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乱国 三百八十三、谛听

作者:樊笼也自然 类别:玄幻小说
    花木兰完全没有要隐瞒邀雨的意思,“陛下这次派来的使者,有个别号叫‘谛听’。他耳朵十分灵敏,能于万鼓声中听得落叶之音。”

    檀邀雨瞬间便明白了,一定是这位‘谛听’听到了她和大哥的谈话,这才果断放弃了最后一轮的出价!

    一想明白,邀雨就暗叫了一声“糟糕”!只怪自己太轻敌。

    她因习武耳聪目明,所以对自己的听觉十分自信。为了防止各国进入房间后互通有无,她曾亲自在满翠楼里试过,每个房间因为夹层的关系,所以房间内发出的声音在外面并不能听清楚,只有含含糊糊的回音。

    谁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拓跋焘竟然找了个顺风耳来!

    檀邀雨立刻就下了决定,她必须杀了此人,否则玉玺是个赝品的消息一旦被泄露出去,檀家可就真的要被自己毁了!

    邀雨快速地同大哥对视了一眼。檀植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当即调转马头道:“咱们回去!”

    子墨刚要下令让仇池军调头回去,就听见身后的方向传来马蹄声,有人正快马飞奔而来。

    邀雨冷哼一声,“好啊,来得可真快。想必楼中一起火,他们就逃出来了。如此正好!”

    不待其他人动作,邀雨就先一步腾身而起,朝着来人的方向急冲了过去。她必须在此人开口之前,就将他们全都灭口!

    子墨见状,也立刻掉转马头,追了过去。

    对面来的两骑正在策马疾驰,就见檀邀雨和子墨一前一后冲了过来,两人本能地就勒马缓下了速度。还不等他们开口询问,檀邀雨就已经在一片飞扬起的沙尘中掠到二人近前。

    为首的人本能地想要反抗,却来不及抽刀。邀雨一脚就将他踢飞了出去,这人向后飞时又正撞在后面的人身上,连带着将后面的一个人也撞下了马。

    邀雨和子墨连眼神都不用传递,便默契地一人扑向一个,手起刀落,利索地将刚落地的两人都给杀了。

    才把两人解决了,邀雨又立刻站起身,“这两人里好像没有北魏的使者。那个顺风耳应该还在后面。”

    子墨当即在死掉的两个人身上搜了一遍,很快就从其中一人身上掏出一卷竹简。打开后一目十行地扫过一遍又递给邀雨道:“是夏朝的人。想同刘宋联手抗魏。”

    邀雨接过竹简也看了一遍,见大哥也骑马过来了,就将竹简直接递给了檀植,“夏朝如今是苟延残喘,凭他们是拖不住北魏的。大哥还是要跟父亲说说,莫要掺和到这其中去。”

    檀植只看了个开头,就将竹简收了起来。他垂眼看了下地上的尸体,“别管这两人了。我让粲儿带着你的人拦住了那队魏军,免得他们听到什么。我随你们一同回去,把人解决了再出发。”

    “几位若是要寻在下,便不用再往前了。”远远的一声喊,让邀雨他们忙抬眼去看。

    檀植勒了勒缰绳,“看来这位不仅是顺风耳,嗓门也大得很。”

    邀雨哼了一声,“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仙姬过奖了!在下不过是怕再同仙姬错过了,故而才高喊一声。”

    又一声呼喝传来后,三人这才远远看见了一队人马正向他们驶来。

    这位使者倒是不慌不忙,坐着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地到了邀雨面前停下。

    马车门打开,一个面目平庸,丝毫找不出任何特别之处,耳朵却有点儿大的人走了出来。

    邀雨好奇地盯着那对招风耳问道:“你就是‘谛听’?”

    谛听微微作揖,礼貌道:“不过是江湖人送的别号,不值一提。”他抬眼望向几十步开外的北魏骑兵道:“看来陛下说得果然没错,只要让花将军拦在路上,仙姬自然会等在下一等。”

    邀雨皱眉,拓跋焘倒是越来越会算计人心了。她踢了地上的尸体一脚,“所以你就不疾不徐地来,反倒让夏朝人替你先遭了劫。”

    谛听瞧了一眼地上死的两人,“赫连定如今四处拉拢他国,不过是困兽犹斗。即便此二人不死,相信仙姬也不会听信他们的胡言乱语的。”

    邀雨不屑道:“他们是胡言乱语,难不成你的就是肺腑之言?你应当知道,今日本宫是一定要取了你的性命的。”

    谛听闻言,并没有显得过于惊慌,他依旧恭敬道:“若是仙姬担心在下将玉玺为赝品的事儿说出去,那大可不必。您手中的玉玺,无论是真是假,它都将会成为皇权独一无二的象征。”

    谛听笑着又道:“在下离开平城之前,陛下曾亲自召见我。陛下说,仙姬一定不会愿意将传国玉玺交到刘宋手中。所以才派在下前来,接玉玺回我大魏。”

    檀植嗤笑,“这位使者的口气倒是不小。你们既然想要玉玺,方才又何故放弃押拍?此时派兵来抢,果真是不知礼义廉耻的蛮族。”

    谛听丝毫不在意檀植的讽刺,“南方富庶,想必也不会在意这区区一百万两。更何况,用一百万两换你们檀家一家老小的性命,在下觉得还是值得的。”

    檀植瞬间长刀出鞘,“你休要再此危言耸听。不过是来抢东西的宵小之辈,多说无益。你若有能耐,就从本将手里抢抢看。”

    谛听一抬手,“檀小将军无须动怒。这玉玺是真是假,在场之人都很清楚。檀家将玉玺献上去,无疑是将自己的命门也献了出去。”

    谛听望向邀雨,“仙姬想想,若是您将玉玺交给大魏,便无须再烦恼此事了。”

    邀雨冷笑,“本宫还当拓跋焘派了什么厉害的角色前来呢。你这话说得前后矛盾,难道你自己听不出来?本宫若将传国玉玺给了你,本宫的哥哥们又要如何跟刘宋皇帝交待?花了一百万一千两,买个影子回去吗?”

    谛听却理所当然道:“两位小将军一路长途跋涉,中途被拜火教的贼人埋伏,丢了玉玺,虽是过错,可总比欺君之罪要小得多。仙姬若肯,大可将所得银两送还,保两位小将军无虞,如此岂不两全其美。”
欢迎您阅读樊笼也自然所写的小说妖女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