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78章 人间宠爱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晏衡把船划到了先前的位置,清风送来新荷的清香,他托着李南风胳膊肘让她坐下,然后也放了竹篙,在她对面坐下来。

    他目光在她脸上停落了一阵,然后抬头看天色,问道:“饿了吗?饿了我让人传饭到水榭里来吃。”

    “不吃!点心都吃饱了,还吃什么饭?”李南风没怎么有好气。

    晏衡望着她微笑,扭头看着水下,指着道:“你看,鱼来了!”

    李南风凑过来,果见几尾鲤鱼在水里自由游动。正午的阳光透过水面照在它们金色鳞片上,便也泛出一抹金色的光芒来。

    李南风歪伏在船舷上,折了根水草,探到水下去逗它们。

    太师府后头也有个大园子,但整个太师府全算起来都没有这个园子大,那里的鱼也没有这里的鱼透着野趣。

    晏衡屈膝坐着,将她滑落进水里的长发捞上来拢在背后。少女的发丝又浓又密,握在手上触感好过最上等的丝绸。

    半伏在船上的她看起来也像朵铺开的清荷,慵懒,娇气。晏衡抬头看看远山,又看回她,眼底已经有了现成的山水。

    “李南风。”他唤道。

    “嗯。”

    “李南风。”他又唤道。声音又低又绵软,像天上的白云,也像这碧澄的春水。

    李南风扭过头。

    晏衡笑了下,摘了片圆荷,盖在她头顶当遮阳帽,心情已开阔得像是能撑开无数只小船。

    ……

    程淑离开晏驰到戏楼寻着了晏家姐妹,面上投入地看戏聊天,心里却静不下来。

    晏衡那样的身份地位,对适婚的姑娘而言毫无疑问是极具诱惑力的,或者可以说是轻易想都不敢想,满朝之中这样的顶级权贵子弟数得出几个?

    太子往下,就是晏衡了。

    虽然林妈妈觉得她应该入宫,但这就好比,我正梦寐以求世间第一等的玉石,但摆在面前却有一枚世间第一等的玛瑙,你说心动不心动?

    当然,本来程淑是不心动的,上回在灯市她看到晏衡与李南风在一起,就知道自己跟他们距离有多远。

    玛瑙好虽好,到不了她手里也是白搭。

    可晏驰这么一说,就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饭开在挽玉楼,也不知道五哥他们去哪儿了?我们顺道去找找他们吧。”

    日值正午,姑娘们也坐不住了,开始邀请起来。她们语气格外客气,果然透着歉意。

    程淑起身,随她们出了门。

    自有侍女来告诉晏衡去向,几个人边走边赏景,到了水榭处。

    晏眉看到船上,白衣的晏衡与水蓝色衣裙的李南风并坐于漫漫碧荷之间,喁喁私语,恬恬如一双璧人,竟也不愿——好吧,是不敢打断。

    她使了个眼色于晏锦,笑道:“这么远,喊也未必听得见,我们先去吧,由得他们俩晒成木炭!”

    船上晏衡在教李南风徒手钓虾,一侧首看到了她们。

    李南风全然不知晏衡心里经历了怎样的变化,程淑一出现,在这儿她就变成了熬时间。

    但跟晏衡呆在船上吹了会儿风,糟心的人和事都像是干扰不到她了,竟然也觉出了几分惬意。

    逗鱼钓鱼这些她平素从不屑做的傻事,在这情境里竟也显相得益彰。

    “你好不好奇程淑跟晏驰勾搭到了一起?”晏衡道。

    李南风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就看到了岸上跟着晏家姐妹的程淑。

    今时今日这个女人也许对她李南风还谈不上什么祸心,但她终究撬过她的墙角是事实。

    程淑既然撬过她墙角,那肯定也是有某种目的,总不至于纯粹是欲火烧身情难自禁?

    即便是,她也不太相信一个大户人家出身的小姐因为玉望,会觊觎一个别家的入赘的男人!

    ……过往的恨固然是还存在的。但是刨去恨意,总也不免思前想后。

    原本在没碰面之前,是没那份心思去挖掘她为什么要跟陆铭通奸,想着这一世就此划清界限。

    但她既然找上门来了,便又总让人无法不拉出那些前仇旧恨来温习温习。

    “你问过晏驰没?”她问道。

    “没问出来。”晏衡脸色阴了阴。

    李南风沉吟:“晏驰没道理主动勾搭,定然是程淑自己凑上去的。只不过我没明白晏驰带她来的用意何在?”

    晏衡阴沉脸道:“狼狈为奸,臭味相投,蛇鼠一窝,沆瀣一气,还要什么用意?”

    李南风想了下,把草丢了:“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过去!”

    岸上姑娘们才转身上栈道,船就靠了岸。

    程淑望着船上,只见晏衡正亲自执着竿撑船,李南风则安然坐着,仿佛晏衡给她撑船就是天经地义,她享受着这样的关照也是天经地义,一时便对她这得尽人间宠爱的样子看得有些痴。

    李南风也在静静回望,直到她闪避开来她才移开双目。

    “你们总算回来了。”晏眉迎上去。

    晏衡将船泊稳,牵着李南风上了水台,扫一眼她们道:“还上哪儿去?就在这儿开饭。”

    阿蛮听着,旋即吩咐侍女们。

    晏衡扭头跟李南风道:“喝瓜片还是普洱?”

    “瓜片。”李南风在看向程淑。

    打从她回视过来,这女人就垂眼看着地下,一副柔弱无依的样子,简直跟前世依在她身边装可怜的时候如出一辙。

    说起来她跟程晔最初的磨擦,还是因为她呢,前世居然被她利用成了对付程晔的棋子,太可恨了!

    程淑在她的目光下心里也在打鼓,这个嘉宁县君年岁看着也就不过跟她不相上下,不想气势竟这么迫人,令她都不知该怎么应对才算不失体面了。

    晏衡身边有个这么强势的她,她有些怀疑晏驰的提议,真的靠谱吗?

    “进去坐。”

    晏衡率先进了水榭。

    这么片刻的功夫,屋里桌椅都已经铺陈好了。

    晏衡坐在上位,左右两边是姑娘们分坐,他对面是给晏驰预备的坐处。

    李南风由晏眉陪着坐在晏衡左首,她对面是程淑,由晏锦陪着。

    晏驰在上菜后到来,脸色如晏衡一般阴沉。李南风眼尖地看到,他的左上臂明显鼓出了一小圈。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