……

    李南风与晏衡坐在茶馆里,闲来无事她问:“姚叔的密报说的什么?”

    “不知道,不过皇上昨日下旨,把六部两个低阶官员撸下来,并且合府都抓了。”

    李南风纳闷:“我怎么没听见动静?”

    晏衡觑了眼她:“因为办得悄无声息,且又不是什么大官,自然传的还没那么快。但我估计,这两日应该也会传开了。

    “对了,袁叔查出新线索,说是在当初捉拿徐涛那案犯时发现马车的地方附近,前几天半夜里有人出没过。”

    徐家这事已过去很久,没想到竟然还是挖出了东西来。再想想当初皇后也在此事上提供了线索,那么想必皇后知道的袁邺也知道,便不足为怪了。

    “世子,”说话间楼梯作响,唐素回来了,“竹心庵果然住着个年岁符合的女子,不过没听到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南方人。听说已经住了有几个月了。”

    晏衡与李南风目光对视了一眼,道:“还有别的发现吗?”

    “光天化日的,不便进内,属下暂且只探得这么多。”

    “那就入夜再去探探。”

    晏衡吩咐下去,又唤来两个人:“回去让阿蛮再取我那只碧玉笔洗,拿去送给金三爷,请他把范围扩大一下,看能不能把全城的角角落落都给我查一遍。”

    侍卫也应下走了。

    晏衡琢磨着暂且没什么别的事,就跟李南风道:“想去哪儿玩?”

    李南风看看天色:“今儿我父亲在家,午饭我得回去吃,要不就先回去,回头再出来。”

    晏衡没意见,自己送李南风回府去,仍派人去松月庵盯一盯。

    ……

    李南风回府路上并没有停着,赶着回府用饭一来确实是李存睿在府,二来也是有些事情想去做。

    她回府后先把杨琦叫过来,斟酌了一下之后拿出来两枝笔交跟他:“你上膳房去,拿些粽子面点什么的送去给裴公子,再把这枝笔给他,就说是我给他的节礼。

    “然后问他——算了,你也不用说什么。送过去之后,看看裴公子在做什么,他什么反应,然后再来回我的话便是。”

    杨琦答应着,接下东西出了门。

    李南风也不知道想从裴寂身上获取些什么,只知道他身上有最大的疑点,便是李夫人前世对他的态度。

    李夫人会在什么情况下那样对付一个人呢?既然还不存在强横掌控她的理由,那么,就以李夫人处处为着李家着想的态度来看,她至少应该是认为裴寂不适合成为李家的上门女婿。

    她在门下站了站,然后才回房,迎面就碰上了来请她去上房的丫鬟。

    杨琦到了裴家,先唤了门,等裴寂走出来,杨琦便把带来的东西奉上。

    裴寂双手接过,看到那枝笔,他手停了下,目光也顿下来,然后跟杨琦道着多谢,又把他让到屋里吃茶。

    杨琦上台阶时扫了眼半开的房门内,只见屋里书桌上摊开着一本书,书旁有一张被压了一半的纸,纸上有字。

    房里干干净净,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到了厅堂,裴寂去沏茶,杨琦走动扇风,顺势又到了门下,往屋里睃了几眼然后转回来。

    李南风到了上房,今儿这个节,虽然不是什么值得欢天喜地的节日,但是李存睿是个很喜欢热闹团圆的人,所以哪怕李挚出去了,也还是要喊上李南风到上房。

    南边的灾情看起来得到了控制,李存睿面色还不错,饭桌上感叹起了灾民的吃食。

    李夫人破天荒地竟然没有执行她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间中回应了那么几句。

    反倒是平时活跃多话的李南风一声不吭,有些扎眼。

    李存睿道:“我女儿今儿嘴巴粘上了?”

    李南风只是不想说话而已。她说道:“没有粘上,我只是觉得不该辜负了这些粮食,不然太对不起灾民了。”说着她又塞了一口饭。

    “真新鲜!”李存睿轻嗔,“今儿居然没跟你哥哥出去,莫不是有人约你玩了?”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