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038章 人贵有信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靖王回到书房,便问已经在此的初霁:“人派出去了吗?!”

    “已经拿着王爷手书快马加鞭赶出去了!如无意外,定然可以拦截到夫人马车!”

    初霁跟着他进门,又道:“方才拾到的樟脑草也已经查过,府里只林夫人养了猫,雪狐到来未久,她即着人出府采办过一批樟脑草,有证可查。

    “方才我唤了药房的人仔细比对过拾到的与夫人房里剩下的,结果不论是成色还是气味与浓度都十分一致,可以肯定,二爷窗外的樟脑草就是出自夫人采办的这一批!

    “王爷,这事太明显了,我担心夫人先前的情绪也是中了他人奸计!”

    靖王点点头,缓声道:“这是冲着她来的。”

    初霁正要说话,这时门外又急急地有人禀道:“王爷!出大事了!夫人途中遭遇危险,被丫鬟英枝茶里下药意图害命!”

    靖王手脚一麻:“你说什么?!”

    “夫人被刁婢谋害,方才差点命丧他手!”

    “那如今人呢!”靖王声音都变了形,跨门槛时一个踉跄,得亏侍卫伸手及时。“她人怎么样!”

    “人无恙!所幸三公子赶到及时,将夫人救下来了!方才小的离开时夫人和三公子还在原处,如今却不知道了!”

    靖王身子摇晃了一下,暴喝道:“还不快去接人!”

    侍卫火速转身,还没到门槛,却又被他捉住了后领:“备马!取马鞭!带路!”

    “王爷!”初霁一把拦住他:“我只怕夫人这会儿不会想见你,你去了也无济于事,要不要先处理完手府里事再说?!”

    靖王面肌颤抖,怒瞪着安雎堂方向,旋即甩开他往那边去!

    ……

    安雎堂这边照料晏驰便花去小半夜时间。

    沈夫人与晏弘寸步未离,照顾他仿佛习已为常,开方子煎药喂药,母子俩对此都有条不紊。

    晏驰一碗药刚下肚,便又已撑床坐起:“你们你可看到了?!这就是林氏的奸计!

    “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我刚与母亲说几句话她就赶巧听到了?她分明是就是故意在晚宴上让母亲心里不舒服,好挑起她的情绪!

    “她有这样的心机城府,怎会可能有真心待咱们?可我就是说烂了嘴你们还不信!”

    沈夫人望着他:“你消停会儿吧,人家真的是来找猫的。”

    “猫是她养的!我屋里的小厮也全是她的人给传走的,还要不要更明显一点?!”

    晏驰说着又咳嗽起来,脸上又起了病态的红晕。

    晏弘连忙坐在床沿给他抚背,说道:“你说的也太玄乎了些,她哪里就神通广大到还能算准母亲会来找你,还知道你们私下里还说这些?

    “再说了,天亮可就要诰封了,她真要有这心思,为何不在沧州时起就下手?难不成她还有十足的把握她今夜定能成事不成?

    “要我说,这事没那么简单,咱们还是先别乱了阵脚,先看看情况再下定论。”

    “还能有什么别的情况?就是他们干的!”晏驰执意认为。

    沈夫人看向晏弘:“你这话又怎么说?”

    晏弘沉吟:“您看,事情的起因是猫失踪,林氏四处寻猫,撞破了你们。你们说话的时候下人们被支走,林氏到来。

    “如果下人是林氏支走的,那么她岂不是摆明了证据让我们去抓他把柄?

    “我虽然不了解她,不敢肯定他对我们没有提防之心,但想来父亲能如此欣赏她,也不会是这等没脑子的人。

    “再者,你看下人们是母亲到来,你们已经在说话的时候被支走的,林氏到来,听到之后便去寻了父亲,她既然听到了你们所说的那样的话,会去寻父亲自然是情理之中。

    “父亲着人送她出府,可见是不愿意草率认定这件事,也正因为如此,先前他才会问及母亲那些话。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咱们被林氏恨上了,而驰哥儿又把林氏当成了谋害他的凶手,我们两厢彼此就撕破脸成为了真的敌人。

    “仔细想想,也怪耐人寻味的。”

    沈夫人背脊不由挺直,神色也凝重起来。

    晏驰脸上也浮现出一丝迟疑,但紧接着又露出狠色:“我才不信!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把手伸到靖王府来呢?定然是林氏!

    “咱们与他们本来的立场就该是水火不容的!她怎么可能会放着正妃之位让母亲来坐?!你们别自以为是地替她开脱了!”

    晏弘目光转冷,斥他道:“你还有脸说?事情还不都是你闹出来的?!若不是你存着这心思百般挑拨生事,如何会引来这等变故!

    “你还不知错,捅下篓子还死不悔改,在沈家好的没学着,内宅里那些勾心斗角倒是学了个通透!倒看你拖着个病体自身都难保,又要如何去与人争斗!”

    晏驰道:“可我不过只是言语几句,并未动手,她林氏却使出这等奸计来害我!

    “小厮们方才都亲眼看到窗外的樟脑草了,这王府里可只有她养猫,这樟脑草不是她放的是谁放的?

    “这是实证,大哥如何还替她说起话来!”

    “人贵有信你知道吗?当初在蜀中咱们是接受了条件才决定过来的!

    “大家一人占一份也没什么不公平,难得天下太平了,父亲又荣禄在身,我等终于不必再处处克制过活,从此只管放心履职奔着前程去即可,你非得生出这些事来!”

    说完他又看向沈夫人,锁眉道:“母亲也别怪儿子说话难听,当初我若知道你们私下还有打算,倒是宁愿听从胡季莲的建议去泸州做同知,也好过随你们过来的。

    “我小时候常听你说,晏家往上数代都没出过孬种,我们兄弟也不许做孬种。

    “我晏弘没靠谁求谁如今也考了个举子功名,难不成我不争这个世子爵位将来就没了活路?

    “母亲这眼界,未免也太低了!”

    沈夫人被说得脸上挂不住,红一阵白一阵的,只好抿紧唇看向了旁侧。

    晏驰正要替她辩护,门外小厮道:“王爷来了。”

    众人噤声,抬头望外,只见靖王大步跨门进来,目光直直落在了他们身上。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