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114章 要办喜事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看什么?”晏衡瞅见了,睨她道。

    她微微一哂,低头翻书:“看未来的金殿传胪的状元呢!”

    晏衡瞅见夫子正检查起李缘他们的功课,便凑过来道:“你嫉妒吗?”

    李南风抬手把书往他脸上一拍,把他怼了回去。

    被挤扁了脸推回来的晏衡笑得灿烂得不行,要看这婆娘服气一回可真不容易。

    李勤看他们俩这一闹,有点困惑,戳戳李南风胳膊:“你怎么跟那家伙和好了?”

    “哪儿和好了?”李南风绝不认同这个说法,“回去好好把眼睛洗洗!”

    李勤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边厢晏驰也在瞅李南风,半路遇到她目光,微顿了一下,收势坐好。

    李南风瞅了眼他,只觉得晏家这气氛也是够古怪。

    一块读书都有好几个月了吧,就没见过他们兄弟仨儿有过什么交流。

    当然,从晏衡前世里生生逼死了这俩来看,没交流也是正常。

    世事一变,从晏衡这回都救了晏弘一把来看,也不知道那俩兄弟这辈子能不能在他手下多活个几年……

    李南风觉得够呛。并且替在谢莹一事中表现尚可的晏弘掬一把辛酸泪。

    ……

    吏部经过大半年的忙碌,各司官吏基本到任,今日李存睿在家,便请涂先生吃饭,李济善作陪。

    李南风早上就听管事娘子说今儿有又大又肥的螃蟹,放学后便邀了李舒李勤一道回扶风院用饭,顺便写功课。

    路过通往正院的屏门,忽然瞧见院子里有几张陌生面孔,是几个打扮齐整的丫鬟婆子,不由停步看了看。

    李舒也看了两眼,随后道:“这不是许家的人么?”

    李南风看了一眼她。

    李舒跟她解释:“刑部郎中许淮生。也就是清河许家的三老爷,去年冬由谭尚书举荐入朝做官的。

    “上回我随母亲去林家赴喜宴,见过他们夫人,那当中两个着青衣的丫鬟,就是许夫人贴身跟随的,他们倒是少往咱们家来。”

    李家身份高,应酬也多,李夫人不可能家家都亲自去,于是一些不太重要的场合,往往就由冯氏梅氏她们代替太师府前去,一面也能撑开她们这一层级的人脉。

    她说到清河许家,李南风就想起来了。这许家在江北颇有些名气,前周时某个当家老爷辞官归乡,后来就在清河耕读传家,这许淮生入仕之后,后来还做到了正二品。

    许家跟李家直接交往不多,至少在李南风印象中如此,但她也还是记起来许淮生的长子许璋娶了沈栖云的长女沈芙。

    “肯定是来请二伯母去喝喜酒的,我听说他们家就是这个月办喜事。”李勤嘴快,听到是许家便说道。

    又叹气道:“可惜我去不成了,我约好了跟梁诚去城外学骑马。”

    这叹气声拉得长长地,又大又响亮,让人很怀疑他其实是在炫耀。

    梁诚是工部梁尚书的孙子,李南风倒好奇了:“都是读书郎,谁教你们骑马?”

    “是梁诚的表哥给他请的一个武师,我已经跟谭护卫借了匹小马,他让我别踹它就行。”

    李勤果然藏不住得意了。

    李南风又不能学骑马,耸耸肩意兴阑珊。

    事实上还真让李勤猜对了,许家就是来请太师夫人去赴宴的。

    按说官位品级差在那里,一个四品官还请不到太师府头上,事情起因是早前有一回在寿宁宫里,太皇太后夸赞许家姑娘温柔大方,玩笑式的说让李夫人看着合不合适?

    李夫人听出来是要许给李挚的意思,生怕又来一个谢莹,当场便装了糊涂,并顺水推舟夸赞了两句,转口说日后家里办喜事要吱一声。

    这不,许家真办喜事了,还来吱声了。

    当然人家来了,去不去还在李夫人自己。

    不过沈家这边听说许家都请到了李家头上,私下里就有点着急了。

    夫家都摆开这么样的场面了,自己家里现摆着一位当王府侧妃的姑太太在那里,若是她都未到场,那这娘家还有什么脸面?

    沈芙嘴上不说,这几日却也开始伸长脖子往外瞅。

    沈亭撞见过几次,也不便说破。等沈栖云回来却把事情给告诉了。

    “世人皆知咱们家眼目前就有这么一门亲戚,可到如今靖王府那边也未曾有人来添妆,姑母那边也是没有消息,想来是还沤着咱们呢。

    “我前番寻过卿飞了,他不肯谅解,我看父亲还是亲自去走一趟,真拗起来外人可不会说靖王府的不是,只会编排咱们。”

    沈栖云叹道:“你姑母也是个死脑筋。”

    沈亭道:“也不能怪人家,皇上都钦封她正三品诰命了,母亲还动手,人家不恼你恼谁?”

    沈栖云沉默半晌,道:“终究还是没坐上正位,损失大了。若是正妃,便是打了,总归我们也还是王府正经的舅老爷,除非他们是打定主意不往来了,否则就是他们人不来,礼性总是要到场的。”

    说完他起身,“也罢,我便去走走。”

    沈亭送他出门,回来后妻子明氏立在门下:“父亲去了?”

    沈亭负手点头。

    明氏跟在旁侧叹气:“但愿能劝服才好。这几日来府的好些官眷可都在打听王府,估摸着母亲回乡的事也是引起猜测了。

    “对了,家里那边来送亲的车队今明日也要到了,到时候问起,也不好交代。他们总归还是要回去跟老太爷回话的。”

    沈亭想到这个也是头疼。

    祖父沈源性情刚直,年近古稀了还一副火爆性子,跟祖母当初又只生下这一个女儿,不说宠成掌上明珠,终究自己的孩子,总是要紧的。

    人老了又易感怀,若是知道卢氏是这么回去的,还不知道要怎么大发雷霆。

    “来的是谁,可知道了?”他想了想,问道。

    “据说是二伯母和大哥大嫂子还有二嫂子。”

    沈亭眉头又皱起了一点。

    这二太太还好,当年沈氏母子在沈家住着,也不止卢氏一个人不待见,另外两个都有微辞,只不过她们圆滑,不曾留下把柄让晏驰他们抓住罢了。

    有这层,回头倒好掩饰,只这个大嫂子……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