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324章 她难受吗?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是么,”袁婧闻言,眉头拧得生紧,“果然是她!”

    “是她。”皇帝点头,“可恨我没有早看出来。”

    袁婧握拳绣花绷子:“我袁家救她养她,她竟然想出这种手段来害我母子生生分离,她怎么做得出来?

    “那场大火要烧的恐怕不只我一个人吧?还有大哥大嫂他们,即便是我阻碍了她追求你,大哥大嫂又有什么错?”

    皇帝攥拳:“你说的对,她心狠手毒,居心叵测,害得我们妻离子散骨肉分离,我绝不会放过她。

    “不过,”他顿一顿,接着道:“她那不是追求,是觑觎,是罔顾纲常!追求是应该光明正大,是不以伤害破坏别人为前提。”

    袁婧是个温善的人,此刻也终于忍不住恨意上头。她说道:“她七岁入我家,我与她进出结伴,从无龃龉,即便她为我看孩子,照顾我孕身,等她嫁人生子我定然也会以此回报,我何曾想到她竟然会为着个男人起心杀我!”

    皇帝无地自容:“我可从来没有任何想要接近她,或者让她接近的念头。她不光是害你母子分离,也害得我……总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这些年我没有一日不悔恨。但前十八年的悔恨加起来也没有今日这一日的悔恨要多。是我害了你。”

    袁婧眼望着绣了半片的枕套,指甲抠进了桌缝。

    “人不经事,便无法懂事,当年是我考虑欠周,也过于自信。但如今我很庆幸老天爷让我还能见到你,”皇帝自怀里掏出一幅黄帛,“这是才刚已经立好的册后诏书,你大约不稀罕,但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当年是我错了,你原谅我。”

    袁婧看着那黄帛,再看向他:“我跟你成亲已经是十八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年少无知,才招致后来这大祸。

    “本来不应该再说这些,我只要看到孩子好好的就够了,但你既然来了,我也只好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会永远等着你的人,即便有,那也不会是我。”

    “阿婧!”

    “十八年,自你那一走,早已物是人非,你是死也好,是活也好,是帝王将相也好,是贩夫走卒也好,和我袁婧不再有任何牵连。

    “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是,孩子还在,哪怕我错失了这十八年与他的情份,还能再看到他,就是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不求别的了。你走吧。”

    “可是你在这儿,我能去哪儿!”皇帝望着她,“有些话可能说的太晚了,但我心里确实是有你的,我,那天夜里,并不是纯粹是发酒疯。我心悦你已久,是我没有让你知道。”

    都说酒后乱性十有仈Jiǔ是装的,他有体会啊。

    那天夜里是为商议大事而下山的,酒是喝了,但怎么可能喝很多?她误会他醉酒,过来给他擦脸,本来就已经堪比唐僧历劫了,怎经得住离别夜面对心上人的那一波冲动?

    他是热血青年,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以至于……

    “你还好意思提发酒疯?”袁婧紧绷脸,“你这个禽兽!”

    皇帝赧然:“是,我是禽兽。而且,我兽心未改。”

    袁婧咬牙转身,说道:“我如今是个寡妇,你不用跟我一个寡妇说这些。”

    “阿婧……”

    “你走吧,我要做饭了。”

    皇帝想起来厨房里的炊烟,沉气道:“那你做饭,我们边吃边说。”

    袁婧抬头,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皇帝咳嗽:“杨姝还在宫里,你不想当面问问她么?你不想亲手收拾她么?天色既已不早,不如我们回家。

    “我们还能有大半辈子,以后的日子,你慢慢收拾我这个禽兽。”

    袁婧不理他,往外走。

    皇帝一把抓住她手腕:“娘子!”

    袁婧被迫停步,片刻后望着他,眼波平静得跟曜石也似:“杨姝骗的不止是我,还有你,你既说会治她,哪里还轮得到我?

    “你不要用劝回我来平复你的愧疚,一来,你是九五之尊,不必为了我纾尊降贵,二来,我不觉得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了不得的情份。”

    说完她把手甩开,把门开了。

    “我不是因为愧疚!而且昀儿很思念母亲,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追问我你的去向,如今好不容易团聚了,你忍心让他再继续这么下去吗?”

    皇帝追上去:“我知道这是我造成的,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只有你原谅我,我才有机会弥补你,不是吗?”

    “弥补不了了。”袁婧道,“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纠正。十八年的分别是一桩错,昔年的不告而别又是另一桩错。不是生死真相水落石出就万事大吉。

    “这些年我当寡妇当习惯了,不想再换个身份。至于昀儿,我跟他,与我跟你,也是两回事。”

    她收回目光,跨出门槛,头也不回地去了厨房方向。

    皇帝呆立在原地,看着那砰地关紧了的厨房门,半晌才沉了口气下来。

    ……

    李南风站在墙头下,皇帝没出来她也不敢动。

    但又十分好奇里面两个人到底说得怎么样,正想是不是能进去瞅瞅,捞捞第一手消息,忽然院门开了,是袁缜臭着一张脸出来了。

    李南风连忙上前:“怎么样?他们两个怎么样?皇上跪地认错没?你姑姑打他没?”

    袁缜幽怨地瞥了她一眼,道:“高家男人怎么都这样?”

    李南风顿了下,叹气拍拍他肩膀,表示理解。

    袁婧这些年都跟着哥嫂过活,看袁缜对她无微不至的守护,就知道他们一家子对她有多爱护。

    不能接受袁婧有个这么样的丈夫是很正常的,更别说袁缜从小就以为自己姑父已经死了,孩子也死了,几乎也就是把袁婧当成亲娘在看待。

    “他们从来没跟我说过我姑姑喜欢的男人竟然是这么个人,”少年纠结得眉结连熨斗都烫不开了,“我还以为他是个对我姑姑特别特别好的人,不然姑姑也不会因他守寡这么多年。早前我还觉得他不坏呢,真是白费我这么想了。”

    “想开点儿。”李南风道:“这摊上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谁不是啊!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