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386章 要说媒吗?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晏衡回到府里,先把翘首以盼的阿蛮提溜了进房。

    问他:“你怎么跟王妃说的?她怎么知道晏驰胳膊受伤了?”

    阿蛮忙道:“是王妃自己看到二爷胳膊不适,然后问了小的,小的瞒不过去才说了,但小的不该说的一个字也没说!”他害怕割耳朵!

    晏衡瞥了眼他,在屋里踱起步来。

    阿蛮瞅着他神色还好,便又凑上去道:“爷,南风姑娘这边,您打算怎么办呀?”

    晏衡停步:“什么怎么办?”

    阿蛮壮着胆子道:“爷最喜欢跟南风姑娘在一起,不管姑娘有什么事,您总是第一个赶过去,您虽然嘴上嫌七嫌八,但跟姑娘实心实意,姑娘老是打您,您也从来不生气……爷,您看今儿二爷老拿这事儿来要挟您,这弄得您好被动啊!”

    晏衡望着他:“多嘴。”

    阿蛮立刻缩了缩脖子。

    “爷!王爷王妃还有大爷二爷回来了!”

    正说到这儿,管卿进来了。

    晏衡瞅了眼外头,随后示意阿蛮:“打水来,我要洗漱睡觉!”

    ……

    靖王妃带着晏驰到了药房,示意檀香替他把袖子捋起来。

    这一看胳膊上肿了鸡蛋大一块,青里透着紫,心知晏衡这是用了多狠的劲,也没说话,取药替他仔细地活血消肿,又拿来口服散淤的药丸。

    兄弟阋墙,父子反目,都是很让人忌讳的事情,虽说晏驰曾经是很浑不吝,也没有人能保证他日后绝对就不会再犯浑,但是晏衡一直对晏驰心怀芥蒂她也是知道的。

    世上坏人是不少,有时候也还是相互作用的,天生就坏的还是不多。

    上完药到了外边,靖王他们都在,沈侧妃与晏弘望着晏驰,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跟靖王妃称了谢,便就带了他回去。

    靖王心情烦乱,看着擅香他们打水来侍候妻子洗漱,也去了书房。

    李存睿惦记着李南风出城玩的事,下衙回府头件事就是问她回来没?

    听说她早就回来了他又不免好奇,找来她一问,才知道还出了这档子事。

    然后又疑惑道:“那衡哥儿为何要在园子里打驰哥儿?”

    李南风也不知道啊,这也正是她费解的地方。

    李存睿就换了个话题:“玩了些什么?”

    “哪来得及玩什么?我不喜欢程家姑娘,就跟晏衡在湖里划船玩了会儿。”

    李存睿道:“你不喜欢程家姑娘,倒喜欢跟衡哥儿游湖划船?”

    托腮的李南风说:“好歹我跟晏衡比较熟。”

    李存睿望着她,不敢苟同。

    翌日正好有事去五军衙门接洽,李存睿顺道就去靖王处转了转。

    本以为靖王又添丁定然跟前日一般意气风发,一看他却愁眉苦脸,便好奇道:“这才有了老四,就又吵架了不成?”

    靖王叹了口气:“没吵。这回是驰哥儿。”

    “驰哥儿又怎么了?”

    靖王把晏驰指责他的原话给说了,然后道:“我本来以为这碗水端的够平了,衡哥儿该骂则骂,该打则打,弘哥儿听话,没让我操过心,自然用不着斥责,驰哥儿吧,他身体又不好,他自己读书也还认真,我也不想拘着他,平日未免对他疏忽些,没想到在他们心里,还是有高低的。”

    “这不废话么,五个手指头都还有长短呢。”

    靖王凝眉,又叹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衡哥儿是我看着出生,又带在身边长大的,他什么都是我和他娘亲自教的,就算是他没帮我打过仗,也是一路见证着我过来的,跟他我是真没有什么隔阂,他又聪明,性子也随我,我说什么他也能明白,我怎么能不喜爱他呢?就是小四生出来,再可爱也不能跟他比。”

    “那你愁什么?堂堂正正偏心不就行了?没人拦得住你,也没有人动得了衡哥儿。”李存睿喝着茶说。

    “话不是这么说。”靖王道,“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也是衡哥儿的兄弟,我不想他们因为我而失和。”

    他又道:“你们家怎么就那么太平呢?”

    李存睿笑了下。“你想太平也不是没法子,驰哥儿身体不好,不像弘哥儿前途光明。一个人没了目标,就容易钻牛角尖。

    “你老是把他圈在家里也不是办法,他不是中了举么?反正你也不图他挣什么名利,就给他安排个轻松不累的差事。

    “他有了自己的事做,凭他自己去拼去闯,也就不会只盼着你给他那点关心了。”

    “有道理。”靖王沉吟着:“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

    李存睿想了下,又道:“他要是不肯,你就把衡哥儿调边关去。”

    靖王道:“为什么?”

    “驰哥儿不是说你偏心吗?你就证明给他看,把衡哥儿调去边关历练几年。

    “到时候你没事多过问过问驰哥儿,保证你们父子关系能缓和。”

    靖王道:“衡哥儿跟我战场里过来的,他还需要历练吗?再说他母亲才怀了老四我就让他去边关,他得怎么想我?

    “你这不行!”

    李存睿扬眉又道:“不去边关,那就去江南!江南好地方,说不定回头还能给你抱一堆孙子回来!”

    “我又不盼孙子,要那干啥?”

    靖王摆手。

    李存睿起身:“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以后有事别找我!”

    靖王拉住他:“唠着唠着怎么还上火了?”

    李存睿拢手:“我看你们家那两个就是闲的,你赶紧给他们俩早早说个媳妇儿。”

    靖王道:“怎么又扯上说媳妇儿了?”

    “迟早要说的嘛。”

    靖王迟疑:“我觉得早了点。”

    “不早了!你看衡哥儿牛高马大,还不找,回头盯上他的人更多,到时候你烦心事儿也更多!”

    靖王想想也有道理:“你说的对,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也一天到晚躁得不行。成了亲就安份多了。”

    李存睿道:“所以说嘛,早成亲早安心。到时候有了小家各过各的,你们家又不存在争权夺利了,哪还能管得着你偏心谁?”

    靖王想了下竟然很正确。就道:“那你这意思是要给他说媒么?”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