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20章 横死男童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就在苏清墨觉得呼吸即将停止的时候,她猛然间坐了起来,衣裳已经被冷汗浸透,她怔愣地看着马车内完好无损的符界,才意识到刚刚的一切都是梦。

    就在她缓缓吐出一口气,精神松懈下来的时候,车外传来青竹有些急促的声音,“王妃,魏统领出事了。”

    苏清墨急忙坐起身,穿好衣裳走下马车,被青竹带着王破庙内走去。

    破庙内的雕像后面,牧元和永安站在一旁看着被符界困住的魏旭。

    苏清墨走上前,惊讶地从魏旭的脸上见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

    那个梦中试图掐死她的男童的脸。

    她看向牧元,“王爷,发生了什么事?”

    因着在野外,所以牧元照比往常要警醒些,因此魏旭有异动的第一时间他便察觉到了。

    “我们歇下没多久,魏旭忽然暴起伤了永安。”

    随后他们离开了符界,惊讶的是魏旭却被困在了里面无法出来。

    苏清墨注意到永安正在流血的右臂,“青竹先去取药,给永安处理一下伤口。”

    永安谢道:“劳烦青竹姑娘。”

    青竹默不作声地点了下头,往庙外马车走去。

    永安随即问苏清墨道:“王妃,魏旭怎么办?”

    苏清墨看着被困在符界内发出桀桀低笑的魏旭,“他一定是不小心碰了什么,这才被男童的鬼魂上了身。”

    她这一说牧元和永安才意识到,苏清墨进来之前他们没有发觉魏旭脸上的异样,直到苏清墨出现以后,他们才在魏旭的脸上看到了一张男童惨白的脸。

    被鬼魂上身的魏旭闻言停止了低笑,面上含了一丝狐疑,“你们能看见我?”

    出口的话是有些稚嫩的童声。

    苏清墨没有理会他的问话,反问道:“你是谁?为何缠上他?”

    男童的脸上闪过问题被忽视的愤怒,“我凭什么告诉你?”

    意识到了从男童的嘴中无法知道什么,苏清墨索性放弃,对一旁的牧元道:“王爷,让人搜索破庙附近,寻找一副男童的骸骨。”

    伤口被处理完的永安闻言不等牧元吩咐,从怀中拿出一个哨子吹响,哨声过后,几名玄衣隐卫出现在破庙之中。

    牧元吩咐道:“调动四周的隐卫,找出一副孩童的尸骨。”

    隐卫们领命离开。

    被困在符界内的男童忽然发作,脸上带着凶狠,“我要杀了他。”

    只见魏旭的双手快速抬起置于脖子上。

    苏清墨在他动作的一瞬间便将一张符纸甩出,符纸穿过符界打在魏旭的身上,魏旭的动作停了下来不再动弹。

    如果魏旭是清醒的状态,就能发现身上贴的正是当初护城河边他贴在宁希身上的定身符。

    男童被定身符控制无法动作无法出声,符界外的几人静静地等待隐卫的消息。

    没过多久,几名隐卫便带着个包袱回到破庙中。

    隐卫中的一人将包裹放到地上,展开,一具保存完好的幼小尸骸出现在几人眼前。

    隐卫道:“禀王爷,骸骨是在庙后面的树林中发现的,埋得并不深。”

    牧元点了下头,“下去罢。”

    隐卫们得令,重又消失隐于暗处。

    符界内的男童自从骸骨出现后便神色惶急起来。

    苏清墨指尖捏着一张化魂符,声音平缓,不疾不徐道:“你若不马上从他的身体里出来,我便不再客气,立时让你魂飞魄散。”

    男童脸上带着不甘,但是苏清墨的能耐他见识过,沉默了片刻,最后只得不甘愿地从魏旭的身体里飘浮出去。

    男童的鬼魂离体的那一刻,魏旭恍惚了一下,随即清醒过来,之前被上身的时候虽然能看能听,但是身体的控制权却不在手上,如今重新夺回主导,当下也不含糊,手脚利索地出了符界。

    苏清墨看着现出完整形态的男童,不似梦中那般幼小,反而有**岁的样子。

    “为何害人?”

    男童的面上仍旧带着怨恨,“要你管!”

    牧元眉心不自觉地皱了一下,“老实回答,不然便将你挫骨扬灰。”

    男童的嘴唇抖了抖,到底没有再呛声回去,声音闷闷地道:“你们想知道什么,我说就是了。”

    看到男童放弃了抵抗,苏清墨的声音便也跟着放轻,“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记不得了。”

    苏清墨心下叹了口气,男童死的时候还未成年,死后鬼魂不记得许多事并不稀奇。

    虽然心中明白,但她仍旧试探地问道:“生前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男童的尸体已经入土,却一直没有投入轮回,其中原因苏清墨不必细想也猜得到。

    横死!

    男童早已不记得生前的事,使劲地想了想,只觉得头痛欲裂,他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在外的皮肤上渐渐出现各种不同的伤痕。

    他嘴上不停地呜咽着,“救救救我”

    苏清墨见势不妙,忙甩出一张锁魂符控制住男童的心智。

    男童渐渐冷静下来,他瑟缩在地,孱弱单薄的肩膀微微抖动着,身体和脑袋的剧烈疼痛使得他眼圈发红。

    他看着不远处男装扮相的俊俏女子,嘴唇懦弱了几下,终于开口轻声道:“你能帮帮我吗?”

    他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死的,有没有家人,他死后他们有没有惦念他。

    苏清墨没有草率答应,这趟行程的目的是调查失踪事件,所以她转头看向牧元。

    牧元眼眸深处藏着一丝无奈和笑意,“你怎么想的便怎么做。”

    心知他这是同意了,苏清墨笑着点了点头。

    她从包中拿出赤红色的魂玉,轻声唤道:“安澜,宁希。”

    两股青色烟雾从魂玉中飘出,青烟幻化成一对男女出现。

    宁希对苏清墨点了下头,安澜笑着招呼道:“清墨,好久不见。”

    苏清墨笑了笑,“有事想要请你们帮忙。”

    两人静静地等待下文。

    苏清墨指了指符界的方向,“你们可以带着这个孩子在魂玉内生活一段时间吗?”

    安澜顺着苏清墨手指的方向看去,瞬间了然。

    虽然符界内的孩子因为生前的记忆模糊而戾气不足,但是安澜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怨气。

    她看了眼身旁的宁希,对方笑着回望她。

    安澜心下有了决定,“清墨,你放心,我们可以照顾好他。”

    见安澜应下,苏清墨心下松了口气,其实她可以不顾安澜的意愿强制让男童进到魂玉中,可是她却不想。

    苏清墨上前几步撤掉符界,男童没有再生出异变,安静地跟着安澜和宁希回到了魂玉之中。

    苏清墨指着地上的骸骨,“青竹,把这些仔细收好,待了了他的心愿,再寻一处地方妥善安置罢。”

    青竹收起包袱系在身上。

    牧元伸手拢了拢苏清墨的大氅,“打算如何帮他?”

    苏清墨摇了摇头,“目前来看,毫无头绪,等查清楚失踪之事再说罢。”

    “你想没想过,他一直生活在这座破庙之中,说不定失踪之事和他有关呢?”

    苏清墨否定了牧元的设想,肯定道:“他的身上没有血腥气,证明他没有杀过人。”

    这时魏旭在一旁插嘴问道:“王妃,这么说来鬼遮眼也跟男孩没关系?”

    苏清墨看了眼他恢复如常的面色,“鬼遮眼确实是他做的,只不过不为害人,只是单纯的恶作剧而已。”

    魏旭接着追问道:“难道真的是永安那什么才引起的鬼遮眼?”

    闻言,牧元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那一眼含刀,扎得魏旭心脏一紧。

    苏清墨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永安的行为只是阳气外泄,所以引起了那个孩子的注意,但是其实真正遮眼的是那块系在树上的布条,那个孩子利用你做标记的那块布条为暗示,让你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在走重复的路。”

    魏旭恍然大悟。

    苏清墨顿了下,说道:“其实他心地并不怀,不然也不会仅仅引着我们走到破庙这里,但凡他有害人之心,将我们引向悬崖,我们如今也就不能平安地站在这里了。”

    魏旭赞同地点了点头。

    牧元转身看了眼月色,牵起苏清墨的手,带着人走向庙外的马车,“时候不早了,折腾了许久,你该休息了。”

    苏清墨任由他牵着,迟疑了下轻声道:“马车内的地方足够大,你也留下罢。”

    牧元停下脚步,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得她面部升腾起轻微的热气。

    “好。”

    她听见他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应着。

    两人上了马车歇下的同时,青竹拿着包袱也回到了另一辆马车内,魏旭和永安各自找地方睡下,后半夜没再生出事端。

    清晨天光微亮的时候,牧元率先醒了过来,苏清墨乖巧地缩在他的怀中,他紧了紧手臂,透过晨光打量她的睡颜,笑意不自觉地自嘴角升起。

    他静静地看了她许久,直到她缓缓地睁开双眼。

    苏清墨清醒之后发现自己正缩在牧元的怀中。

    她已经渐渐习惯了他的怀抱,还有他的人。

    苏清墨被扶着坐起身,牧元替她揉了揉僵硬的身体,车外适时传来青竹的声音,“王爷,王妃,膳食已经备好。”

    两人下了马车走进破庙,魏旭和永安早已等在里面,几人简单地用过早膳,青竹取出一封信递给苏清墨。

    苏清墨接过信拆开,读完之后眼中带了一丝喜悦。

    牧元好奇她的神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笑意自眼底扩散,苏清墨答道:“裴表哥来找我了。”

    牧元想了一瞬,想起了苏清墨所说的人是谁。

    当时她第一次跟他提起这个表哥的时候,他便派了隐卫调查过此人。

    苏清墨的表哥名裴临,年二十,是苏清墨母亲的哥哥家的嫡子,他和苏清墨二人师从长青观的净空道人,表兄妹两人从小感情极好,幼时还差点定下了娃娃亲。

    想到这,牧元的心中便有一丝不爽滑过,他尽量放缓声音问道:“何时到?”

    苏清墨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信上说他有事耽搁了行程,如今正住在清水镇。”

    “清水镇离这里不远,若现在出发,傍晚就可以到达。”魏旭在一旁接道。

    牧元神色不明地看着魏旭,吩咐道:“派人暗中守住这里,不得放任何人进来。”

    说完他将视线移到苏清墨的脸上,“现在出发罢。”

    苏清墨疑惑道:“出发去哪里?”

    “去清水镇。”

    真打算出发的时候,苏清墨反倒迟疑了下来,“可是失踪案还没有头绪。”

    牧元笑道,“你也说了没有头绪,再耗在这里也不会有新的线索,我们先去清水镇接你的表哥,再从长计议便好。”

    况且,他对她的表哥确实有些好奇。

    几人都是动作麻利之人,魏旭嘱咐好暗处的隐卫,随后翻身上马走在最前面,然后是永安驾车载着两位主子跟在后面,最后是青竹驾驶最后一辆马车缀后。

    一行五人赶了整整一天的路,为了缩短时间连午膳都是在车上对付吃的,终于在清水镇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镇。

    苏清墨将裴临暂住的客栈名字告诉魏旭,进城后魏旭边走边打听,没费多少时间便找到了目的地。

    苏清墨被扶着走下马车,刚站定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表姑娘?”

    苏清墨转身,看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笑了笑,“你怎么在这里?”

    说话的正是裴临身边的小厮云良,他看了眼苏清墨身边的人,忙上前躬身道:“小人拜见临川王殿下。”

    “不必多礼。”

    云良起身后脸上带着笑对苏清墨说道:“表姑娘,少爷正打算明日启程去找您,没成想竟在这里遇见了,若叫少爷知道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清墨正要开口就听身后的青竹冷冷道:“你应该称呼王妃。”

    云良被青竹这一提醒,面上闪过一丝无措,规矩道:“小人失礼,望王妃恕罪。”

    苏清墨笑了下,“无妨,裴表哥可是住在这里?”

    这次云良的回话规矩了很多,“回王妃,少爷正在此处休息,小人这便引您去找少爷。”

    苏清墨颔首,几人跟在云良后面往客栈二楼走去,永安坠在队伍的最后方,路过柜台的时候跟掌柜的开好了房间后,这才紧跑几步追上队伍。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