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32章 凶手现身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死的是秦智易,人就死在他的寝庐内,发现尸体的是厨房的厨娘,学生们结束早课之后是用饭的时间,厨娘见秦智易没到便来寻他,然后发现了秦智易的尸体。

    牧元和苏清墨赶到现场的时候方慕北已经验完了尸体。

    魏旭询问了发现尸体的厨娘,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便将人放走了。

    秦智易躺在床上,身体上面盖着棉被,除了面色有些苍白外没有任何异样。

    方慕北看到牧元和苏清墨进来后,掀开了秦智易身上的被子。

    两人的目光被秦智易腹部中衣上的鲜血吸引。

    方慕北对牧元道:“王爷,秦智易的死因是腹部中了六刀,未等到血流尽人就已经咽气了。”

    “和之前的几名死者有什么联系?”

    “还不能确定凶手是否为同一人。”

    苏清墨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裴临的身影,便问魏旭道:“裴临呢?”

    魏旭答,“他带人去了被封的水井那。”

    裴临昨夜住的是魏旭和方慕北的房间,所以真凶操控水鬼和齐文瑞杀人的事情两人自然也知道了。

    牧元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打斗痕迹的房间,对方慕北吩咐道:“把秦智易的尸体抬走,让隐卫看好现场,我们先去井边和裴临汇合。”

    方慕北把守在门外的隐卫叫进来,将牧元吩咐的事情交代下去,等一切妥当之后四人动身往竹林的方向走去。

    他们到了的时候,封住井口的槐木板已经被抬走,井内的尸体也被打捞了上来。

    从尸体的身上散发出难闻刺鼻的恶臭,因为泡在水中太久的缘故,尸体的表面已经肿胀发白,有的地方甚至发生了破裂,

    方慕北的手上还带着之前验尸的手套,他用一块帕子掩住口鼻,蹲下后用手指轻轻按压尸体的手臂,一块腐肉便掉了下来。

    方慕北站起身对在场的人说道:“死者被泡在水里的时间大概有一到两个月,年纪看上去并不大。”

    有这条信息就足够了。

    井中的尸体可以确定并不是齐文瑞的母亲,也就是说卓白和赵立诚虽然是被齐文瑞杀害的。

    但是真正的凶手却是能够操控水鬼并且和水鬼有血缘关系的人,真凶在齐文瑞成功杀死两名死者之后动手杀了他,杀人动机未知。

    几人都想得明白其中关键。

    裴临道:“现在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抓住凶手。”

    魏旭接道:“四方书院从隐世衙进驻的那天开始,四周早已布满了隐卫,没有王爷的令牌无人可以从这里离开。”

    苏清墨想了想,出主意道:“我们可以聚齐书院的所有人,让他们彼此确认有没有生面孔,如果没有,再让隐卫仔细搜查整个书院。”

    牧元出声吩咐井边的隐卫队,“照王妃的意思办。”

    一盏茶过后,书院内的所有人,甚至连打杂的都被集合在了一起。

    二十几号人发出熙熙攘攘的声音,魏旭让众人肃静,待人群安静下来后他将苏清墨的意思传达下去。

    牧元站在上首,所以一干人等的形态都可以看到,当视线掠过人群里的一个角落时,停了下来。

    他还记得对方是内阁大学士的公子,只不过面貌神态却和之前相差巨大。

    等众人确认了没有生面孔出现后,牧元将人群遣散,并命隐卫将内阁大学士的公子带到房间内。

    牧元坐在椅子上,平静地注视着对面的人。

    十五六岁的少年本该气色红润健康,如今却面色惨白,形销骨立,一副患重病的状态,整个人站在那里,微微打着晃,好像如果有风经过人就会被吹倒一般。

    牧元开口问道:“你是内阁大学士家的公子?”

    站在对面的人咳了两声,呼吸略喘,“回王爷,学生姓江名沅,家父确实在朝中担任内阁学士一职。”

    牧元没再出声,让方慕北上前帮江沅号脉,他开始的时候挣扎了几下,魏旭看不过眼把人按在了椅子上。

    方慕北摸在脉门上的手顿了顿,接着又把了另一个手的脉,面色浓重地肯定道:“你中毒了,而且毒根深种,极难拔除。”

    江沅的脸色变得比方才更白,血色极淡的双唇颤抖起来,“不不可能的。”

    他口中喃喃低语道:“我明明吃了解药的。”

    “看来你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

    江沅看着说话的牧元,神色间带了迟疑。

    苏清墨在一旁劝道:“你说出来,或许王爷可以帮你。”

    事到如今,心知无法再隐瞒下去的江沅踟蹰片刻后,气息有些虚弱的开了口。

    “我可能知道杀人的是谁”

    江远的话让屋内的众人神色皆是一凛。

    魏旭追问道:“你见过凶手?”

    江沅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确定那人是不是凶手,但是出现在书院里的生面孔除了那人就没有别人了。”

    屋内的几人静静地听着江沅娓娓道来。

    “齐先生死的当天,我夜里起夜,刚出门就被打晕了,醒来的时候是在竹林边的水井旁,身边坐了个男人,他身上穿着深褐色的衣服,当时他表情阴冷地盯着我,问我是不是做过强抢姑娘回府的事情,我不承认,他便气急败坏地说我敢做不敢当。”

    牧元想起初见江沅时,他曾脱口而出的话,“齐文瑞被害的时候,你忘了自己对同窗说过什么了?”

    江沅面色微窘,“学生当时只是随口胡诌,哪能真做过强抢民女的事情,若叫学生的父亲知道了只怕要将学生吊起来打。”

    牧元心下叹息,祸从口出的道理谁都知道,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之后呢?发生了什么?”

    江沅接着道:“之后无论我怎么赌咒发誓,那人都不相信,然后他告诉我,在我昏迷的时候他给我喂了毒,如果我想要活命就听他的话,他会慢慢地帮我解毒,于是他开始每日给我一丸药,说是可以暂时抑制我体内的毒,我问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解了毒,他只说等时候到了毒自然就解了。”

    方慕北推测,喂给江沅的其实并不是什么解药,江沅体内的毒是逐时累积的,真到了最后,江沅只有毒发身亡的结局。

    牧元问道:“他都让你帮他做了些什么?”

    江沅小心地觑视了牧元一眼,“他让我注意王爷你们的动向,然后每日送些吃食给他。”

    怪不得,怪不得凶手能够藏匿在书院里而不漏行迹。

    苏清墨忽然出声问道:“江沅,你可在那人的身上发现过什么异样?”

    江沅未经思考脱口而出道:“我觉得他不像活人。”

    回忆起那人身上的气息,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死气沉沉的,身上阴凉的过分,皮肤惨白,眼睛里仿佛含着死气。”

    苏清墨和裴临对视一眼,心里有了答案,接下来的话便不适宜有外人在场了,牧元问出凶手的藏身之地,让魏旭带领隐卫去竹林抓捕凶手,江沅也被魏旭带在了身后。

    离开之前,江沅眼中含着祈盼,问方慕北道:“大人,学生身上的毒可还有办法解?”

    方慕北看着他,挺好的孩子,却因为逞能惹上祸事。

    不等方慕北回答江沅,牧元开口道:“本王给你一个信物,你拿上之后到王府找李大夫。”

    魏旭有些意外地看了牧元一眼,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玉佩的一面雕着临川两个字,另一面是一个字。

    江沅欣喜若狂地接过玉佩。

    牧元看向魏旭,漫不经心道:“待江公子的毒解了后,你亲自将人送回家。”

    他看着江沅渐行渐远的身影,眸中带着深意。

    江沅的父亲江城是个难得的好官,政见观点独到,于武安帝和北燕朝皆有益,牧元无所谓卖不卖他个恩情,只不过恩情若是送出去了,就一定要让江城知道。

    等两人离开后,裴临出声打断牧元的思绪。

    “王爷,江沅所说的人肯定是杀害卓白、赵立诚以及齐文瑞的凶手,他身上的死气就是长期接触并且操控女鬼时沾染上的。”

    裴临的话方慕北同意,只有一点仍旧不能确定,“秦智易也是他杀的?”

    牧元淡淡开口道:“等人抓到后自然就有答案了。”

    半个时辰后,魏旭从外面冲了进来,“王爷,人抓到了,就在外面。”

    牧元神色冷肃,“把他带进来。”

    魏旭领命离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推搡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几人打量着站在屋子中央的男人。

    他穿着江沅口中提过的深色衣褐,背脊佝偻,使得原本就不高的个头越发矮短,身体不是很强壮,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没有多干净,面颊苍白瘦削,一双眼睛带着波澜不惊的死气定定地看向地面。

    牧元的指尖沿着茶杯的杯口缓缓滑动,冷声问道:“你与井中的女尸是何关系?”

    尸体打捞出来之后,江沅没有时间去通知他,所以牧元猜测他并不知道井中的尸体被打捞出来的事情。

    男人的反应证实了牧元猜测。

    原本丝毫不为外界所动的人因着牧元的一句话猛然间抬起头,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狠意。

    牧元神色未变,“回答本王的话。”

    魏旭上前压住男人的肩膀,膝盖抵住他的腿弯处,强制性地让人跪在了地上。

    跪下的男人目光上移,仍旧一言不发。

    牧元垂下视线,手指敲打在椅子的把手上,“你若是执意不开口,本王便会让她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他眼睫轻抬,视线冷冷地射向地上的人,“你利用她做过多少事本王都清楚的很。”

    这个‘她’是谁众人都心知肚明。

    “我没有利用过她”

    地上的人终于声音嘶哑地开了口。

    听不下去的苏清墨猛然起身,把茶杯摔在男人面前,茶杯应声而碎。

    “你还说没有利用过她,你将她的魂魄炼化成厉鬼,又让她帮你杀人,你知不知道,鬼魂一旦造了杀业便不能再投入轮回,除了魂飞魄散没有第二条路。”

    一声声的厉斥让男人的脸色变得青白交加。

    牧元适时开口道,“将真相说出来,或许本王能想办法救她。”

    男人迟疑地问,“真的?”

    苏清墨看向牧元,水鬼的魂魄已灭,根本不可能有办法。

    牧元静静地看着她,片刻后苏清墨允诺,“只要你说出所有的事情,我就帮你。”

    男人的眼中瞬间燃起光亮,“我说我说,你们想知道什么?”

    苏清墨看着他,“就从你姓甚名谁,和井中之人是什么关系说起罢。”

    “我叫邱康,家住在离京城不远的邱家村,井中被害的人是我的妹妹,我俩从小就没了爹娘,是邻居时不时的接济养活了我俩,我能挣钱之后日子慢慢好了起来,两个月以前,我和妹妹带着自家种的菜到京城去卖,妹妹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我就想着给她买点首饰,谁知就在我收摊的时候妹妹一转眼就不见了。”

    那天也是噩梦的开始。

    “妹妹不见了之后,我不敢离开京城,只能用卖菜赚的钱勉强活着,最后没钱了我就去垃圾堆里找吃的,夜里和乞丐住在一处,终于有一天我打听到了妹妹的消息,有人看见她上了四方书院的马车。”

    说到这里,邱康脸上浮现波动,“我想尽办法进到了四方书院,暗中查找妹妹的踪迹,进入书院的第二天夜里,有人把我带到了竹林边的水井旁,说我找的人就沉尸在井里面。”

    他的脸上沾了泪水,双拳紧攥,正在忍过心底难捱的情绪。

    “开始我并不相信,可是那人在井身上画了什么以后,妹妹的鬼魂就从井中升了上来。”

    苏清墨抓住他话中的重点,“带你到井边的人,你看清了?”

    邱康摇头,“他一身黑衣,并未露出容貌。”

    苏清墨的心跳骤然加快。

    又是黑衣人,帮助邱康的黑衣人和之前的黑衣人会是同一个人吗?

    牧元接着问邱康道:“黑衣人之后又做了什么?”

    “他给了我一颗乌黑色的珠子,让我把血滴在上面。”

    “你依言照做了?”

    “他说他可以帮助我报仇。”

    魏旭冷不防道:“你连谁是仇人都不知道就想着要报仇?”

    邱康接下来的话给了魏旭答案。

    “我知道害死妹妹的凶手是谁,潜入书院的当夜我路过齐文瑞的房间,当时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他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小小的供桌,上面放着妹妹亲手绣的绢帕,齐文瑞跪在供桌前,上香磕头后说了一段话,他让妹妹不要怪她,说他也是迫不得已的。”

    如果事实真的如邱康所说,齐文瑞就是杀害井中女子的凶手,那么齐文瑞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

    “为何杀害卓白和赵立诚?”

    邱康嘴角带了一丝讽意,“是他们倒霉,之前我曾见过他们两人在街上勾肩搭背地调戏姑娘,这种人渣活在世上日后也定会干出丧尽天良的事情,我是在为民除害。”

    他佝偻的身板稍稍挺直,对于卓白和赵立诚的死没有任何悔意。

    听他说完之后牧元问道:“你是如何控制齐文瑞杀人的?”

    邱康露出吃惊的神色。

    苏清墨道:“你利用妹妹的鬼魂和齐文瑞杀人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我好奇你是如何控制齐文瑞的?”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