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46章 不骚扰你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袁婧闻言抬头:“他冲出来你就不管他了?”

    “我也没想到他会出来。”

    “整个皇宫都归你管,堂堂太子出宫你会不知道?你要是真不知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种事他经常干!以至于宫里人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可是他若经常这么干,不还是你的问题吗?你这个爹是怎么当的呢?”

    “你这么担心他?”

    “废话!”

    “那成,”皇帝拢手,“你行你上。你上东宫里管他去。我不管了。”

    袁婧怒目。

    皇帝道:“你以为养孩子是个轻松活儿?到头来我倒吃力不讨好,骂也不是,说也不是了。”

    说完他坐下来,顺手拿起她桌上写的字来看。

    “你无赖!”袁婧瞪他。

    皇帝好像没听见,目光落在纸上又说道:“这是给杜家择吉?兵部侍郎杜远澜?他怎么求到你头上的?”

    袁婧把纸自他手上抽回来。

    “这杜远澜老婆才死了两年,他这么急着又要娶填房呢?他知道你是谁,他还敢求上门来让你给他择吉?他几个脑袋?”

    “关你什么事?”袁婧冷眼瞪他。“先做好你自己,孩子才多大?你就让他这么胡来?”

    “也不小了,十八了。再过得几年,咱俩该抱孙子了。”

    袁婧噎住。

    她忍不住道:“我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当丈夫不靠谱!当爹还是这么不靠谱!

    “营里有本事的人多得很,存睿啊,崇瑛啊,文治武功都有人教。教育就不成问题了。吃穿反正我有的绝不会少了他的。生了病也有军医。

    “还好吧,反正就拉扯到这么大了,也还长得漂漂亮亮,性格也还不错。”

    “你还挺得意?”袁婧简直无语了,“你确定他能长成这样不是你们家祖坟冒青烟?”

    皇帝撩眼:“好竹出不了歹笋,他爹底子也不是那么坏。”

    袁婧冷笑。想到儿子她咬牙:“他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不知道。反正我没教过。”

    “你不是一直带着他吗?你不知道?”

    “就算一直带着他,我也不能把他拴裤腰带上,这么大个人了,难道我还要什么都过问吗?”

    袁婧觉得便是他们家祖坟没冒青烟,她自己倒要冒烟了。

    想到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由着他和杨姝这么乱来,心里又揪紧发疼。

    这也是她自己的过失,才让杨姝得了逞,让孩子得不到亲娘教育。

    又想到万幸杨姝还要借着孩子作跳板,并未曾二话不说杀了他,使她还有机会付出母爱。

    一时间心里悔恨与庆幸交加,五味杂陈,难以言说。

    皇帝翻着桌止的纸张,目光却早已经移到她身上。

    灯下的她依旧纤瘦如少女,但再也不像当年一般会娇俏地在耳边嘤咛,“师兄,师兄”,这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脑海里响起,提醒他辜负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便是如今,她就在眼前,仍然活生生的存在,也依旧像梦一样。

    他起身走到她身前,蹲下来,与小杌子上坐着的她平视。

    袁婧转过去,他把她拉回来:“别生气了,我没骂他。这些年我拿着咱们的儿子心肝儿肉似的疼着,哪里肯让他受什么委屈?

    “你想想,但凡我有点疏忽,哪还有他如今啊!”

    袁婧望着他,眼底仍有气韵沉浮。

    皇帝将她耳边碎发掠起来,拇指摩挲了一下她的脸:“他的存在,哪一刻不曾提醒我还有个你?我从前是浑,但我如今又不浑了,再怎么着,我不能拿他撒气。

    “但我也得承认,被我这么惯着,他也有点娇气了。这闯出宫来喝酒的行为是不可取,让你担心了。”

    袁婧眼圈一红,把脸移开。

    “我见过缜儿那孩子,听他说了,从小你就把他当自己的孩子看,你把他教的很好。

    “昀儿这里,你心疼归心疼,也还是得跟我一条心。不能让他搞成了习惯。你说呢?”

    “十八年里我没喂过他一口饭,没给他做过一件衣裳,他生病不舒服我没有一次在他身边照顾他,我哄他还来不及,哪里硬得起心肠去说他?”

    袁婧说完一吸气,眼泪滚下来,吧嗒打在他手背上。

    皇帝给她拭着眼泪,说道:“是我的错,把你惹哭了。以后他犯错我来说他,你只管心疼他,把你欠他的都好好补回来,可成?

    “老李家是姑娘,咱们学不来,我看老晏家就是这么着的,衡哥儿没少挨打,但也被老晏媳妇照顾得妥妥帖帖,又皮实又机灵。”

    袁婧忍着眼泪,抿唇没有言语。

    “还是跟我回宫去吧,你就算不想原谅我,回宫也可以继续不理我,这并不会影响你的决定。”皇帝低声道,“我打下这么大一座江山,家里却没有你在,这多不好。

    “回去后我带你四处去看,你挑中哪座殿,想住哪里都可以,保证不骚扰你。”

    袁婧坐了半晌,闷声道:“你就会拿这事来压我。”

    皇帝扬唇:“不是压你,是我需要你,也担心你。我不逼你原谅我,你就当作是搬个家,可好?”

    小桌上灯苗扑闪着,将地下光影击得七零八碎。

    袁婧静默半晌,把手抽回来。

    “那你先想想,我等着。”

    皇帝坐回去。

    袁婧凝眉:“你打算一直坐下去?”

    “我寻思着这个问题也不用想太久。”

    袁婧懒得理他,起身出去了。

    ……

    西间这边,太子已经喝完了一碗粥,李南风与晏衡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坐得规规矩矩。

    太子道:“缜儿不是要去天罡营么?晏世子就在这儿,你先跟他见个礼。”

    袁缜哦了一声,又看向袁邺。

    袁邺坐在床下椅子上,沉声道:“去吧。”

    袁缜便去跟晏衡见礼了。

    太子立刻笑道:“谢谢舅舅。”

    袁邺依旧严肃脸:“你爹纵有不是之处,你也不能胡来。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

    “你是什么身份?是皇嗣,是当今太子。知道你这么不管不顾往外跑有可能带来什么后果么?”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