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31章 血色手印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门的底部,靠近地面的地方,印着血红色的手印,不多不少,刚好七个,高度是人趴在地上抬手拍门时的高度。

    苏清墨想起了下半夜的敲打声,背脊一寒。

    她蹲下身,伸出手比量着门上的血手印,大小比她的手大上两圈,应该属于一个成年男子。

    她看了半晌,仍旧没有什么办法能找到手印的主人,对一旁的牧元道:“稍晚些,等裴临来了以后让他看看。”

    裴临入京之前有事离开了几日,所以并没有跟牧元还有苏清墨一同进入四方书院。

    在等待裴临到来之前,两人去了趟卓白和赵立诚被害的现场,汤沐房因为还要使用的关系已经打扫了干净,而同与赵立诚住在一个寝庐内的学生已经搬出,寝庐空置了下来。

    赵立诚被吊位置的下方到门口的方向,有一条拖曳的血迹。

    苏清墨腰间的紫金铃没有任何反应,她站在门口环顾一圈屋内,有些疑惑道:“这里不像死过人的样子。”

    牧元不解其意,苏清墨接着道:“房间里干净的不像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赵立诚被杀后曾有人在这里做过法事。”

    横死之人被杀害后,死后的鬼魂大部分会留在原地,即使短暂的离开也会有阴冷的气息留下,可赵立诚的寝庐内什么都没有。

    苏清墨拧着眉跟在牧元身后离开。

    戌时中的时候,裴临才姗姗赶到书院,牧元和苏清墨的屋内还燃着蜡烛,他敲了敲房门,听到屋内有人应声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苏清墨闭着眼倚在床柱上,困得不成样子,听到开门声后困顿地睁开眼睛,看见裴临的时候变得精神了起来。

    “表哥,你总算来了。”

    裴临的身上还带着寒意,想来是赶路赶得急的缘故,他先朝牧元行了个礼,然后才看向苏清墨笑道:“看来事情有些棘手啊。”

    书院内发生的凶杀案苏清墨在信中跟裴临详细地说过,已经掌握了情况的裴临当下没有再耽误,把身后背着的大包袱解下放到桌子上。

    “王爷,水鬼魂飞魄散后留下的珠子可在您那?”

    牧元从袖中取出一物递到说话的裴临手上。

    前一晚还是乌黑色的珠子不知何故颜色竟然变得更深。

    裴临看了看手心上的珠子,叹道:“执念变得更重了。”

    苏清墨问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没有具体的名字,它是死后鬼魂的亲人,利用自己的鲜血和执念炼化而成的,被炼化后会成为魂魄的容器,能够让鬼魂短暂离开生前被杀死的地方。”

    苏清墨想到赵立诚被杀的屋子,问道:“离开后怨气也会跟着消失吗?”

    “自然不会,就算能够短暂的离开,最终还是要回去的,生前被杀害的地方无论对于厉鬼还是怨鬼都相当于一间牢笼,除非恨意或者怨气消失,亦或是有高人做法超度,否则他们是无法离开的。”

    裴临握紧手中的东西,接着道:“我需要去井边确认一些事情,不过在动身之前我们最好查清楚血手印的主人是谁。”

    苏清墨眼中一亮,看着裴临从包袱里面拿出一盏通体碧绿色的烛灯。

    烛灯精致异常,底座有掌心大小,灯柄的长度不足一尺,烛台是一朵盛开着的彼岸花,花朵正中间就是烛芯。

    裴临将烛灯置于掌上,跟牧元介绍道道:“这盏灯名为轮回,用作寻找血手印的主人再好不过了。”

    苏清墨吹熄了房内的所有蜡烛,黑暗一瞬间笼罩下来,只有朦胧的月光透窗而入。

    桌上传出一阵的摸索声,随后一点幽幽烛火亮起。

    原来是裴临用蛰火点亮了轮回灯,幽绿色的烛光在屋内亮起。

    裴临举着灯走到门前,接近血手印的一瞬间烛焰的颜色倏地变成赤红色。

    他眼中一喜,“很快我们就能知道血手印的主人了。”

    牧元和苏清墨跟在裴临身后,轮回灯的烛焰颜色始终是赤红色,只有方向不对的时候才变回幽绿色,等裴临调整了方向之后烛焰又成了赤红色。

    三人跟着轮回灯的指引走了不久,来到一扇房门前。

    苏清墨的注意力从烛焰上离开,看着眼前有些熟悉的房屋,就在白日里她和牧元才离开不久。

    裴临确认了烛焰的状态,问道:“这是谁的房间?”

    牧元淡声道:“第二名死者,赵立诚。”

    裴临面色略显凝重,“这么说房门上的血手印是赵立诚的?”

    苏清墨迟疑道:“白天的时候我和王爷来过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裴临闻言闭上了双眼,嘴唇无声蠕动,一霎之后他重又睁开。

    苏清墨知道裴临已经开启了天眼。

    裴临定定地站在房门前,苏清墨说的没错,整个房间内的气息很干净,却也干净得有些异常,他利用天眼,视线在屋内逡巡着,注意到角落里一抹灰色的雾气之后,声音变得凝重起来。

    “赵立诚的鬼魂不是离开了,而是被吃掉了。”

    他推开房门走进去,径直走向灰雾所在的角落,拿出一根小指长度的,用轮回灯的烛火点燃,燃起的慢慢地往角落里飘出烟雾,不一会那抹灰雾和的烟雾融合,化出明显的形态来。

    是一个男子的身形,只不过男子的上身和下身是断裂的状态。

    苏清墨对牧元解释道:“角落里的灰雾应该是那人的魂魄被吃之前逃逸出来的一丝,表哥修补了一下,这才让灰雾能显出整体身形。”

    牧元看着地上模糊的人形轮廓,道:“被吞食魂魄的应该就是第二个死者赵立诚。”

    “只是形态的话是没办法在门上制造出血手印的。”

    苏清墨始终想不清其中关键。

    裴临问道:“血手印是在昨夜突然出现的?”

    苏清墨点了点头。

    “昨天一整日你和王爷都做了什么?”

    苏清墨边回忆边说给裴临听,待说到井中水鬼的时候,脑中灵光一现,“我知道了,赵立诚的鬼魂是被井中的水鬼给吞食的,这书院中有能力吞食鬼魂的只有井中已经成了气候的水鬼。“

    “昨晚水鬼魂飞魄散以后,赵立诚的鬼魂得到自由重新回到了被杀的地方,然后一路爬到了我和王爷的房门前,血手印的高度就是人趴在地上敲门的高度。”

    裴临接道:“赵立诚的残魂已经不足以支撑下去,所以在做完事情之后就消失了,只留下了这间房内的一丝魂魄。”

    两人说话的时候,牧元的的视线不经意路过床脚,他走过去蹲下,伸手在床脚处摸索,紧接着他动作一顿,拿出一物出来。

    一个无论从用料还是做功上来看都略显粗糙的荷包。

    牧元的发现引得苏清墨和裴临上前,他拆开荷包,里面装着一张祈福纸,上面写着‘愿吾儿文瑞平安顺遂,身体康健,即便娘不在了,也要好好活下去’。

    赵立诚的屋子从凶案发生之后就被衙门的人严密把守了起来,直到隐世衙接手以后,隐卫都始终在暗处监视着这件房屋。

    牧元可以肯定,这件屋子在赵立诚被杀后除了隐世衙的人没有旁人进来过,所以荷包是在赵立诚被杀之前或者是赵立诚被杀的时候,遗失在这里的。

    字条上的前几个字让苏清墨想起一个人,她低声询问,“荷包是齐文瑞的?那杀害赵立诚的凶手也是他?”

    裴临的手指摩挲着下巴,“,荷包的上面残留着一丝赵立诚的怨气,肯定是他咽气之前从齐文瑞身上拽下来的,所以凶手十有**就是齐文瑞。”

    “杀害卓白的也是齐文瑞?”

    “我们去汤沐房看一看,如果卓白的魂魄也被吞食了,那他的死肯定和齐文瑞脱不开干系。”

    三人往不远处的汤沐房走去,轮回灯已经被熄灭,所以三人脚下的速度快了许多。

    夜已深,书院的学生早已歇下,没有使用汤沐房,所以汤沐房内没有点蜡烛,整个黑漆漆的。

    裴临站在汤沐房门前,根本不用进去,只用天眼看了一瞬肯定道:“卓白的魂魄也被水鬼吞食了。”

    汤沐房内的情况和赵立诚的房间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卓白的魂魄早已被水鬼蚕食干净了。

    苏清墨问裴临道:“水鬼是由齐文瑞控制的吗?”

    裴临没说是或不是,“走,去水井,我需要看过之后才能得到答案。”

    三人又脚步匆匆地赶往水井,明明是寒风凛冽的夜晚,一通忙活下来苏清墨倒也没感觉冷。

    水井还是如之前一样静静地立在竹林边,可四周的气氛却没有之前那么阴冷了。

    裴临摸了摸封住井口的木板,又蹲下仔细瞧了瞧井身上面颜色暗淡,极不容易被发现的符咒。

    苏清墨的视线跟着裴临下调,这才注意到井身上面的情况,疑惑道:“怎么会有锁魂咒?”

    裴临站起身,“你再仔细看看。”

    苏清墨走上前,绕着井身转了一圈,嘴中‘咦’了一声,“看起来又不像锁魂咒”

    裴临轻叹口气,仿佛在为她的学艺不精感到忧愁。

    “之前是锁魂咒,之后有人添了两笔,变成了请魂咒。”

    裴临指了指井口上面的木板对牧元道:“王爷,这封住井口的木板用的是槐木,井身上画的是锁魂咒,我估计杀害水鬼的人原本是想封住水鬼的魂魄,谁成想却有人在锁魂咒上面动了手脚。”

    “所以锁魂咒便成了请魂咒?”

    裴临点了下头,“槐木搭配请魂咒,将原本束缚鬼魂的效用逆转,不仅将水鬼的鬼魂请出了水井,还利用槐木吸收了附近的阴气,增强了水鬼的能力,这背后动手脚的人并不简单。”

    话说完后裴临的神色间带上了一丝困惑,“如此多的怨气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没等他想明白,苏清墨问道:“利用水鬼杀人的真的是齐文瑞?”

    裴临搓了搓有些僵冷的双手,跺了跺脚,“咱回房间说,好不好?”

    牧元也怕在寒风中时间长了损伤苏清墨的身体。

    回到牧元和苏清墨的房间后,裴临先是倒了杯热茶暖手,然后坐到椅子上。

    苏清墨有些着急地问道:“究竟是不是齐文瑞。”

    裴临喝下口热茶,暖意从口腔顺到腹中,他舒服地喘出口气,似是而非道:“是他也不是他。”

    苏清墨被他绕的迷糊,正要起身冲到他面前,右手却被牧元扯住,牧元塞给她一杯热茶,“别急。”

    裴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真该学学王爷,急什么,我正要说呢。”

    谈到正事他面上多少带了些严肃,“我说是他,是因为杀人的确实是齐文瑞,至于不是他,那是因为齐文瑞没办法操控水鬼帮他杀人,背后另有其人。”

    苏清墨有些没理明白,牧元坐在她身边看着裴临淡声道:“若本王料想的没错,应该是真正的凶手控制了水鬼和齐文瑞,然后凶手利用水鬼,帮助齐文瑞杀死了卓白和赵立诚,接着在人没咽气之前让水鬼吞食了两人的魂魄。”

    “王爷的猜测分毫不差。”

    “在后面操控水鬼的人又是谁呢。”

    裴临拿出之前的乌黑色珠子,“那人的具体身份我没法告诉王爷,但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人跟井中之人有着血缘关系。”

    他把珠子放到桌子上,解释道:“我之前也说过,这个珠子是用亲人的鲜血和执念炼化成的,将珠子送进鬼魂体内,便可以控制鬼魂,只不过控制的人必须是炼化珠子的人,也就是说,水鬼生前和凶手是血亲。”

    苏清墨猜想道:“或许水鬼和齐文瑞就是血亲。”

    这种可能裴临倒是没想过,他沉思道:“荷包里的字条指明齐文瑞家中除了他应该还有个老母亲,难道水井中的人是齐文瑞的母亲?”

    牧元看了眼夜色,打断裴临的思路,“明日从井中捞出尸体后一切就都明白了。”

    话中逐客的意思明显,裴临自然不好再留下,他离开房间往魏旭和方慕北的住处走去。

    三人都没有想到,第二日井中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确认身份,四方书院却又出了命案。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