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12章 宴会风波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永安候在外面,从主子说给王妃设立书房的时候便在门外听着,他轻轻地敲了下门,恭敬道:“王爷,王妃,奴才有事要禀。”

    听到房内主子应声后永安推门而入,他进门后将一张烫金色的请柬送到苏清墨面前,说道:“青蕊姑娘让奴才给王妃送来安平公主府的请柬,青蕊姑娘还说安平公主府的人还候在府门外等王妃的回帖。”

    牧元从永安手中拿走请柬,打开看了看,递到苏清墨手中,“若想去便去,去了亦不必忧心,安平不敢为难你。”

    苏清墨笑道:“怎么能不去呢,自从嫁进来之后,除了上次的家宴外京中的任何宴会我都不曾去过,如今公主相邀,我若再不去,只怕连王爷也会遭人非议。”

    牧元顺了下苏清墨香腮边的头发,笑道:“既如此便辛苦王妃了,届时宴会结束后我去接你。”

    苏清墨笑着点了下头,“借王爷的笔墨一用。”

    写好三日后必会准时赴宴的回帖后,苏清墨将回帖交给永安,让永安回给安平公主府的奴仆。

    “王爷可否告诉我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永安离开后苏清墨问道。

    牧元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在他的记忆中关于安平公主的事情实在少之又少,原因很简单,凡是行事举止经常犯蠢的人他都不怎么留意。

    不留意也就记不住,更谈不上了解,就如同安平公主嫡亲的弟弟八王爷永定王牧元易一般,牧元易在牧元的印象中只是蠢货的代名词。

    苏清墨等了牧元半晌都没有等到答案,索性放弃,决定回墨香居后让青竹调查下安平公主。

    三日的时间眨眼即过,安平公主的宴会时间定于巳时初。

    苏清墨穿戴好王妃规格的服饰,由青荷和青竹陪着往王府外走去,青竹扶着苏清墨上了一早等在府门外的马车,马车的帘子刚被打起,苏清墨看着坐在车里的人惊异道:“王爷怎会在此。”

    牧元扶苏清墨坐稳,云淡风轻道:“今日刚好无事。”

    永安在车外腹诽,“王爷这话也就只能骗骗王妃,虽然掌管隐世衙后王爷不必每日上朝,但哪天不是一堆事情等着王爷处理,今日肯拨出时间陪王妃去公主府,说到底还是担心王妃在安平公主那里受欺负。”

    马车载着两人往公主府行去,苏清墨透过时不时掀起的车帘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路人。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出嫁近一个月了,开始渐渐熟悉了京城的生活,也渐渐熟悉了王妃的身份,日后若不出意外,她会在这座城里终老,和皇室中人打交道的时间亦不会少。

    想到昨日青竹调查到的,有关安平公主的信息,苏清墨心下轻叹口气。

    安平公主牧沅柔年二十六,是太上皇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因为公主的母妃在当时颇得太上皇喜爱,所以牧沅柔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自此养成了牧沅柔嚣张跋扈的性子。

    牧沅柔在京中恣意妄为二十多年,连驸马柏恒都是当街抢回公主府的。

    当初牧沅柔当街抢人的事情传得人尽皆知,消息稍微灵通点的人都知道驸马柏恒原本是有婚约的,但是柏家却碍于公主的身份和太上皇的宠爱而不敢多言。

    在柏恒被抢进公主府的第二日就替柏恒退了婚约,因此那一段时间里柏家在贵族中总是抬不起头,直到太上皇替牧沅柔和柏恒赐婚后,柏家才扬眉吐气了起来。

    如今牧沅柔和柏恒已成婚三载。

    牧元看着兀自出神的苏清墨,询问道:“在想什么?”

    她总是将事情闷在心里不肯说给他听,牧元也很无奈。

    临川王府和公主府离得不远,所以没等苏清墨开口就听永安在外说道:“王爷,王妃,公主府到了。”

    最先下马车的是牧元,随后苏清墨被扶着走下马车,两人在公主府门前等了一会儿,才见公主府的管家从府内走出,“拜见临川王,临川王妃,公主不知临川王妃何时来,未能及时相迎望王爷王妃见谅。”

    牧沅柔怎会不知道苏清墨何时到,只不过是故意晾着苏清墨罢了,可是她却没想到牧元也会跟着一起来,也没想到今日的事会被牧元记上一笔。

    牧元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只不咸不淡道:“无妨。”

    管家擦了擦额间莫须有的冷汗,赔笑道:“王爷请,王妃请。”

    牧沅柔今日举办宴会不为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想看看戏顺便膈应膈应苏清墨。

    管家尽量忽视身后若有似无的压力,遵照主子的意思把人往府内一条僻幽的路上引。

    苏清墨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心里头有些疑惑,“这是通向哪里的路。”

    管家在前方边引路边依照吩咐好的话答道:“回王妃的话,府内另一条路正在修葺,奴才带王爷和您走的是另一条路,虽有些绕远,但也可以通向听戏的园子。”

    牧元扫了眼管家的后背,没有开口。

    路的尽头有一座假山,管家介绍道:“王爷,王妃,绕过假山再走一会儿就到听戏的园子了。”

    几人刚绕过假山,前方不远处传来两位姑娘的说话声,其中一个素衣姑娘看到苏清墨身旁的牧元之后妙目微微睁大,似有惊喜之意,苏清墨正疑惑间,那位素衣姑娘竟痴痴地道:“王爷。”

    苏清墨看向牧元,牧元察觉到她的目光,贴近她轻声问道:“怎么了?”

    “王爷不记得我了吗?”没给苏清墨开口的机会,素衣姑娘目不转睛地看着牧元问道。

    牧元端着一副目下无尘的清贵样子,淡声道:“你是何人?”

    素衣姑娘眼眶里迅速蓄出一汪泪水。

    牧元皱着眉总觉得眼前的情形似乎在哪里见过。

    永安实在不忍心看着这姑娘一次次被主子打击,凑近牧元身边小声道:“王爷,这是丞相府的二姑娘周悦云。”

    周悦云期待着心上人能够记得她,未料牧元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对一旁候着的公主府管家吩咐道:“带路。”

    苏清墨迟疑地看了周悦云一瞬,然后被牧元牵着继续往前走去,几人走了没多久便看见一个不小的园子。

    园子里搭着戏台子,戏台子下面放着桌子和椅子,都是一桌配一椅的规格,园子里已经坐了些人。

    安平公主牧沅柔远远地看着管家带人走过来,正要说两句话落落苏清墨的脸面,冷不防看见苏清墨身后的牧元,对方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看着她,逼得她瞬间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她起身走到苏清墨和牧元面前,笑道:“未曾想到六皇弟也会跟来,是不是怕你的王妃在皇姐这受委屈?”

    “你说呢。”牧元毫不客气地反问道。

    牧沅柔被牧元怼得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缓了一会儿接着道:“今日我请的都是女眷,六皇弟在这里怕是不合适。”

    永安仿佛看到了主子正在嘴里蓄毒的样子,如果不出意外今日安平公主怕是要被主子气得不轻。

    果然牧元‘哦’了一声,“原来驸马在你眼中竟算不上男人。”

    站在一旁欲打招呼的柏恒脸色涨得通红,他是被牧沅柔强制带来的。

    不得不说,牧沅柔当真对柏恒喜爱到了骨子里,恨不得走到哪都不分开。

    按理说这等都是女眷的场合柏恒是不合适在场的,可是牧沅柔根本不管旁人怎么想,硬是将柏恒安置在一众女眷当中,牧沅柔性子不好旁人即使有怨言也不敢说一句反对。

    牧元的话听在牧沅柔的耳中刺耳得很,话刚落地她便觉得有一股火气自胸腔内奔涌而出,可是她看着牧元淡漠的样子又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父皇已经禅位,如今的掌权人已经不会再任她为所欲为了,可到底是不甘心,心下不由得想着若是弟弟归京,再在她的帮助扶持下登上皇位,届时她一定将今日所受之气数倍讨回来。

    牧沅柔硬撑着笑脸对柏恒柔声道:“驸马先回去歇息罢。”

    仿佛一直等的就是这句话,柏恒得了牧沅柔的同意,对牧元和苏清墨匆匆行礼后低头快速离开园子。

    牧沅柔看着柏恒离开,扭头对牧元皮笑肉不笑道:“驸马已经离开了,六皇弟还有何可说的。”

    牧元根本未理会她,他看向一旁的苏清墨轻声询问道:“想留下吗?”

    苏清墨在宫宴那天就有些察觉到牧元或许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清朗如仙,若是他想气死一个人当真是不费吹灰之力,今日在公主府里她的想法又得到证实,不得不感慨牧元真是生了副骗人的好相貌。

    她看着牧沅柔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思量着若是今日不留下来,日后牧沅柔肯定还会找机会邀请她,届时麻烦更小不了。

    “妾身留下陪大皇姐聊聊天,王爷先回府罢。”苏清墨笑着对牧元道。

    她出门在外的时候果真如她所说,规矩举止不漏丝毫纰漏,牧元心下想着。

    “本王在车里等你。”牧元点了点头,说完便转身离开。

    全程被无视的牧沅柔待人离开后,忍着火气对管家吩咐道:“带临川王妃入席。”

    管家引着苏清墨坐到牧沅柔右手边的位置,待苏清墨坐下不多时,管家又引着一个姑娘坐在了牧沅柔左手边的位置,那姑娘坐下后眼睛时不时地看向苏清墨。

    苏清墨这才发现人竟然是假山旁碰到的那位名叫周悦云的姑娘。

    牧沅柔眼中滑出一丝幸灾乐祸,她牵起周悦云的手问苏清墨道:“六弟妹可知她是谁?”

    苏清墨想看看牧沅柔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以没有接话,牧沅柔继续笑道:“悦云可是丞相府的千金小姐,真正的世家贵女,原该和六皇弟,可是谁成想皇上竟替六皇弟和你赐了婚。”

    话中有话,苏清墨听得出来,可是她却不相信。

    以牧元的性格,若是真的喜欢这位周姑娘,只怕不会同意和苏家的婚事。

    似乎是怕她多想,牧沅柔作出一副失言的样子,劝慰道:“六弟妹别多心,皇姐没有旁的意思,只是有些惋惜罢了,唉,少年慕艾终究抵不过一纸赐婚。”

    苏清墨看着她的独角戏,心下的想法终于和牧元达到同步,牧沅柔的脑子怕是有些不清醒,她不会傻得以为仅凭几句话就能离间自己和牧元的关系吧。

    苏清墨笑了笑,不甚在意道:“多谢大皇姐替妾身忧心,妾身和王爷的情分虽不是自小便有的,但日后经年累月下去必定不会比旁人少,你说是么,周二姑娘。”

    她定定地看着周悦云。

    周悦云被苏清墨一双黑得纯粹的眼睛看得说不出话来,她确实心仪临川王,但却不像牧沅柔说得那样是青梅竹马的情分。

    园子里的女眷稍远些的听不清牧沅柔和苏清墨的谈话,但是近处的都听到了,心里虽然不屑牧沅柔的作为,但是任谁也不敢说出心中的不满。

    牧沅柔看着低垂下头的周悦云,暗恨她没用,正巧戏台子上的戏曲开场,遂松了周悦云的手看起戏来。

    好戏一台接一台的上场,期间牧沅柔未曾再开口寻苏清墨的不痛快,苏清墨也得以安安静静地看了两场戏,当戏台上的戏唱到《王宝钏》的时候,变故陡然出现。

    戏台上的青衣唱到,“我为你居寒窑贫穷忍受,我为你呀我为你冷眼看华衣锦楼”的时候,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凭空出现在唱戏的青衣身后。

    她长长的头发胡乱地披散着,身体紧紧贴在青衣的背上,远远看上去像是青衣正背着一白衣女子在唱戏一般。

    仿佛是察觉到了苏清墨的目光,白衣女子慢慢地转过头,一双淌着血泪的眼睛出现在苏清墨眼前。

    苏清墨确定,在场的众人除了她之外没人能看到这幅恐怖的情景,她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戏台上的青衣继续唱着戏,而白衣女子仍旧一动不动地看着苏清墨。

    苏清墨右手放到桌子上轻轻地敲了三下,使出在王府时和青竹商量好的暗号,青竹收到暗号后趁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在戏台上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捡起桌上的一粒花生,指尖用力,打向苏清墨的腰侧。

    苏清墨霎时疼得痛呼出声。

    牧沅柔看着苏清墨头冒冷汗的模样以为有人毒害苏清墨来陷害她,急忙吩咐管家把府医找来。

    苏清墨虚弱道:“不必劳烦大皇姐,妾身身体不适,这便先告辞了。”

    不等牧沅柔反应便让青竹和青荷半扶着离开座位往公主府外走去。

    临离开时苏清墨回头看向戏台,那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仍在盯着他。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