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神位要继承 第223章 觉得自己真大方

作者:林呱呱 类别:玄幻小说
    “小灼!”

    南飞朗惊呼出声,他飞快跑到华灼身边想要扶起来,但是没有了金蚕蛊的帮忙,就身上那点少得可怜的修为,他就被无脸面具男抬隔空掐着脖子提起来,五爪越收越紧。

    无脸面具男冷声道:“没有任何作用的躯体,还是消失比较好。”

    他收着手指,南飞朗则是濒临死亡状态。

    华灼擦掉嘴角的血迹,她缓缓站起来想要解救,但是她此刻已经身负重伤,连站稳都费力气。

    她伸出手,拉着南飞朗掉下来的手臂,从她身上传送着自己修炼了许久的法力过去。

    当法力从手臂往上蔓延到脖子,掐着南飞朗的脖子似乎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马消失干净。

    台上的无脸面具男一瞬间露出惊恐,但过后就是满目疯狂。

    这等力量如果为他所用,那他根本就不需要守着这片小地方,重新建立一个新世界成为霸主,那也绰绰有余。

    没有了束缚,南飞朗落在地上,他踉跄两步,揉着脖子干咳几声,看到摇摇欲坠的华灼,他连忙伸手想去,但是在要碰到的时候被喝止住了,“你别过来!”

    南飞朗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僵着手,不敢再动,以免增添麻烦。

    说这句话期间,华灼的嘴角又是溢出鲜血来,她深沉着眼神,一声不吭擦掉。

    还在被纠缠的敖丘看到金光一闪,他砖头看,就看到华灼使用了魂力。

    前面有说了,他们龙族可以离魂,这就演变成了他们经常将魂力放在第二个子魂魄上,以免将来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可以逃脱,这肯定是个好处。

    但坏处就是,如果使用到离魂的法力,那就证明此人已经是油尽灯枯,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回光返照。

    大殿下如今是有人身来继续存活,体内残魂本来就很虚弱,现在这样使用,那就是自杀式攻击,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做法!

    “妈的,你们是藤妖吗,缠个不停,给老子滚开!”敖丘心中着急,他气得破口大骂,直接对掌将前面两个拦路虎击退。

    趁着他们离开的空间,他立马飞到华灼身边,一边担心着情况,一边破口大骂道:“你是个沙比吗,以前打我的时候很起劲,现在就差劲成这样!”

    可能每个人的心理就是那么奇怪。他恨着当年抓住他又下令惩罚的的人,心中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抓起来剁成肉泥报仇。

    但是当自己怎么样都打不过的敌人变得虚弱,被别人欺负时,他又是气得跳脚!

    这不就从侧面证明他以前是个弱鸡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还有刚刚打我的气势呢,现在这衰样……”敖丘还想再继续,但看到华灼回头看他的眼神,那一闪而过的猩红,和当年那将他踩在脚底下的大殿下重合,到了嘴边溜一圈的话,敖丘又咽了回去。

    “你……”

    华灼眼神沉沉,嘶哑着声音道:“等下,帮我保他们。”

    没来得及得意大殿下居然对他提出帮忙的事,敖丘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你呢。”

    这种感觉就像当年仙界大战,他躲在云朵后边远远看到大殿下义无反顾的眼神,让他一时间分不清是何事了。

    “记住,将他们带走。”华灼没有回答,而是重复了这句话,她握紧手上的断剑消失在眼前,同一掌袭来要杀死她的无脸面具男交战了起来,他们在空中刀光剑影。

    而让人诡异的是,安邑全程就在静静看着,如此倒不像是属下,而是在发号施令的领导者。

    敖丘作为活了那么久的龙,对付几个手下还是可以的,但是对上深不可测的安邑,他就有点无法把握。

    “你去协助将那个人类孕妇救回来,然后赶紧离开。”敖丘抿嘴想了想,他手掌一翻出现了片青色龙鳞,直接塞进南飞朗的手中。

    他眼神是不是警惕地瞥向安邑,凑近南飞朗耳边,极其小声嘱咐:“拿着这片龙鳞,将人救出来之后你就折成两半,可以马上离开这里。”

    这片龙鳞当然不是他扯下来的,身为小心眼又抠门的青龙,他可没有那么大方。

    只是以前换龙鳞的时候退下来,用来制作衣服和法器之后剩下的,可以顶一时之用。

    南飞朗下意识捏紧手上的龙鳞,担忧道:“那你们呢。”

    敖丘嫌弃摆手:“你先管好自己吧。我告诉你,这个孕妇被催生成功,马上就要生了。要是鬼胎生在这里,这个人更加难对付。”

    看向还在坚持激战的华灼,他咬了咬牙,最后又拿出了一颗净灵珠塞到南飞朗手上,“你马上过去将这颗净灵珠给她吃进去,可以推迟半个钟这样,再晚就不行了。”

    这个可是他私藏的宝贝,当年为了找到这一颗,那真是九死一生,还被追杀了很久。

    自己没用过几次,如今他都诧异了,居然那么大方让出去可真佩服自己!

    敖丘看着南飞朗还站在原地,扬眉气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阿!”

    妈的,这傻啦吧唧的样子是大殿下收复的手下?看着就不像。

    只是慢了一秒就被定位很傻的南飞朗不知道了,他握紧手上的净灵珠,郑重点头:“我知道了!”

    他争分夺秒地往结界里边跑,金蚕蛊已经成功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他进去之后就想去到王翠花身边将净灵珠往她嘴里塞,但是伴随着金蚕蛊“没美男,先别靠近!”的一声,他同时被弹开,一个无形鞭子打在他身上,王翠花身边难以靠近,而她此时的血流得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虚弱,看样子孩子就要出事了。

    在他给东西让南飞朗拿他过去的时候,发现安邑有所动作,敖丘立马先行一步挡在他面前,挑着眉头吊儿郎当道:“继续安安静静看戏多好,干什么要走动呢,多累得慌。”

    安邑的脸色是白到病态的那种,修身的白色长袍挂在身上也有点空荡荡的感觉,他眉眼自带一股阴郁气质,缓缓掀起眼皮冷冷看了敖丘一眼,声音有点阴森道:“让开。”

    他的眼神如枯井,没有一丝波澜,行尸走肉。

    “你叫我让我就让,那岂不是多没面子。”敖丘一声嗤笑,他继续伸手拦着,但眼底却没有任何玩笑,而是罕见的认真。

    此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似乎超脱了六界之外,但是又被天道所局限着。

    他可不相信只是在无脸面具男手下做事的走狗而已,肯定有另外一层身份。

    但是藏得太深了,他几次试探都没有任何发现。
欢迎您阅读林呱呱所写的小说我有神位要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