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15章 厉鬼上身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苏清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是因何失去意识的,她醒来后仍旧身处在院子中,只是身边却没有了牧元和魏旭的身影。

    视线可及之处一片朦胧,揉了揉仍感到有些沉重的头,头上的发髻和饰品摸起来却不像出门时的样子。

    苏清墨心下闪过一丝慌乱,急忙起身跑进屋内,拿起桌子上的铜镜,铜镜中照出的人脸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可以看出绝不是她的脸,苏清墨仔细辨认了一下,赫然发现自己如今这副样貌和安澜的竟然别无二致。

    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

    苏清墨稳下心神,这才得以看清周围的环境,屋子还是那间屋子,可是里面的摆设却新了很多,床上铺着粉紫色的被褥,桌面上没有落着厚厚的灰尘,茶具的表面还是油亮油亮的。

    走出屋子,苏清墨注意到东面墙边兵器架上的兵器泛着寒光,正前方的院子里没有埋着尸骨的深坑,最重要的是正对屋子的正门没有上锁反而是敞开着的。

    她愣在院子里,忽然闭上眼睛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面前,吓得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突然出现的男子伸手扶了她一把,笑道:“阿澜你怎么又犯傻了。”

    苏清墨看着面前长相俊雅的男子,脱口而出道:“宁希哥哥,我等了你好久啊。”

    宁希嘴边带着些歉意笑着哄道:“是我的错,下次定不叫你等我这么久。”

    此时的苏清墨身体和行为早已不受掌控,这一刻开始她彻底被安澜的意识操控了。

    她在安澜的身体里看着宁希和安澜两人从相知到相恋,看着两人一同迎着朝阳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练功,又一同在夜色中静静赏月。

    可是好景不长,忽然有一天深夜,安澜的房门被敲响,开门后面色糟糕的宁希出现在安澜眼前。

    “宁希哥哥,你怎么啦?”

    宁希面上闪过一丝悲痛,“阿澜,你愿意跟我离开吗?”

    “宁希哥哥为何这么问?”

    宁希抓住安澜的手,“你别问旁的,告诉我,你愿意和宁希哥哥一起离开戏班吗?”

    透过宁希的眼睛安澜看到了脆弱和期待,于是她笑着说,“我自然是愿意的,宁希哥哥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得到安澜的允诺之后宁希瞬间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安澜抬手轻轻地擦掉宁希的眼泪,声音轻柔地问道:“宁希哥哥,发生什么事了啊,你怎么哭了?”

    伸手将安澜抱进怀中,宁希的头埋在她的颈间,小声道:“阿澜,什么都别问,明日子时收拾好衣物等我来接你走。”

    很快到了约好的时间,苏清墨看到安澜拿着一个碎花小包袱等在房中,可是时间早已过了子时宁希却仍旧没来,安澜正焦急地在房中踱步,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安澜欣喜地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却是苏清墨没见过的一对男女。

    其中的女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貌,说出口的话却刺耳得很,“怎么,还在等宁希啊,我告诉你,宁希和我马上就要成亲了,你就别做梦了。”

    安澜一听立马反驳道,“你胡说。”

    女人笑了笑面含嘲弄,“你是什么东西,宁希会放着班主的女儿不娶而娶你,你啊,只配在这个小院子里苟活,任你再努力唱也唱不成角儿,娶了你对宁希有什么好处?”

    女人的话戳痛了安澜的心,面上的轻蔑压碎了安澜的自尊。

    安澜被气得说不出话,女人继续开口道,“你也别怨我心狠,你想想,如果不是宁希告诉我,我怎会今夜来找你,宁希以后是要接任苏永班的人,你的存在对他来说百害而无一益。”

    女人的话刚落地,她身后的男人就向安澜走了过来。

    此时的安澜意识到了危险,她一步步地向后退着,女人身后的男人亦一步步地朝她走去。

    最终男人不顾安澜的挣扎将她捆了起来,她被拽着衣领拖到院子中,又被死死地按在地上。

    随后出来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笑,眸色泛冷,走向一旁的兵器架,从上面取下一把大刀,她拖曳着刀走向安澜,刀尖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不知何时苏清墨从安澜的身体中被弹了出来,她站在不远处看着女人举起大刀砍向躺在地上被男人按住的安澜,或许到底不是开过刃的兵器。

    所以刀锋没有想象中的锐利,砍下去之后竟被安澜脖子里的骨头卡住,女人左右晃动了下把刀拔出来,鲜血随着刀被拔出一下子喷涌出来,温热的血液洒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

    也染红了苏清墨的眼睛。

    行凶的两人在安澜咽气后就地挖了个坑把人推进去埋好。

    苏清墨听到女人边走边对男人说道:“把这个院子封了吧,反正日后也不会有人来了。”

    当她再次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仿佛听到了地底下的安澜在喃喃地说着,“子时,等你来接我。”

    睁开眼的时候,苏清墨意识还有些不清醒,不知是仍处在安澜过去的记忆中,还是已经回到了现实,直到耳边响起牧元的声音。

    “清墨,是你吗?”

    苏清墨揉了揉疼痛的后颈,声音带了些无力,“我这是怎么了?”

    不等牧元开口,魏旭在一旁说道:“王妃你刚刚好像被鬼上身了。”

    苏清墨一愕,“我都做了什么?”

    “你昏过去之后又醒了过来,然后抢了我的匕首就要刺王爷,最后实在没办法王爷只能把你敲晕。”

    苏清墨脸上神色一紧,“我伤到你了吗?”

    “没有,我避开了。”

    “那就好。”

    苏清墨倚在牧元的怀中,闭目回想这晚发生的事情,心下隐隐有了个猜测,她睁开眼看向院子中间的空地一角,也就是安澜尸体被埋的位置,声音微高道:“安澜,我知道你在这里,我有话和你说。”

    夜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院中没有任何变化,苏清墨继续道:“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是为何被困在这里的吗?”

    苏清墨静静地等着,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慢慢地,空地上显出一个身形。

    安澜仍是那副骇人的模样,她站在离三人不远的地方,声音幽幽道,“你知道?”

    苏清墨被牧元扶着站起来,她看着安澜通红的双眼,面上闪过一丝不忍,“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安澜垂下眼睛想了片刻,复又看着苏清墨摇了摇头。

    苏清墨袖中的双手不自觉地攥紧,她眼睛向下垂了一下复又看向安澜,“那你还记得宁希吗?”

    安澜先是茫然,随后脸上划过痛楚,她以让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冲到苏清墨面前,双手掐住苏清墨的脖子,面色狰狞地问道:“告诉我,宁希是谁。”

    苏清墨拽住牧元欲动的手,呼吸有些困难,“放开我,我就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否则,你永远都别想知道。”

    安澜迟疑地松开双手,苏清墨大口喘着气,等呼吸平复后开口道:“今晚你先放我们离开,待到明日你想知道的一切都会有答案。”

    安澜嘴角浮现阴仄仄地笑,“明日子时如果我等不到你,先前离开的那个男人便会如他们一样出现在这个院子里。”

    苏清墨知道安澜说的人是林宁,她也不是不能立即告诉安澜真相,可安澜毕竟是横死,身上的怨气又极重。

    谁都不能预料到得知真相的安澜会不会失去理智大开杀戒,她需得回王府准备一下,以防安澜伤人。

    安澜说完话后就从三人眼前慢慢消失,苏清墨正要开口解释为何把林宁留下当做人质,牧元轻声道,“不必多说,我信你,先回府罢。”

    苏清墨被牧元抱着一路轻跃回到王府的墨香居,迈进墨香居的时候牧元注意到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那就是苏清墨身边的丫鬟青竹仿佛已经提前得了信,她早早地候在墨香居门前,在苏清墨从他怀中离开的第一时间查看了苏清墨的后颈。

    正是在院子中当时苏清墨被上身的时候他出手劈晕她的位置。

    牧元若有所思地扫了青竹一眼,随后对身后跟着的永安吩咐道:“准备好浴房,本王要沐浴。”

    永安得了命令离开墨香居的正房,苏清墨也在青荷和青蕊的伺候下走进另一间汤沐房,坐进浴桶中,苏清墨舒服地吐出一口气,青竹从房梁上轻巧跳下,小声道:“王爷好像已经察觉到了。”

    苏清墨没说话,一旁的青蕊边舀水浇在主子身上边问道,“王妃出嫁前不是跟青竹说不要轻易暴露死士的吗?”

    “此一时,彼一时。”

    青蕊眨了眨眼,不解主子的意思,青荷笑着拍了她的头一下,“笨丫头。”

    苏清墨也跟着笑了下,柔声解释道,“关于隐世衙,隐世衙的隐卫还有隐卫统领的事情他都已经悉数透底给我,所以死士的事我便不好再瞒着他。”

    青蕊面上带了些好奇,“王妃是喜欢上王爷了吗?”

    苏清墨看向身后的青蕊,好笑道:“你从哪学来的这话。”

    “还不是王爷身边的永安,成天围在她身边青蕊姑娘青蕊姑娘的叫,定是从永安那学的。”

    青荷的话让青蕊闹了个大红脸,羞愤道:“你胡说,才不是从永安那学的,是我自己想知道王妃对王爷究竟是如何想的。”

    “我和王爷日后会如何现下还不好说,但如果真有情意相合的那日,我不想死士的事成为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如果王爷不开口问王妃该怎么办?”

    青竹的话引得苏清墨敛了笑意,“若他明明察觉到了却不开口问我,只说明他并不如自己所说的那般足够信任我,那我又何必把死士的事情主动说出呢。”

    几人说话间苏清墨已经沐浴完毕,进房的时候牧元已经沐浴完了许久,房内的烛光明亮温暖,气质清润的男子坐在床榻之上仿佛正在等着谁。

    苏清墨看着牧元问道:“王爷不歇息吗?”

    “嗯,等人。”

    苏清墨回头看看门口,不解道:“王爷在等谁。”

    这话问得牧元想扶额,他俩的房中,除了她,他还能等谁。

    看着她当真疑惑的脸,牧元轻声笑了下冲苏清墨伸手道:“过来。”

    苏清墨总觉得今夜的牧元有些不对,她心下带着迟疑缓慢地挪蹭过去,却迟迟没有把手放进对方的掌心。

    牧元向前倾身,扯过她坐到身旁,笑着轻声道:“我有话想要问你。”

    苏清墨眼睫垂了一下,复又抬首,“王爷请说。”

    牧元摩挲着掌中细嫩的手,“为何要把苏家死士的事透露给我。”

    他已经派林宁调查过,自然也清楚了死士的事情是她故意透露给他的。

    苏清墨不知该如何回答,见她不开口,牧元没有不悦,反而面上的神情越发柔和,“你对我渐渐开始上心了,是不是?”

    牧元揉了揉她的耳根,笑着说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苏清墨咬了下唇没有反驳牧元的话,而是红着脸小声道,“王爷不问我关于苏家死士的事吗?”

    牧元答非所问道,“我不是很喜欢你叫我王爷。”

    苏清墨眨了眨眼,想了半刻,迟疑唤道:“哥哥?”

    牧元露出满意愉悦的神色,笑着应道:“什么事?”

    苏清墨忍住心下爆棚的羞耻感,她红着脸看着身旁笑意盈盈的人硬着头皮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苏家死士会跟着我一起进京吗?”

    “你想告诉我?”

    其实死士的存在告诉牧元真的没什么关系,一方面死士的存在只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另一方面苏家没有什么旁的野心,也不用担心会被查出来什么。

    想到这,苏清墨开口道:“其实原本苏家是没有死士的,但是随着家业不断扩大,危险和旁人的嫉恨也随之而来,于是上一代苏家的家主便花费了不少心血培养出苏家第一批死士。”

    “平日里死士都是掌握在苏家家主的手中,作用也只是为了保护苏家和苏家的人平安,我出嫁的时候父亲拨了一批死士作为嫁妆随我来京。”

    说到这苏清墨停了下来,牧元接着道:“岳父怕你嫁到京城中受到伤害,怕我不真心待你。”

    苏清墨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犹豫了片刻继续道:“我手里的死士都是由青竹掌管,其实今夜的事情青竹都知道,若是青竹带领死士及时行动林宁不一定会被控制住,可是没有我的示意青竹不会擅自行动的。”

    牧元轻轻叹道:“清墨,你不该为此事而责怪自己。”

    “你也不会怪我吗?”

    牧元特别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不怪你,今时不会因此事与你存了隔阂,日后更不会因此事和你生出嫌隙。”

    苏清墨的一颗心总算落回了腹中。

    牧元揉了揉她的发顶,“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夜,歇下罢。”

    苏清墨点了下头爬进床榻的里侧然后钻进被窝,刚躺好就被随后进到被褥里的人拖进怀中,牧元拍了拍她如梦呓般道:“睡罢。”

    牧元带着冷香的怀中有些微凉,但却意外得让苏清墨觉得安心,她缩了缩身体乖巧地闭上眼睛。

    牧元嘴角带笑,他轻轻拥住苏清墨,等她睡熟后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随后跟着一齐睡去。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