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497章 那些疑云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她已经有着四十余年的阅历,“恨”着李夫人也有着二三十年,压抑着的郁忿变成了执念,岂非也如李夫人对周太妃无法释放的怨气。

    她说道:“假设一下,若是没有晏衡,您会自作主张给我选个您满意的夫婿吗?”

    李夫人望着她:“你哥哥要选何瑜,我也没有怎么反对。”

    “或许因为哥哥是家里男子,您不一样。”

    “没有什么不一样。”李夫人望着前方,“高家那么重男轻女,凡是当年他们看重的都是我反对的。

    “除了不重男轻女,我还反对纳妾,反对过分看中女方家世,反对轻易地续弦再娶。因为我父亲冷落正妻,助纣为虐,所以我希望你们从一而终。”

    李南风心情随着晚风在轻晃,过往很多事情也由此浮上了心头。

    如果李夫人这话是真的,那前世她把裴寂打发走就越来越可疑了。

    程淑身边的林氏早已经暴露身份,那么早前猜测过的程淑会勾搭陆铭,会不会当真是一场阴谋?

    林氏先让程淑成为她的手帕交,然后再唆使程淑跟陆铭……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很可能连那场奸情都是被安排好!

    当然陆铭什么货色她自己清楚,他也不是没勾搭过府里的丫鬟,但他跟程淑勾缠上,对她李南风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而当时的李家,可全是她冲在前头咬牙把李家声势扛起来的,她当时若垮了,谁能走出来代替延平侯府说话?

    李济善是旁支了,盛先生只是个先生,幕僚,让还是个幼童的李煦吗?又或是她年纪更小的长子?

    然而就算陆铭程淑的事能有说法,她对裴寂下手又如何解释?

    想到这里她说道:“我最近认识一个叫裴寂的年轻举子,您认识吗?”

    李夫人看向她:“哪家的?”

    “他不是世家子弟,只是个从泸州来的外乡人。”

    李夫人凝眸。“不认识。”

    “那,陆铭呢?”

    李夫人喝茶:“也没听说过。”

    李南风望着她,没再说话。

    她说不认识裴寂,那至少排除了裴寂是因与她有别的仇怨遭到报复的可能。既然听都没听说过陆铭,那应该也不是因为早就看好了陆铭,而故意挤走裴寂。

    当然,事情发生是在两三年之后,如今定论还太早。

    但起码李夫人如今的态度,跟前世的行为有了越来越多的不吻合。李夫人能把少时的经历向她吐露出来,就不可能是个会在别的事情上说谎的人。

    那到底这问题又出在哪里?

    她知道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也许她不应该在这件事上浪费心力,但疑问却没办法消除。

    清风吹入帘帐,喝了口浓茶,她的心一点点安下来。

    诚然李夫人讨厌她的理由让她不能接受,但因为有了前世的伤害打底,好像反而都不算什么了。

    李夫人如何讨厌她,如何不喜欢她这张脸,其实已经不比落井下石更让人难过。

    因为那是在她还对母亲抱有期待的时候,而如今本来就没有多少期待了,哪怕是知道她也不算多么绝情冷漠之后,其实刀能扎的地方已经没有那么深。

    或者说,哪怕金嬷嬷告诉她,母亲从来都没有爱护过她,也不会比当时更难受。

    她觉得也对,每个人缺失的东西都不一样,她在李夫人身上求的,是李夫人对周太妃不认同的,李夫人给不了她李南风的,她也没法强求。

    换句话说,如果她站在李夫人的角度,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做的更好。

    但哪怕她是她,因为自己所受的伤害而牵连了无辜,这也是事实。

    解释不等于原谅,原谅也不等于遗忘。

    如果伤害是可以由一席坦白抚平的,也就不能称之为伤害了。

    但李南风心下却还是松了下来,不管是不是原谅,这一段会不会过去,她都已经得知了她想要的。

    ……

    这一夜园子里热闹到夜深,大家很开怀,几个小的们玩的兴起,不肯散场,李隽李挚他们虽然看不上小孩子们那点学问,但是李存睿他们这些更大的却认为由此引导孩子们的兴趣,又加之难得这夏夜齐聚一堂,应该纵着,于是大的这些便又得卯足劲儿出谜题。

    李南风走出敞轩,也到了湖心亭,看着他们玩儿,然后也下场跟李勤斗诗,让李勤交出了不少钱。

    李南风也不替他心疼,他掺在李舒那一股里的铺子分红,可够他五爷每个月花销的了。

    等到李南风出来,李速他们大的开始神仙打架时,李勤便把李南风扯到了一边,按捺不住兴奋地告诉她:“晏衡他答应收我为徒,教我武功!

    “我下晌已经请二伯帮我说通我父亲了,我父亲自然是答应了!我明儿起就可以上靖王府去学艺了!”

    李南风倒颇为意外:“他教你武功?”

    “对啊!”李勤高兴得不行,“我今儿看到他出手了,那身手,那家伙!”

    他比划了两下:“他不但痛快答应了我,还说若他有时间还会上咱们家来单独指点我!天啊天啊,我今晚要睡不着了!等我学会了之后走出去,我李勤五爷就不是秀才是壮士了!”

    李南风总觉得晏衡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不过这憨子自己高兴就好。

    摇了几下扇子,她又想起来:“你怎么会看到他出手?”

    李勤少不得把今日去过南城的事给说了。

    李南风恍然。

    又想起来高贻拜托她的事情她这些天都压根没去办,不由又着急起来,也不知道那明姑娘究竟跟余三有没有关系?那络子到底是不是巧合?如果不是巧合,那明姑娘给条这样的络子给高贻又是什么意思?

    翌日如常上学,放学时,李勤来取他的偃月大将军,顺便差人上街订了西湖楼的菜式,外送到扶风院来感谢李南风这些日子对大将军的悉心照顾。

    并且豪爽地承诺回头也弄只彪悍的母蝈蝈给李南风,李南风可谢谢他了!

    下晌李勤就去了靖王府,李南风拿着裴寂的文章,哪儿也没去。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