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015章 慈悲为怀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李夫人执着纨扇,没有出声答应,却也没有如先前般强硬。

    李南风跟晏衡打架是不好听,但比起被非礼又好听不知到哪里去,知道的自然会当是小孩子胡闹,不知道的,还有那些多事的,传来传去对谁的影响大些?

    自然是李南风。

    尤其李晏两家绝无可能联姻,李南风的闺誉被损,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林夫人提议就此缄口,虽说是有替晏衡开脱之嫌,但也着实是个于两厢有利的主意。

    她端起茶来,道:“这是今年的龙井,临行前家母给的,夫人尝尝。”

    林夫人微笑捧茶,尝了一口,赞道:“香气沁人,回甘无穷,果然好茶。”

    放了杯子,她又道:“夫人必然是擅品茶之人,王府里我倒还藏有几盒雀舌,改天拿给夫人尝尝。”

    “我不过是附庸风雅,哪里谈得上擅茶?夫人留着自己品尝吧。”李夫人道,“蓝姐儿被扯裙的事情,即便对外缄口,你我两厢坐下来,也不能当作不曾发生。

    “她无缘无故被阻了行程,得亏胆子大,没吓着,还知道下车来关心令郎,结果却遭冒犯。

    “摊上这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也说不上谁是谁非了。

    “好在我们老爷和王爷都是在人前还说得上话的,夫人你何不也索性将这件事移交给王爷定夺?”

    林夫人到此时才算是领教到李夫人的强硬,合着她这已是软硬不吃?

    也无办法。想想来前靖王的打算,也只好微笑起身:“那我就不打扰夫人歇息,改日再拜访。”

    “不忙。”李夫人拿起那几盒燕窝,“我近来因水土之故,易感风寒,不耐用滋补之物,夫人拿回去吧。”

    “这……”

    “金瓶,代我帮林夫人掌灯。”

    ……

    梧桐回到房里,迅速趴到李南风耳边把觑见的一切给说了。

    李南风倒不意外李夫人的态度,要是有这么好说话,她又何至于在她手下一刻也呆不下去?

    “姑娘,奴婢觉得,太太虽然严厉,但还是很护着姑娘的。”

    梧桐嗫嚅着说。

    李南风瞅了她一眼,没有反驳,但也没有往心里去。

    她在想着林夫人,听梧桐的描述,这位林夫人也不似是毫无城府的样子,不知为何前世竟任由晏崇瑛给决定了后半生?

    更让人不解的是,晏衡那家伙碰个瓷都引来一府众星捧月,按说跟沈夫人母子比起来,他在王府的势力不会弱。

    关键是他能猜到管家晏崇瑛把凶手藏在侍卫里,那就说明他脑子也还中用,他怎么就任凭他爹把他母亲给送走了呢?

    前世并不觉得,眼下见到了人,她却觉得王府这件家事有点超乎她想象。

    而看林夫人的样子,大约是压根没想过她不久之后会迎来这么个结局。

    那么,既然自己已经预见到了,站在同为女子的立场上,到底要不要稍稍地提醒她一下呢?

    ……算了,她与晏衡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凭啥便宜他?

    她仰脖喝了口水,看到桌上抄了一沓的经文,心又一点点化软。

    好歹是个为国立过功的奇女子……晏衡是该死,但他母亲又没得罪过她,就算看在她当年救下过那么多兵将的份上李存睿在外十几年,八成也曾经得过她照拂的她也没道理见死不救吧?

    被男人坑了的女人都挺可怜的同病相怜,罢了,她就慈悲为怀,当回活菩萨,回头等找个合适的机会,就去提醒提醒她。

    ……

    金瓶送走林夫人后走回来,说道:“这位林夫人倒是通情达理,看着也温柔和善。”

    李夫人道:“本就是他们理亏,如何能不通情达理?”

    金瓶顿住,随后垂首:“太太目光如炬。”

    晏衡怎么撞上马蹄的,又是怎么扯上李南风裙子使她暴怒的,她当时在场,心里有数这也不稀奇。

    可李夫人并未在现场,且之前还为此斥骂李南风来着,她又是什么时候辨查出来的呢?合着她竟是什么都知道?

    她想到被关了禁闭抄经的可怜巴巴的李南风,赔笑又道:“太太既是知道,何苦还责罚姑娘呢?

    “先前奴婢去看了看,姑娘写字写的手都抖了,怪可怜的。天也黑透了,要不,先传姑娘歇会儿,喝口汤再说罢。”

    “这是两码事。”

    李夫人理着衣袖,淡淡说道。随后又交代道:“该写的字一个都不许漏,回头我要检查。再告诉她,让她少跟靖王府的人掺和。

    “听说那位沈夫人不日就要到了,那位早前左请右请不出来,这回反倒肯来了,八成是为着两个儿子来的。

    “我看这位林夫人也不是个任人拿捏的主儿,到时王府指不定闹出什么风波,别让蓝姐儿惹是非上身。”

    金瓶疑惑:“那是晏家家事,姑娘再淘气也不至于插手其中,如何会引祸上身呢?”

    “那可难说。”李夫人侧首,“原本是不相干,今日他们俩打了这一架,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混水摸鱼?”

    金瓶微怔。

    “眼下王府正妃之位没定,世子之位也没定,两厢加起来三个儿子,总不至于个个都金钱权力如粪土。如是这般,沈夫人也就不会再带着儿子进京了。”

    李夫人起身走到洗脸架前,泼水先浇在两手上,漫声道:“晏衡与蓝姐儿有矛盾,压下来则还好,若压不下来,那就有可能演化成林夫人母子与李家的矛盾。

    “李家虽不惧,但也没必要被夹在中间当话题。”

    金瓶递帕子给她:“那夫人方才对林夫人……”

    “他们怎么着跟我有什么相干?该硬气的我自然得硬气。”

    李夫人瞅了眼她说。

    金瓶着人换水来洗脸,叹气又道:“说来说去,还是咱们老爷好,就没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李夫人紧抿的唇角微微扬起来:“他呀,除了太过骄纵蓝姐儿,其余什么都好。”

    金瓶跟着笑:“老爷这样地疼姑娘,也是太太福气。”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