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发为妻 第九十四章 跋扈,妖法惑心

作者:眉染细沙 类别:玄幻小说
    不管有没有东蜀掌权这回事,唐家在商秋的地位同样是富可敌国。

    唐彦秋年纪轻轻,以一人之力颠覆西金北凉,颇受争议的同时,也引人注目。加上唐家的背景,有的是人想要结交,深交,最好能成一家人的。

    风险和富贵并存,在得罪朝廷和滔天富贵之间,总是有人愿意冒险的。

    而这些人,还挺多……

    几日以来,到唐家别馆访问的人,越来越多,女眷,也是越来越多。

    仔细一看,来后面的女眷,全是些年龄正当的美娇娥。

    除了最初对叶千云的行礼,之后再无与主母攀谈的意思。

    至于原因,应该和东蜀那边的一样。想着叶千云毁了容,定会失了宠,想着以自己的年轻貌美,身家背景,定能被唐彦秋看上,接着入了唐府,接着代替主母。

    所以,何必对一个无权无势,又不得主君待见的冲喜丫头,浪费殷勤呢。

    男宾坐前厅,女眷坐后厅,要想见唐彦秋,除非他突然回来。

    可再想,这种时候主君还要来后面见见主母,只能说明人家夫妻恩爱,如胶似漆。那在坐的这些人,还有什么机会……

    女眷们常常望向门口,不知是在期盼还是在担心。

    突然,在阵阵嘘寒问语中,一个女声尖叫了起来。

    “你干什么!”身着华丽鲜亮衣物,头戴紫金宝钗的小姐从座椅上站起,“没长眼睛的贱东西,竟敢将茶水泼到本小姐身上!”

    大概是小丫鬟在上茶时不小心打翻了茶碗,正好在旁边的小姐衣裙上,又正好沾上了。

    那小姐也是跋扈,指着丫鬟便开始骂:“下贱的东西!本小姐这身衣裙是特意定做的!为了今日特意做的!这一身的茶水,本小姐还怎么出去见人!”

    小丫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应该没见过这种阵仗。眼下,吓的缩在地上不停的发抖。

    叶千云问身边的唐锦雁:“这是谁家的小姐?”

    唐锦雁想了想:“是城西米商,柳家的嫡小姐。”

    柳家小姐骂的来劲,周围众人也是指指点点,倒不是可怜那个小丫鬟,仔细看,这些人是对柳家小姐,嗤之以鼻。

    叶千云起身过去,笑着说:“丫头不懂事,还是个孩子呢。我替她给柳家小姐,赔个不是。”

    “你算什么东西!”柳家小姐转头对着叶千云开始骂,“赔个不是……本小姐这身衣裙是特意穿来给唐家主君看的,如今这样,还怎么见人!赔个不是就想一笔勾销吗!”

    叶千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柳家小姐却似没见到,接着说:“什么主子养什么下人,这样不懂规矩的贱人,也就只有贱人才养的出来。”

    当着唐锦雁的面,辱骂叶千云,下场不会比当着唐彦秋的面,辱骂叶千云,要好。

    叶千云拦住唐锦雁,自己对着柳家小姐道:“呵呵,大户人家的小姐,我也见过不少了。有像柳小姐这般,不知轻重,口无遮拦乱讲话的,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众人想到唐府主君的两个妾氏,要说出身,西金嫡出的大小姐,最后被幽禁致死了,还有北凉韩氏一族的小姐,最后,不也死了。

    只见四周众人,纷纷后退两步,远离柳家小姐。

    “你敢威胁我!”柳家小姐故意冲着叶千云额上的伤疤,说,“呵……一个毁了容的女子,还有什么资本占着主母的位置。我看你,也威风不了几日了。”

    “几日?那到底,我还能威风几日?”叶千云笑嘻嘻的说道,“不如,我替柳小姐,问问唐家主君吧。”

    “什么……”柳家小姐一愣。

    唐锦雁发笑。

    叶千云接着道:“主母的威风,是主君给的,究竟还能威风多久,我也不知道。不如问问主君,问出个时限,到那时,柳小姐才能毫无顾忌的羞辱我。”

    柳家小姐显然没听懂叶千云的意思。

    唐锦雁“好心”的解释道:“柳家上门拜访,当众羞辱唐家主母,柳小姐,你可承担的起,这些话的后果?”

    叶千云坐回上方:“此事,本是馆里的丫鬟做的不好。你骂也骂了,罪我们也赔了。你得理不饶人,我就当是南召的陋习了。”

    周围众人对着柳家小姐看去,眼中尽是不耻。这下,连着南召都被一起埋汰了。

    叶千云接着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如今我还是唐家的主母,是正妻,你骂我等同骂唐家。辱骂唐家,南召柳家可担待的起?唐家的待客之道,因人而异。你,配不上贵客二字。”

    叶千云在外的形象多是飞上枝头变凤凰,没权没势空壳子罢了。大多数人都以为,这样的主母是个软柿子,仍人拿捏。

    结果这一开口,柳小姐就懵了。一顶大帽子扣在头上,不好甩了。

    “你强词夺理,胡说八道!”柳小姐吼道,“我哪有骂……骂唐家主君!还以为主君会继续宠着你这个毁了容的,没权没势的下贱丫头吗!做你的美梦去吧!你敢这样对我,传去前厅,看主君怎么收拾你!”

    后面事情吵了这么久,应该有人跑去告知唐彦秋了。叶千云暗自叹口气,柳家是要毁在这个嫡小姐身上的。

    此处是南召,唐家的地位如今本就尴尬,还有唐锦雁和王爷的事情……诸多顾忌,叶千云本不想闹事的。

    但今日的事情,人家不听劝,对话里的提醒,置若罔闻,还越说越来劲。

    叶千云是没办法了。

    一会儿,楚仁带着人过来,将柳家小姐押走了。

    不管柳小姐怎么折腾喊叫,就那样被人拖着扔出了唐家别馆。

    “主君说了,柳家小姐辱骂唐家主母实在可恶。这样的人,若是不给点教训,让外人以为我唐家如今可以任人拿捏了。柳家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全是他们自找的。”

    楚仁这话,让屋里一众小姐的脸色,瞬间苍白。

    唐家要对付柳家,东蜀的唐家,要在南召地界上,天子脚下,对付南召的柳家。

    听上去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众人心里,却无不相信的。

    震惊后,再想,这件事的起因,是那柳家小姐辱骂唐家主母。

    有人偷偷的打量叶千云,无论出身,还是长相,这些大小姐们不屑一顾的人,居然真的让唐家主君,如此眷恋吗?

    想不通的,就有了诸多借口。

    那日之后,叶千云在南召的名声,多了嚣张跋扈,还有妖法惑心。

    **********

    皇家小王爷要娶妻,娶的还是东蜀唐家的嫡小姐。

    当日朝堂之上,小王爷刚说完,便引来众臣反对。

    理由嘛,无非是东蜀唐家野心大,嫡小姐不能为妃什么的。

    万万没想到,众臣谏言,老皇帝全然没听进去。只是一个劲儿的问着小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大婚……

    后来,皇帝打算先办个宫宴。其实就是想让唐锦雁,进宫给瞧瞧。

    消息传到别馆,唐锦雁整个人都傻了。

    叶千云倒是好一些,很快就从震惊里恢复了过来。

    “这个……”想了许久,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小王爷这样直言不讳,皇帝这样通情达理,这一家人,究竟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半日后,唐锦雁依旧活蹦乱跳的,丝毫不见担心什么的。

    叶千云只能冲着唐彦秋抱怨两句。

    “锦雁这个性子,是改不了的。”唐彦秋劝说道,“起初王爷看中的,也就是她这个没心没肺的样子。至于宫宴,你用不着操心,有我呢,没事的。”

    叶千云听着,这话里有问题啊。

    唐彦秋和小王爷,少时同在海舟学院求学,两人是故交,看样子,更是挚友。

    这样的关系,皇帝会不知道吗?

    唐彦秋的身份,在一直想要收权的朝廷里,天子眼中,真的就不顾及些什么吗?

    这些事情,事关皇室,叶千云想问,又不好开口。

    唐彦秋轻笑两声:“你是不是想问我,我和皇室究竟有什么关系?”

    “……”叶千云一个眼神过去,看出来了,还不快点交代!

    唐彦秋被这眼神,勾的心头一热。搂过人来,才开口解释:“小王爷是皇上最疼爱的一个儿子,他身边的人,自然也就成了皇上会关注的。当年在海舟书院的时候,皇上就来过了。我那时便与小王爷交好,大概也是因为东蜀唐家的背景,皇上特意,找我谈了一次。”

    这谈了些什么,叶千云没兴趣知道,催促着唐彦秋接着讲。

    “反正结果就是,皇上挺喜欢我的,不反对小王爷和我来往。有一年,皇后也来了。不比皇上要顾虑外面的事情,皇后倒是很单纯的认为,小王爷所交之友,定是不错的。”

    “所以说,锦雁未来的公公婆婆,其实对唐家的态度,都还不错?”

    “只能说,对我的印象还不错。”唐彦秋说这话时,有些骄傲,“毕竟朝廷要收权,东蜀唐家也是个大麻烦。”

    “那……对付西金北凉的时候,你和朝廷是不是早就串通好了?”

    有件事,叶千云一直觉得奇怪。

    东蜀的人渗透进西金北凉,在暗中瓦解两方的实力,最终颠覆两方。

    这种事情,光靠一个东蜀,真的那么容易办到吗?

    当年的唐父,虽无大才大智,但大房伯父,三房叔父,那都是野心勃勃的人,还有那个心机重城府深的三婶娘,要真能这样容易弄垮西金北凉,想来很早之前,他们就已经办到了。

    说到底,不就是派了些人出去吗。
欢迎您阅读眉染细沙所写的小说结发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