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17章 解毒之法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安澜眼中透露出不相信,“你骗我?”

    文初回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得意笑容。

    仿佛终于意识到文初没有说谎,安澜身上的气息骤变,身边小范围地卷起一阵阴风。

    苏清墨悄无声息地捏紧手中的符纸,以防安澜在失去理智的情形下伤人,阴风渐渐消散,安澜像被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缓缓地蹲下,呆呆地瘫坐在地,她小幅度地摇着头,嘴中喃喃着,“怎,怎么会呢,不会的,不会的。”

    安澜的目光没有焦点,慌乱地不知该落在何处。

    这些年的怨恨终于找到了发泄口,文初恶狠狠地说着,“怎么不会,你的宁希哥哥还是我亲手推进河里的,是我,亲眼看着他淹死在水里的。”

    “为什么?”安澜的声音细不可闻。

    遥想当年的事,文初的声音里仍含着怨恨,“当年我父亲打算把我嫁给他,他却说心中已经有了你,不愿娶我,无论我如何的努力,如何卑微的乞求,他都不同意,甚至后来我用他的母亲威胁他。”

    “他都硬咬着牙不肯松口,还想着带你私奔,我得不到的人,别人也休想得到,你们俩个不是相爱么,不是想要私奔么,我把你们俩都杀了,让你们去地府做一对鸳鸯不好吗?”

    文初说话的时候安澜始终沉默着,等文初说完之后,她迟钝地抬起双手摸向眼眶,那里早已湿润一片,泪水顺着指缝留下,她先是细弱地哭泣,随后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崩溃嘶哑地痛哭起来。

    哭声在荒废许久的院子中环绕,那些泪水仿佛冲刷掉了这些年空等的怨恨,又仿佛让她想起了当年那个和善清雅的少年人,那个让她等着他的心上人。

    安澜的哭声听得苏清墨心中泛酸,她轻呼出堵在胸口的浊气,看向脸上带着得意表情的文初,“宁希是在哪条河被你杀害的。”

    文初看着不远处衣着华贵的四人,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牧元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你若不说,本王便让人封了你的戏楼,将苏永班的所有人都关进大牢,慢慢拷问。”

    “是是在城外的护城河里。”文初身后的宋师兄闻言老实地说出位置。

    文初狠厉地瞪向身后,“你”

    宋师兄伸手扶着文初的手臂,在被甩开后有些苦涩道:“文初,咱们已经做错了很多事,不能继续错下去了,戏楼要是被封了,你叫儿子儿媳妇一家怎么活啊。”

    文初的面上终于有了松动,只是仍旧有些不甘心。

    宋师兄扯着文初跪在地下,“王爷,人是我们杀的,我们认罪,但是和戏楼里的其他人无关,他们还要生活,求王爷网开一面饶了戏楼中的众人。”

    不等牧元说话,文初看着从背后透心而出的手掌,呼吸滞住,那只手在穿过她的心脏之后又慢慢地离开,忍着巨大的疼痛,文初转过头看到阴笑着的安澜,嘴唇抖了抖,吐出两个字,“贱人。”

    说完慢慢栽倒在地。

    另一旁胸口同样出现血洞的宋师兄跟着一同倒下,安澜看着呼吸细弱的两个人,趁两人没咽气的时候,笑着说道:“放心,你们的儿子儿媳妇一家马上也会下去陪你们的。”

    文初倏地睁大双眼,眼睛里的恨意几欲脱框而出,几息过后终于还是不甘地停止了呼吸,眼睛却始终睁着,死不瞑目。

    两人咽气后,安澜面无表情地看向苏清墨,“昨晚那人在屋里,你们离开这里吧。”

    牧元一个眼神,魏旭离开符界走进小屋,看到林宁正昏迷在破旧的木床上,他上前轻轻拍了拍林宁的侧脸,待林宁恢复意识后两人离开小屋。

    安澜看到人被带出后转身欲走,苏清墨出声制止道:“安澜,你想见宁希吗?”

    苏清墨的话成功拦下了想要离开的安澜,她眼中含着期盼,嘴唇颤抖,声音哽咽道:“我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苏清墨从包中取出一块血红色的玉佩,“这是养魂的魂玉,你先暂时寄居在里面,待将你的尸骨收敛好之后,我再带你去找宁希。”

    安澜丝毫没有怀疑苏清墨的话,她化作一缕青烟钻进魂玉之中。

    牧元看了眼被魏旭搀扶着的林宁,“可有受伤?”

    林宁摇了下头,“回王爷,属下除了暂时无力外并无伤处。”

    “王爷,这些人该怎么办?”苏清墨看着坑中的好几具尸体问道。

    “把失踪的这些人推到他们身上罢。”看向咽气多时的两个老人,牧元淡淡开口。”

    几日前京城发生了大案,最火的戏楼苏永班里发现了好几具男尸,隐世衙调查后把嫌疑锁定在了戏楼前一任班主夫妇身上,谁知班主夫妇许是察觉到了异常,在隐世衙抓捕之前就畏罪自杀了。

    这些消息是隐世衙的人暗中散布到京中的,苏永班的事在百姓中传播得很快,失踪的人也都跟戏楼后院的尸体对应上了,百姓们一边痛骂苏永班的班主,一边抵制到苏永班听戏。

    苏清墨坐在王府的书房中,书房中属于她的地方不久前刚刚布置好,今日是她第一次使用。

    她手里捏着从安澜的埋骨地极不容易找出来的桃木簪,桃木簪可以看出有些年头了,在地底下埋了这么多年竟然没有烂掉,上面刻着简单的花纹,可以看出制簪人的手艺并不精细,但就像安澜说的,贵在心意。

    “还在想他们的事?”

    苏清墨看着并排坐在不远处书桌后面的牧元点了点头。

    牧元离开座位走到苏清墨身边,“别多想了,今夜你就可以帮她完成心愿了。”

    “元,宁希会记得这支簪子吗?”

    牧元从苏清墨手中拿过桃木簪,目光轻轻落下,“他的心意若是未曾改变,那么他就不会忘记。”

    苏清墨没再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而是提起了旁的事情,“苏永班怎么样了啊。”

    “听说他们正准备离京。”

    苏清墨抿了下唇,也是,出了这么多的事,苏永班已经无法在京中继续待下去了,还不如离开京城,到别的地方讨生活,或许日子还会好过些。

    她正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带回过神后,察觉到站在身边的牧元有些不对劲,“元,你怎么了。”

    牧元浑身僵硬发冷,感觉骨节好像被一点点冻住,费劲地从牙缝出挤出三个字,“找林宁。”

    苏清墨急忙从椅子上站起,顾不得仪态往书房外跑去,跑出书房没多久就看到林宁迎面走来。

    “属下参见王妃。”

    “快,跟我去书房,王爷有些不对劲。”

    林宁稍一想就猜出主子怕是毒发了,脚下急促地赶往书房,跨进书房的时候牧元已经摊倒在椅子上,浑身被冷汗打湿,眉毛上竟隐隐结出寒霜。

    林宁掏出药灌进牧元嘴中,来不及吞咽的药汁顺着嘴角流下,苏清墨站在一旁看着,心跳始终没有平复下来。

    “王爷这是怎么了。”等林宁喂完药后苏清墨开口问道。

    林宁收好药瓶,躬身行礼道:“望王妃恕罪,未经王爷允许属下不能说。”

    苏清墨点了下头让林宁退下,走到牧元身边握了下他的手,凉意彻骨。

    数息过后,牧元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苏清墨盛满担忧的眼睛,他笑了下,安慰道:“别担心,我没事。”

    苏清墨的忧心并没有被两句话打散,“元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了吗?”

    牧元没出声,苏清墨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不适感,用带了些沮丧的声音小声说道:“连我也不能说吗。”

    牧元看了看她有些委屈的表情,心下轻叹一口气,不得不妥协,“坐过来些,我告诉你。”

    苏清墨搬起椅子放在牧元身边,坐下后乖巧等待牧元开口。

    “其实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之前中的毒,一直未清。”

    中了毒还不是什么大毛病。

    “为何一直不清?”

    牧元嘴角牵动了一下,面色有些苦涩,“找不到解药,我身上的毒,无解。”

    “可是林宁刚刚不是”

    “那个不是解药,它只能暂缓我体内的毒。”

    “那知道所中之毒的名字吗?”

    如何能不知,只是知道了又有何用呢。

    牧元看着苏清墨轻声说道:“红颜枯骨。”

    苏清墨的心跳陡然快了一拍,袖中的手微微动了动。

    红颜枯骨,她太了解了,因为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就是红颜枯骨,当初她身上的红颜枯骨是父亲的知己好友毒医王若风好不容易解掉的。

    用了全天下只有一枚的化毒丹,后来她知道了,化毒丹是王若风阴差阳错炼制出来的,若再想炼出一颗,希望微乎其微。

    牧元牵起苏清墨的手放入掌中,“不必为我难过,只要我有一日可活,便会护你一日。”

    苏清墨面色复杂,牧元接着笑道:“若那一日真到来了,我也会把你送回苏家,保苏家安宁。”

    苏清墨鼻尖有些发酸,牧元的话让她心里胀胀的,正要开口就被牧元牵起来走出书房,“陪我回房歇息一会儿,晚上还要忙呢。”

    看着牵着她的修长手掌,一瞬间苏清墨心中有了决断。

    两人回到墨香居,苏清墨陪牧元躺在床上,或许是毒发耗尽了牧元的气力,没多久他便沉沉地睡了过去,苏清墨小心地绕过他爬下床。

    青荷跟着主子走出卧房,等离得远了,才开口问道:“王妃可是有事要吩咐?”

    “去把永安找来,让他到凉亭里等我。”

    青荷领命离开,苏清墨接着吩咐青蕊,“守好这里,王爷醒来了以后告诉我。”

    青蕊应了声是,走回卧房门外守着。

    苏清墨出了墨香居后走了不长的路去到凉亭,永安候在亭中,等苏清墨走近后行礼道:“参见王妃,王妃有何事吩咐奴才。”

    苏清墨屏退身后跟着的四个小丫鬟,在丫鬟们可以看到却无法听到说话声的地方坐下,“找你来是有话要问你。”

    永安垂手恭敬地候着。

    苏清墨轻轻开口道:“王爷身上的毒是由谁负责的。”

    永安心下一惊,眼睛转了一圈,迟疑着没有开口。

    苏清墨知道永安的顾虑和不信任,最开始她的确也想过就这样让牧元慢慢毒发身亡,然后她就可以安全的回到苏家,毕竟牧元说过即使她回到苏家。

    他也会想办法护住苏家的安宁,可是这个想法刚冒出一个尖来就被她按死在了心中,她舍不得对她那么好的牧元。

    “你若是不说,便真的没人能替王爷解毒了。”

    苏清墨的话让永安吃惊地站直了身体,“王妃有办法解王爷的毒?”

    苏清墨点了下头,“所以我要和负责王爷脉案的人聊一聊。”

    永安心下吃惊大过相信苏清墨的话,“可是李大夫说过,王爷的毒,无解。”

    苏清墨不欲再解释过多,一双黑得纯粹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永安,直盯着永安背脊汗毛倒竖。

    “你去把李大夫请到墨香居的偏厅。”

    永安躬身应是,目送苏清墨离开,想到王爷的毒或许可以解掉,永安抬手擦掉涌出眼眶的激动泪水,情绪收拾妥当后往李大夫的院子跑去。

    墨香居内沉睡着的牧元悠悠醒来,歇息了一会儿,体内因为毒发而流失掉的气力已经恢复过来,看了看空荡荡的身侧,他穿好鞋走出卧房。

    青蕊听到房内有动静,急忙进屋。

    “王妃呢?”

    青蕊福身道:“王妃正在偏厅,吩咐了奴婢等王爷醒来请王爷过去。”

    牧元抬脚往偏厅走去,进入偏厅后,面上浮现一丝疑惑,“李大夫为何会在这里?”

    李大夫注意到来人忙起身,“回王爷的话,是王妃请我过来的。”

    牧元疑惑的眼神转向苏清墨,苏清墨让李大夫离开后,笑盈盈地扯过牧元的手坐下,“我有件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看着她泛着笑意的眼睛,牧元也不自觉笑道:“你说,我听着。”

    苏清墨看着牧元的眼睛,眼睛一眨不眨,神色极其认真,“关于你身上的毒,我有办法解掉。”

    牧元觉得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

    苏清墨又轻轻地重复了一遍,“我说,你身上的毒,我有办法解掉。”

    牧元有些不敢相信,可是苏清墨就那样极其肯定的看着他,又让他心里真的生出一丝希望,“如何解?”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