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586章 对了一半,错了一半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秦太傅一听,吊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下,还好没起疑。

    这会倒是刺绣了,这玩意,她从小就不喜欢,他也随她,不给她找擅女红的师傅。

    “下去吧。”

    说罢,抬脚前往书房。

    府门管事没有退下,而是跟着上前,劝道,“老爷,您今日精神气不佳,早点休息,别去书房。不然,大小姐明日见了……”

    秦太傅步子一顿,只有看书能让他心宁,这样才能入睡。

    发生太多事,依皇上的意思,楚郡王和四皇子两人,前往边关,一处理要事,二替萧瑾言收尸。

    就连死后的一些事,皇上都有考虑,可见,对萧瑾言,皇上这个君主,做的很到位。

    但他,瞧了不是滋味,心底麻麻的,就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噬。

    他怎能心安?

    “我在书房睡。”

    说罢,秦太傅直往前走,一夜,都在书房,到了后半夜,总算入睡了。

    一连几天,他都不踏实,每每上朝,皇上都要叫他去太和殿。

    知道越多,心越难安,就这样,过了三天。

    每天他都询问管事,舒儿今天做了什么,得到的回答只有一个,大小姐在刺绣。

    他不禁好奇,在绣什么?

    这个答案,在第四天揭开,这一天,皇上同样叫他去太和殿,说的便是昨日楚郡王和四皇子先后抵达关外。

    自是一片狼藉,送亲队支离破散,萧瑾言失踪。

    皇上龙眉紧皱,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出了宫门,直接回府,却是听管事回禀,舒儿去了谢府。

    几乎一瞬,他的心提到嗓子眼,谢府?

    多半怀疑了,那件事,朝中众臣,除了他知,另一个就是谢凛了。

    “速速备马车!”

    急忙出府,直往谢家。

    此时,秦云舒被管事邀进谢府,去了府中所有人都知的禁地,谢凛的书房。

    谢蔓儿无意中路过,瞧见那道女子倩影时,步子顿住,目中多了好些惊异。

    那是秦云舒,她前往的方向,正是小叔的书房。

    没有他的命令,所有人不得进入。印象中,她只去过一次。

    小叔什么时候和秦家那位,走的这么近了?

    “小姐,那是谁呀?竟被大管事亲自带着去,是不是大人喜欢的姑娘?”

    她们这些奴才,深知谢府最不能惹的,就是大人。周身冰寒,让人敬重又害怕,疏离淡漠,可长得太俊俏。

    所以,她们私下里,大着胆子讨论。

    这样的男子,让人渴望,却又实在不敢接近,年过三十,早已过了娶夫人的年纪。

    久久不娶,眼界定高,不知将来哪个姑娘能入她的眼呢!

    谢蔓儿目中泛着厉色,呵斥道,“别胡说,传到小叔耳里,就算你是我院里的人,我也保不住你。”

    即便她也好奇,可她惜命,不敢议论,也不敢问。

    静观其变吧,如果真有点什么,秦云舒迟早踏入谢家大门。

    想来,京城闺秀,也只有她,有资格成为谢夫人。

    门当户对,身份高地位显,性子清冷,也有手段,不是好惹的,就算谢家子嗣众多,妯娌之间诸多矛盾,有她在,非震住不可。

    “今日所见,封了你的嘴,谁也不许说。”

    厉斥出声,见丫鬟连连点头,谢蔓儿才抬脚往前走去。

    而这时,秦云舒已入书房,袅袅檀香青烟环绕,一整套红木桌椅,庄重又稳沉。

    谢凛正坐上首,听见声音,放下手中册子,稍稍一个眼神,管事退下。

    书房门大开,清风吹入,檀香散去许多。

    秦云舒从袖中取出素布,几步上前放在桌上,“你要的东西。”

    包着小方帕,而这个帕子,不是她绣的,虽然这几天,她也绣了一个。可是,当绣好后,她又收了回去,吩咐柳意绣。

    两个多时辰,就绣好了。

    “我给你五天时间,没想到你只用了三天。”

    说着,长臂伸出,手指勾起素布,打开后,一条蓝底帕子映入眼帘。

    底端一排小草,上方飘着几朵白云,很简单的纹路,但针脚光滑细腻。

    谢凛细细看着,随即看向她,“你不是说,绣活拿不上台面?”

    “的确,只能绣最平常的事物。东西送到,不打扰大人。”

    话落,就要转身走出。

    “慢着。”

    声音低沉,募的响起,却溢着命令。

    “东西我收下了,你不常来谢府,这么快就走?”

    说话间,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叠着帕子,不一会放入怀中,左胸处,最贴近心脏的位置。

    “大人要务在身,书房重地,不宜久留。”

    当谢府大管事领她往这边走,她发现奴仆越来越少,进了这条道一个人都没,所以,书房必是旁人不能随意进入的。

    说罢,没等谢凛回话,径自走出。

    倩影迅速远离,很快消失,谢凛一双黑眸渐渐深沉,没多久再次拿出帕子,在眼前细细瞧着。

    不多时,秦云舒出了通往书房的唯一道路,管事等候在旁,带她从小道出府。

    刚迈出大门,她就见另一辆秦府马车,再一看,帘子挑起,只见父亲神色焦急。

    见到女儿,秦正稍稍缓下心绪,缓声道,“舒儿。”

    “父亲。”

    秦云舒几步上前,到了马车边,压低声音问,“你来谢府,找谢大人?”

    “不,找你。”

    话落,秦正递去一个眼神,不一会,秦云舒跟着上车,父女同坐一辆,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离谢府。

    “你到谢府做什么?”

    车中,秦正直接问道,但他见女儿神色如常,可能不是打探消息。

    秦云舒不打算瞒他,什么都说了。

    “前几日,我见你不精神,出府匆忙,以为朝中出事,出来打听,巧遇谢大人,他全都告诉我了。”

    听到最后一句,秦正眸色肃穆,唇色也有点些微发白,放在膝盖上的手募的握紧。

    她……什么都知道了?他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可是,为何淡定如山?

    “边关处,几万周国大军埋伏,幸好齐军驻扎在不远处,周国没有得逞。”

    一字一语,清晰道出,秦正的心跟着上下起伏。

    对了一半,错了一半,谢凛没有说实话。

    庆幸没说,否则……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