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37章 皇后出现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魏旭抖落身上的鸡皮疙瘩,问道:“什么是噬心蛊?”

    裴临将腿骨同样切断,发现情况相同后,跟几人解释道:“噬心蛊是一种极难得到的蛊,我这里所说的极难得到,不是指毒蛊难炼,而是蛊虫难得。”

    他倒出白骨孔洞里的蛊虫尸体,细长型的蠕虫,由于年头久了的缘故,变得干扁发黑,很轻易地就被倒了出来。

    裴临随手捡起一只蛊虫的尸体,“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些蛊虫都称不上是噬心蛊,因为噬心蛊在宿主死亡的那一刻会跟着同时死去,噬心蛊死后会从体内爆出无数的虫卵,虫卵会快速孵化出幼虫,然后以尸体的血肉和骨髓为食,成年后再次产出虫卵,直到再也无法从尸体上获得食物,随后全部死去。”

    他看向坑中的白骨,“现在李贵妃的骨头里恐怕填满了虫尸。”

    魏旭困难地咽了下口水,问道:“噬心蛊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苏清墨道:“噬心蛊可以控制人的心神,做出违反个人意愿的行为,李贵妃死的时候只怕已经被噬心蛊控制了。”

    牧元出声问道:“噬心蛊如何难炼?”

    “在炼制噬心蛊的时候必须以制蛊者的血肉喂食,十四只蛊虫生食血肉三年之后,再将所有蛊虫放进同一个翁中,最后剩下的那只就是噬心蛊,虽然说起来容易,但是真正能成功的人少之又少。”

    若是将噬心蛊用在掌权人的身上,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眼见太阳西斜,为防李贵妃的鬼魂出来作乱,几人将尸骨重新埋了回去,出宫的辇轿等在留芳殿外,候在一旁的还是之前的侍卫,他见牧元一行人从留芳殿出来后,上前规矩行礼,匆匆将人送出了皇宫。

    回到临川王府之后,已经过了用晚膳的时间,几人草草吃了一口饭后又聚进了书房中。

    牧元的桌案上放着不久前隐卫取来的两年前的出入宫记录,高高的一摞书册,牧元将书册分给几人。

    用膳的时候他们摒弃了食不言的规矩,仔细探讨了一下。

    什么样的人才想要杀害李贵妃呢?

    她不过是个普通百姓家的女儿,于朝中并无影响,所以想要下手的必定是后宫之人。

    噬心蛊本就难得,是宫女或者太监下手的几率实在小之又小,而且宫女或者太监如果没有腰牌和正当的理由根本不能出宫,不能出宫也就意味着无法从宫外获得噬心蛊,况且就算他们有能力得到噬心蛊,也没有和李贵妃面对面相处的机会,自然就没有种噬心蛊的机会。

    排除了宫女和太监之后,剩下的人选就是宫中妃嫔。

    以李贵妃当时的盛宠程度,能被威胁到地位的人也就那么两位,一位是如今的太后,另一位就是当时的四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楚湘王,牧元楚的母妃。

    而牧元楚的母妃在李贵妃自缢的前半年就染病去世了,剩下的可疑之人就只有当今太后。

    虽然事情涉及到了太后,但是牧元也并未多说什么。

    几人查找的重点放在了太后身边宫女的出入宫记录上面,可是翻来翻去却始终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就在希望快要消失的时候,苏清墨忽然出声问道:“王爷,慈和寺的慧光方丈曾入宫替太后讲佛?”

    牧元回忆了片刻,才想起记忆中确实有这样一桩事情。

    “太后信佛,遇到不懂的地方会偶尔请慧光方丈入宫。”

    苏清墨捏紧手中的宫册,看向牧元,欲言又止。

    牧元看着她,疑惑道:“怎么了?”

    苏清墨迟疑了一瞬,还是将宫册摊开在牧元的面前,她指着宫册上面的一条记录,“慧光方丈曾在李贵妃死前三日的时候进过宫”

    裴临、魏旭还有方慕北的视线被苏清墨的话吸引过去,想通其中指明的意思后,三人心中具是一凛。

    牧元的眉心跟着轻皱,他的目光定在书册上,不知该说些什么。

    苏清墨咬了咬下唇,看着牧元沉默的样子,有些埋怨自己多嘴。

    裴临看了她一眼,故作轻松道:“或许时间只是碰巧了,毕竟在那之前太后也请过慧光方丈不是。”

    魏旭跟着点头,他实在不敢想象,若是李贵妃的死当真有太后的手笔在里面,牧元该如何是好。

    几人显然误会了牧元的沉默,待他回过神来看见苏清墨一脸后悔的样子时,笑道:“你做的并没有错,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

    苏清墨揪着的心骤然放松。

    牧元将视线移向裴临,问道:“噬心蛊对下蛊之人可有什么要求?”

    裴临答道:“如果下蛊之人想要通过噬心蛊控制李贵妃,那么李贵妃所中的蛊必得是控蛊之人亲手所下。”

    牧元眉心轻蹙,“如果噬心蛊是太后所下,那么太后就必定要见到李贵妃,本王说的可对?”

    裴临点了点头。

    “可是据本王所知,慧光方丈是进宫当日离开的,他离宫后太后便开始了闭宫理佛,直到李贵妃的死讯传出,太后才打开宫门。”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牧元的心中隐隐有一丝异样。

    事情太过巧合了,慧光方丈离宫以后没过几日李贵妃就自缢了,这期间太后始终在宫里,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可是宫册上除了忽然入宫的慧光方丈外,再无任何可疑之处,也就意味着,如果噬心蛊跟慧光方丈无关,那就是凭空出现在李贵妃身体里的,可是这种猜测根本站不住脚。

    慧光方丈这条称得上是线索的线索已经没有了用处,调查一时间陷入了困局。

    既然不能从噬心蛊下手查到更多有用的消息,苏清墨想,或许他们可以另辟蹊径。

    她看向牧元,“王爷,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留芳殿时李贵妃制造出来的幻象吗?那些悬挂在小屋里的尸体。”

    牧元等她继续说下去,苏清墨却将视线移到裴临的身上,“表哥今日在留芳殿内可有感觉到什么?”

    裴临听她着一说,仔细地想了想,肯定道:“阴气极重。”

    苏清墨点了下头,“没错,留芳殿内的阴气不像是李贵妃一人可以制造出来的,我怀疑之前看到的那些尸体都是真实存在过的。”

    话说完后,她将被李贵妃的鬼魂所困住的那夜发生的事情大致地跟几人说了一下。

    书房内的众人静静地听苏清墨继续道:“如果不能从噬心蛊上面查出真相,我们何不调查一下留芳殿,彻底弄清楚留芳殿内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裴临没出声,魏旭和方慕北两人看向牧元,在等他的决定。

    牧元丝毫没有迟疑,“既如此,便照清墨说的做。”

    几人趁着夜色重新进入宫中,站在留芳殿的殿门前的时候,裴临从怀中取出一张黄符纸,在殿门前将符纸烧毁,嘴里念念有词着。

    等他动作完之后,魏旭好奇道:“你方才做了什么?”

    “告诉李贵妃的鬼魂,今日我们入殿是为找出当年害她的凶手,如果她想要尽早知道真凶是谁,便不要出来碍事。”

    魏旭有些怀疑道,“她会听你的?”

    裴临边推开殿门边道:“等一会儿你自然就知道了。”

    几人先后进入殿中,走到曾经见过无数具吊死之人尸体的那间屋子,期间路上果然未出现李贵妃的鬼魂。

    房屋的木门紧闭,裴临拿着手中指针不停旋转的罗盘,表情严肃。

    “情况不对。”

    苏清墨走上前,看到百鬼罗盘的状态之后,脸上不自觉变得凝重起来,她看向裴临,问道:“是李贵妃吗?”

    裴临摇了下头,“不是她,这么重的阴气不可能是她一人的。”

    他环视了一眼四周,最后将视线定在不远处的木门上,对魏旭,“开门。”

    魏旭轻手轻脚地上前,指尖用力推开房门,然后瞠目结舌的站在原地。

    屋子里面的情景和苏清墨之前见过的一样,仍旧是那些密密麻麻的尸体,还有在空中晃动的双腿。

    裴临始终未移开视线,门开后她问苏清墨道:“你当日所见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苏清墨点了下头,发觉裴临并未看到的时候,开口说道:“没错,只不过当日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李贵妃制造出来的幻象。”

    “你没有看出来是正常的,如果不是有百鬼罗盘在,只怕连我都未必能识破迷障。”

    魏旭几步退回裴临身边,只听他继续道:“这些人恐怕都是李贵妃杀死的,她吞食了他们的魂魄,所以留芳殿内的阴气才会极重,你们没有注意到吗,留芳殿内除了那棵埋葬李贵妃的李子树外,寸草不生。”

    他这一说几人才察觉到。

    苏清墨恍然大悟道:“第一次进入留芳殿的时候,李贵妃将我们引到此处,当时这间屋子并没有设置障眼法,我们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可是在李贵妃放我们离开的时候,这间屋子却被设置了障眼法,她不想让我们发现屋子里的尸体,为何?”

    关于这点,牧元大致能猜到,他出声解了苏清墨的困惑。

    “如果这些尸体被人发现,留芳殿很快便会被封起来,以至废弃,留芳殿如果被废弃了,李贵妃只怕生生世世都要被困在这里。”

    裴临赞同道:“王爷说的没错。”

    他的话音刚落,殿门的方向传来嘈杂声,一身黑衣的隐卫出现在牧元面前,快速道:“王爷,留芳殿外有人来了。”

    “人还有多久会到?”

    “不到半刻。”

    牧元挥退隐卫,然后让魏旭合上悬挂着尸体的房间的房门,随后带着几人快速地往殿门口的方向赶去。

    一行人刚在留芳殿外站定,就看见不远处迎面走来一队人,队伍的最中间有一顶辇轿,月光打在上面,让牧元依稀间辨认出一个轮廓。

    待队伍走进了,他上前一步行礼道:“臣弟见过皇嫂。”

    苏清墨是没有见过皇后的,只是看到牧元的动作之后她也跟着上前行李请安。

    辇轿之上传出一个异常温柔的声音。

    “六弟,六弟妹不必多礼,快快起来罢。”

    牧元和苏清墨直起身,皇后被扶着走下辇轿,看着在他俩身后跪着的几人,柔声道:“你们也起身罢。”

    皇后的声音悦耳舒适,叫苏清墨不觉间生出些好感来,她抬头看向皇后,只是在目光触及到皇后肩膀的那一刻,她的身体一僵。

    她的视线偏了偏,看向皇后,尽量忽视皇后肩上出现的另一张脸。

    牧元自然注意到了苏清墨的异样,他利用宽大的袖摆作为遮掩,隐蔽地握住苏清墨的手,捏了捏。

    皇后的视线从两人的袖摆处滑过,眼中带了些不易被旁人察觉的意味,轻声道:“夜深了,六弟和六弟妹怎么还在宫中?”

    牧元沉默着,没有出声。

    皇后笑了笑,“看来是本宫不便知道的事情。”

    她看向留芳殿紧闭的殿门,问牧元道:“六弟可知从前的留芳殿里住的是谁?”

    牧元淡声道:“父皇的李贵妃。”

    皇后的脸色依旧柔和,只不过面色却有些微白。

    “没错,李贵妃就是在这里自缢身亡的。”

    她顿了顿,状似善意地提醒道:“六弟日后离留芳殿远些罢,若叫安平公主和永定王知道了,不定怎么揣测当年李贵妃的死因呢。”

    这话说的有些不怀好意,几人都听得出来。

    牧元却像没有听出来一般,道:“臣弟知道了。”

    皇后欣慰了笑了下,“时辰不早了,你们快些出宫吧,不然宫门该落钥了。”

    牧元向皇后行了一礼,不等苏清墨动作便牵着人离开了,裴临、方慕北和魏旭跟在两人身后。

    皇后静静地站在原地,直到几人的身影消失后这才在贴身宫女蓝佩的扶持下上了辇轿,回寝宫的路上皇后有些疲累的放松下身体。

    蓝佩有些担心道:“您的身体本就不好,今日怎么还特地跑了一趟。”

    皇后闭着眼睛,保养得极漂亮的手轻轻揉了揉有些沉重的肩膀。

    “既然有人将临川王入宫的消息特意透露给了我,我又怎能不亲自来瞧一瞧呢。”

    蓝佩轻声道:“奴婢就是担心您。”

    皇后轻叹口气,“我知道,只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谨慎些好。”

    一队人的身影在月色下渐行渐远,而回到临川王府的几人具是沉默不言。

    半晌之后,苏清墨见他们仍旧没有说话的意思,开口问裴临道:“表哥可有在皇后的身上看到什么?”

    裴临摇了摇头,苏清墨小声嘟囔道:“难道是我眼花了?”

    裴临闻言神色怔愣了一下,“你看到了什么?”

    “我没办法确认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我在皇后的肩膀上看见了一个宫女的鬼魂,她一直趴在那里,直到我们离开的时候都未曾动过。”

    裴临并不觉得是苏清墨眼花看错了,“师傅给你的手串还带着吗?”

    苏清墨挽起袖子,手腕上面挂着一串莹白的手串。

    裴临想不出苏清墨能够看到鬼魂的原因,决定写信问问师傅,当下只能先放弃。

    自从离宫之后始终未曾开口的牧元忽然出声道:“清墨可还记得清那个宫女的样貌?”

    苏清墨点了下头,牧元吩咐魏旭道:“去请个画师来。”

    魏旭领命离开,不多时就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进入书房。

    该男子是隐世衙的画师,进门后朝牧元和苏清墨作揖后,利落地拿出工具摆好架势,苏清墨将记忆里关于那名宫女的样貌描述出来,画师的手下动作不停。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画手停手,将画着一幅人像的纸张放到牧元的桌案上。

    牧元扯过纸张,看着上面画着的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脑中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他猛然出声道:“本王见过她!她曾经是李贵妃的贴身宫女,当初作证说李贵妃手指上的伤口是剪刀造成的人就是她。”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