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抱喜 一一八、替死鬼

作者:喝奶猫咪 类别:玄幻小说
    “刘中官?”

    老内侍刘中官向二人行礼,他的腰带挂着一个白色荷包。“皇上吩咐奴婢随燕大人回顺天府。”

    两人霎时了然。

    燕承天轻叹。“请容许本官回府后,先到牢房一趟。”

    刘中官点头。

    顺天府忙得不可开交。赋役房的姑娘们准备搬出去,库卒到处收拾;衙役忙着整理案子的物证;狱卒安排平民囚犯转移牢房……

    燕承天带刘中官到牢房前。

    “燕大人去忙吧,奴婢自便即可。”

    燕承天顿足,告诉刘中官衙门的膳房所在。继而,他负手走进牢房。

    几缕阳光射入,不足以驱散牢房的昏暗。平民和重犯已经区分安置,经过时他看见神情呆滞的赵老爷。

    对其没有好感,他不停留继续往内走。

    最里一间,六土单独囚禁。其仍穿蓝灰色长袍,神情平静。

    燕承天命狱卒打开牢房。

    从河神庙回顺天府途中,他反复思考案情,其中漏洞百出而且进展顺利得诡异。若不是刘中官要求尽快结案,他铁定深查。

    六土诧异他到来。“燕大人还有事?”

    他蹲下来,与六土面对面。“还有些疑问,希望六土小师傅解答。”

    “莫再叫小师傅,小人愧对佛祖,也预料有此后果。燕大人想问什么就问,小人尽所能解答。”六土苦笑。

    “你提过曾与庄主滴血认亲,过程是如何?你当面见着庄主滴血?”

    六土仔细回想,与眼下处境相比那段时光弥足珍贵。

    “因为哥哥,即是庄主的养子经常来庙里,我们天南地北聊,小人的身世由他告知。初时小人不信,哥哥就带小人到山庄。看到庄主回来,哥哥让小人躲着,他想办法要庄主的血。”

    “没多久他端着一个碗回来,碗里有清水和一滴血。小人半信半疑地割破指头滴血入碗,两滴血居然融和!燕大人,小人第一次见识神奇之事!你笑小人轻信也好,那一刻有亲人的感觉一生难忘。”

    闻言,燕承天愁眉不展。

    其实滴血认亲不能做准,因为水加明矾,没有血缘的血也能融和。他不忍心道出残酷的现实,问另外一个问题。

    “你总是提你哥哥,你们的关系很好?”

    六土微笑点头。“哥哥经常来庙里找小人,有时带些小玩意,有时带些工具教小人雕刻。我们情同手足,无话不谈。”

    “你哥哥教你雕刻?是他教你用槐木?”

    “没错,哥哥雕的手艺比小人好百倍。他告诉小人很多家乡的事,用槐木和雕蛇就是受到哥哥影响。”

    燕承天沉声,“你知道槐木和蛇在你家乡的寓意吗?”

    “听说用于祭祀?家乡尊敬蛇,常常祭拜女娲像。”

    当下,燕承天的心房何其悲凉。

    槐木,是巫咸遗族施咒法的载体;蛇,是巫咸遗族的图腾!

    看着六土天真的眼神,他欲言又止。他看向牢房门外,一人正在门口等待,最终他没告诉六土槐木和蛇的真相。“当真是你哥哥告诉你?”

    “对呀。”

    兴许他不是巫咸遗族的后代,兴许那具尸骨不是刺杀先帝的奸妃,燕承天安慰自己。“你哥哥是怎么样的人?”

    六土嘴边流露笑意。“哥哥很温柔,不厌其烦地教我雕刻、识字。”

    “庙里年轻的和尚不止你一个,为什么你哥哥认准你就是庄主的儿子?”

    “哥哥说庄主的儿子自襁褓就放在庙门口,左臂有一块小胎记。”说罢六土撩起左袖,其左臂真有一快褐色的小胎记。“哥哥无意中看到这块胎记,于是告知小人身世。”

    “我们搜遍碧云山庄,没找到你描述的养子。”

    六土愣了愣,开始慌张。“哥哥和案子无关,为什么要抓他?”

    “只是想证实你的供词,你莫紧张。对了,庄主知不知道你的存在?他得什么病离世?”

    “庄主……应该知道吧。哥哥说他是重犯后人所以不敢认小人,一直派哥哥来照顾小人。去年,庄主因为肺疾病逝,小人才决定让祖母的尸骨重见天日!燕大人,祖母犯了什么罪?”

    每每对上六土纯真的双眼,燕承天总想起自己一对儿女,心头更加绞痛。“此事本官还没查明。”

    六土有点失落。

    “小师傅,既然庄主不敢认你,为何你哥哥要告知你身世?难道不怕你泄露秘密遭杀身之祸?”

    “哥哥说,庄主遗弃小人的用意就是调查祖母身亡的原因,以及找到祖母的尸骨。小人在水下游了很久才找到白骨,当时没有马上捞起而是想方法揭发青水师兄他们。”

    “为何庄主自己不调查,要遗弃亲生骨肉、让亲生骨肉调查?”

    这是极大的漏洞,谎言必存在漏洞。

    六土语塞,无言以对。

    “庄主又从何得知自己的身世?你哥哥因为看见胎记认你,而庄主不敢认,父子俩的行为不矛盾?如果庄主派养子偷偷照顾说得过去,但正大光明认亲逻辑不通。”

    六土脸色发白。“燕大人想说什么?如果小人不是庄主儿子,哥哥何必告诉小人祖母的惨案?”

    “你哥哥怎么知道四十年前的惨案?”

    “应……应该是庄主告诉他吧……”

    “庄主为何告诉他?”

    “想小人……告发……”六土越说越没有底气,他也圆不回来了。“不会的,哥哥不会骗我!”

    燕承天深沉叹气,余下六土一人自言自语。真相呼之欲出,整件案的关键人物是庄主的养子,六土充其量是……

    尸骨曝光对养子有何好处?燕承天想不通。

    牢房门口,刘中官和端着饭菜的狱卒等待他出来。“燕大人的事情办完了?”刘中官问。

    “办完了。”燕承天的声音沙哑低沉。

    “轮到奴婢办事了。”

    刘中官朝狱卒打眼色,狱卒看向燕承天。待燕承天沉沉点头,狱卒和刘中官走进牢房。

    不论真相如何,六土难逃一死。

    燕承天抬头仰望青天。

    冤假错案何时了?他这位“青天大老爷”不及苍天悬明。
欢迎您阅读喝奶猫咪所写的小说福星抱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