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第458章 最大赢家

作者:朵彦彦 类别:玄幻小说
    “云舒,这边坐。”

    声音清脆,不多时秦云舒手臂被挽住,直接被楚琉璃拉了过去。

    和昨日午膳一样座次,唯一不同的是,她坐的这桌多了一个人,姜对雪。

    围坐十人,昭汐随楚凤歌回宫,首桌必须坐满,大齐的规矩。所以,便在次桌选一个入座。

    此时,姜对雪就坐在秦云舒对面,一抬头就能瞧见。

    楚琉璃目光逡巡,轻轻一哼,随即扭头过去。

    秦云舒面色如常,看向高台,皇上已经落座,下首是几张单独方桌,坐在上面的皆是皇子和股肱重臣。

    皇上一坐,另几人也坐了下来,她看着萧瑾言和谢凛分站两旁,拱手以礼退步入座。

    发现两人座位时,她不由睁大眼睛。

    距离上首最近的两张座位,本是皇子,却让臣子坐了!左侧谢凛,右侧萧瑾言,而下才是两位皇子。

    太惊异!

    反观其余朝臣,并无异色。

    “昨日狩猎,周国太子勇猛无比,猎捕黑熊拔了头筹。”

    圣言一出,带着薄笑,既威严又显露亲和,丝毫瞧不出昨日事对他的影响。

    随着皇上举杯,众人皆向周太子道和。

    次桌一些闺秀瞧周太子风华正茂,清隽身姿,不禁多瞄几眼,但都知依照身份,唯公主才能和他相配,一时之间也没过多关注,反倒不断看着坐在上首右位的萧瑾言。

    楚琉璃又是轻哼,自桌下拽了把秦云舒,话里透着几分得意,“你看旁侧闺秀,原先看着狗屁太子,现在都瞧萧总兵。可见,在她们眼里,还是咱大齐将士好!”

    说罢,她也朝萧瑾言望去,“啧啧,这般身姿,谁能比得上呢!”

    秦云舒知道她的深意,将萧瑾言捧的很高,只为踩低周无策。

    正在思虑间,上首忽的传来龙言,“琉璃。”

    朗朗一唤,楚琉璃愣是没反应,恍了片刻,然后立即站起,福身行礼,“父皇。”

    “周太子特将熊皮取下,命人为你从头到脚做一整套冬衣,大齐重礼。”

    话到此处停住,言下之意,所有人都明白。

    楚琉璃脚步一转,面向周无策,眼里俱是恭敬笑意,再次福身行礼,溢唇之声很是柔和,“琉璃多谢周太子。”

    在座闺秀都知,琉璃公主十分刁蛮,何时将人放在眼里过?这么对周太子,想必已经喜欢上了。

    “公主不必挂怀。”

    言笑晏晏,眸如常色,很是有礼。

    “父皇,不若儿臣一支鸿歌舞助兴?”

    “甚好!”

    龙颜大悦,衣袖拂摆,楚琉璃步出座位,轻步盈盈的走向高台。

    秦云舒望着她,众人在此,为齐国脸面,楚琉璃必不会乱来,更会做到极致。

    再看周太子,执盏饮酒,面色淡淡。

    将熊皮赠予做整套衣服,当众率先示好,怎个意思?

    “啊……”

    “公主!”

    紧接着,砰的一声,秦云舒立时回了视线,只见楚琉璃还没走到高台就不慎跌倒,旁侧宫婢急忙过去扶起她来。

    众人面前这般,实在丢脸,皇上也禁不住皱眉,露出不耐之态。

    一切来的太突然,秦云舒越想越不对劲,事关国家颜面,这种场合怎会摔倒?

    既已答应献舞,不可能故意摔,或许……

    “公主,您的脚踝……”

    宫婢担忧,话音未落,坐于下首的一名臣子提议。

    “秦太傅之女曾是公主伴读,公主身子有恙,不如太傅之女代为献舞?”

    秦云舒眉头微皱,此话一出,她更加确定不是无意摔倒,被人陷于此。

    只是这人,拿捏的时间恰好,又要有机会出手。

    犀利的双眼立即看去,楚琉璃摔倒的那刻,离她近的唯两人。

    杜思雁,姜对雪。

    “皇上,人之在世,各有所长,也有所缺。太傅之女,琴棋书画当一绝,论舞艺怕是……”

    沉沉之声随风而荡,谢凛拱手以礼,低首道。

    谢大首辅发话,先前提议的臣子不敢多言。

    楚琉璃脚扭了,脸红成一片,旁人只以为羞愧至此,殊不知她是气的。

    可她知道,不能为自个儿辩解,时机不适合。

    秦云舒静默以对,思索片刻立即起身,福身道,“谢大人所言极是,臣女不会跳此舞。”

    且不说是谁陷害,琉璃公主刚丢了脸,她再去跳,不知情的定觉的她借此抢了风头。

    何况,周太子在,事关两国,本应公主献舞,她一介臣子之女,不符规矩。

    一时之间,气氛十分凝重。

    周无策瞧着站在场中的楚琉璃,性子蛮横,举止乖张,论心机城府,实在太低。

    “皇上。”

    忽的,铿锵有力的一声打破寂静,众人只见萧总兵起身。

    “既是回周太子之礼,除去公主和太傅之女外,不如由他亲自选一位献舞?”

    此为良策,底下朝臣一听,当即缓了一大口气。

    皇上再次看了楚琉璃一眼,这时候掉链子,不识大体,但现在不是训斥的时候。

    视线一转落在周太子身上,周无策立时起身,笑道。

    “如谢大人所说,秦小姐琴技当属一流,不如弹奏一曲,令其妹献舞。”

    其妹两字一出,自不是秦府其他姑娘,而是表妹姜对雪。

    此话一出,便成定局。

    谁不知道秦姜两家是亲戚,秦府二房庶长子在刑部大人姜老爷手下做事,现在又是周太子亲自开口,这两家成了最大赢家。

    秦云舒再想推脱也不行,只好起身往高台去,行到楚琉璃身侧,只听轻轻的一声。

    “云舒,有人害我。”

    不仅摔倒,还直接扭伤脚踝,下手之人算的很妙。

    秦云舒极轻的嗯了一声,走到摔倒那处时,朝旁侧几位闺秀看去。

    穿的都是平滑绣鞋,并无凸起饰物。

    上至高台台阶,姜对雪停了下来,“表姐,您先请。”

    按照长幼次序上台,秦云舒直接迈了上去,而后不动声色的瞄了眼姜对雪。

    走动间鞋子露出,看似普通的绣鞋,旁侧似乎不同。

    因穿长裙,袭至脚踝,衣袍盖住那部分,她又行在前,不能看清。

    但她不急,姜对雪献舞,她在旁弹奏,届时就能看个一清二楚。
欢迎您阅读朵彦彦所写的小说侯府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