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佛系小媳妇 146.简单粗暴,颠覆

作者:云沧月 类别:玄幻小说
    “老子说了这个粮食不合格,就是不合格!”

    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站在一处板车前,把手里的麦子咬了一半然后嚼吧了一会吐出来喊道。

    那个样子,自己多么的无私一般。

    可是坐在板车前面的汉子一张晒黑的脸上都是愤怒。

    “我们晒了三天了,来之前专门又晒了两天,就怕不够干,这用力一撮都是面粉了,咋就不合格?”

    他憋着气,但是真的没忍住。

    孙思妙就听见站在旁边的孙大海跟二大队的队长嘀咕道:

    “这是上闫村的吧!明知道那小子是啥意思,咋就不开窍呢?”

    二大队的队长咬着牙接话道:

    “哪里是不开窍,只是这些人太贪了,今年是啥年景?

    哪个村子没有遭灾?

    这能够来交公粮都是不错的,还敢这么作贱人,我艹他八辈祖宗,良心都被那狗r的吃了!”

    对着地面就啐了一声,可是这还真的不能够上前帮忙说话,否则肯定会被牵连。

    他打个架没啥,怕的就是让村子跟着受牵连。

    这些个狗眼看人低的混账,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阴招,经常在粮食上做筏子,每年不知道昧下多少粮食。

    以往就算了,今年可是灾年呀!

    这收成铁定不成,可是这些人还敢这么干!

    真的是没有王法了吗?

    孙大海也是气的咬牙,可是看着周围跟他们一样的人很多,都气的大喘气,却不能够上前帮忙。

    那小子似乎知道这些农民的想法,还得意的用手里的三角凹槽又戳了几个洞,那粮食哗哗的往下淌。

    落在地上就混入了泥土里,看着众人都心疼。

    这年景很多人饿死,他们倒好,直接糟蹋粮食。

    【小祖宗,你真的看的下去?】

    孙思妙没有吭声!

    她可不是冲动的人,相反,她是一个非常不爱冲动的人,而且必须别人催促才会动一下。

    似乎重生回来的那股戾气,也随着贺逸霆的离开,彻底消失。

    此时的她心态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

    大概有种后世所说的佛系状态吧。

    爱怎么都可以,就是别招惹她。

    【你也是经历了夏收的人,怎么可以看的下去这么糟蹋粮食?】

    【你忘了,你为了捡麦穗晒秃噜皮的事情?】

    【你忍心这些粮食被人如此对待?】

    孙思妙实在受不了宝玉的唠叨,隔绝了跟它的沟通渠道,继续看戏。

    这个场面她一个小孩子能够怎么做?

    对于小说里那些个妖孽到极致的女主光环,她羡慕,可不嫉妒。

    这玩意是个人都知道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够插手的。

    不过在合适的时候挑拨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来说了两句公道话,就看到那带着工作袖章的人就怒了:

    “到底你是质检员还是我?谁说了算?”

    气的帮忙说话的人,憋死都没法再说话。

    “我说不行,就不行,不光他的不行,你们的也不成!不收!都不收!滚回去重新晒!”

    手里的三角凹槽对着连续七八辆板车上的粮食都扎了个洞。

    那场面瑟的要命。

    有句话叫千万别嚣张,嚣张过头就是作死!

    终于有那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受不住,动了手。

    “我艹你八辈祖宗!不收是吧?我们都不舍得吃的粮食给国家送来,你不收?你做的了国家的主?”

    有那聪明的,先扣帽子,再动手。

    其他小伙子早就看这个质检员不爽了。

    什么玩意,仗着自己是吃公粮的,这么趾高气扬就算了,还敢糟蹋粮食。

    不知道农民最重视的就是粮食。

    谁跟粮食过不去,就是给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过不去。

    外面再乱,只要不动土地,不动粮食,他们都可以忍。

    可是一旦动了他们的命x根子,他们就不会再忍。

    孙思妙看着本来是单打,后来是双打,再后来从粮站冲出来的人后就成了混合打。

    为啥这些个乡亲们就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呢?

    孙思妙可不敢靠近,被马大兰拉到一边,随后嘱咐还想挤进人群踹两脚的儿子吩咐道:

    “快点去找公安去,这事情没法这么算了!”

    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马大兰不懂其他的大道理,但是有一点她明白。

    法不责众!

    而且有些人确实太过分了,虽然最近人心浮动,可是一个小粮站的质检员还真的不用惧怕。

    随后马大兰带着孙思妙去了县委大院。

    看门的老大爷看到马大兰还跟她打招呼:

    “大妹子,这是又来找书记反映问题呢!”

    马大兰眼睛一耷拉对着老爷子啐了一口:

    “你个老不死的怎么就不想点好的,我马大兰是那喜欢告黑状的人?”

    孙思妙完全不懂这个模式,乖巧的在马大兰身侧,看着她把老爷子桌子上的一块西瓜抢了过去,塞到孙女手里让她吃。

    老爷子看到是个孙思妙吃的,倒是没有抢回来:

    “我说大妹子,你这强盗性格啥时候能够改?”

    马大兰直接自己也摸过去一块啃了起来,吃完把西瓜皮摔倒桌子上才说:

    “改?我马大兰的性格啥样,你不知道?这辈子是不能够改了,下辈子也没有可能!不论几辈子都改不了!”

    那嚣张的模样让孙思妙成功的呛到。

    奶奶真牛气!

    这里是县委大院好不好!

    自己奶奶一个泥腿子,咋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偏偏那位老爷子还一脸拿马大兰没有办法的样子。

    “快点帮我喊一嗓子,要不我再进去看到啥不能够看的事情,可不会管我这张嘴!”

    老爷子看到马大兰那无赖的样子,能够咋整?

    拿着手旁边的喇叭对着对面的房子喊道:

    “马书记,有人找!”

    对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还以为楼上楼下电视电话吗?

    老人家腿脚不好,这是他每天的喊人方式。

    对面的房子就看到有个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背心,手里拿着个蒲扇的小老头冒了出来。

    “我说你个老东西,能不能不用你那个破喇叭喊人?我又不聋!”

    这年代的书记都这么接地气的吗?

    孙思妙表示有些颠覆对于人民公仆的认知。

    “哎呀,我这耳朵真的不好了,就说我不在!”

    刚刚的认知重新颠覆!
欢迎您阅读云沧月所写的小说七零佛系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