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29章 书院命案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常云庭死后,牧元下令让隐卫将整个长寿村付之一炬,密室内的尸骨则在峡谷内找一处地方埋葬,接着几人又进入温泉洞中密室内的暗道内,在暗道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才到尽头。

    暗道尽头上方有一块可活动的木板,隐卫推开木板爬上去之后,发现竟置身在破庙内的供桌下面。

    牧元看着脚下的暗道出口,联想到之前在破庙内失踪的二十人,脑内隐隐有了答案。

    长寿村的村民利用暗道掳走破庙附近过路的人,上报到案的二十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剩下大部分的人则不明身份,他们的亲人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一行人离开破庙上了马车,马车往最开始定好的目的地温泉庄子上跑去,结果没走多久,马车便被拦了下来。

    “拜见临川王。”马车前方传来一道声音。

    牧元从车上下来,看着暗卫打扮的男人,“何事?”

    暗卫从袖中取出一封信。

    牧元接过信打开,快速览阅,看完后他收起信问对面的人,“情况可严重?”

    暗卫点了下头。

    “回禀皇上,本王即刻回京。”

    暗卫得令离开,牧元回到车上,眼含担忧地看着车里的人。

    苏清墨仍旧维持他离开时的样子,静静地发着呆,视线定在一处,眼神空洞,思绪明显已经飞远了。

    青竹死后,牧元明显地察觉到她的闷闷不乐,可是他却没法帮她,只能让时间抚平她心里的难过。

    他扯过她的手,声音放轻,“清墨”

    身边人楞了一下,缓缓回过神来。

    牧元看着她的眼睛,“皇兄急召,我们不能去温泉庄子了,要先回京一趟。”

    “是有案子吗?”

    “几天前,京城的四方书院发生了命案,书院中的一名学生被杀死在寝庐内,案件报给衙门后却始终没有线索破案,昨夜又有一名学生被害,皇兄将案件交给了我,希望能尽快抓住凶手。”

    苏清墨清楚,能交到牧元手中的案子,从来都不会简单,当下也没有再说什么。

    三个时辰之后,载着牧元和苏清墨两人的马车进了京城,街道上的行人不过三三两两。

    马车一路回了王府,青蕊和青荷已经候在了门口。

    青荷看到苏清墨脸上的纱布之后,惊得神色骤变,“王妃,您的脸怎么了?”

    苏清墨只轻轻地回道:“出了些意外。”

    回到墨香居之后,苏清墨坐到窗边的矮榻上,望着窗外出神。

    青蕊四周打量了一圈,自言自语地小声道:“怎么没见着青竹姐姐?”

    青蕊的声音虽小,但是苏清墨还是听见了,她鼻尖一酸,眼泪似有下滑之意,急忙眨了眨眼。

    “青竹不会回来了。她已经不在了”

    仿佛在说给青蕊和青荷听,又仿佛在说给自己听。

    牧元脚下刚跨进墨香居,就看到了苏清墨有点泛红的眼眶,他坐在她的身边,话中带着商量。

    “我要趁夜赶到四方书院,接下来的几天里都要住在书院里,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牧元不得不承认,虽然不好因私误公,但若是放任苏清墨自己留在王府,还不知她会想些什么,所以还是把她带在身边为好。

    “好,我和你一起”

    牧元希望她能尽快从青竹的死里面走出来,他的担心她都懂。

    青蕊和青荷没再多问,伺候苏清墨换了身衣裳之后,送她和牧元出了王府。

    方慕北和魏旭坐在驾驶马车的位置上,驱赶马车在夜色之中往城北的四方书院赶去。

    两起凶杀案的卷宗也已经有人整理好交给了牧元,他借着马车里朦胧的烛光大致看了一遍。

    第一位死者名叫卓白,是正八品钦天监主薄家的公子,两天前被发现死在了书院的汤沐房中,腹部有四个刀口,是致死的原因。

    据书院的目击者称,当时卓白的血几乎流满了整个汤沐房的地面,空气中是浓重的血腥气,场面十分恐怖残忍。

    第二位死者,是在时隔一夜的昨晚被杀害的,名字叫赵立诚,是从七品国子监博士家的二公子,赵立诚的尸体是在寝庐内发现的,他的上半身被自己的腰带吊在空中,下半身直立在地,类似腰斩之刑。

    根据仵作所验,赵立诚被拦腰截断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咽气,而是奋力地像门口爬行了一段距离,当时凶手就站在屋内冷眼看着赵立诚挣扎,直到他咽气后才将人吊了起来。

    牧元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防被侧里伸过来的一只手打断。

    苏清墨的手中静静躺着一块乌木腰牌和一支青色的哨子,“王爷,这两样东西一个是可以指挥死士的腰牌,另一个是可以召唤死士的青哨。”

    牧元想不通苏清墨的意思,只听她继续道:“苏家死士的身体里面都被种了蛊,青哨的声音可以引发蛊虫的共振,只要青哨被吹响,即便离得再远都可以被死士找到。”

    “你想把死士交给我?”

    苏清墨点了下头,“原本死士是由青竹管理的,现在她不在了,我不知道该把这两样东西交给谁,想想,若是给了你,或许多少对你都会有点帮助。”

    “死士是苏家用来保护你的。”

    苏清墨看着牧元的眼睛,“你会伤害我吗?”

    牧元深深地看着苏清墨一眼,慎重地接过腰牌和青哨。

    他听明白了她话中未明说的意思。

    这个世上,若他不会伤害她,那她也不会需要死士的保护,她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能护住她。

    马车在牧元将令牌和青哨收进袖中之后停了下来,驾车的魏旭在外面轻声说道:“王爷,我们到书院的后门了。”

    牧元和苏清墨两人先后下车,刚站定就有人从暗处走出来。

    来人是个身材有些瘦削的男子,他神态不卑不亢,对着牧元和苏清墨拱手道:“在下齐文瑞,是四方书院的教书先生,拜见王爷,拜见王妃。”

    牧元免了齐文瑞的礼。

    齐文瑞直起身,不急不缓地道:“书院已经准备好了房间,就在学生的寝庐附近。”

    魏旭在一旁道:“烦请先生带路。”

    四人跟随齐文瑞从后门进入书院,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座小院落前面。

    送走齐文瑞之后,魏旭推开院门走进去,四处检查了一遍,对身后的牧元道:“王爷,小院的前后各有一个门,属下观察了一下,后面的门通往的是学生寝庐。”

    牧元点了下头,“关于齐文瑞,有何看法?”

    魏旭想着不久前接触到的人,开口道:“是个挺规矩的人,对您的态度既不谄媚也没有疏远,王爷觉得人有问题?”

    “已经发生了两起命案,凶手有极大的可能就是书院中的人,齐文瑞也逃脱不掉嫌疑。”

    魏旭想了想,“要不要属下去调查一下他?”

    “不必,就算让你去查也查不出任何问题,四方书院是朝廷出钱创办的,在这里教书的先生祖上三辈都必须是身家清白之人。”

    魏旭熄了心思,牧元牵着苏清墨,看了眼院落里相邻不远的两间房屋,“时辰不早了,先休息罢。”

    第二日清晨,牧元思绪翻涌,直到屋外传来魏旭的声音。

    “王爷,您醒了吗?”

    魏旭不等牧元问,急切道:“王爷,又死人了。”

    牧元声音微沉,“什么时候?”

    “就在今早,学生们去上早课的时候,在学堂里发现的。”

    牧元一边往学堂走,一边低声问,“方慕北呢?”

    “已经带着隐卫去了案发现场。”

    牧元赶到学堂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一圈人,大部分是书院的学生,零星的几个是教书的先生。

    待走近了就听到人群中的议论声。

    “这都死三个人了,书院竟然还不放我们回家。”

    “书院哪敢放我们离开,要是死人的事情传到了外面就糟了。”

    “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怕”

    “听说衙门查了好几天都没有查出凶手是谁?”

    “衙门能有什么本事,上次我在街上抢了个姑娘回府,还是衙门的人给我收拾的烂摊子。”

    “那是因为你老子是内阁大学士。”

    牧元注意了一眼最后说话的两个人,对隐卫道:“把发现尸体的人留下,其他人带离现场。”

    隐卫依言行动,牧元看了眼身后的苏清墨,“真的要和我进现场?”

    苏清墨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

    如此牧元便不好再拦着她,带着她和魏旭走进现场,方慕北早就已经忙活了起来,看到牧元进来后,忙起身招呼:“王爷。”

    牧元拧眉看着面前布满血腥气的现场。

    死者竟然是认识的人。

    他问方慕北,“核实身份了?”

    方慕北点了点头,“核实过了,人确实是齐文瑞无误。”

    没错,死者正是昨夜接待了牧元等人的齐文瑞。

    此刻的他浑身是血的坐靠在墙壁上,双腿微开向前直伸,手里抱着被砍下的头颅,脖子断裂处的鲜血已经凝固。

    他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眼睛瞪得很大,唇部微微张开。

    牧元看了眼苏清墨,发现她面色并无异样后将视线转向方慕北,“有什么发现?”

    “回王爷,从血液的凝固状态来看,死者被杀的时间应该是在子时末到寅时初,死者的身上没有中毒和外伤迹象,可以确定死因是被切断头颅而死。”

    他指了指齐文瑞抱在手中的头颅,“他的头发一丝未乱,这说明了两种情况。”

    “一种是死者和凶手认识,他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凶手杀死的,另外一种就是死者被砍下头颅的时候已经是昏迷的状态了。”

    牧元听方慕北把话说完,问魏旭道:“去问一下,齐文瑞是和谁住在一个房间的。”

    魏旭领命离开,牧元的视线又看回到已死的齐文瑞身上。

    齐文瑞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那套,血液以断裂的脖子为出发点,呈喷溅状射到墙面上,以此可以推断出齐文瑞死的时候就是坐靠在墙壁上的,尸体没有经过二次移动,如果是熟悉的人作案,即使齐文瑞再没有防备之心,也不可能会乖乖地等着被砍头,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齐文瑞被砍头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牧元想通这一点的时候,魏旭带了个人从外面走进来。

    “王爷,您要的人带到了。”

    牧元看着面前和齐文瑞住在同一间房的男人,相貌端正,五官硬朗。

    男人走上前,“在下秦智易,是书院里的蹴鞠先生,见过王爷。”

    牧元看着他,仍旧确认道:“你和齐文瑞住在一处?”

    秦智易点了点头。

    牧元接着问道,“你和齐文瑞认识多久了?他平日里都与什么人有往来?”

    秦智易的视线避开齐文瑞的尸体,“王爷,能请您移步吗?”

    牧元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点头同意了。

    等走出学堂后,秦智易仿佛松了口气,开口解释道:“王爷,我不是心虚,实在是齐文瑞的死有点诡异。”

    牧元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秦智易脸上带了丝害怕道:“昨晚上半夜,齐文瑞出去了一趟,前后有一个时辰就回来了,那个时候我还没睡,本以为他回来之后就会休息,谁知道过了半个时辰以后他又出去。”

    牧元根据方慕北报出的死亡时间推算了一下,齐文瑞第一次离开的时候应该是为了接他们,至于第二次离开去做了什么恐怕只有齐文瑞本人才知道。

    “你说的诡异之处是指什么?”

    秦智易咽了下口水,“他第二次出门的时候,我在他身上看见了点东西,当时屋里没有点蜡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看错了。”

    “什么东西?”

    “一个披散着头发,穿着书院学生衣服的人,那人浑身滴着水趴在齐文瑞的背上,当时我想要叫住齐文瑞,可就在我要开口的瞬间那人却忽然转过头来,身体没动,但是整个脑袋却彻底地转了过来面向我,我被吓得闭紧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齐文瑞已经不见了。”

    想起那副情景秦智易还有些胆寒。

    秦智易的话音刚落,牧元看见苏清墨有些急切地从学堂内走出来。

    苏清墨牵过牧元,声音凝重道:“王爷,尸体上面发现了问题。”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