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46章 离京解毒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牧元被背进墨香居的时候,李大夫已经提前得到消息等在了里面,魏旭将身上的人放到床榻上,李大夫上前仔细把了脉,眉间紧皱。

    苏清墨急问道:“如何?”

    李大夫换上另一只手切脉,半晌之后,面色难看道:“王爷的身上中了两种毒,一种是积年已久的沉毒,另一种是蛊毒。”

    魏旭惊道:“红颜枯骨不是已经清掉了?”

    “沉毒并不是红颜枯骨,从脉象上来看,下毒的时间大概是在三年前,而红颜枯骨是五年前王爷替皇上挡剑时所中之毒。”

    李大夫想了想,接着道:“红颜枯骨的毒性太过霸道,所以将王爷体内的另一种毒掩盖了下去,若不是这次的突发状况,只怕日后也很难察觉。”

    苏清墨忽然出声道:“王爷身上的蛊毒呢?”

    最难解决的便是这蛊毒,李大夫是当初牧元身中红颜枯骨之时特地请来的解毒圣手,关于毒药方面李大夫有自信能够帮到牧元,但是蛊毒,却是实在没有法子。

    “王爷这次的昏迷就是身上的沉毒所致,该毒会在悄无声息地情况下蚕食王爷的身体,使之日渐虚弱下去,不过好在毒性因为蛊毒的原因被激发了出来,眼下虽然发现的晚,但是解药并不难配,至于蛊毒”

    李大夫向苏清墨揖了一礼,坦诚道:“蛊毒的解药,我配不出。”

    他的话让苏清墨的心神慌了一霎,头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是一旁的裴临出声提醒道:“清墨,你忘了,有一个人或许有办法救王爷。”

    苏清墨看向他,轻声问,“谁?”

    “你的义父,王若风。”

    王若风的本事在场的众人没几个知道的,但是这其中不包括李大夫。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肯定道:“若是有毒医出手,王爷的蛊毒便可解了。”

    魏旭疑道:“王若风是谁?”

    说起此人,李大夫能不停歇地说上三天三夜。

    王若风可谓是医道上的天才,擅长医人,也擅长毒人,平素喜欢炼些丹药,苏清墨从胎中带出的红颜枯骨的解药就是他阴差阳错下炼出来的,因为王若风于苏清墨有救命之恩又兼之极喜爱苏清墨这个小辈,所以苏清墨的父亲苏望便让她将之认作了义父。

    魏旭喜道:“如今这人在何处?”

    李大夫捋了捋短须,“王若风此人,性格古怪,极重视初印象,若是第一眼不能叫他喜欢,那就别提以后了。”

    魏旭的面上跟着带了些担忧,他旁边的裴临表情却截然相反,笑道:“这些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有清墨在,况且王爷又是清墨的丈夫,王若风不会不出手的。”

    他这一说,魏旭和李大夫才想起苏清墨和王若风的关系,两人心下皆是一松。

    虽然解毒的事情有了结果,但苏清墨担心的是牧元能否等到那个时候。

    她问李大夫道:“王爷的身子能撑多久?”

    李大夫观望了一眼牧元的气色,除了人失去意识外,面上看不出任何不妥,若不是脉象上却有显示,很难让人相信躺在床榻上的人竟会身中两种毒。

    李大夫犹豫了片刻没有给出准确时间,苏清墨这便知道了答案。

    她轻声吩咐道:“魏旭去准备马车和护送的隐卫队,天一亮我们便出发。李大夫,你去配置沉毒的解药,然后收拾好行李,跟我们一同上路。”

    魏旭疑惑道:“王妃打算去哪里找王若风?”

    苏清墨淡淡地回了四个字。

    “锦城,苏家。”

    因为之前审理暖玉楼花魁被杀的案件,所以几人从后半夜抓到芸回的时候开始,直到春娘和芸回被杀为止,始终没有歇息过,眼下虽然精神都很疲惫,但是牧元的情况只能让几人强撑精神忙碌下去。

    魏旭和李大夫离开后,苏清墨又看向一旁的裴临,“表哥,帮我修书一封给父亲,让他务必在我们到达之前寻到义父,将人接进苏府。”

    裴临没有多说什么,应下之后就离开了墨香居。

    苏清墨看了一眼床榻上昏迷着的牧元,抬脚往书房的方向走去,到书房后,她走到牧元的书案前,拿出一张空白折子,将要带着牧元去锦城苏家解毒的事情详细写了下来,又将暖玉楼案件的来龙去脉仔细道出,最后盖上临川王妃专用的印章,这才合上折子。

    她拿着写好的折子走出书房,脚下不停的穿过换上了应季花卉的花园,这才感觉疲乏涌了上来,她驻足在原地,抬头看了一眼被繁星点缀的夜空。

    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也不知在去往锦城的这一路上,是否会顺利。

    一直候在墨香居外面的永安久等苏清墨却不见人来,正要往书房寻去,刚走出没几步就看见不远处独自行来的人。

    他上前请安道:“王妃。”

    苏清墨将手中的折子递给永安,“皇上早朝之后,你亲手呈给皇上。”

    话说完后,她从袖中拿出代表牧元身份的腰牌再次递给永安。

    “拿上它,你出入宫也会方便些。”

    永安的神色带了些挣扎,最终他要求道:“此次出京,奴才想要跟在王爷和王妃身边。”

    苏清墨摇了摇头,笃定道:“这次有魏旭和隐卫队跟着,保护措施万全,不会出任何问题,反倒是这封折子,一定要由你亲手送入宫中,切记,一定要亲手呈给皇上。”

    苏清墨的神色让永安心里的那一抹担忧慢慢消失,他慎重地将折子贴身揣好,保证道:“王妃放心,奴才一定将事情办好。”

    得了永安的承诺之后,苏清墨心下稍安,她拖着略感疲惫的身体回到牧元身边,半靠着倚在床柱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魏旭和裴临再次进入墨香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清墨眼下带着青黑的睡颜。

    魏旭小声对裴临道:“你放心,待王爷醒来后,我定会将王妃的辛苦悉数告诉王爷。”

    裴临垂下眼睫,低声应道:“好。”

    魏旭足够敏感,看出了裴临眼中对苏清墨的心疼,同时也清楚的知道,裴临的心疼并无男女之情,只是表哥对表妹的亲人之谊。

    裴临将魏旭留在原地,脚下轻缓地走到苏清墨身边,轻声唤道:“清墨,醒醒,该出发了。”

    苏清墨面含困倦的醒过来,看了一眼外面的隐隐泛白的天色。

    魏旭上前道:“王妃,车马和隐卫队都已经准备就绪,您身边的丫鬟青荷和青蕊也已经将行李整理好搬进了车中,现在就等您的命令了。”

    苏清墨活动了一下僵疼的脊骨,当着魏旭和裴临的面用冷水擦了把脸,好让精神彻底清醒。

    “背上王爷,我们现在就出发。”

    魏旭依言背起床榻上的牧元,几人先后走出墨香居,往府门走去,永安早就等在了府门外面,苏清墨临上马车之际,对永安嘱咐道:“我们离开之后便关闭府门,谢绝任何来客,如果有人打听缘由,不必多说,便让他们随便猜,一切难以决定的事情都压下,等王爷回来再说。”

    永安恭声应是,目送着四辆马车离开。

    天光微亮,一行人出发的时候时辰尚早许多,连街上摆摊的商贩都还没有出来,也就不会有人知道牧元和苏清墨悄悄出京了的事情。

    当大家发现临床王府的府门已经连续几日紧闭的时候,苏清墨带着昏迷的牧元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

    此时,一行人坐在野外,苏清墨早已换上了方便行动的男装。

    裴临看着面前消瘦了不少的人,劝道:“清墨,今晚不要急着赶路了,找处地方好好歇息一夜罢。”

    这些日子下来,整个队伍没日没夜的赶路,连平日里训练残酷的隐卫们都有些扛不住,更何况是苏清墨,裴临担心再这样下去,人还没到锦城身体便先垮了。

    苏清墨啃着手里的馒头,咽下之后说道:“再走两日便到了,等到了之后再歇也不迟。”

    魏旭在一旁迟迟没有开口,他想到被照顾得很好的王爷,再看看清瘦的苏清墨,终于心下复杂道:“王妃,要不就先歇歇吧。”

    苏清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仿佛想不明白他为何也会如此说。

    她三两口将馒头吃完,双手杵着膝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看不见的灰尘,对魏旭和裴临道:“动身罢。”

    裴临心下真的是复杂难言,苏清墨的脾气从小就倔他知道,但是没想到长大后这股倔劲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苏清墨已经开了口,魏旭和裴临只能痛快起身,各回各位,一队人马又开始行进起来。

    苏清墨的预测果然没错,两日之后,一队人马成功地穿过了锦城城门,苏清墨在未进锦城之前就将隐藏牧元身份的消息飞鸽传给了父亲苏望,所以在发现城门口并没有等她的人之后,心下也没有多失望。

    她正要扬声吩咐魏旭继续前进,就听到侧里传来一声询问,“六姑娘?”

    苏清墨在苏家行六,所以未出嫁的时候,苏府中人皆称呼她为六姑娘。

    她掀开车窗帘,向外看去,只见一个灰衫中年男子垂立在不远处。

    苏清墨急忙道:“停车。”

    驾车的隐卫闻言扯了下缰绳,苏清墨从马车上跳下,几步走到灰衫男子身前,笑着唤道:“苏管家。”

    苏管家是苏清墨的父亲苏望身边的人,苏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凡是不用家主和家主夫人做主的,都会经由苏管家处理,苏管家在苏府中的地位很高,而且他对待苏望忠心耿耿。

    苏管家看着眼前仍如从前一般爱笑的人,慈和道:“六姑娘瘦了。”

    苏清墨不在意地笑道:“事出有因,赶路急了些。”

    苏管家这才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马车,小声道:“是老爷吩咐老奴来接您们的,苏家人多口杂,不好让尊客住进去,所以老爷在城里准备了个宅子,老奴这便带六姑娘过去。”

    苏清墨点了点头,重新回到马车中,而苏管家则替换了隐卫,坐在了驾驶马车的位置。

    路上苏清墨坐在靠近车门的地方,小声地问起了家中的情况。

    “苏管家,大哥和二哥可在府中?”

    “大少爷和二少爷并不知道六姑娘回来的消息,所以仍在外面处理着苏家的生意。”

    苏清墨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这抹情绪很快便被她撇开,问起旁人来。

    苏管家挨个答完后,最后说起了苏老夫人的情况。

    “老夫人很好,身体硬朗,除了前段时间经常被噩梦魇住外,就是总会提起六姑娘,说想您了。”

    苏清墨鼻尖有些酸,轻声道:“等事情解决后,我便带着夫君去见祖母。”

    苏府中的小辈里面,苏老夫人最喜爱的就是苏清墨,甚至苏清墨小的时候,也时常会住在苏老夫人的院子里。

    两人交谈的过程中,马车缓缓停了下来,苏管家率先跳下,从进入锦城之后便躲进了车中的裴临和魏旭也快速下车,魏旭背起牧元,几人跟在苏管家的身后进入一幢大宅中。

    苏管家将几人安置好,对苏清墨道:“老爷说人已经找到了,让您和贵人今夜先好好歇息,明早老爷会带着人过来。”

    苏清墨点了下头,目送苏管家出了宅子。

    一行人在离京之后终于睡上了好觉,天光已经大亮的时候,众人才零零落落地聚在了大堂,没多久,就有隐卫进来道:“王妃,苏老爷来了。”

    苏清墨一听便坐不住了,她起身离开座椅,急急地往门外走去,刚走出没几步,就见一身墨袍,面貌和润的中年男人快步走来。

    她紧跑两步,在中年男人一步之前急急站定,顺了顺呼吸,福身行礼道:“女儿见过父亲。”

    来人正是苏清墨的父亲苏望。

    苏望面带笑意地扶起苏清墨,想起苏清墨出京前做过的种种,夸赞道:“我儿处世周全了不少。”

    苏清墨正要说话,就听远远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墨丫头没看到义父?”

    王若风的脚步落后苏望几步,所以苏清墨并没有注意,见人来了也赶忙上前请安。

    话没说一会儿,苏清墨便引着苏望和王若风往屋内走去,进屋后简单的介绍了一番,王若风跟着苏清墨来到牧元的房间。

    牧元的面色旁人看不出什么,但是王若风一眼便瞧出了不对,他上前翻看了下牧元双眼的眼皮,又在手肘内侧瞧了瞧。

    一番动作下来,王若风竟发出了一声冷笑,讽道:“雕虫小技也敢现于世上。”

    屋内的众人不解其意,王若风没有理会他们,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枚漆黑色的丸药,不等魏旭出手阻止便塞进了牧元嘴中。

    魏旭急道:“你给王爷吃了什么?”

    王若风斜着看了他一眼,“不想他死就闭嘴。”

    魏旭的面色不太好看,但仍旧将火气压了下来,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牧元的手指动了动。

    苏清墨走近牧元身边,眼睛定定地放在他的脸上,不多时,那双紧闭多日的眼睛睁开了,苏清墨正要开口,满心的激动却被牧元苏醒后的第一句话冻结起来。

    “你是何人?”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