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22章 无头男尸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苏清墨随后看着一旁慵懒地摊在椅子上的裴临,“表哥,舅妈可有说何时叫你成亲?”

    裴临装出一副没听到的样子。

    苏清墨又问了一遍,裴临有些无奈地认命道:“怎么你成了亲我便也要跟着成亲?”

    “不是我急,我是替舅舅和舅妈着急。”

    裴家的家业虽然比不上苏家,但是也小不到哪里去,裴临自从跟了净空道长之后便做好了不接任裴家的准备,裴家还有一个小儿子,既然大儿子不愿接任,裴父裴母自然不强求,只是对掌家之事不担忧的裴母却对大儿子的终身大事担心得很。

    谁知道她的话刚落地,裴临便起身径自往外走去,边走边道:“表妹告诉母亲,让她放宽心,缘分到了我自然便成婚了。”

    苏清墨被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牙根痒痒。

    第二日,裴临和魏旭起床后等在客栈大厅中,待苏清墨和牧元下来后吩咐小二上了吃食。

    四人用完早膳后,一同回到牧元和苏清墨的房中。

    牧元端了杯清口的茶水,轻呷一口后问魏旭道:“那一家人的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回王爷,咱们的人不熟悉清水镇,所以有用的情报没有调查出多少,不过属下昨日打听到一个人。”

    “谁?”

    魏旭接着道:“此人名叫三儿,专门贩卖消息,他一直生活在清水镇,所以清水镇里的大小事情他都了解,属下打算跟您禀报后,再去找他问问关于那户人家的事情。”

    牧元没有反对,魏旭便躬身退出房间。

    魏旭走后裴临起身笑道:“王爷若无旁的吩咐,在下这便再回房睡个回笼觉。”

    牧元没搭理他,裴临冲苏清墨摆了摆手离开了。

    剩下牧元和苏清墨两人单独留在房内,苏清墨拿出未看完的话本子,像往常在王府一样倚靠在榻上看了起来,牧元在她身边坐下,手里捧着一本棋谱跟着研读起来。

    时间不觉间流逝,永安在门外说道:“王爷,方仵作到了。”

    牧元让人进来,永安推开门,接着方慕北走了进来。

    看到苏清墨的时候方慕北明显眼神一亮,“属下见过王妃,见过王爷。王爷叫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他放下手里的棋谱,看着方慕北,“叫你来是想让你验一副骸骨。”

    还不等方慕北开口,魏旭又走了进来,“王爷,属下有要事报。”

    魏旭的这副语气牧元再熟悉不过,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出他所料,下一刻魏旭便说道:“清水镇东面一户人家的猪舍里发现了一具无头男尸。”

    房内气氛瞬间凝滞。

    牧元问道:“知道男尸的身份吗?”

    苏清墨心里‘咯噔’一下。

    只听魏旭继续说道:“因为无人上报失踪,所以无法核实男尸身份,可是属下在男尸身上发现了一个东西。”

    他伸出手,掌心静静地躺着一个物件。

    苏清墨离开坐榻,屏住呼吸缓缓走上前,死死地盯住魏旭的掌心,半晌过后,怔怔地问道:“你确定?”

    魏旭看着手中的核雕木坠儿,沉默了一瞬,沉声道:“属下确定,无头男尸的身份便是王妃昨日见过的,那个叫阿木的孩子”

    苏清墨大口地喘着气,双手攥紧,面色有些发白。

    牧元担忧她的身体,扶着她坐回榻上,转身吩咐魏旭,“通知清水镇衙门,此案由本王接手。”

    魏旭回道:“请王爷恕罪,属下认出死者身份的第一时间便私自做主,屏退了清水县衙门的一干人等,换上了咱们的人。”

    “你做的没错。”

    苏清墨的心情平静了下来,看向牧元,“王爷,我想去现场看看。”

    魏旭阻拦道:“王妃,现场实在是您还是别去了。”

    苏清墨没出声,固执地看着牧元,最后牧元只得答应道:“好,我带你去。”

    几人当下毫不耽误,坐进马车中往发现尸体的地方驶去。

    现场附近有零星的几名百姓走动,因为隐世衙的把守,所以百姓们没有机会靠近现场,慢慢地便各自散开了。

    苏清墨被扶着下了马车,和牧元两人刚刚站定,不远处走来一位身着官服的男人。

    男人走到近前,姿态谦卑地躬身道:“下官康四海,拜见临川王,临川王妃。”

    “康知县不必多礼。”

    康四海站起身,脸上带着谄媚的笑,“下官不知王爷驾到,这几日多有疏忽,还望王爷恕罪。”

    牧元冷淡道:“本王来只为办案,康知县自去忙罢。”

    康四海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只是一瞬过后又恢复了正常,脸上笑意不减反甚,“下官不忍百姓因此事感到惶恐,还望王爷准许下官陪在身侧共同办案。”

    牧元懒得再与他废话,吩咐身旁的永安道:“将康大人送走,本王在清水镇期间不要让康大人出现在本王和王妃的视线中。”

    牧元的话说完,康四海的脸色终于尴尬起来,无法再留下的他只得跟在永安身后,半自愿半强制性地离开了现场。

    送走了康四海,牧元带着人走进镇东头的一户人家。

    发现尸体的人家生活条件不错,住着一幢两进的宅子。

    牧元边往里走边问魏旭道:“发现尸体的猪舍四周地形如何?”

    魏旭回答道:“猪舍位于主屋最后面的院子,临着南侧和北侧的墙所建,占地不小,如果是凶手抛尸,那么只需站在墙外扔进猪舍即可。”

    魏旭想了想,接着道:“而且死者是个半大的孩子,并不重,抛尸会更容易些。”

    魏旭边说着边带着牧元和苏清墨等人穿过主屋来到猪舍前,猪舍被打扫得很干净,气味没有想象中的刺鼻。

    苏清墨做好心理准备,一步一步地走到猪舍前,往里看了一眼,面色骤变。

    猪舍里有几头壮硕肥白的成年猪,隐世衙的人正用竹竿将它们驱赶到猪舍一角,少了猪群的遮掩,猪舍空地上躺着的尸体显得扎眼起来。

    尸体缺少了头部,从身量上看得出是个半大孩子,他穿着破损的衣裳俯趴在地,肢体残破不堪。

    观察了最初现场之后,方慕北让人抬出尸首,随后仔细查验起来。

    苏清墨已经被牧元强制性地送回了马车,所以现场只剩下了几个男人。

    方慕北看了半晌后终于起身道:“王爷,死者确实是个**岁的孩子,根据魏旭提供的物证,可以确定死者的身份。”

    这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坏消息自然就是死者竟然真的是阿木。

    魏旭拧着眉问道:“死者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

    方慕北让隐世衙的人取了一块布盖到尸体身上,答道:“死者身上的伤是不久前造成的,至于制造者。”

    他用下巴指了指猪舍,“就是它们。”

    魏旭不解道:“和这些猪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关,因为死者身上出现的是啃食伤。”

    方慕北叹了口气,接着道:“不要以为猪是吃素的,它们是杂食性动物,什么都吃,包括尸体,估计凶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将死者扔在了此处,我想凶手应该是想要借此破坏尸体上的线索。”

    魏旭看了眼猪舍里重获自由的猪群,又看了眼被白布盖住的尸体,喉中有压制不住的呕吐感。

    牧元给了魏旭缓冲的时间,见他好些了才吩咐方慕北道:“将尸体抬回衙门再仔细查验一番,派隐世衙的人把守好放置尸体的地方,不得让任何人靠近。”

    方慕北领命离开,牧元问魏旭道:“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是谁?”

    魏旭引着牧元离开猪舍所在的后院,来到前厅中,一个相貌平常的男人正等在堂中,男人见有人进来,急忙离开座位。

    “草民石厚,拜见大人。”

    牧元被请进上座,魏旭在旁介绍道:“王爷,这人便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

    刚站起身的石厚一听到牧元的身份,忙又惊慌跪下,紧张到吐不出一个字来。

    牧元对他的失礼毫不在意,让人起身后问道:“你是如何发现死者的?”

    石厚的声音里仍带着不自觉的紧绷,“草民喂猪的时候发现猪槽里的食物并没有减少,于是草民便进了猪舍,想看看是不是猪生了病才不吃食的,结果没走几步就在猪群中间发现了一条人的胳膊,猪群被撵开后,草民就看见了尸体。”

    石厚说话的时候牧元正不动声色地打量他的神态,除了有些紧张外并无任何异样。

    “昨日夜里你可有听到什么?”

    石厚摇了摇头。

    牧元没再问下去,带人离开了石家,出了石家的大门之后,牧元吩咐永安道:“将阿木的父母带到客栈。”

    永安带着隐世衙的几个侍卫离开,牧元这才上了马车,驾车的自然换成了魏旭。

    苏清墨正捂着手炉等在车中,牧元上来后她急忙地看向他。

    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但牧元仍旧开口道:“确实是那个孩子。”

    苏清墨情绪有些恹恹地道:“他家中的人知道了吗?”

    这便是牧元让永安将阿木父母带到客栈的原因,儿子失踪了这么久,父母两人却没有报案,让他不得不怀疑阿木的死是否和两人有关。

    可是这话却不能说给苏清墨听。

    于是牧元转移话题道:“你的脸色很不好,休息一下,我已经让人通知了那孩子的父母。”

    经他一提,苏清墨确实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便也不再强撑,缩进牧元的怀中缓缓闭上了双眼。

    马车没走多久便停了下来,牧元抱着人走进房中,把人放下,又扯过一旁的锦被盖好,这才转身走出房间。

    魏旭一直候在外面,见牧元出来后忙上前道:“王爷,永安已经带着人回来了。”

    “人在哪?”

    “就在永安的房内。”

    牧元进门的时候,房内一对男女正跪在地上,两人均低垂着头。

    魏旭用眼神询问永安,永安忙解释道:“我叫他们坐在椅子上等,可他俩说什么都不听。”

    牧元也没让两人起来,而是冷声问道:“你们二人可知罪?”

    男人的肩膀闻言一抖,面色惨白抬起头惶恐地看向牧元,“草民不知所犯何罪”

    牧元眉心轻皱。

    他将目光移向男人身旁的女人身上,“你也不知?”

    屋内的众人陷入沉默,迟钝地女人等了片刻才意识到话是冲她说的,她缓慢地抬起头,眼中带着明显的惶恐不安,声音轻细道:“民妇也不知。”

    看二人的神态不似作假,牧元这才让两人从地上站起来。

    男人踉跄着站了起来,然后搀扶起女人。

    待二人起身后,问道:“家中有何人?”

    男人先是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然后才答道:“回大人,草民名叫乔春来,家中已无老人,仅有一妻和一双儿女。”

    他拽着身旁女子的衣袖,接着道:“这便是草民的妻子乔林氏。”

    牧元继续问道:“你们夫妻都离开了,家中的儿女谁照顾?”

    乔春来正要说话,一旁的乔林氏打断道:“回大人,孩子们昨日被他们的伯父接走了。”

    “人住在何处?”

    这回乔林氏没开口,反而是乔春生答道:“草民的大哥住在京城,做些小买卖,平日里有时间便会接阿木和小花他们到京城住几日。”

    牧元没再接着问下去,让永安将两人送了出去。

    两人离开后,魏旭不解道:“王爷为何不将阿木遇害的事情告诉他们?”

    牧元也说不上为什么,他总感觉两人之间的相处有些奇怪,正是因着这种奇怪,他才没有贸贸然地开口。

    “你从那个叫三儿的人那问出了什么?”

    魏旭也没有紧抓着疑问不放,听牧元问,便答道:“据三儿所说,乔春生两口子是三年前来到清水镇的,住在清水镇的这段时间两人不怎么跟周围的人来往,乔春生靠做些小买卖养家糊口,再多的信息便没有了。”

    牧元想了想,“也就是说这家人在清水镇生活了三年,在邻居和周围人的眼中却始终是个谜?”

    魏旭点了点头,“不过属下倒是从邻居口中得知了一件事。”

    “何事?”

    “乔春生这人有些惧内。”

    牧元衣袖内的手指轻轻摩挲,“为何如此说?”

    魏旭面上带了些笑道:“乔家隔壁的邻居说有天深夜,他起夜的时候听到了乔家传出乔春生的求饶声和乔林氏破口大骂的声音,邻居听得起劲,可是没一会儿那声音便沉寂了下去,后来再也未曾响起过。”

    魏旭说得起劲,苏清墨这时走了进来。

    “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没多久,王爷怎会来永安的房里?”

    “我让永安带了阿木的父母来,方才见了见他们。”

    苏清墨神色一动,“阿木的事情他们知道了?”

    牧元摇了下头,“我觉得他们夫妻二人有些奇怪,阿木的事情便没有提。”

    苏清墨不解其意,牧元便将她睡着时候的事情细细地告诉了她。

    听完后苏清墨也觉出了怪异,却说不准究竟怪在何处。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