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576章 行差将错 万劫不复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望着迅速远去的高大背影,秦云舒心紧了紧,步子连迈就要追过去,却听旁侧道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立即停了步子,还未去看,就听一阵熟悉的中年男子声。

    “太傅在书房?”

    是大舅,现在天色已晚,匆忙入府,稍稍猜想,她也猜出来了。

    于是,她转身跟上,离他不远不近,三四米距离。

    因心怀急事,没有注意到她。

    等入了通往书房的竹林小道,管家停步不前,在外等候,这才发现她。

    秦云舒摆手,示意他别出声。

    管家心里神会,不再多言,瞧着她渐行渐远。

    书房门关上的那刻,她到了门前,没有进去,静静听着。

    很快,屋里传来大舅焦急的声音,“北地宗族来信,雪儿不见了,更……”

    说到这,目露难色,仿似有难言之隐。

    “按照日子算,她虽能行走,但不利索,既去北地静养,派丫鬟守着,不会自己出走。”

    秦正没有惊慌,非常理智,一字一句都在分析。

    “除非,被人强迫离开?她得罪人了。”

    先前雪儿遭大难,秦正怀疑是否得罪人,但没有去查,也没笃定。可现在,十足十确定。

    “有一事,我瞒了你很久。”

    姜理愧于启齿,事到如今,只能尽数相告。

    秦正面色瞬间凝重,话音肃穆不已,“说。”

    “雪儿去北地不久,不知怎了,竟和北地一个小门子弟看对眼,非他不嫁。那人……,若是上的了台面,我也不可能瞒着。本以为她心性高,谁知匆匆嫁了。十年的秀才,中不了举,兄弟姐妹多,比起姜家,家世差了不少。”

    说到这,姜理顿住,出声更是无奈,不多时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

    秦正接过,仔细看过,啪,重重的拍在桌上。

    “岂有此理!”

    “雪儿失踪,他家一口咬定,和别的男子跑了。若不交出五千两,就散播她有失妇德,更要传扬到京城。”

    摆明勒索,怕雪儿过的不好,嫁妆就有两千两。无故失踪,那些银子被夫家独吞。

    人的贪心永无止尽,一旦尝到甜头,就想要更大的。

    他们知道,姜对雪嫁人一事没在京城传开,就连北地,也只有少数几人知晓。

    这门亲事,特别草率,姜父朝事在身,没有去,只派姜铠和夫人。

    “你啊,我该如何说你?平时断案清清楚楚,家务事上,简直一塌糊涂!”

    秦正面容肃穆,语带浓浓训责,“内府不安,朝官难坐。现在朝局,你难道不清楚?行差将错,万劫不复!”

    听到最后八字,秦云舒僵住,手猛的握紧。

    她在外二十几天,京城看似平静,实则已经波涛汹涌。就如紧绷的弦,只要轻轻拨动,一触即发。

    “活了半辈子,我也……”

    姜理话中透着浓浓懊悔,恨不得搬起石头拼命砸自己脑袋。

    怎就这么糊涂!

    “她失踪,不是无缘无故,你既来找我,必定派人调查,毫无结果。”

    秦正缓缓而道,字字戳中姜里的心。

    “的确,什么都查不到,连具体失踪时间,都查不了。”

    “你现在能做的,稍安勿躁,至于那户人家,不予理会。你是刑部尚书,造谣者,抓起来便是。”

    有时候,你越上心,那些人反而变本加厉。不若以狠治狠,才能平息。

    姜理瞬间明白,之前就已瞒住,知道这事的人不多,也没请正儿八经的媒人,咬死不承认就是。

    “雪儿那,我会查清,需要时间。如今,临危不乱,明白?”

    姜理连连点头,“我清楚。”

    “嗯。”

    沉沉一字,秦云舒再也听不到其他,姜对雪是被周无策带走的,以他的行事作风,破绽很少。

    这事,父亲出手,也查不到。

    思虑片刻,秦云舒不再停留,转身迅速离开。

    接下来几天,秦太傅比以往更忙,早起晚归,秦云舒见他的次数,很少。

    就算见了,他的眉头也是皱着的。

    她也猜到,多半为了姜家那事,姜对雪的下落,没有丝毫进展。

    直到一日,下朝时没有回来,入夜才回,坐着姜家马车,姜理亲自送回。

    秦云舒恰在大门处,只听一语

    “人在周国,既是皇室中人出手,雪儿……”

    “我明白,你我都没办法。”

    “我央了萧总兵,明日公主就要前往周国,他作为护嫁使臣,亲去周国探查。”

    说罢,秦正挑起帘子下了马车,看到女儿的那刻,怔愣片刻。

    这么晚了,不在云院,怎在这里?刚才那些,她都听到了?

    “大舅。”

    秦云舒轻唤一声,眸色平静。

    姜理点头,没有多说,很快马车离开。

    大门处,只有父女两人,守门小厮先前就被秦云舒遣走。

    “这事,我回京城那天,就知道了。”

    秦云舒淡淡说道,扶着父亲进来,随即关上左右两扇朱色大门。

    “你……一早就知?你怎会……”

    秦太傅募的顿住,也是,萧瑾言对女儿,知无不言。

    他能知道,也是拜托萧瑾言。

    “父亲,你可知为什么姜对雪会在周国,怎扯入周皇庭?”

    听女儿话音严肃,他也跟着凝重起来,摇头道,“不知。”

    萧瑾言只告诉他,人被周太子带走,身在周国。

    至于为何,不知。

    “琉璃公主嫁给年迈国君。”

    秦正眉头募的皱起,音量也不禁提高,“雪儿做的?不对,她没有这么大能耐,除非……”

    和周太子合谋。

    “天色已晚,早点休息。”

    秦云舒转了话题,挽住父亲的手,领他去大院。

    洗漱水家丁早已备好,等父亲进内寝后,她才离开。

    夜色寂寂,晚风吹拂大树,发出阵阵沙沙声。

    明日,琉璃离开大齐。先前给周无策写的信,她已经撕了。

    这一程,她会送到京郊,以后见面,不知何时。

    翌日,天没亮,秦云舒就起了,早早洗漱用膳。

    “大小姐。”

    柳意疾步走来,手里捧着一张宣纸。

    “今日在后门处,一个孩童送来,说是替人给的。奇怪,上面画了只乌龟。”

    若不是栩栩如生,她以为大清早,借画骂人呢!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