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情书 第一百六十一章 私奔

作者:沈阿斗 类别:玄幻小说
    魔王把婚事安排的很早,他命人通知夕瑶,下个月中旬就和叶陵完婚。

    夕瑶也因此失去了往日的笑容,云溪不知怎的,看到夕瑶一蹶不振的样子,竟然会感到莫名的心痛。他想要安慰夕瑶,可又不知道说什么能解除她心中的忧愁。

    他只能像平时一样,一直守护在她的身旁,看着她伤心难过的过完剩下的每一天。距离婚期越来越近,夕瑶的心情也越发的混乱,甚至会有一些暴力倾向。

    她心情烦躁的时候,就会乱发脾气,而一直在她的身边的云溪,就成为了她的出气筒。她是不是会把手上的杯子之类的器具,砸到云溪的身上,那叫一个痛。

    可云溪还是一声不吭,由着她的性子来。夕瑶没有因为云溪的退让和忍耐,而停止乱发脾气,反而是得寸进尺,手上拿到什么,就往云溪身上扔什么。

    有时,夕瑶心情不好的时候,手上没有东西,就直接抡起自己的拳头,往云溪身上砸。

    云溪也不恼,只是任何在自己的心口上捶,他知道夕瑶已经忍得够久了,她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婚期临近的前一夜,夕瑶变得异常的平静,她没有对云溪乱发脾气,只是把云溪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男女有别,即使魔界儿女也不例外。

    夕瑶之前从来没有让云溪进过自己的房间,云溪也只是在门外候着,等着她的吩咐。可这次夕瑶吩咐云溪进去,云溪想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可夕瑶见云溪没有进来,又生气的大喊了几声。

    云溪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推门而入没走一步都要格外的小心,因为他不知道今天的表现异常的奇怪的夕瑶,会把什么扔在自己的身上,或许是匕首也不一定。

    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四处打量着这不算太大的房间,确认没有什么致命的东西,才敢放心的走过去。

    当见到端坐在镜子前的夕瑶时,他的眼睛被深深的吸引住了。此时的夕瑶穿着一身黑色的嫁衣,脸上施了些许粉黛,看上去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虽然夕瑶是背对着云溪的,但他仍会被镜子里的那张脸给深深地吸引住,夕瑶的表情看上去格外的平静,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云溪不知道用什么词能表达出夕瑶今天的不同,只能说是今晚的她有了女人味,而不是以往的野丫头的形象。

    夕瑶见云溪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嘴角勾出一个弧度来,柔声柔气的问了一句,“我好看吗?”

    云溪鬼使神差的回应道:“好看”,他越发的觉得今天的夕瑶怪怪的,刚刚夕瑶叫他时的那种强势的语调,他到现在都记得,突然之间换了一种风格让他很难适应。

    “有多好看?”夕瑶继续问他。

    “比我之前见到的任何一个姑娘都要好看。”云溪认真的答到,不是因为他油嘴滑舌,而是真心的觉得夕瑶好看。

    “那你喜欢我吗?”夕瑶的声音还是那种怪里怪气的温柔。

    云溪被问的有些发懵,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今夕瑶突然发问,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

    回答。

    夕瑶见云溪低下头,沉默良久,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就又问了一遍,这次的声音比原来的更轻了。

    云溪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己对夕瑶的感觉,他只是知道当夕瑶对着他笑时,他会觉得很开心,当夕瑶伤心时,他会为夕瑶担心。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的他,还无法准确的了解自己对夕瑶的那份感情,是不是爱。

    “就问你喜不喜欢我,本公主命令你,立刻回答我。”夕瑶的耐心终于被云溪给耗尽了,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云溪被这突如其来的落差感一吓,不假思索的回答:“喜欢”。

    云溪的话音刚落,背对着他的人儿,倏的转过身,抱住了他,“那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夕瑶又恢复了原来的语气。

    云溪有些不知所措,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他在抱怨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他的人生总是会有始料未及的事发生。

    夕瑶见云溪又开始了装死,用自己的头用力的撞了云溪一下,“快点说话,我明天就要成亲了,到那时,一切都来不及了。”夕瑶说的每一个字都刻在了云溪的心底,是啊,过了今晚夕瑶就要出嫁了。

    “我想带你走,可是我们真的能走的掉吗?”云溪说气话来,让人感觉很是沮丧。

    “只要你愿意带我走,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夕瑶说得自信满满,很显然,这并非是夕瑶的心血来潮,而是计划了很久的事。

    夕瑶拉着云溪的手就往外面跑,夕瑶在魔界生活了那么多年,自然是知道很多关于魔界的事情的。

    曾经有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人告诉夕瑶,在万魔窟的附近,有一条连接人界和魔界的通道,她这才能顺利的从魔界去往人间。

    她深知魔界之人的习性,这个时候,即使魔界的守卫也会在那打起瞌睡,是最佳的逃跑时机。

    她一早就知道,她的宫殿早就被魔王派来的人,给团团的围住了。她用早已准备好的迷烟,让那些人能有个好梦。

    之后,她就拉着云溪逃出了王宫,向着万魔窟附近急奔而去,一路上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追兵,看来迷药的剂量,已经足够他们好好的睡一夜了。

    夕瑶把地方记得很清楚,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他们很肯定自己来到了正确的地方。因为他们刚想从这里溜出去,就有一大堆魔兵,将他们给团团围住了。

    魔王其实一直都不曾忽略过夕瑶的存在,尤其是知道她逃出去的时候,他就很想知道,为什么夕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魔界。

    经过他的一番调查,终是查到了那个活了一千多年的老者身上。从那时起,他就知道有这样一条不为人知的通道。

    他为了防止有人来这里,私自逃出魔界,就在这里安排了魔界中的精英,秘密的监视此地。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乖女儿,在婚嫁的前一天,竟然妄想私自逃出去。这意外的收获,着实让魔王受到不小的震惊。

    计划失败的两个人被带到了魔王的面前,夕瑶是魔王的女儿,而且明天是她出嫁的日子,魔王没有为难她,只是让她安心的准备明天的婚

    礼。至于云溪,作为一个不是魔的贴身侍卫,自然是难逃责罚的。

    这次,他是真的把魔王给激怒了。魔王对他惩罚是很重的,他让身边的侍卫把云溪丢进万魔窟。他跟公主私奔本就是罪大恶极,再加上他不是魔,魔王担心留着他也是祸患,索性就用云溪的死警醒自己的女儿,不要再做违背他的意愿的事。

    夕瑶哭喊着,这是她第一次恳求自己的父王,饶过云溪一次,可夕瑶越是为云溪求情,魔王就越是想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因为他知道夕瑶的心已经放在了这个人类上,人魔殊途,与其让他到最后伤害自己的女儿,不如现在就及早的解决这个祸患。

    云溪很快就被拖了下去,夕瑶用自己的生命威胁魔王,放云溪一条生路。谁知,魔王见自己的女儿把头上的发簪拔了下来,直指自己的脖颈处,竟一点也不担心,夕瑶会真的想不开,做傻事。

    他对夕瑶说,他是不可能放过云溪的,夕瑶要是愿意,可以一块儿陪他到万魔窟走一遭。云溪现在正在去往万魔窟的路上,魔王的侍卫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以他的实力,是断不可能从他们的手底下逃生的。

    他回想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当想到夕瑶时,竟然会莫名的笑出声来。原来,在他的心里,夕瑶早已是无可替代的人。他一直都喜欢着她,只不过他的理智一直在误导他,人魔殊途的观念,让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不敢再直视自己的感情。

    夕瑶跟在魔王的身后,在云溪要被丢进万魔窟的时候赶到了。魔王叫他们住手,他给了夕瑶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就跟着他回去,准备明天和叶陵的婚礼,不要再管云溪的死活,二是云溪他是断不会放过的,要是夕瑶愿意,大可以陪他一起去万魔窟,相守一生。

    当听到父王给自己做出选择的两条路时,夕瑶简直就不敢相信,能说出这般冷酷无情的话的人,竟是自己的父王。魔王的语气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冰冷,或者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只不过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不得不要在自己的女儿的面前掩饰一下。

    而如今,魔王连掩饰一下都不愿意,就说明他对夕瑶已经失望到了极点。他本想着,她们之间的感情,不过是由于一时兴起而已,夕瑶是不会傻到为了一个异类,而搭上自己的性命的。

    可偏偏夕瑶就是这么的傻,她不顾侍卫们的阻拦,冲到了云溪的身边,为他解开了束缚着他的双手的绳子,魔王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能愚蠢到这种地步,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

    由于公主护着云溪,侍卫们都不敢轻易动手,生怕会受到魔王的责罚。魔王也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为了不让他们为难,索性一掌下去,把他们全部打下了万魔窟。之后,没有半分的停留,径直的走开了。

    目睹其中的过程的侍卫们,都在心里畏惧着魔王的冷酷无情,他们不敢对外声张这件事,而魔王为了给叶陵一个交代,就又把他最疼爱的女儿夕月许配给了他。至于夕瑶的事,魔王对外自然不会说出事情,只是说自己的女儿夕瑶身染重病,在新婚前夜去世了。
欢迎您阅读沈阿斗所写的小说西游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