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43章 引蛇出洞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苏清墨这里的异响几人自然听见了,离她最近的牧元反应最快,在床榻下面的手试图拽倒苏清墨的时候率先一步将人扯进怀中。

    “没事吧?”

    苏清墨惊魂未定地靠在牧元的怀里,除了脚踝处有些微的刺痛之外,并无其他不适。

    未给几人喘息的机会,床榻下的笑声骤然停止,接着牧元和苏清墨被一股力量强制分开,困在原地不能挪动分毫。

    开过天眼的裴临将他们的状况尽收眼底,看见两人的身上各缠着一个女子魂体,正是那两个魂体才使得牧元和苏清墨无法动弹。

    裴临从腰间拿出黄符正要行动,忽感手腕一阵阴凉,接着双手被抓着向身后扭去,同时他的身旁传来魏旭的叫声,裴临看过去,发现魏旭的状况和牧元还有苏清墨差不多。

    苏清墨腰间的紫金铃无风而响,她骇然道:“这屋里有怨气颇重的厉鬼!”

    裴临被束缚在身后双手不停掐诀,边试图挣脱边说道:“是因为九阴还魂而被杀害的那些女子。”

    来探芸香房间之前,苏清墨和裴临并未想到会发生如今这种情况,通常来说,用来九阴还魂的人必须是被砍断头颅而死,至于原因则是不想让死者记得死前最后一刻的事情,从而让死者的魂体保持懵懂的状态,无法生出怨恨而被污染。

    可是眼下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苏清墨没有时间思索其中的缘由,对裴临道:“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

    裴临没说话,嘴中不停地默念着口诀,片刻后他身上的束缚被破开,得到自由的第一时间他将三张黄符甩到了同样被困的其他三人身上。

    裴临对魏旭道:“你去试试看窗子能不能打开。”

    说话的同时,他脚下不停地往房门的方向移动,拉了拉,果然如他所料,门已经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封住了,随后他看向魏旭,魏旭对他摇了摇头。

    裴临走到窗边,快速地观察了一眼,发现破窗而出成功的几率大些的时候,他咬破指尖,在掌心处画起了图案复杂的符咒,血不够的时候他便继续咬破其他的手指,这期间苏清墨已经在窗边设好符界,防止生变。

    裴临没用多少时间就完成了符咒,接着他丝毫没有停顿地将手掌轻轻贴在窗棂上,奇怪的事,方才无论魏旭多用力却始终纹丝未动的窗户在裴临轻柔的动作下竟然开了。

    暖玉楼花魁的房间设在二楼,虽然看起来不高,但是真要跳下去还是容易受伤的,魏旭率先一步从窗口飞身而下,接着是抱着苏清墨的牧元,裴临断后。

    重新回到地面之后,苏清墨被放了下来,她看向半开着的窗户,却始终没有看见裴临的身影,正在焦急之际,裴临从里面探出头来,大声道:“你们先走!”

    话刚说完,裴临便从窗口处消失了,看他的样子仿佛是被身后的什么人拖走的,紧接着窗户也被大力地关起来。

    苏清墨绕到暖玉楼的大门前,抬脚准备第二次进入暖玉楼,却被牧元拦了下来。

    “我们先离开这里,回府后再从长计议。”

    苏清墨甩开他的手,“我不能把裴临一个人留下。”

    牧元并未因为她的行为而生气,耐心道:“裴临不会有事的,你信我。”

    见人并未松口,牧元接着道:“就算你现在进去了,也没办法帮到他,或许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苏清墨冷静了下来,看着牧元狐疑道:“王爷怎么知道他不会有事?他和王爷说了什么?”

    其实裴临还真没多说什么,他只是在牧元抱着苏清墨打算跳窗的时候,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别担心’,正是因为这句话,牧元才能有底气阻拦苏清墨。

    虽然没有等来牧元的回答,但是苏清墨心中还是安稳了不少。

    夜已深,宵禁之后街上变得空无一人,几人像来时那样骑马往临川王府赶去,不同的是,回府的队伍里少了裴临。

    到王府后,苏清墨执意在书房等裴临的消息,两个时辰过去了,熬不住困倦的她睡在书房的宽椅上。

    牧元等苏清墨睡熟之后,悄无声息地走进书房,他默默地看了她良久,最终叹了口气俯身将人抱起回到了墨香居。

    第二日苏清墨醒来之后仍旧惦念着裴临的事情,好在用过早膳不久之后,永安就从外面进来禀告道:“王妃,裴临回来了。”

    苏清墨急问道:“他现在在哪?”

    永安答道:“人就在书房。”

    苏清墨闻言离开墨香居,快速地向书房移动。

    等在书房里的裴临察觉到有人过来之后,目光转向书房门口,待发现来人是苏清墨后,笑着打了个招呼。

    苏清墨三两步走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了一遍,发现并无任何伤处之后,心中松了口气。

    裴临的注意力却被她有些别扭的走路姿势吸引,“你的脚怎么了?”

    话说完后,他便弯腰打算掀开苏清墨的裙摆看一看,动作却因为书房门口忽然出现的人停了下来。

    裴临这才意识到行为有些不妥,忙站起身对门口的人招呼道:“王爷。”

    牧元对他点了下头,然后走到苏清墨身边扶着她坐到椅子上,关切道:“好点了没有?”

    裴临插嘴问苏清墨道:“你受伤了?”

    苏清墨将情况据实以告,原来脚上的伤是前一晚在暖玉楼芸香房间内造成的,当时床榻下的厉鬼攥住了苏清墨的脚踝,以至阴气入体,这才让苏清墨整只脚都肿了起来,虽然阴寒之气在当夜便已经拔除了,但是终归在行动上还是造成了一些不便。

    话说完后,苏清墨想起了之前在芸香房内的惊险,问裴临道:“表哥最后为何没有和我们一同出来?”

    “因为我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他将牧元、苏清墨还有魏旭走后的情况仔细地说了出来。

    “你们离开之后,我原本也打算跟着跃窗,结果就在收回符界的前一刻却被厉鬼扯了回去,随后我便发觉房内所有的厉鬼在将我扯回之后就都消失不见了,厉鬼消失之后不过一霎的时间,便又重新出现在我面前,于是我没有选择离开房间,而是躲在重新设置好的符界内,看着她们循环往复的出现又消失。”

    以裴临的本事怎么会躲不开,所以当时他是故意让厉鬼将他扯回房内的。

    苏清墨从未见过真正的九阴还魂,可是即便没有接触过她也知道裴临所见到的状况不太对劲。

    她沉思道:“若按书上写的,九阴还魂所需要的魂魄应该是自离体之后便被锁在阵中,不能放出来的。”

    裴临赞同道:“你说的没错,可是这个凶手不旦放出了死者的魂魄,还将她们炼成了厉鬼。”

    苏清墨接道:“而厉鬼循环往复地出现在暖玉楼的原因,是因为厉鬼一旦从法阵中放出,便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被杀现场,至于接着又消失的原因,只怕是因为凶手在利用法阵将鬼魂强制性地召唤回去。”

    裴临点了点头,苏清墨的猜测和他的并无不二。

    始终未出声的牧元问道:“如此能说明什么?”

    裴临肯定道:“说明死者们的鬼魂失控了,凶手已经无法彻底将她们拘束在法阵之中了。”

    他说完之后,补充道:“王爷,我们可以利用这点做一个局引出凶手。”

    牧元静静地看着裴临,等待他的下文。

    裴临接着道:“用来九阴还魂的鬼魂越来越不稳定,凶手的心里一定很着急,他肯定也知道如果不尽快利用那些鬼魂,过不了多久鬼魂们便会离开法阵,成为游离在天地之间的孤魂野鬼,而那之后,凶手要是想再次凑齐九个魂魄只怕是再也不可能了,所以,如果我们让人去假扮花魁,然后住进暖玉楼里花魁的房间,这样的话”

    牧元了然道:“凶手若是得知了消息,那么无论多危险,他都只能选择动手。”

    计划既已商定,三人便在书房内讨论布置起来。

    当日午后,暖玉楼鸨妈妈被隐世衙释放的消息传了出去,紧接着,暖玉楼即将在当晚选出新任花魁的消息也被传得人尽皆知。

    牧元和苏清墨此时正坐在暖玉楼花魁专属的房间隔壁,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位气质清冷的女子。

    该女子是隐世衙内为数不多的女隐卫,引出凶手的计划布置好之后,牧元便派她潜进了暖玉楼。

    稍晚后花魁的选举也早已被安排好,除了这名女隐卫外不会有第二个人,甚至连买下她第一夜的客人都是隐世衙里的人。

    牧元淡声嘱咐道:“你先去罢,注意安全。”

    女隐卫颔首往屋外走去,谁知房门被打开之后,鸨妈妈却正站在外面,女隐卫身上的气势瞬间变得凌冽起来,她扫了一眼鸨妈妈。

    鸨妈妈面色僵硬的笑了下,女隐卫收回视线淡定离开。

    牧元看着门外的人,沉声道:“有事?”

    鸨妈妈跨过门槛,又走了两步,小心翼翼道:“王爷若是抓到了凶手可会当场处决?”

    “本王要如何做还轮不到你来问。”

    鸨妈妈神色惊惧,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王爷恕罪。”

    牧元没再理会她,冷声道:“出去。”

    鸨妈妈哆哆嗦嗦地站起来,身子打着晃地往外面走去,回想起被关进大牢的这段时间,她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鸨妈妈离开之后,牧元和苏清墨又在房中等了一段时间,楼下开始了新花魁的选举,选举花魁的过程并无意外发生,结果也如预想中的那般。

    因为怕女隐卫发生意外,所以裴临提前躲在了花魁房间里的衣柜中,衣柜对着床榻的那端被开了一个隐蔽的小孔,方便裴临随时观望。

    女隐卫依照计划扶着隐世衙安插进来的客人回到房间,把人安置到床上之后,女隐卫合上了幔帐,床上的两人作势行过周公之礼后重新拉起幔帐,然后躺在床上相依而眠。

    藏在衣柜中的裴临一动不敢动,硬生生地熬到了丑时中,终于听见从窗边传出来的声响。

    一个如黄豆粒般大小的猩红火光穿过窗纸而入,接着房间内有了一股似有似无的香味,之前大理寺少卿家的公子郭致的话让牧元等人意识到凶手或许在杀人的时候曾用过迷香,不然郭致不可能在身边人被剁头而死的时候仍旧没有察觉。

    裴临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迷香解药,送入口中用力咽下,没过多久,原本有些昏沉的意识便清醒起来。

    想必窗外的人也怕房间内的人睡得不够沉,所以那人等了许久,等到裴临都有些不耐烦了的时候这才有了动作,先是窗户被小心地打开,接着一个一身黑衣并且蒙着面的人从窗外身手利落地翻进房内。

    床上始终清醒着的人并未着急,两人沉住心思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蒙面黑衣人轻手轻脚地摸黑走到床边,借着月光看清床上人的轮廓之后,首先把床上的男人搬到了地上,接着他抽出身后背着的大刀,双手举起,用力往床上的另一人的脖间砍去。

    女隐卫的耳朵动了动,在刀刃下来的时候快速翻身躲开,蒙面黑衣人惊了一瞬,第一时间就撇下大刀打算从窗户离开,谁知一直躺在地上的人却忽然有了动作。

    地上的隐卫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迅速出手将蒙面黑衣人按到地上。

    脑袋碰到地面的那一刻,蒙面黑衣人仍旧在不停地挣扎着。

    房间内的声响惊动了外面守着的魏旭,他推门而入,身后跟着牧元和苏清墨。

    苏清墨进门之后没有发现裴临的身影,等她走到衣柜旁才听到里面隐约传出的呻吟声。

    她拉开柜门,发现裴临正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蹲在里面,她看了他一眼,转身打算离开,就听柜里的人有些虚弱道:“快,扶我出去”

    苏清墨重又转头看着他。

    裴临面上带着一丝尴尬,“腿麻了”

    苏清墨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两人之间有些轻松的气氛和牧元那边的情况刚好相反。

    黑衣人仍被死死地按在地上,无论从身形还是穿着来看,都能确认对方是个男人,牧元没有急着揭开他蒙在脸上的布巾,等裴临腿麻好些过来之后,他说道:“看一下他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

    会使用九阴还魂的人,牧元并不想掉以轻心。

    裴临闻弦而知雅意,上前仔细地翻了翻,对牧元道:“干净得很。”

    得了他的保证之后,魏旭让隐卫将人提起来,随后他走到近处,伸手揭下了黑衣人蒙面的黑巾。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