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36章 开棺验尸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三人迅速回身,一个满头珠翠,身着紫色华服的绝色女子出现在眼前。

    苏清墨虽然没有见过李贵妃,但是通过对方的装扮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她轻声确认道:“你是李贵妃?”

    对面的女子神色一厉,娇声叱道:“见到本宫为何不跪?”

    李贵妃死的时候已经三十有三,可是在苏清墨眼中,对面的女人却仍旧如双十少女一般带着娇憨之感。

    牧元和武安帝对李贵妃还算了解,自然也清楚她的恣无忌惮的性格是如何促成的。

    李贵妃的鬼魂站在原地,见苏清墨并未向她请罪,脸上隐有不虞之色。

    她指了指三人后面的一屋子尸体,问苏清墨道:“你知道他们都是为什么死的吗?”

    苏清墨没出声,那一屋子的尸体究竟是真的还是李贵妃制造出来的幻象她没法确定。

    李贵妃可不管她怎么想,笑得十分好看道:“他们都是对本宫不敬的人。”

    话中带着傲慢和威胁。

    苏清墨实在对李贵妃的性格不是很喜欢,眼下却不能轻举妄动,只得服软道:“见过贵妃娘娘。”

    苏清墨正要福身,却被身旁的牧元出手拦了下来。

    李贵妃将将缓和的神色因为牧元的动作又变得狰狞起来,她脸上隐隐泛出黑气,死死地盯着牧元,视线扫过武安帝的时候又变得疑惑起来。

    “你是皇上?”

    武安帝面色无异,他知道李贵妃嘴里问的人是诚德帝。

    牧元见武安帝无意理会,遂直接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李贵妃的脸上先是划过一抹疑惑,然后眼珠四下转动,仿佛在回忆着什么,接着她骤然一声厉叫,整个人狂躁起来,头上的珠翠尽掉,头发也散了下来。

    从她覆盖在脸上的乱发之中透出一只猩红的眼睛,她哑着嗓子,声音像是在砂纸上划过一般刺耳。

    “你知道?”

    牧元淡声回答,“你自缢于自己的寝殿内。”

    李贵妃状似疯癫,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不可能我不可能自裁的。”

    她猛地冲到牧元面前,脸贴得他极近,猩红的眼睛看进牧元的眼睛中,仿佛在确认着什么,片刻后,她慢慢离开。

    “原来本宫真的死了”

    苏清墨想不清楚,为何李贵妃的鬼魂会时常发生记忆混乱的情况,她仿佛记不得生前的事,却又记得自己的身份是贵妃,前一刻还知道自己已死,后一刻便忘却了。

    就在她还没有理清思绪的时候,李贵妃又幽幽地开了口。

    “我要你们帮我查出究竟是谁杀了我。”

    她没有再自称本宫,看起来像是接受了已死的事实。

    苏清墨犹豫着要不要答应,可是李贵妃根本没有给她机会,她阴狠地目光看向三人,“你们若是不帮我,就一辈子别想离开这里。”

    话说完后,不等三人反应,她便消失在了原地。

    武安帝看向牧元,“你是如何想的?”

    牧元没有回答,视线转向一旁的苏清墨,苏清墨静静地回看着他。

    武安帝叹了口气,道:“罢了,你们想查就查罢。”

    征得了武安帝的同意后,苏清墨冲着之前李贵妃消失的地方扬声道:“我们答应帮你找出凶手。”

    李贵妃静静地出现,定定地看了三人片刻,“记住你们说的。”

    三人看着李贵妃的鬼魂再次消失。

    明月再次在夜空中出现的时候,苏清墨知道迷障已破,她回身看向身后,之前挂满尸体的房间此时空荡荡的。

    原本应该是让人放心的情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清墨的心中隐隐现出一丝不安。

    三人往留芳殿的殿门方向走去,刚走到院子就看见福禄和一群侍卫守在那里。

    福禄看到武安帝的身影之后,差点哭了出来,“皇上,您可算出现了,奴才险些要以死谢罪了。”

    武安帝睇了他一眼,“送临川王和王妃出宫。”

    福禄欢快地应下,替牧元和苏清墨安排好辇轿,两人临上辇轿之前,武安帝将一物递给了牧元。

    “拿上它,方便你行事。”

    牧元接过一看,是一块金制令牌,而且是武安帝时常带在身上的那块。他没有拒绝,利落地揣进怀中,“多谢皇兄。”

    武安帝笑了下,赶人道,“时辰不早了,快回王府罢。”

    出宫的辇轿载着牧元和苏清墨往皇宫外走去,武安帝也上了自己的御辇。

    回寝殿的路上,武安帝对福禄道:“以后临川王进宫的消息给朕瞒住了,尤其是皇后那,若是叫皇后知道了临川王的踪迹,朕拿你是问。”

    福禄心中一激灵,恭谨道:“奴才遵旨。”

    明亮的月色笼罩在武安帝的身上,也打在了同样走在回府路上的临床王府的马车上。

    苏清墨有些困倦地倚在车壁上,想了想,还是出口问牧元道:“王爷,你说永定王和安平公主知不知道李贵妃的事情?”

    李贵妃是两人的生母,她究竟是如何死的,两人真的不清楚吗?

    苏清墨的问题牧元没办法回答,一切都要等到查出李贵妃真正死因的时候或许才能知道。

    他将苏清墨揽进怀中,“睡一会儿罢。”

    苏清墨的确有些困了,当下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原以为到王府之后牧元会将她叫醒,谁知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清晨的阳光透窗打在脸上的时候,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青荷轻手轻脚地上前扶起苏清墨,笑道:“王妃昨夜想是累极了。”

    “我是如何回来的?”

    青蕊从外间走进来,“是王爷抱您回来的。”

    王爷对自家主子好,青蕊和青荷再高兴不过了。

    苏清墨从床上下来,洗漱用膳之后,才问起牧元的去处,“王爷呢?”

    青荷答道:“王爷正在书房,让您用完膳之后再到书房去。”

    苏清墨轻声‘嗯’了一声,起身离开墨香居往书房走去。

    她到书房的时候,书房里不止有牧元一人,魏旭、方慕北还有裴临也在。

    魏旭和方慕北自然地起身冲她行礼请安,裴临坐在椅子上笑道:“舍得起床了?”

    苏清墨看了他一眼,没理会,走到书房内属于她的书桌后面坐下。

    见人都到齐了,牧元道:“对于李贵妃的事你们可有解决之法?”

    裴临看向苏清墨,正色道:“昨夜的事情王爷已经跟我们说了,清墨,你如何看?”

    苏清墨想了想,还是决定坚持之前的猜测。

    “我觉得李贵妃的死并不正常。”

    裴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将你的看法说来听听。”

    苏清墨看向裴临,“表哥,你还记得吗,从前师傅跟咱们说过,自愿自缢而死之人的魂魄会被困于原地,但是随着上时间的流逝,鬼魂的怨气也会慢慢被消磨干净,直到最后投入轮回,而李贵妃的情况却不一样。”

    她顿了下,等除了裴临之外的人将她的话消化之后,接着道:“李贵妃已经死了两年,照理说怨气早该消失投入轮回了,可是她仍被困在留芳殿内,并且怨气有增无减,甚至她魂魄的状态也有些不正常。”

    裴临问道:“如何不正常?”

    “她的魂魄很不稳定,具体的我又说不上来。”

    裴临没有见过李贵妃的鬼魂,所以不好妄下定论,他看向牧元,问道:“王爷打算从哪开始查起?”

    牧元的指尖点了点书案上的册子,“这是李贵妃自缢后尸体的验尸单以及现场的详细描述,从里面并未看出任何异样,只除了一处。”

    他翻开册子,把里面的一页摊开在桌上,裴临离开座位走上前。

    牧元说道:“李贵妃的指尖上有一处伤痕,是利器戳伤的痕迹,根据她身边的丫鬟交代,伤口是李贵妃给太上皇做贴身衣物的时候不小心被剪刀戳伤留下的,可是现场却没有找到那件未完成的衣物。”

    方慕北接道:“尸体上面没有任何外伤,毒伤,脖子上的伤痕也符合自缢时挣扎照成的痕迹。”

    裴临沉吟道:“也就是说,李贵妃除了自缢身亡之外,并无其他致死原因?”

    方慕北无声地点了点头。

    他仔细研读过验尸单,并无作假,李贵妃的确是自缢而亡。

    书房内的几人陷入沉默,苏清墨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她看向牧元,神色迟疑道:“王爷,我有一个办法,但是不知可不可行。”

    牧元看着她,用眼神鼓励她说出来。

    苏清墨咬了咬牙,问道:“尸体的表面无法看出问题,那么骸骨呢?”

    众人看着她,她硬着头皮道:“我想开棺验尸。”

    苏清墨知道自己的想法过于大胆,或许还会给牧元惹来麻烦。

    皇室的贵妃,原本已经入土为安,可她却想要开棺,就算牧元能同意,武安帝也一定不会同意。

    可是牧元的话却将她的担心抹去。

    “可以。”

    苏清墨惊讶地看着他,牧元又肯定的回答了一遍,“可以开棺重新验尸。”

    不等苏清墨问,牧元就解释道:“嫔妃自戕乃是大罪,死后要被曝尸荒野,褫夺封号,不得葬入皇陵,父母亲族也会受到连累,所以李贵妃的尸体并没有葬入皇陵。”

    前一句让苏清墨生出了希望,后一句就让她忧心忡忡起来,“王爷的意思是李贵妃的尸体已经被曝尸荒野了?”

    “并未,太上皇让人找了处地方将她埋葬了。”

    李贵妃死后,很多人私下里都认为诚德帝无情,宠爱了十几年的人,说弃就弃了,可是牧元却知道,正是因为诚德帝最后说的那句话,才让李贵妃得以入土为安。

    方慕北神色跟着一喜,“若是能够重新验尸,或许可以找到新的线索。”

    既然有了新的查证方向,牧元当下也不耽搁,吩咐魏旭道:“让隐卫尽快查出李贵妃的埋骨之处。”

    魏旭领命离开,几人在书房内等着他的消息。

    李贵妃虽然无法葬入皇陵,但是有了诚德帝的命令之后,也不可能草草埋在别处,所以魏旭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就打探到了。

    他再次回到书房的时候,时间刚过了半个时辰。

    朝牧元行礼后,魏旭道:“王爷,查出来了,李贵妃的尸体就埋在留芳殿院子里的李子树下。”

    苏清墨想起昨夜看到的,那棵周身缠满阴气的树,当时她以为是李贵妃制造出来的幻象,所以并未在意。

    既然知道了李贵妃的尸体被埋在何处,几人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王府,到宫门前的时候,牧元拿出了武安帝给的令牌,侍卫看过之后将临川王府的两辆马车引上了另一条路。

    留芳殿本就地处偏僻,况且又有了武安帝的吩咐,所以牧元入宫的事无一丝风声透出。

    几人乘着马车入了宫门,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换乘了武安帝早已备好的辇轿。

    等三辆辇轿停在留芳殿殿门前的时候,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几人先后下轿。

    引路的侍卫冲牧元行礼道:“王爷,皇上已经吩咐过了,这周围都有暗卫把守,宫里的人不会知道王爷曾经来过。”

    牧元点了点头,大致估计了下时间,“辇轿先撤走,一个时辰之后再来接本王。”

    侍卫颔首领命,带着辇轿顺着来路离开。

    魏旭推开留芳殿有些沉重的殿门。

    留芳殿已经很长时间不住人了,但是白日里照比晚上还是感觉平和一些。

    魏旭、裴临还有方慕北拿着武安帝提前让人准备好的工具,来到李子树下,开始挖了起来。

    土质经过两年的时间变得结实异常,三人挖的很不容易,用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才挖到一块木板。

    魏旭利用铁锹将木板翘起,一副白骨出现在木板之下,白骨的身上松松垮垮地覆着华服,头部的位置没有任何饰物,可能是被当初埋葬李贵妃的太监或者宫女偷偷拿走了。

    方慕北戴好手套跳入坑中,拨开覆盖尸骨上的布料,在看到布料之下的白骨后,整个头皮都炸了起来。

    只见白骨上面出现了无数了大大小小的洞,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

    方慕北忍着不适正要动手,就听见苏清墨说道:“等一下。”

    方慕北疑惑地看向她。

    苏清墨眉头蹙紧,问裴临道:“表哥,会不会是噬心蛊?”

    她这一说裴临便开始将白骨上的情形和书中写的中了噬心蛊的状况比照起来。

    裴临对方慕北道:“弄两根骨头上来。”

    方慕北拿了一根手骨和腿骨,然后被魏旭拉出坑中。

    裴临接过两根白骨,从腰间取出一把极锋利的匕首,轻而易举地将白骨切断,看了一眼之后,对苏清墨肯定道:“确实是噬心蛊。”

    他把被切断的那一面展示给几人看,切面上布满了均匀的小孔,仔细看的话,每个孔洞内都会发现一只蛊虫的尸体,光一根手骨里面的蛊虫就多到数不过来。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