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 第三百五十四章:兴师问罪

作者:灼尽云崖 类别:玄幻小说
    在外面忙了很久的事,庄明月累的够呛,此时她已经坐在马车里颠簸了几个小时,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心里安慰着自己等会儿到了自己的宅院就可以尽情的休息了,想睡多久睡多久。

    想到此心情也觉得好很多,透过窗外看风景转移注意力,不知不觉就想到了自家小妹,小妹真是一个活的简单的人。

    一想起在她的世界里有吃不完美食和看不完的美男就够她高兴好几天的了,真是个没有烦恼的丫头。估计这段时间不见,她又长胖了不少,想到此庄明月只觉得心情舒畅。

    但一念及到此处,庄明月不免就会想起来,前些日子里面,沈月娥对于庄明星的利用。

    虽说她曾经以为庄明星听话乖巧,至少沈月娥不会像对待她这样,对待庄明星。

    可事实却并非是如此,一想到这儿的庄明星,不由得就轻皱起了眉头,开始思考着要不要将庄明星给接来。

    马车行进京城,预摸着快到家里的时候,庄明月坐在马车上掀起帘子,透过帘子向外望的时候,就看到她所居住的院子大门口坐了一位女孩子,看身形像是自家的小妹沈明星,她下了马车才看到,此时她正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抽抽搭搭的哭着。

    “星儿,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庄明星抬头看到是自家姐姐,更委屈了,泪水决堤:“姐姐,你总算回来了,星儿好委屈。”

    庄明月一脸惊诧的看着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妹,内心已经略微的觉得此事与她的那家子父母有关。

    大白天的若是就在这大门口询问小妹原因的话,被左邻右舍的听了去免不了要被笑话一番,家丑不外扬,有什么事还是回到客房再询问的好。

    庄明月拉着小妹来到客堂,堪堪坐定,庄明月护妹心切,心急的就开口询问:

    “星,遇到什么委屈了你跟姐姐说,我看是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欺负我小妹?”

    庄明星原本极力平复的心情在听到此言后,忍不住哭的更凶了。

    “哇……姐,母亲,母亲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我……我不想嫁。”

    “什么?”庄明月不免惊诧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果不其然,真的跟家里人有关。

    她如此吃惊也不为过,即使她原本就知道古代人成家早,女子十五六岁就开始张罗着许配人家;可她家小妹如今才不过十三四岁的芳龄,还未及笄,放在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就是个未成年。

    “母亲根本就没有询问我的意愿,我也是看到有人来家里送聘礼询问过家丁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被许配给人家了。”

    小妹抽抽搭搭,一句一哽咽的诉说着,庄明月心疼着,又担忧怕她背过气去。勉强平复着心情:“母亲将你许配给了哪家的公子?你为何不反抗?”

    “是……沈家大少爷沈康,我们俩平素未谋面过,又怎能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只听得人们说他是一个登徒子,为人猥琐。你知道我平素是喜欢美男的,万一他长的貌丑,我真的是难以接受。定亲的时候母亲怕我前去捣乱,将我锁在了阁楼上,直到今日才将我放出来。”

    听到小妹未来夫婿的名字,庄明月只觉得自己的嘴角猛的抽搐了一下:自己的老娘真是好样的,竟然趁她离开京城的这段时间就给自己尚未及笄的妹妹许配了一门亲事,竟然还是沈家大少爷沈康!

    庄明星头脑简单只知道吃,可能不知道沈康是何种人。她庄明月可是久仰大名的很呐,放眼整个京城,随便拉出一个人都能给你道出沈康的那点破事儿。

    打小没个正形,官宦之家弟子的那些破毛病全让他给占全了,仗着他爹在朝廷做官吃皇粮,在京城里横行霸道不知收敛,什么拿百姓的东西不付银子,庄明月都替他家里人臊的慌,整个就是一扶不上墙的阿斗。京城里的上到其他官家子弟,下的百姓乞丐儿童,碰上他都恨不得踩他两脚。就凭他那臭名昭著的形象,估计等哪天他离了他老子,被别人打死都不带有人拔刀相助的。

    关键是还是个浪荡的登徒子,京城里烟花柳巷他哪儿都光顾过,青楼艺妓口中的老熟客。有时候时不时还调戏一下别人家的姑娘,弄的姑娘们出门要是碰到他都是绕着走。小妹要是嫁过去,不被人耻笑才怪。这不是将小妹往火坑里推么?她老娘看中了沈家的钱和官家的地位不在意其他的,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姐,你知道母亲让我来寻你所为何事么?”

    “何事?”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母亲……母亲派我来……找你讨要嫁妆!”

    听到此庄明月只觉得两眼昏黑,虽然她一直知道自己的老娘贪慕虚荣,又总是给自己寻麻烦,自己已见怪不怪。但听到自己老娘派妹妹向姐姐讨嫁妆还真是活久见。

    自己将未来亲家的聘礼收入囊中,却吝啬到连嫁妆都要自己的女儿出,真的是……让人忍无可忍。

    庄明月只觉得血气上涌,再也坐不住了,拉着还正在哭的小妹,就怒气冲冲的前往早先圣上御赐给自己的府邸找自己的母亲沈氏评理。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底线,叔可忍婶还不可忍呢,她庄明月倒要看看她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来到原本属于自己却被她们不请自来住进去的府邸,庄明月不等家丁开门就一脚踹开了府上大门,怒气冲冲的来到客堂,找了个位子一**做了下来,怒目看着客堂里的人。

    这座府邸原本是圣上封她为郡主时赏下的,她心想着总算能远离他们过得舒心一点了,却不曾想她还没有刚住几天,沈氏就不请自来的拖家带口的搬了过来。不仅如此我竟然将大嫂一家也搬了过来,只是为了有人照顾她。

    庄明月觉得心烦,就自掏腰包在远离他们

    的地方另租了一处府邸居住。

    因为此事沈氏没少骂她,在别人面前指责她的不是,说她是为了逃避赡养父母的义务,她真的是有苦没地方诉。

    早在她刚刚踹门闯入府中的时候,就有人喊来了她的母亲沈氏。

    “庄明月长胆子了你,回到京城不知道向父母请安拜好,上来当着街坊和我的面就敢踹门,我是给你脸了是吧?”

    庄明月听着这话只想笑,不想再忍,回怼过去:“您也知道我刚回京城,那您消息够灵通的啊。试问一位母亲,自己的女儿不远万里、舟车劳顿的刚回到京城,做母亲的打听到消息不来关心询问也就罢了,竟然派自己的另一个女儿去找她的姐姐讨要嫁妆。”

    庄明月觉得自己的口才都变好了,“她姐姐刚到家气儿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呢,就接了个震惊人的消息,差点吓的背过气去,您这是不想让我活啊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妹的母亲不在了呢,需要我这个当姐姐的置办嫁妆。”

    “你!好你个庄明月,真是长了一副巧嘴,什么都敢乱说;你竟然咒我啊你。”

    沈月娥拿起桌子上摆放的烛台就要朝庄明月扔过去,被庄明星拦下了。沈氏看到自己的这个小女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要个嫁妆都要不好,养这么大有什么用。心里想着就将庄明星推到一边,不自觉的力气有些大了,庄明星一下子被推搡的头部撞到了桌角。

    庄明月赶忙将庄明星拉到自己的身边来,双手颤抖着,看着自家小妹痛的不行却又强忍着不哭出来的脸庞,庄明月强迫自己冷静,轻柔的揉着自家小妹被撞到的地方,看着沈氏的双眼猩红,沈氏不免感到一阵心虚,握着木椅扶手的手,沁出丝丝细汗。

    “虎毒还尚且不食子呢,星儿如今才不过十三四岁的年华,还未及笄,您就如此着急的将她许配人家。”

    庄明月呵呵笑几声:“究其因果不就是您手头的银子又花光了,急需银子么?我就奇了怪了,您吃我的住我的,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好好安享晚年不好?非得去赌博,您看看您赢过几次?还不知悔改的一直赌,您不知道他们那些老赌民的手段?”

    “我……我愿意你管的着么。”沈月娥说话都似乎没有了底气。

    庄明月根本就不想回她那么多,自顾自的说着:“当今圣上可是明令禁止赌博,您可别忘了我可是圣上亲封的郡主。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你赌博我要是包庇的话我可是罪加一等呢,怎么办,我有点怕啊。”

    “庄明月!”沈氏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她养的好女儿,竟然敢威胁她,“你竟然敢动抓我的念头!好好好,真不愧是我养的好女儿。你小妹整日里只知道吃,什么都不懂,我养她这么大容易么我,好不容易给她找个婆家,你又来捣乱。”

    “您别一副委屈了您的样子,这是您逼我的。我也没有办法的事。”
欢迎您阅读灼尽云崖所写的小说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