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651章 真有那么重要?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萧瑾言步子停住,面色不变,也没回头,出声平稳却很有力。

    “军中士兵,义字当先,皇上您最明白。明君临朝,自当追随。”

    说罢,萧瑾言步伐沉稳朝前走去,很快出了太和殿,直入道中。

    然没走几步,他就见谢凛走来,不,该叫谢运之才是。

    看到萧瑾言的那刻,谢运之步伐微顿,片刻后上前几步,停下作揖行礼,“谢某恭喜定北侯,盖世功绩袭爵位。”

    “谢大人亦是。”

    只先前投诚四皇子的,功成后第一时间领赏,虽谢运之看似没有晋升,还是内阁首辅。

    可职权却不一样,比起以往,权势更大,非但可以决议朝堂决策,更能参与商讨罢免官员。

    “定北侯刚从太和殿出来,想必领了正事,谢某不打扰。”

    说着,谢运之又是行礼,片刻后往前,最终进了太和殿。

    萧瑾言站在原地,深思片刻,想起皇上刚从说的,自古以来帝王心都是冷的。

    其实,早在行动前他就想到,一旦成了君王,总要比旁人手段更狠。

    那一句,等你府邸建成后,看似答应他,却又没有直接应下。

    若是旁的事,他可以等,但涉及舒儿,不能出半点差错。

    所以,他不得不为自己密谋另一条路。

    “定北侯。”

    楚连城从旁侧道中走来,见萧瑾言,他躬身行了一礼。

    见四处无人,他立刻上前,低声道,“最近几日,皇上经常宣见谢大人。”

    “我刚才看到他了。”

    萧瑾言声音清朗,双目安然如常。

    “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楚连城眉头拧起,唇开合几下,似乎在犹豫。

    “你我共事一段时日,有何不能说。”

    萧瑾言目色稍沉,刻意压低声音。

    “先前,我们和谢大人,全部听命四皇子。现在局势安稳,大局不变,各谋其位。”

    其中深意,萧瑾言清楚。

    “你说的,我都明白。”

    说着,他扬手一拍楚连城肩膀,沉声道,“若有异样,及时禀报。”

    “嗯。”

    楚连城点头,不一会见萧瑾言远去。

    不知为何,局势安定,他本该心思平稳,却有些不安,总觉的有什么事要发生。

    而这件事,可能不是大事,兴许和他靠近的人有关。

    此时,太和殿中

    谢运之站在下首,楚凛依旧站在窗旁,见他来了,并未出声。

    过了许久,才沉吟,“朕没下旨,你急了?”

    “臣不敢。”

    楚凛忽的转身,似有疑惑,“如果朕不下旨,用你的方式得到想要的,可有把握?”

    谢运之眸色波光流转,片刻后轻笑,却又躬身行礼。

    “皇上反悔了?”

    “朕问你,你说便是。”

    谢运之不敢造次,朗声回道,“臣会用自己的方法,当然,臣做的一切,皇上您都看在眼里。”

    从发现先帝身子抱恙开始,他就暗中倾助楚凛,朝臣不说全部,绝大部门投诚。

    就连皇后一族,也有不少人临时倒戈,全是他来往运作。

    国号已改新皇登基,上下全安百姓称赞,没人提先后一脉。

    他能做那么多,全是多年积累下的权势,楚凛当初找他,就为了这些。

    楚凛轻笑,走向龙桌,取出放置在旁的轴盒,明晃晃的圣旨映入眼帘。

    “你看看。”

    三字落下,圣旨递去。

    寥寥看过,他视线落在秦府嫡长女几字,心中平缓,目中浮现丝丝笑意。

    手募的握紧圣旨,最终松开,躬身递回,“臣多谢皇上。”

    楚凛随手接过,圣旨对他来说,不过起笔写了几字,但对别人,不能违抗的皇命。

    “朕问你,你就不怕秦云舒和你翻脸,她的性子,你清楚。看似温婉,实则刚强,心思极其聪慧,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何况,她最讨厌权势交换。”

    一语中的,谢运之眸色瞬间暗沉,冰冽不已。

    “女子真有那么重要?谢大人,朕自你入朝以来就开始观察,你为壮大谢家做了不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努力得来。做事狠绝,却又光明正大,从不背地对付人。可到秦云舒这,变了。”

    这也是他和萧瑾言说的话,同样的一句,送给谢运之。

    殿内一片寂静,肃穆又凝重。

    谢运之眸中波动,最终抬头看向楚凛,“臣很久以前,也和皇上所想一样。若皇上不责怪臣大胆,臣送您一句,世间有些东西,有的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幸运却又悲哀。”

    情这一字,如果没有,少了很多烦恼,看似幸运,却很可悲。

    楚凛神情瞬间变化,沉沉不已,最终平静,“你言重了。”

    说罢,他略略摆手,而后走向龙桌,最终坐在金龙椅上。

    “臣告退。”

    谢运之躬身而下,关上殿门。

    一殿寂静,楚凛视线落在奏折上,却又有些恍惚。

    这个东西,他明白是什么,幸运又悲哀,说给他听,或许该说,觉的他可怜。

    楚凛轻笑,确实很大胆。

    微微拂手,他看向奏折,却在无意中碰到银铃,发出叮叮的清脆声。

    眼神逡巡而过,双目跟着眯起,这个银铃,经过岁月风雨,早已褪色。

    六年前,她送的,执意要和他拉钩,叫他许诺,不能丢了,否则定痛打他一顿。

    此举他觉的十分幼稚,但她救了他一命,他便应了。

    六年间,他信守诺言确实做到,没有丢弃,一直放着。

    渐渐的,神思幽远,这个时候,她早已带队离开齐京,没多久就要前往齐周边境。

    想到她满是傲气的样子,他的心就沉了,明明是个姑娘,却一点都不像。

    看你一副死狗样,怎么不听我说话?

    楚凛,你给我站住!

    我想看皮影戏,这玩意出自大齐,以后带我去?

    记忆回笼,如潮似浪,她的嘴总是不停开合,明明是个将军,将领忌多话,她是个另类。

    咚咚,殿门被人从外敲响,孙公公的话传来。

    “皇上,杜大人在外等候多时。”

    楚凛立即收了银铃,收回思绪,“进。”

    随着开门声,杜大人小心翼翼的进入,这是四皇子自登基以来,第一次召见他,不知为了什么事。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