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42章 九阴还魂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不等苏清墨回答,裴临接着质疑道:“仅仅通过尸体身上有化尸蛊的存在,并不能说明有人在用九阴还魂。”

    这点苏清墨自然知道,九阴还魂乃是至邪诡术,寻常人不可能知晓,可是在联想到之前的死亡人数以及案发现场发生的事情之后,她笃定道:“不止是因为化尸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依据,今早在案发现场的时候,我正准备将尸体上面生出的蛊虫尽数烧毁,谁知在蛊虫燃烧的同时,母蛊竟发出了女子哀嚎的叫声。”

    她的话让裴临断定了事情确实有异,他拧眉问道:“蛊虫的尸体可还有剩余?”

    牧元吩咐门外的隐卫,把在暖玉楼里用来烧毁虫尸的铜盆整个端进来,幸亏当时火被熄灭的及时,铜盆里还留下了不少虫尸。

    裴临随手捡了根木棍,拨了拨铜盆里的虫尸,从里面翻出只体型较比其他化尸蛊大上一倍的虫尸,对苏清墨道:“这个应该就是母蛊了。”

    他从袖中摸出一小截香,对牧元和方慕北解释道:“这根香叫做无香,若想知道凶手是不是炼九阴还魂之人,就要看它的了。”

    话说完后,他点燃了手中的香,无香燃起后的味道和它的名字刚好相反,很是刺鼻,但还不到难以接受的程度,裴临将香靠近母蛊,绕着它的尸体转了几圈,香烟像是被指引了一般,开始往母蛊的身体里面钻去。

    突然,已经死亡的母蛊动了一下,接着虫脚活动起来,没过多久竟重新活了过来。

    通知完林宁的魏旭从外面走进来时刚好看到母蛊翻身趴回到地上,他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装虫尸的铜盆,问裴临道:“这是在做什么?”

    裴临没搭理他,手上的动作不停,眼睛却正半分不敢挪动地看着地上缓慢爬行的母蛊,就在无香快要燃尽的时候,母蛊停了下来,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一滩黑水,跟着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哀叫声。

    声音凄厉刺耳,连守在外面的隐卫都被惊得回头看过来。

    牧元问道:“可有结果了?”

    裴临叹出一口气,声音低沉,“清墨的猜测没错,确实是九阴还魂。”

    旁边的方慕北一头雾水,“什么叫九阴还魂?”

    苏清墨解释道:“九阴还魂是一种诡术,从字面上的意思理解,便是利用九个人的魂魄来让死去的一个人重新活过来。”

    她的话超出了方慕北的认知,他有些艰难道:“让死人复活?”

    苏清墨摇了下头,“确切的说,并不是让死人复活,因为被复活的那个人的魂魄是不能回到原本的身体里,她只能通过借尸还魂将魂魄灌进另一个活人的身体里,从此以后,便以那个人的身份活在世上。”

    这下方慕北明白了,也就说凶手有想要复活的人,可是在复活那个人之前必须凑齐另外九个人的魂魄,凑齐之后凶手就会把想要复活之人的魂魄放进另一个活人的身体里。

    他数了数从第一起案件发生后到现在的死者人数,猛然道:“还差一个人!”

    苏清墨知道方慕北的意思,她走到第一个死者的木棺旁边,肯定道:“杀害第一个死者的人并不是之后想要九阴还魂的人,这也就是我方才说到的,凶手并不是同一个人,所以,若是想要九阴还魂成功,凶手还需要两个人的魂魄。”

    牧元蹙眉问道:“如何确认的凶手是两个人?”

    苏清墨将之前从卷宗上看到的信息,再结合自己的推论,说了出来。

    “从第二名死者开始,到今早发现的第八名死者芸香,她们的身上都有两个共同点,第一点,七人的致死原因都是砍头毙命。第二点,死后的尸体都被化尸蛊所蚕食殆尽。”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棺木,“而第一名死者,据验尸单上所写,她是因为腹部的剑伤,失血过多而死。”

    方慕北点了点头,附和道:“王妃说的没有错,第一名死者的头颅虽然也不见了,但却是在死后被割下的。”

    苏清墨从停尸房靠墙的木架上面取下一副方慕北验尸时带的手套,戴好后她举起第一名死者的双手给在场的众人看。

    “她的尸体只有轻微的腐烂,证明死者在死前并未中过化尸蛊,还有一点就是,她的十根手指头上面都带有针扎的小孔。”

    “这能说明什么?”

    苏清墨看向魏旭道:“说明死者的魂魄已经被取走了,只不过取走的方式并不是利用了化尸蛊。”

    裴临接着补充道:“有一种寻常且对尸体损伤最小的取魂方法,就是利用槐木签扎破十指,接着利用引魂符提出魂魄,最后再用锁魂符将魂魄暂时锁进器物中,普通的器物不会像清墨手中的魂玉一般,有温养的效果,所以九阴还魂既能帮助凶手施行借尸还魂,又能养顾魂魄。”

    牧元出声道:“你已经知道凶手想要还魂的人是谁了。”

    裴临点了点头,视线看向苏清墨身边的无头女尸。

    明明可以利用化尸蛊,凶手却用了痛苦最小的方法取走了死者的魂魄,引魂符取魂对施术者气力的耗损巨大,但是相反的,取出来的魂魄却能保有生前的记忆,凶手为何会想要一个带有记忆的魂魄呢,原因呼之欲出。

    那就是,这个带有记忆的魂魄正是凶手想要复活的人。

    魏旭和方慕北的面上带了些惊诧。

    苏清墨想了想,说道:“凶手所杀之人都是花魁,其实只是碰巧而已。”

    牧元看着她无声询问,苏清墨接着道:“九阴还魂所需要的魂魄必须是在被还魂之人的身死之地取出,不久前我问过了暖玉楼里的人,确认了今早发现尸体的房间一直都是暖玉楼花魁专用的房间,也就是说,凶手杀人的目标不一定都是花魁,只不过恰好的是,那间房间除了暖玉楼的花魁无人能住进去。”

    魏旭闻言问道:“既然如此,我们如何才能找出这两个凶手?”

    牧元袖中的手指摩挲了一下,给几人指明了方向。

    “先找到想要九阴还魂的人,找到人之后自然就能问出关于杀害第一名死者的凶手的线索。”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具体如何做仍旧没有头绪。

    裴临的视线掠过地上的铜盆,忽然灵光一现道:“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死掉的化尸蛊。”

    在场的众人看向他,静待下文。

    裴临端起铜盆,看向苏清墨:“清墨可知道提取残魂的方法?”

    两人师从净空道人的时候,裴临学的多是些降鬼捉鬼的实用术式,而苏清墨因为体弱的关系,只能看些古咒秘咒,一些驱鬼的招式还是从裴临的身上偷学出来的,两人对比来看,裴临偏实践,苏清墨偏理论,所以古册上面记载的一些诡术秘法还是苏清墨更熟悉些。

    裴临的话说完后,苏清墨跟着陷入深思,努力回忆着从前看过的书上有没有符合要求的术式,半晌过后,还真让她想起来了。

    “有了,”她眼睛一亮,“取百年老槐树的树枝,在一间密闭的房屋内点燃,这样做能够将残魂从化尸蛊内引出,然后再利用魂玉将残魂修补好就可以了。”

    这种方法听上去既困难又简单,困难的是百年槐树不好找,世人都知道槐树养阴,所以很少有种植的人,简单的是密封的房间和魂玉都是现成的。

    对于苏清墨来说很难解决的事情,牧元倒觉得并不难处理。

    他在询问过所需槐树枝有什么具体要求之后,吩咐外面的隐卫速去寻来送到王府,隐卫领命离开之后,裴临拿好装着虫尸的铜盆,一行人离开了隐世衙回到王府中。

    隐卫的办事效率极快,不出一个时辰就将牧元所要之物送进了王府书房内的密室中,魏旭手里拿着一把斧头,将槐树枝砍断,处理成规整的长度,接着就要拿密室角落里竖着的烛台点燃。

    苏清墨及时出声阻止道:“等一下。”

    魏旭停下动作,只听苏清墨说道:“不能用普通的火,要用这个。”

    她从袖中取出蛰火,拔掉盖子吹了两下,引燃后凑近槐树枝,没有助燃材料的树枝原本并不好点燃,奇怪的是,地上的槐树枝在触及道蛰火的一瞬间就烧了起来。

    被蛰火点燃的槐树枝火焰呈明显的幽绿色,接着冒出滚滚浓烟,浓烟被困在密封的密室内无法排出,不多时,整间密室烟雾缭绕的,颇有些梦幻之境的感觉。

    装着化尸蛊的铜盆被裴临放在了密室的正中间,几人看到随着烟雾的增多,化尸蛊的虫尸开始产生了变化,它们纷纷化成跟母蛊相同的黑水,随后飘出黑色的烟雾,那些烟雾慢慢聚拢到一起,化作一个人影,隐约间是个女子的身形。

    苏清墨快速拿出赤红色魂玉,安澜和宁希自魂玉中出现,两人并未多耽搁,抓着那抹已经成型的黑雾重又进入到了魂玉之中。

    一切发生的转瞬即逝,等苏清墨收好魂玉之后,魏旭才回过神来,赶忙扑灭了槐树枝上的火苗,几人离开密室回到书房。

    苏清墨的魂玉放在书案之上,她对牧元道:“两个时辰之后,芸香的魂魄会重新凝成实体,只不过之前在暖玉楼中有部分化尸蛊被烧成了灰,所以芸香对被杀之前的事恐怕记不得多少了。”

    裴临在一旁道:“我们今夜需要去一趟暖玉楼,芸香的房间。”

    苏清墨看向他,不知其意。

    裴临无奈道:“你是不是忘了芸香的魂魄是无法离开被杀之地的。”

    听他这一说,苏清墨恍然大悟,魏旭却问道:“若是芸香不能离开,安澜和宁希为何可以?”

    魏旭的话让裴临注意到了从前并未在意的事情,他眉心紧皱道,说出心里的猜测,“你在养着他俩的魂魄?”

    苏清墨避开他的视线,没有作声。

    牧元轻声问道:“可会对清墨的身体有影响?”

    苏清墨养着安澜和宁希两人鬼魂的事情同牧元说过,牧元一直以为此举无害,所以并未追问,如今听到裴临的话,仿佛这其中有什么隐患一样。

    裴临看向牧元,脸上带了些不赞同的神色,“于身体上倒是无害,只不过清墨的行为类似于养鬼,若安澜和宁希老实倒还好说,一旦两人起了坏心,后果不堪设想。”

    牧元的面色在裴临的话说完之后变得严肃起来,正在他要开口的时候,桌案上的魂玉飘出两抹青烟。

    忽然出现在书房中的安澜和宁希让牧元和裴临陷入沉默。

    安澜看了苏清墨一眼,率先开口道,“我和宁希哥哥不会害清墨,是她给了我们俩在一起的机会,我们不会恩将仇报的。”

    裴临并未松口道:“若无保障,我如何敢信。”

    安澜看向宁希,在对方点头之后说道:“我俩可立阴誓。”

    所谓阴誓,便如同血誓一般,不同的是,血誓如果没有遵守顶多良心上过不去,道理上遭到谴责,而阴誓立过之后,便等于在鬼魂身上打了烙印,一旦有违背誓言的一天,鬼魂立时便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安澜和宁希两人不等苏清墨出言制止,便立下了极为严苛的阴誓,裴临也不想将两人逼到如此地步,只不过,于他而言,到底还是苏清墨重要些。

    苏清墨没有怨怪裴临多事,她知道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

    发生了这件小插曲之后,时间晃晃悠悠到了夜晚。

    漆黑的街道上,三匹骏马飞驰而过,牧元带着苏清墨,身后跟着裴临还有魏旭,四人一路往暖玉楼赶去。

    暖玉楼所处的位置周围有着大大小小十几间青楼,未到宵禁之时,路上的行人虽然不多,但是青楼附近的街上还是人来人往的。

    在第八名死者芸香被杀后,牧元下令暂时封禁了暖玉楼,就算没有他的命令,暖玉楼的鸨妈妈被隐世衙带走了,暖玉楼也无法正常经营。

    一行人走进芸香的房间,透过月光可以看出房间里的陈设没有改变。

    魏旭特意留意了一下,对牧元道:“王爷,应该没有人进来过。”

    牧元点了下头,有隐卫们不分白天黑夜的暗中监视,屋子里想要进来只苍蝇恐怕都难。

    苏清墨拿出魂玉,放出芸香的鬼魂。

    芸香的魂魄之前缺损严重,所以即使被魂玉修补过了,她的鬼魂面上仍带着茫然之色,她先是环顾了一圈这个房间,接着开始在房间内四处游荡起来。

    苏清墨注意到了,芸香的眼睛始终是空洞没有焦距的。

    她看向裴临,小声说道:“芸香的魂魄只怕撑不了多久便会魂飞魄散。”

    苏清墨的话音刚落,芸香忽然抱头蹲到地上,开始大声尖叫起来,苏清墨一直站在床边,正要抬腿上前,却发现脚下无法挪动半分,她低头看过去,只见一只纤细苍白的手正在死死地攥着她的脚腕。

    接着床榻下面传出了‘桀桀’的笑声。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