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96章 打情骂俏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李南风看到这真是忍不住呵呵了,这家伙一双眼珠子只差没贴在人脸上了,还说不是看上人家?

    铁证在前,这可再也赖不了了。

    想到这儿她放下杯子站起来,跟何瑜道:“还没上菜,咱们先去后面露台走走。”

    李挚给何瑜拉凳子的手停在那里,人就已经被李南风招呼出去了。

    他无语:“走什么走?这还坐都没来得及坐下呢!”

    一桌子三个男人齐齐看过来,就连袁缜眼里都带着点好奇。

    李挚稍顿,旋即起身跟晏衡道:“你们先聊,我去看看菜好了不曾。”

    酒楼里靠后院的方向搭了个观景的露台,李南风引着何瑜到了地方,就笑道:“你可知道今儿是谁请的这顿饭?”

    何瑜略有不自然:“不是你么?我听梧桐说你找我,我就来了。”

    “是我请你,但付账的可不是我。我就闲着无聊提了一嘴,结果是我哥死乞白赖地非要组这个饭局,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李南风摇着扇子笑望她。

    何瑜镇定下来:“是么,那回头可要跟令兄称声谢才是。”

    李南风道:“你打算怎么谢?”

    何瑜立刻又不能镇定了,眉眼一窘:“这话怎么说的,还能怎么谢?自然是言语称谢。”

    李南风望着她,又道:“上回灯市上我哥买给我们的花灯,你拿回去点了不曾?”

    “搁在那儿呢,没点。”

    何瑜掠了下耳边发,手指划过脸颊,也带着些桃粉色了。

    李南风就扬唇瞅着她。

    她被瞧得躲不过了,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不是想瞒你,只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着,你哥哥是多少人眼里的香饽饽,我哪敢肖想他呀?

    “只是近来他常往姚家来,正碰上那段时间馨表姐归宁,我在舅母这边呆的多,他跟我打听吃的,又看我做胭脂做香料,接触就多了。”

    李南风笑道:“难怪我看到他帕子上也沾着香。”

    “那是前几日,下雨的时候沾上的。我抢着去收晒着的脂粉盘子,他顺手帮了我一把,帕子沾上了。”何瑜红着脸解释,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李南风原本拉她出来是要打趣她几句的,看到她窘成这样,却不忍心了。想她当初她着急忙火盼着他们能有点火花,结果兜兜转转到如今又起死回生,也好,说明是你的就总是跑不掉。

    跟前世谢莹那个祸害比起来,这辈子能有个何瑜这样的嫂子,着实也很不错了。

    她伸手摘了朵桃花,丢往露台之下,说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栏外虫鸣鸟叫,春光缱绻,何瑜背抵栏杆,望着面前的玉兰树,片刻羽睫底下渐渐有了星光:“大概就像玉兰花在晨间悄悄开放一样吧,欲让人知,又怕人知。”

    李南风扭头看她。

    她脸上浮出赧色:“我也是瞎说的。我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想必是很好的。不然古往今来怎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李南风抬眼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人,笑道:“你这脸可太红了,你在这儿站会儿,我先回去。”

    说完她便抬步上了台阶。

    何瑜松了口气,倚着栏杆出起神来。

    李挚走到她身旁,抖开扇子,给她扇起风来:“脸这么红,很热么?给你扇扇。”

    何瑜一惊,立时站得笔直。

    李南风藏在柱子后头,望着那浑身上下都透着腻歪劲的俩人,眯起了双眼。

    搞半天她辛辛苦苦经营的绸缎铺子这俩占了大头,她反倒占了小头,不行,回头她一定要再敲诈李挚一笔,不然难平心头这口气。

    “他俩什么时候好上的?”

    刚准备转身,耳边突然传来压低了的清悦男声。

    李南风倏地回头,正对上晏衡一张饶有兴趣的脸。

    “你怎么也来了?”李南风道。

    “你们都来了,我也好奇过来看看。”晏衡一脸八卦往外张望,见李挚跟何瑜聊得热乎,又道:“你哥还真是不声不响啊。”

    李南风瞥了他一眼,也忍不住跟着看:“当然不声不响,难不成还要敲锣打鼓告诉所有人?”

    晏衡望着她:“我就不这样。”

    李南风抬头。

    “上次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如今我改变想法了,看上了谁我就一定要让她知道。我不但要让她知道,之后还要让身边人都知道。”

    李南风屏息盯他半晌,翻了个白眼,又看向李挚他们了。

    晏衡头低了低:“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爹答应不逼我议婚了。”

    李南风瞪他:“这关我什么事?”

    “咱们这情份,你就不替我高兴?”

    李南风绷着脸,掉头往走廊上走:“替你高兴。王爷英明,终于不放你出来祸害人了。”

    “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祸害。”晏衡悠然跟在她后头。

    李南风呵了一声:“那被您惦记的人可真荣幸。”

    晏衡扬唇:“你终于有这个觉悟了?”

    李南风敛色,气急砸了他一拳。

    晏衡笑道:“又不痛。”

    李南风就下重力又补了两拳。

    伙计端菜走过,晏衡伸长臂将她揽到旁侧,等人走了,然后道:“你含蓄点好不好,这样别人会以为我们在打情骂俏。”

    李南风横眼:“谁跟你打情骂俏!”

    晏衡笑了,然后立刻又收敛形色:“既然不打情骂俏,那就说点严肃的,你为什么答应袁缜明儿进宫?他是外男,你身为金枝玉叶,不应该跟他保持距离吗?”

    “你怎么不跟我保持距离?你也不姓李啊!”

    “那不同。我虽然不姓李,但咱俩是并肩作战的情谊,这天下间谁都比不上你我,这辈子是别想割断了。”

    李南风呵地冷笑,转身道:“你自个儿乐去吧!”

    晏衡环胸:“你知道我今儿为什么来找你吗?”

    李南风没理他。

    “姚霑回来了。”

    李南风猛地听到这句,脚步一收就停在那里。

    “什么?”她转了身。

    晏衡走过去,低头凑到她耳边:“我说姚霑回来了。我父亲因为这事方才临时进宫去了,我刚让侍卫去一探究竟,给你个机会好了,今儿晚饭要不要跟我一起吃?”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