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33章 竹林女尸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邱康并未纠结,干脆地告诉了苏清墨。

    “黑衣人给了我一颗蛊丸,我把蛊丸喂给齐文瑞,我的吩咐他会无条件的听从,而平日里他则会照常生活。”

    苏清墨眉心轻蹙,“可我并未在齐文瑞的身上发现蛊虫的痕迹。”

    邱康道:“齐文瑞死后他体内的蛊会化成血水,融进血液里。”

    邱康话说完后,苏清墨顺了顺整个案件发生的大致过程。

    邱康的妹妹当时应该是被驾驶着四方书院马车的齐文瑞带走的,邱康查到妹妹的去处之后到了四方书院里,在知道了齐文瑞就是杀害妹妹的人后,邱康决定替妹妹报仇。

    这时黑衣人恰好出现,而在决定动手杀齐文瑞之前,卓白和赵立诚曾经的行为刺激到了邱康,于是他驱使被炼成了厉鬼的妹妹,和被蛊虫控制了的齐文瑞将两人杀死,最后又在学堂内杀了齐文瑞。

    彼时齐文瑞已经被控制了行动,所以真相并不是他们最初猜测的那样,齐文瑞死的时候没有昏迷,而是眼睁睁地看着利刃向自己的脖颈砍去。

    至于后来出现的江沅,恐怕也是因为一句戏言激起了邱康的杀心。

    苏清墨认为,在邱康丢失妹妹并且寻找的那段时间,他的心理或许已经出现了问题,后来到了书院,发现了妹妹的死,终于导致了邱康思想和性格上的彻底扭曲。

    她看着即使在平静状态下面色也显得有些阴沉的邱康,问出了心里最后一个疑问。

    “你的妹妹被炼化成厉鬼之后需要大量的魂魄为食,卓白、赵立诚还有齐文瑞的魂魄并不够。”

    听到苏清墨的话之后,邱康诡异地笑了下,“你们去竹林深处看看,看过之后就会知道我并没有杀错人。”

    卓白、赵立诚、齐文瑞的死弄清楚了,只不过至始至终邱康都没有提起过秦智易。

    “秦智易的死和你有关吗?”

    邱康仿佛卸下了肩膀上的重担,他脸色平静地看向魏旭,“我只杀了三个人。”

    魏旭闻言不再开口。

    牧元吩咐门外的隐卫把邱康带下去暂时关押起来。

    邱康被拖拽走的时候还在不停地问苏清墨能否救救他妹妹,苏清墨避开了视线并未开口。

    随着邱康离开的还有他的咒骂声。

    咒骂声彻底消失后,苏清墨看向牧元,“邱康最后说的话可信吗?”

    发觉苏清墨并未被邱康的话影响,牧元紧皱的眉心放松开来。

    “他没有必要说谎,竹林中肯定藏了秘密,秦智易也并不是他杀的,我们到竹林里看看。”

    牧元率先离开房间,几人来到竹林边缘。

    四方书院的这片竹林面积并不大,只不过因为青竹茂密并且长势良好,所以显得整片竹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

    不久前落下的雪安静地躺在地面上,青竹立于皑皑白雪之上,美的好像一幅画。

    可是裴临却从这副画中找到了诡异之处。

    他手中拿着百鬼罗盘,罗盘正中间的指针正在飞速地旋转着。

    魏旭的脑袋伸到罗盘的上方,“这是什么情况?”

    裴临收起罗盘,“这里怨气极重,白天还好些,若是晚上有人进入竹林,只怕这辈子都无法活着出来了。”

    魏旭没听懂,苏清墨补充道:“竹林里怕是埋了不少横死之人,当初井中的水鬼应该吞食了不少这林中之人的魂魄,如今水鬼的尸体被移走,那些人的怨气便一股脑的泄了出来。”

    魏旭眼中含着思量,“现在进入可会有危险?”

    裴临有些庆幸道:“现在是正午时分,阳气最盛,正是进入竹林的最佳时机,若是等到太阳落山后进入,连我都没有把握能够全须全影的出来。”

    几人不再耽搁下去,裴临和苏清墨走在最前面,寻找怨气发散的源头,隐卫则呈包围之势护在几人身边。

    众人小心翼翼地走了一盏茶的时间,苏清墨忽然抬手示意队伍停下。

    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大没有生长着竹子的空地,地面上堆起了大大小小十数个土包。

    牧元吩咐隐卫动手破开土包,因为季节的缘故,土质较硬,让隐卫花费了近一个时辰才完成任务。

    方慕北看着眼前的情景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大小小,总共十二个土包都被隐卫破开了,每个土包下面都埋着一具女尸,有的已经化成了白骨,有的只是轻微腐烂。

    方慕北屏息走上前,粗略地观察了下腐坏程度不重的几具尸体,对牧元说道:“王爷,这些死者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被虐打过的痕迹,但是致死的原因却不是这个。”

    他指了指几具尸体的头骨,“死因是被重物击打头部所致。”

    牧元一一走过埋放尸体的土坑,所有的女尸身上都穿着书院发给学生的衣裳,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

    他看了一眼缓缓西落的太阳,想起裴临在竹林边说的话,对四周的隐卫道:“将所有尸骨分别收好,交给方慕北。”

    接着他又对方慕北说,“尽快整理出来尸体死亡的先后顺序和大致时间。”

    交代完事情之后,一行人离开竹林回到房间内。

    折腾了一圈下来,耗费了不少时间,本该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几人却都没有什么食欲。

    方慕北验好尸骨过来的时候,屋内的气氛有些压抑。

    他走到牧元面前,躬身道:“王爷,有结果了。”

    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放到牧元身旁的桌子上,“这上面记录了十二具尸体死亡的先后顺序和大致的死亡时间。”

    牧元的目光从上至下扫了一遍,沉思道:“最早的死亡时间是在两年前,依照先后顺序来看,每两个月凶手就动手杀了一个人。”

    “属下在腐烂度最轻的几具尸体另有发现。”

    牧元看向他。

    方慕北面带为难地看了眼苏清墨,然后有些吞吐道:“几具尸体的下面都有伤,有的是刀伤,有的是烧伤,有的”

    方慕北说不下去,苏清墨却听直了眼,她袖中的素手紧攥,脸上隐隐带着愤怒。

    魏旭坐直身体,“凶手会不会就是齐文瑞?”

    牧元眸中带着冷意,否定道:“齐文瑞的档案上面写着他是一个月以前才来到书院的,杀人的虽然不是他,但帮凶的身份他却甩脱不掉。”

    他的目光定在桌上的纸张上面,视线从上面慢慢往下移动,“最后一名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两个月以前,井中女子的沉尸时间方慕北推断过,在一到两个月之间。”

    方慕北道:“没错,井中女子的尸身虽然已经高度腐坏,但是从尸体身上隐约可以见伤痕,属下刚才去确认过了,尸体的下面有伤,头骨上面也有击打伤。”

    “所以,杀害竹林里十二条人命的凶手也是杀害邱康妹妹的人。”

    牧元继续道:“齐文瑞在夜里祭拜邱康妹妹时所说的话,可以证明他和邱康妹妹的死一定有关,如果他不是凶手,就一定是抛尸的人。”

    “王爷刚刚说过,齐文瑞是在一个月之前来到书院的,凶杀案却已经持续了两年,所以齐文瑞一定不是凶手。”

    凶手的身份牧元大致猜到了,他看着苏清墨继续引导道:“之前的十二具尸体都被抛尸在竹林中,为何最后一具尸体却被抛在了井中。”

    魏旭抢先答道:“因为抛尸的人变了。”

    “没错,抛尸的人变成了齐文瑞,跟凶手接触过并且知道凶手是谁的只有抛尸的人,现在齐文瑞死了,剩下的就是之前帮凶手抛尸的人。”

    苏清墨声音极轻道:“另一个抛尸人也死了。”

    她看着牧元,一字一顿道:“秦智易。”

    这样所有的线索就都能够串联起来了。

    秦智易在之前的两年期间里一直帮助凶手抛尸,他选好了地点,就是很少会有人去的竹林深处,可是两个月以前,秦智易和凶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闹掰了,所以凶手就弃用了秦智易,转而用起了刚到书院的齐文瑞。

    令凶手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从街上带走的姑娘竟然引来了邱康,邱康连杀两人又引来了隐世衙,怕事情败露的凶手打算将秦智易和齐文瑞二人灭口,没想到邱康横插一脚提前杀了齐文瑞,剩下了秦智易,凶手并没有费什么功夫就让他永远不能再开口了。

    邱康恐怕至死都想不到,他竟然暗中帮助了虐杀自己妹妹的凶手。

    裴临有些疑惑道:“凶手用了什么方法让秦智易和齐文瑞帮他抛尸?”

    牧元不急不缓道:“本王已经派了隐卫去调查他们两人家中的情况,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话刚落地,就见隐卫从外面走进来,躬身道:“禀王爷,秦智易和齐文瑞家中境况差不多,除了年迈的母亲之外再没有旁的亲戚,属下还查出两人都急需银钱,秦智易是因为在外欠了赌债,齐文瑞则是因为母亲重病。”

    隐卫说完后见牧元没有别的吩咐便无声离开了。

    秦智易和齐文瑞受制于人的原因找到了。

    魏旭拧眉思索道:“凶手会是谁呢?”

    “齐文瑞的学识和能力并不足以在四方书院担任先生,可还是被破格录用了,你们猜凶手会是谁?”

    牧元的话引得魏旭眼中一亮,惊叫道:“是院长。”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迟疑道:“王爷,院长不是有事离开书院了吗?”

    牧元看向魏旭,“你可有亲眼看到他离开书院?”

    魏旭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牧元唇边勾起一抹讽笑,“本王在四方书院读书的时候,宋院长的耐性就出奇的好。”

    话说完后他起身离开座位往外走去,,“本王带你们去见见宋院长。”

    几人从房间内鱼贯而出,牧元脚下的方向明确,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独立的院落前。

    院子的大小和牧元他们住的差不多大,只不过布局精细很多。

    牧元走上前,用力推开房门,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房内空无一人。

    他径自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摸索起来,待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花瓶前面时停了下来,牧元伸手推动瓶身,房间内的一扇墙开始移动起来,大小足够容纳两人通过的时候,墙面停了下来。

    看见黑黝黝的密室入口,牧元脸色隐隐发寒。

    魏旭拦在牧元前面,“请王爷让属下先走。”

    “不必,以宋院长自负的程度,暗道中不可能有机关。”

    宋威哲此人极度自信,根本不觉得密室会被外人发现。

    牧元走在最前面,经过一段下坡路后又走了片刻,一扇木门出现在眼前。

    泛着潮意的木门被推开,门的后面出现一间不算小的密室。

    密室内燃着数十根蜡烛,整个空间被照得异常明亮,墙面上挂满了器具,正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张尺寸不小的床榻,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牧元看向床榻上正襟危坐的人,声音冷硬如冰,“宋院长,别来无恙。”

    宋威哲面色从容,自床榻上起身,“臣宋威哲,拜见临川王。”

    “本王听说院长因事离开书院,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宋威哲微微颔首,“皆因私事,不便细说,还请王爷见谅。”

    牧元静了片刻,然后若无其事道:“既然在此相见,本王想请院长出去一聚。”

    宋威哲对牧元的来意心知肚明,面上稍显迟疑。

    魏旭看不得他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几步上前扯过宋威哲的衣襟,把人往外推去。

    牧元并未阻止魏旭的动作,反而给宋威哲让出路来。

    宋威哲就这样一路被魏旭推搡着出了密室,随后又出了院长的住处。

    魏旭不知道该将人带往何处,于是转身询问牧元。

    牧元看着宋威哲,“那就去一处院长熟悉的地方罢。”

    他顿了顿,问道:“秦智易的住处,宋院长觉得怎么样?”

    宋威哲脸上僵硬了一瞬,强笑道:“既是王爷好意,那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行人往秦智易生前的住处走去,途中路过竹林和水井的时候,牧元善意地问道:“本王在竹林深处和水井里面发现了些情况,宋院长可有兴趣知道?”

    宋威哲面皮一抖,“臣并不是容易好奇的人。”

    “倒是可惜。”

    牧元似惋惜的说了一句。

    接下来的一路上牧元没有再出声,到了目的地之后,魏旭率先推开房门将站在门口有些踟蹰地宋威哲推了进去。

    秦智易的床上还残留着大片血迹。

    牧元走到床边,目光微冷,忽然出声道:“宋威哲,要不要本王给你演示一下秦智易是如何被杀的?”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