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修仙 255

作者:永远的瞬间 类别:玄幻小说
    “姐姐,你…”

    柳书雪还是不放心,就康熙刚才的那样子,柳书雪看着就觉得毛毛的,而且现在书萱什么都不说就要让她走,这让她更加的放心不下了。

    “都说了让你不要想那么多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康熙这人心思重得很,你若是牵扯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了。”

    书萱也觉得很无奈,她不告诉柳书雪是不想将她卷到这件事情之中,她自己倒是很快就要离开皇宫了,可以不在乎这件事会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可是柳书雪还要在皇宫生活很久的,她现在牵扯进来了,对她以后的生活会有很大的的影响的。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姐姐啊!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因为我们而起的,大娘只是一个普通人,对索额图又没有任何的威胁,若不是姐姐一直很照顾我和墨墨,索额图又怎么会对大娘下手,想借此来挑起我们的争斗呢?”

    柳书雪一直很自责,她觉得完全就是因为他们,所以索额图才会对书萱的娘下手的。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我不否认索额图会对我娘下手,是因为有一点儿你的原因,但是你以为我不帮着你们,索额图就不会对我动手了吗?”

    书萱看着柳书雪那一脸的自责,知道她现在是因为那件事钻了牛角尖,所以才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道理,于是在慢慢的对她解释道,“太子现在没有了母亲,在后宫中就少了一个倚仗,而我现在身处的位置,只要一有子嗣,那对太子来说就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所以为了太子地位的稳固,我们这些身处高位的嫔妃,都被他视为眼中钉的。而位置足够高又没有深厚的背景的我,自然就成为了他的首选目标,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丧心病狂的对我娘下手。”

    “可是姐姐不是不会给皇上生孩子的吗?那他怎么会?”

    柳书雪听到书萱的解释,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晕晕乎乎的问道。

    “噗!”

    书萱知道现在柳书雪有点儿懵,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懵得这么可爱!她不由得笑出了声。

    “姐姐,我是在和你说正事,你在笑什么?”

    柳书雪听到书萱的笑声,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和康熙什么都没有,这事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知道吗?”

    书萱笑着看着柳书雪反问道。

    “是哦!都怪这两天事情太多了,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柳书雪被书萱这么一提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傻话,然后她很快就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理由。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索额图之所以会对我娘动手,只是因为他想要替太子扫除他将来上位的障碍,和你并没有任何的关系的。”

    书萱看着柳书雪认真的说道。

    “这个道理我都明白,可是现在索额图现在会这么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墨墨,我若是什么都不做,我这心里总是会觉得不安。而且就像姐姐所说的,为了太子将来能够上位,索额图就连姐姐这种还没有孩子的都先算计上了,那我已经有了墨墨了,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我呢!而且他现在对大娘出手,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和对我出手又有什么不同呢!”

    柳书雪刚才只是因为想着宫外的事情,然后又看到康熙那怒气冲冲的模样,所以一时之间思绪有些乱,现在书萱和她说清楚了这件事的原委,柳书雪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甚至还想得更多了。

    “哎!你平时很聪明,遇事也想的很通透,可是就是你这种性子在这个世界总是很容易吃亏的!因为你根本看不到别人背后是怎么算计你的。”

    书萱看柳书雪这模样,知道她这人就是太重情意了,她只不过是之前稍微的帮了她一下,她现在竟然就这么为她着想,在这个充满算计的世界活了这么多年,柳书雪还能保持这样的性子也是难得了。

    书萱不愿意看到她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事。

    所以书萱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一些事情告诉她,也好让她将来能对康熙有防备。

    “你知道吗?自从上次我们从园子里回来以后没多久,康熙就一直派人给我下毒。”

    “什么?皇上给姐姐下毒?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很宠爱姐姐的吗?他怎么可能会对姐姐下毒呢?”

    柳书雪听到书萱的话惊讶的叫出声了,她满脸的不可置信,这康熙平日里对书萱的好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要说他给书萱下毒,这是谁都不敢相信的事。

    “为什么不可能?这康熙在历史上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为了权利,就连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太子都能狠下心圈了,更何况是我这样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人呢!”

    书萱就知道这后宫里的人向来擅长演戏,只是她没想到柳书雪一个从现代穿越来的人,竟然还会相信康熙演的戏。

    “可是姐姐是个女子,又不会和他抢皇位,她为什么还要对姐姐下毒啊?姐姐你会不会弄错了?”

    柳书雪实在是不敢相信曾经跟她同床共枕的人,竟然会是一个这么卑鄙的小人。

    柳书雪只要一想到这个,她就觉得有些恶心。

    “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去林子里围猎的时候,那时因为有邪修想要杀我们,我逼不得已显露出了实力,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康熙就开始忌惮我了。而在回宫之后,我又给他出了一些主意,这让他感觉到了威胁,可是由于我的能力,他又拿我没有办法,所以才想着要对我下毒的吧。”

    这些其实也不是书萱推断出来的,她平时除了带菲菲他们玩之外,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用来修炼了,这些话全都是凤九歌无聊得在皇宫中闲逛的时候,偶然听到康熙说了,然后回来很书萱转述的。

    “这康熙真是太卑鄙了,枉费姐姐之前那么拼命的救他!”

    听要书萱的话,柳书雪愤怒的说着,只是很快她的眼神又变成了担忧,“可是,康熙都已经对姐姐下了这么久的毒,姐姐现在没事吧?”

    “你放心吧!康熙找来的这些毒药虽然可以对修炼者造成伤害,可是他却错估了我的实力,那种低级的东西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不是书萱看不起康熙,就他现在能解除到的人和事物,所能弄来的毒药,对书萱是不会有任何的伤害的,更别说书萱的空间里解毒的丹药还不少,甚至都还有仙丹在里面,想要解这凡间的毒简直不要太简单。

    “没事就好!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们得想个办法让皇上放弃对姐姐下毒。”

    听到书萱没事,柳书雪暂时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很快又担忧的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等这次事情结束,我就准备要离开皇宫了,到时候就算他想在对我下手,那也没机会了。”

    对于要离开皇宫这件事,书萱从来没想过要隐瞒柳书雪。

    “姐姐,你这就要走了吗?”

    柳书雪知道这皇宫对于书萱来说只是一个牢笼,书萱要离开是迟早的事,只是她没有想到书萱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是啊!现在我娘已经死了,而我要办的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只要将最后一件办完了,也就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姐姐还要办什么事啊?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嗯?你过来,我给你说。”

    书萱想了一下,觉得这件事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便凑到柳书雪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连串。

    “姐姐,你…”

    柳书雪听完之后,惊讶的看着书萱,连话额度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怎么?被吓到了?”

    书萱挑了挑眉看着一脸震惊的书萱。

    “不,不是,只是姐姐你这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现在根本想象不出来康熙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柳书雪想着刚才书萱所说的话感叹道。

    “哼!他有什么反应关我什么事,他又不是我的谁。”

    本来书萱对康熙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可是自从进宫以后,见识到了康熙那一连串的不要脸的操作的时候,书萱才第一次觉得原来史书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就康熙这小气又自私的行为,有哪一点配得上称为千古一帝啊?

    只不过是清朝里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皇帝,所以康熙和乾隆这两个活的比较久,又比较会享受会宣传的皇帝居然被宣传出了什么康乾盛世,简直是不要脸。

    “姐姐,谢谢你!”

    书萱正在心里吐槽康熙时,突然就听到了柳书雪的感谢声,她疑惑的朝柳书雪看去,柳书雪又继续说道,“姐姐这样做等于帮了康熙一个大忙,康熙肯定会念着姐姐的好的,而且若是姐姐就这么去了,康熙肯定会之前对姐姐下毒而愧疚,可是姐姐已经不在了,他不能再弥补姐姐,那身为姐姐家人的我们,那自然会被皇上特殊对待的。”

    “我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

    书萱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她会这样做只不过是不希望那些无辜的百姓遭受这样的天灾而已。

    然后在做好事的同时,能够再虐一把康熙那就再好不过了,至于能帮助柳书雪和柳家,那完全是意外。

    这次康熙回宫的时候,书萱没有和康熙的队伍一起,这本来就很引起后宫中人的怀疑了。

    而康熙在回宫之后,什么也不管就先跑到景仁宫,然后在待了一会儿之后又愤怒的离开的事,也没有瞒过众人的眼睛。

    而且在康熙离开没多久,他那道相当于禁足的命令也传出来了。

    大家都在暗地里猜测书萱是什么时候偷跑回来的?康熙又为了什么和她生气?

    流传最广的版本就是,书萱因为柳夫人去世的事情要提前回来,而康熙又不愿意陪她,所以书萱就和康熙闹脾气先跑回来了。

    而且书萱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跑到皇宫里来了,康熙对她的这一举动很生气,所以才禁她的足的。

    甚至还有人说书萱已经失宠了,康熙之所以现在还没有降她的位份,完全是因为前朝还有事情要处理,

    等处理完了,书萱的这个贵妃也就当到头了。

    若不是有康熙的那道命令在那里挡着,估计这时候后宫的那些人都会忍不住来看书萱的笑话了。

    不过,不管外面怎么传,书萱这方都不为所动了,而康熙对此也不表态,任由他们在那里猜测。

    而且康熙现在正忙着处理前朝的事情,他之前因为听了书萱的话,派人去查了一下太子身边的人。

    没想到的是,这一查竟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这些人仗着太子现在还小,还不懂事,经常仗着太子的势,在外面收受贿赂,或者哄骗着太子去强抢别人的东西。

    太子现在还小,正是是非不分的年纪,那些人哄着他,让他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可是这一切都由于太子有康熙罩着,受害者都敢怒不敢言。

    如果说这些还在康熙的忍受范围之内,那索额图所做的那些事情,那就是康熙无法容忍的了。

    根据安慰查来的消息,索额图自胤封太子之后,就一直打着太子的名义在朝中拉拢人。

    那些愿意加入他的阵营的人他就算了,那些不愿意加入的,总是会在不久之后就出了各种意外,不是辞官了,就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被降职惩罚了,被调到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上。

    若说这个康熙还能看在已经去世赫舍里皇后的份上,对索额图从轻发落的话,那索额图诱导太子亲近赫舍里一族疏远康熙,并且还做下了一连串不可理喻的事情,那就是康熙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太子可是康熙最喜欢的儿子,可是现在竟然被索额图撺掇着疏远了自己,康熙想到若不是有书萱的提醒,可能过不了几年,他就会面临他最爱的儿子被带歪的结局。

    只要一想到这个,康熙就对索额图恨的牙痒痒,所以他让暗卫去清查索额图这些年所坐下的事,准备拿到证据后再一举将索额图一党的人给抓起来。
欢迎您阅读永远的瞬间所写的小说清穿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