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34章 水落石出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宋威哲被问得头皮发紧,默不作声。

    牧元见宋威哲并未表态,也没有打算再继续纠缠下去,他伸手从秦智易的床头捻下一点东西,送到宋威哲眼前。

    待看清牧元手中是何物之后,宋威哲眼角抽搐了一下,神色也变得慌乱起来,目光不由地避开。

    牧元的手并没有放下,“这是在秦智易的床柱上发现的,床柱用的年头久了,有些地方起了木刺,凶手杀人后离开得匆忙,至今都未发现身上穿的衣服被钩脱了线。”

    他停顿了一下,“宋院长不介意将身上穿的衣服脱给本王看看罢。”

    话里没有询问的意思。

    魏旭上前扒下宋威哲的外衫,宋威哲身体僵硬,未做阻止。

    牧元接过衣衫,在袖口处翻看一番,很快就找到了被刮坏的地方,他将那处展示给眼前的人。

    宋威哲仍旧强撑着否认道:“王爷怎知,臣的衣衫不是之前刮坏的?”

    “齐文瑞被杀后,本王曾仔细查看过这里,无任何痕迹。”

    原本没有的东西,却在秦智易被杀的现场出现,已经说明了问题。

    宋威哲脸色彻底灰败下去,“王爷是如何猜到臣的藏身之处的?”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本王在四方书院读书的时候曾和你接触过,你的为人,过于自信自负。”

    宋威哲自嘲一笑,“臣与王爷曾经博弈过,当时没有赢,没想到如今也还是棋差一招。”

    牧元读书的时候,宋威哲是四方书院的棋艺先生,两人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都是在博弈的时候,那时候的宋威哲性格温和宽厚,可是牧元还是在他伪装很好的表面之下看出了顾盼自雄。

    宋威哲是有真才实干的,不然也不会被太上皇诚德帝擢升为院长,可是他的聪明却没有用对地方。

    牧元看着宋威哲,“为何杀人?”

    宋威哲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外,神态上没有任何变化。

    “王爷既然能在密室里找到我,真相怕是也猜得差不多了吧。”

    牧元并未否认,“本王有些疑问仍旧需要你来解答。”

    宋威哲闭嘴不言,看样子并不打算开口。

    “你可有想过,若是你做的这些事情被传了出去,世人会如何议论你?”

    牧元猜测宋威哲不敢让事情扩散出去,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思的控制秦智易和齐文瑞进行抛尸了。

    牧元想得并没有错。

    宋威哲脸上划过一丝慌乱,“王爷想知道的,我可以悉数奉告。“

    他顿了顿,“只不过,我也有事想求王爷应允。”

    牧元神色微冷,“你没有资格和本王讨价还价。”

    宋威哲面色颓败之际,牧元又淡淡开口,“如果你的答案能让本王满意,或许本王会应允你所求之事。”

    不等他有所反应,牧元便重新问道:“为何杀了这么多人?”

    宋威哲没有马上回答,脸上升起了回忆之色。

    “十三年前,我考中探花,被太上皇派遣到四方书院教书,书院的生活平和安宁,没有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我和青梅竹马的妻子都对这样的日子很满意,可是没过几年她就变了。”

    在场的人都听出了宋威哲话中的‘她’就是青梅竹马的妻子。

    “她离开了我们共同生活的小院子,悄无声息,那个时候我经常会留宿书院,所以她究竟是何时产生变化的,我竟然都没有察觉到,等发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她走了几天了,后来,有相识的人告诉我,说他们曾在乡下见过她,当时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他们跟我询问她为何会离开。”

    说到这里,宋威哲自嘲地笑了一下,“真巧,他们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也正是我想要问她的,可是自尊却不允许我做出跑到她面前追问的行为,于是我对相识的人说我和她已经和离,她再嫁于何人都与我无关。”

    苏清墨心情有些复杂,“你从未怨恨过她吗?”

    宋威哲看向苏清墨,“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没有怨过她,因为我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思考她为何会离开我,可是渐渐地,我的心随着时间扭曲了。”

    苏清墨并没有被他的话迷惑,她一针见血道:“你没有怨她,你恨她。”

    宋威哲的情绪因为这句话激动起来,平和的面具被撕掉。

    他阴冷地看着苏清墨,质问道:“我为什么不能恨她?她背着我勾搭别人,最后还和那人跑了,她就是个贱人。”

    最后两个字说得极为用力。

    牧元将宋威哲盯在苏清墨身上的视线挡住,面色发寒道:“你当真不说实话?”

    宋威哲又恢复成之前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我说的都是事实。”

    牧元没再看他,沉声唤道:“将人带进来。”

    众人视线调转,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妇人装扮的女人,她的样貌称不上秀美,但是看着却很舒服。

    妇人身后跟了两个丫鬟,在她抬腿进门的时候小心地护着她。

    宋威哲在看清妇人的样貌之后露出了狰狞的神色,若不是魏旭及时出手,他早就扑上去了。

    妇人走进来对牧元和苏清墨微微福身,“民妇江钱氏,拜见临川王,拜见临川王妃。”

    江钱氏的话刚说完,宋威哲便开始叱骂道:“贱人,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江钱氏面色不变,看都未看宋威哲一眼。

    宋威哲仍在不停叫骂,魏旭嫌吵,点了他的哑穴。

    方慕北看到江钱氏身边两个丫鬟的动作后,试探道:“夫人可需要椅子?”

    江钱氏感激地笑了下,“不必了,腹中胎儿很稳,况且我说不了几句话就要离开的。”

    宋威哲死死地盯着江钱氏的肚子,目眦尽裂。

    江钱氏看向牧元,“先前沅儿身上的毒,多谢王爷施以援手。”

    原来之前宋威哲所说的青梅竹马的妻子就是江沅的继母,内阁学士江城之妻,隐卫把江沅带到王府之后,李大夫给江沅配制了解药,解毒后的江沅被送回家中,当时江城不在,是江钱氏出面接待的。

    隐卫无意间看到了江钱氏手心上的胎记,联想到之前看过的关于宋威哲妻子的档案,心里埋了怀疑,回到书院后便禀报给了牧元。

    得知消息后的牧元派隐卫将江钱氏的身份背景悉数查了出来,这才知道江钱氏原来就是宋威哲已经和离了的妻子。

    只不过和离的过程却和宋威哲所说的并不相同,江钱氏并没有不告而别,是江城在背后施压让宋威哲写了和离书,虽然江城的做法并不可取,可是知道了和离原因的牧元却觉得情有可原。

    牧元救了江沅,这个人情不得不还,所以在得知了一切之后,江城大度地让隐卫接走了江钱氏,而宋威哲在秦智易房间内说的所有话,江钱氏在门外都听到了。

    牧元问江钱氏道:“方才宋院长的话你可有不同意之处。”

    江钱氏看了一眼宋威哲,头一次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缓缓说道:“未与宋威哲和离之前,民妇和旁人绝无苟且,至于和离的原因”

    仿佛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江钱氏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视线从宋威哲身上离开,开口轻声道:“外人见到的宋威哲是温和宽厚之人,而家里的他却经常对我施暴,有时候下手重了我会好些天都下不来床。”

    她的眼眶隐隐泛红,目光看着虚无处,“甚至在敦伦之时也会动手”

    竹林和水井里的十三具女尸身体下面的伤,有了解释。

    在场的众人因为江钱氏的话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尤其是苏清墨,牧元头一次见她生气的样子。

    她走到被魏旭控制住的宋威哲面前,用尽全身的力气打了他两巴掌。

    宋威哲可能是平生第一次被女人打耳光,表情先是错愕了一瞬,接着在魏旭的手中死命挣扎起来,用恨不得吃了苏清墨的眼神看着她。

    苏清墨在他瞪过来的时候再次出手,打完之后,宋威哲脸上带了明显的红印。

    苏清墨压低声音,冷冷道:“你放心,王爷定会赏你个利落的死法。”

    话说完后她就转身走开了。

    牧元不想再给宋威哲说话的机会,他杀人的理由除了嫉恨和性格的扭曲外,并无别的原因,竹林里的十二个姑娘被掳走的手法应该和齐文瑞掳走邱康妹妹的手段相同,至于每两个月便杀害一人,恐是宋威哲也怕出手太过频繁容易被发现。

    至于齐文瑞明明是一个多月前才到书院,可掳走邱康妹妹的时间却是两个月以前的理由,牧元不再感兴趣。

    他看了一眼脸上仍带着怒意的宋威哲,对魏旭道:“将他所做的事情详细记录,连夜张榜公示,明日午时,当众斩首。”

    魏旭颔首领命,隐卫上前将宋威哲绑了个结实,然后拖着人离开了。

    宋威哲离开后,江钱氏隐隐松了口气,虽然她已经嫁给了江城,但是在面对宋威哲的时候仍会不由自主的畏惧,方才苏清墨动手的时候其实她是佩服的。

    苏清墨的行为仿佛告诉了她,女人在遇到不公之时,不该隐忍,不该退缩。

    “本王有一事想跟夫人求证。”

    牧元的说话声打断了江钱氏的沉思,她恭谨道:“王爷请说。”

    “夫人和江大人是如何相识的?”

    江城的才能牧元是赏识的,正是因为这种赏识,所以他才不能让江城的身上存有一丝污点,如果江钱氏和江城的相识过程令有隐情,牧元会出手抹去这个污点,让江城日后在朝中能无后顾之忧的为武安帝牧元承办事。

    江钱氏是聪明的,她知道牧元的话没有旁的意思,“王爷放心,民妇和夫君相识自幼时,并无任何不妥。”

    得到江钱氏肯定的回答,牧元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王爷若无别的事,民妇想先告退了。”

    天色已深,江钱氏无法回府,所以牧元对方慕北道:“替江夫人准备房间,明日将人妥善送回。”

    江钱氏福身对牧元道谢,临离开的时候笑着冲苏清墨点了点头。

    苏清墨回以微笑,江钱氏这才跟在方慕北身后离开了。

    经历过并不平静的几日之后,几人终于睡了个安稳觉,次日一行人离开了四方书院,书院也被暂时关闭。

    宋威哲的罪行已经连夜张榜公示,离午时还有一点时间,百姓们就已经自发的聚集在了菜市口,宋威哲被隐卫押入法场。

    百姓们拿出提前准备的臭鸡蛋和烂菜叶子往他身上扔去,宋威哲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换下了院长常服,穿着薄薄的囚衣跪在邢台上,哑穴始终没有被解开。

    时辰一到,在牧元的监斩下,斩首台上的大汉手起刀落,结束了宋威哲的生命,宋威哲死后无人替他收敛尸身,最后被弃于荒野,野狗食之。

    牧元和苏清墨回了王府,没过几日苏清墨便生了场大病,连续几日高热不退。

    李大夫收回诊脉的手对牧元道:“王爷,王妃取心头血后,一直气虚体弱,如今不知何故,隐有寒气入体之症。”

    “王妃前几日曾晕倒在雪地之中,可与此有关?”

    李大夫捋了捋胡须,点头道:“定是那时沾染上的寒气,王爷放心,如今王妃持续高热是身体正在将体内的阴寒之气排出,待今夜过后便会退热,日后再服用些补气血的药便可。”

    牧元听后眉间放松,摆了摆手让李大夫离开,李大夫走后,他更换了苏清墨额上的布巾,吩咐青蕊和青荷守好她,这才离开墨香居往书房行去。

    永安没有守在墨香居,而是等在书房内,见牧元进来后,将手中的请柬递上。

    “王爷,这是宫宴的请柬,上面是皇上钦定的受邀之人。”

    牧元接过后打开,迅速览阅,待看到一个名字的时候,视线顿住,“永定王是何时归京的?”

    永定王牧元易,和安平公主牧沅柔是嫡亲的姐弟俩,娶的是周丞相的大女儿周悦彤。

    不久前,牧元曾让埋伏在牧沅柔身边的暗线煽动牧沅柔召回牧元易,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成功了。

    永安道:“回王爷,永定王回京已半月有余。”

    牧元合上请柬,手指在上面敲了几下,然后停住,“让咱们安插在牧元易身边的人尽快探出他此次回京的目的。”

    永安领命静候在旁。

    牧元想了想,没有旁的交代之后,对他道:“去罢。”

    待永安离开后,牧元走到书案前,铺好宣纸,提笔写了一个‘易’字,他眸中带着深意地看着纸上的字,片刻之后将纸张拎起,扔进书里房用来暖手的熏炉内烧掉,随后出了书房。

    虽然武安帝牧元承已经收拢了皇权,但是牧元从不啻以最坏的恶意揣测牧沅柔和牧元易姐弟俩,两人不会安心居于下首,尤其是牧元易,作为太上皇诚德帝在位时最宠爱的皇子,怎会甘心只在封地做个王爷,若是甘心,也不会轻易地被牧沅柔煽动回京。

    牧元走在通往墨香居的路上,迎着扑面而来的细小雪花,心中恍然有一股预感。

    暴风雪即将到来了。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