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如春风来 第四百四十五章 只想道歉

作者:猫灯灯 类别:玄幻小说
    萧潭愣神,站在那里,片刻后,这才恍然大悟一般,满怀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觉得自己当真嘴笨,辰王一家待自己这么好,又怎么能在他们面前这般失意的模样,说什么无人在意自己的话。

    “是我一时失言,说错话了,”萧潭着急地解释道,“你们都对我很好,这一路来,一直在照顾我,我也不是说……”

    祁祯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个萧潭,当真是个榆木脑袋啊!

    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再也不想听萧潭说什么感激报恩的话。

    自己都脱口而出,这么明显的话了。

    生怕萧潭觉得自己轻浮,祁祯还下了个半死。

    结果萧潭却是以为自己挟恩图报?!

    祁祯当真是气得不轻,一跺脚,转身就跑了。

    萧潭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祁祯转身就走。

    “哎!”

    萧潭一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半晌,他才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哎呀,真的是,萧潭啊萧潭,你真的太不懂得感恩了。

    辰王一家对你这么好,凌平郡主更是一直保守着你的秘密,还第一时间来告诉自己,好让自己有数。

    你却动不动就把人气跑了。

    萧潭惭愧不已,倒是有些忘了担心陆雪烟,只惦记着自己是不是得罪了凌平郡主,该如何去给人道歉才好。

    之后这几日,萧潭总是找着借口就往辰王府跑。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再见到凌平郡主。

    凌平郡主原是住在后院,萧潭这样一个外男,若非凌平郡主自己跑出来,他自然是没有机会见到的。

    萧潭又是着急,又是无奈。

    自己准备了一大堆道歉的话,可要是见不到凌平郡主,那就没有道歉一说了。

    思来想去,萧潭还是咬咬牙,觉得道歉更重要。

    凌平郡主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不能这样没良心。

    即使会冒犯了她,也比……也比让她误会自己好。

    这日夜里,萧潭眼见着辰王府的灯火都熄了,便蹑手蹑脚地找到了辰王府的后院。

    他从没来过这儿,自然是两眼一抹黑。

    辰王府即使熄灯休息了,还是有巡逻的夜兵。

    几次好险,萧潭才堪堪避开。

    总算找到了凌平郡主的院子。

    萧潭咬了咬牙,看准了时机,纵身一跃就翻了进去。

    要知道,从前的萧潭,可是不会干这样的事的。

    还得“多亏”了祁佑胜邪这俩人,愣是把老实巴交的萧潭,给带成了个翻姑娘闺房的梁上君子。

    落地无声,院子里也没有下人。

    萧潭松了一口气。

    谁知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院子的门豁然被打开了。

    “好啊你个小贼,竟敢夜闯郡主的闺房!”一个得意的声音响起,“给我打!往死里打!”

    萧潭一惊!什么玩意儿?!

    还没反应过来,便有十来个人抄着棍子就往萧潭的脸上身上招呼了过去。

    “哎!不是!”

    萧潭都没来得及开口,就觉得身上顿时一阵阵的剧痛。

    那些棍子打下来丝毫没留情面。

    萧潭想跑,只是连个机会都没找到。

    他倒是想说误会,自己是来找凌平郡主的,可若真那样说,岂不是连累了凌平郡主的名声。

    他能咬牙抱头,一个劲地求饶说自己错了。

    祁祯已经歇下了,听到外头的动静,便找丫头来问。

    丫头老实回禀道:“回郡主的话,是有个小贼闯入了咱们院子,估计是被逮到了,正在被打呢。”

    祁祯闻言一愣,小贼怎么往自己的院子闯,辰王府有钱的东西也不是在自己院子里啊。

    “你叫他们别打了,”祁祯皱了皱眉,“原也不是什么死罪,别打出个好歹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那丫头闻言劝道:“郡主您也太好心了,这等夜闯闺房的,八成是个好色之徒,您这样轻轻放过,来日……”

    祁祯打断她道:“什么来日,外头这般吵吵闹闹的,今日我就睡不好。让你去说你就去,哪儿那么多话。”

    那丫头被一斥,也敛了嚣张的气焰,应下之后便出去传话了。

    外头打得正欢呢,就见凌平郡主的屋门开了,走出来了一个丫头。

    “郡主说了,也不是死罪,让你们别打出人命来了,”那丫头大声吩咐着,“郡主还要休息,你们带下去就是了。”

    说着,她掏出一个荷包来,递给了那巡逻的夜兵头子:“大哥辛苦了,这是郡主赏的。”

    那夜兵头子千恩万谢地接下了,点头道:“叨扰郡主好梦,咱们这就走。”

    说着,他挥了挥手道:“弟兄们,捆上人,走了!”

    小兵们纷纷应下,上去就将萧潭五花大绑,连拖带拽地走了。

    祁祯的院子又恢复了安宁。

    第二日,祁祯在屋里看书呢,却听见丫头来报,说辰王让她过去一趟。

    祁祯一愣,也没多想,拾掇拾掇便出了院子。

    一出院子,就见辰王身边的明叔正在院子里站着。

    “明叔?”祁祯很是意外,“您怎么过来了?”

    “郡主,”明叔笑呵呵地行了一礼道,“奴才是来辰王殿下传话的,殿下让奴才带您过去一趟。”

    祁祯也应下,二人一边往外走,她一边问道:“可是出什么事了?还劳烦明叔您走一趟。”

    “嗨,也没什么的大事,”明叔依旧是笑呵呵的,“昨夜在郡主的院子里抓了个人,殿下许是担心您,这才让您过去说话吧。”

    祁祯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是因为这个。

    等到了辰王的书房,明叔朝辰王拱了拱手,便带着屋中众人都下去了。

    祁祯有些意外,是出了什么事了,竟还要屏退下人。

    “父王。”祁祯上前行了一礼,看辰王脸色不对,心中有些发怵,“您怎么了?”

    “我怎么了?”辰王失笑反问,“你怎么不说说,你怎么了?”

    祁祯一愣,没有明白自己父王的意思。

    “昨晚你院子里抓了个贼人,你可知道?”辰王开口问道。

    祁祯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动静还蛮大的。”

    “那你知道,那个贼人是谁吗?”辰王眯着眼睛,没有错过祁祯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欢迎您阅读猫灯灯所写的小说卿如春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