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如春风来 第四百零二章 没你好看

作者:猫灯灯 类别:玄幻小说
    听了这话,春兰才明白过来,心中更是有些酸楚。

    沈清婉的事儿,当真怪不得胜邪。

    胜邪也已经拼了命去保护沈清婉。

    更遑论后来三皇子的这记重手,看着都是触目惊心。

    春兰虽然当时生气,可一会儿便也不忍心了。

    胜邪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的,何曾有过这样乖顺的时候。

    “你是不是也在怪我?”

    胜邪见春兰迟迟没有说什么,忍不住问了她。

    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失落。

    “虽然大家没有说,可我觉得他们都是对我与从前不同了,”胜邪懊恼地说道,“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一样了。”

    这一年过来,春兰也知道,胜邪本心不坏,甚至比大多数人都要纯净。

    这番被自己心爱之人利用,想来胜邪也是难过得很。

    回头还要顾着身边的人怎么看他,胜邪应该……过得很辛苦吧?

    “我当然怪你,”春兰鼓了鼓腮帮子,自己都不知道,“你让小姐遇到这么大的危险,我怎么可能不怪你。”

    胜邪听了这话,低下头去就不出声了。

    春兰一噎,自己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怎么出口就是这么伤人的话。

    她抿了抿唇,想抬起手去安慰他。

    胜邪突然扬起头来,吓得春兰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怎么了?”

    “怎么了?”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声,又愣在了那里。

    春兰送回了手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其实也不能怪你……”春兰颔首,小声说着。

    胜邪愣了愣神,听着春兰这前后矛盾的话,没有转过脑子来。

    春兰瞥了他一眼,鼓起勇气道:“我知道你不会有害小姐的心思,这回也是大家都没有料到,才中了他人的圈套。大家不会怪你的,你放心……”

    胜邪的眼睛一亮:“真的吗?!”

    他之前担心,却是从来没有开口问过身边的人。

    纯钧也好,鱼肠也好,大家都各司其职,没有这般谈心的机会。

    更何况,他们都是专业的暗卫,没有人会像胜邪这样,真似个活生生的人。

    春兰看着胜邪的眼睛,点了点头。

    “真的,至少我虽然生气,但也不是冲着你,”春兰说完这一句,又想起自己方才打了胜邪一个耳光,有些不好意思道,“方才是气急了,你别往心里去……”

    胜邪哪里能想到春兰自己都介意这个耳光,他如今满心的欢喜,因为春兰说大家不会怪他。

    这些日子以来的忐忑,似乎就一扫而光了。

    “嘿嘿嘿……”

    胜邪开始自己傻笑了起来,笑得春兰心头一阵发毛。

    “你要说的说完了吗?”春兰没好气道,“说完了可以放我下去了。”

    想着这人从来不顾忌男女之防,又是拉自己手,又是动不动就抱着自己飞来飞去,春兰这个从来就陪着沈清婉在闺阁里长大的丫头哪里吃得消这般。

    胜邪听了春兰这明摆着不高兴的话,方才好的伤疤又忘了疼,调皮道:“都说了请春兰姐姐看月亮,这都还没看呢。”

    “谁是你姐姐!”春兰脸蹭地就红了,“我有这么老吗?”

    胜邪听着她的怒斥,面上却是没有半点认怂,有板有眼地道:“你知道那么多规矩,又活得拘束,一看就是老成的姐姐了。”

    “你!”春兰反驳不过他,只得气得指着他。

    自己还身在屋顶上,她可没有胆子就这么跳下去。

    要是伤了腿,自家小姐问起来她怎么弄的,难道说是半夜和胜邪看月亮结果摔的吗?

    胜邪向着春兰挪了挪,脸上堆满了笑:“算是我惹你生气,赔给你的。我本来也没什么好东西可赔你,只能带你看看月亮。”

    看着胜邪这模样,春兰心头一阵没有来的擂鼓,嘴上嘀咕道:“月亮本就是在那里,怎么能算是你赔我的。”

    春兰自己不知道,她嘴上还强撑着,却是低头害羞的模样,当真是从前胜邪不曾见过的。

    春兰见胜邪不说话,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他愣愣的眼。

    “你看什么呢?”春兰见他这么大喇喇地盯着自己,顿时更不好意思了起来。

    胜邪被她这一问,才回过神来,忙摆了摆手道:“没有没有。”

    又清了清嗓子,胜邪才想起自己准备说的话:“我平日无事,就是在树上看看月亮星星的,倒是看过不少。”

    春兰好奇地看了看他,问道:“看过不少什么?”

    胜邪见她有兴趣,笑着答道:“你躺下。”

    春兰一愣,脸上微烫:“躺下做什么……”

    胜邪神秘兮兮道:“你别问,就躺下。”

    夜色沉沉,春兰鬼使神差地就挪了挪位置,躺了下来。

    胜邪见她躺下了,起身就躺到了她边上。

    春兰浑身一绷,胜邪却是毫不在意一般,自顾自地指着天空说了起来:“你看那儿,那几颗星星,像不像个巨大的勺。”

    春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天空中一点一点的亮光,眨巴着像是小小的眼睛。

    “还有这里,像个小风筝,尾巴还飘着。”胜邪指向另一处,兴致勃勃地说着。

    “等到再晚一些,还能看到更多。”胜邪对天上的星星几乎如数家珍。

    “不是说看月亮吗,”春兰轻声嘀咕了一句,“怎么尽看星星了?”

    “月亮哪有你好看。”胜邪转过头去,调笑了她一句。

    春兰猝不及防,顿时噎住了。

    胜邪却是没感觉出自己话头的不妥一般,转回头去还笑着:“星星也没你好看。”

    春兰暗暗攥了攥自己的衣摆,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

    “还有这个,你看像不像一个巨大的船?”胜邪指着天空,还在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地说着。

    春兰躺在屋顶上,凉凉的夜风拂过她滚烫的脸庞,心头砰砰的跳动声带来了些奇妙的感受。

    “你平时都不睡觉的吗?”春兰平白问了一句。

    “嗯?”胜邪一愣,转而笑道,“睡啊,怎么不睡,睡不着才看星星。”

    “胜邪?”

    春兰悄声开口。

    “嗯?怎么啦?”胜邪正说在兴头上,回头看了她一眼。
欢迎您阅读猫灯灯所写的小说卿如春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