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225章 榜上有名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今日放榜。

    一大早,进士榜单前就挤满了过来看榜的仕子。

    众人伸长了脖子,屏息盯着榜单上密密麻麻的名字,生怕看漏了自己的名字。

    更怕看了几遍也找不到想找的名字。

    有人欢喜有人忧。

    上榜的自然欢天喜地,奔走相告,没上榜的难免垂头丧气,灰头土脸地离开。

    裴府的马车在不远处停下了。

    裴夫人亲自陪裴之过来看榜,裴尚书嘱咐她,千万要盯好这孩子,别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原本,裴之不打算走科举这条路的。

    裴尚书也不想勉强他,但闹出退婚风波后,裴尚书只好假意和他约定,用功名来暂时稳住他的心思。

    换作以前,裴之最多哼着小曲,漫不经心地扫一遍榜单。

    榜上有没有他的名字,他都不会往心里去,调头就招呼几个狐朋狗友出去胡闹了。

    但这回,马车还没停稳,裴之就匆匆跳下车。

    马车剧烈地晃了晃,唬得跟在旁边的小厮忙惊呼道:“少爷!您悠着点!”

    裴夫人攥着帕子,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

    她微微挑起一角帘子,盯着裴之快步跑开的背影,心里不知该作何感想。

    要是榜上无名,她正好以此为由,为他娶亲,让他收收心思读书。

    但要是他中了进士,难道她真的能放那个商贾之女进门吗……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小厮吃力地挤出条道,护着裴之挤到榜单前。

    白底黑字,上百个陌生的名字,看得裴之一阵晕眩。

    他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看着看着便觉得,他竟连一个字也不认识了。

    小厮见他摇摇欲坠,忙搀着他的胳膊肘,劝道:“少爷别急,那么多个名字,咱们一个一个挨着看。”

    裴之咬咬牙,目光重新落在榜单上。

    “……我考中了!考上了!”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裴之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年轻仕子激动得掩面大哭起来。

    那个人衣着寒酸,看着出身寒门,想来也颇为不易。

    但裴之现在没心思在意他人。

    他声音微微颤抖着,抓住小厮问道:“你找着我的名字没有?”

    “还、还没。”

    裴之叹了口气,一颗心止不住地往下沉。

    三年了,他快三年没有见到洪绫了。

    裴夫人说,要是真的想让那个女子活得体面尊严,他给不了她名分的时候就不要去招惹她。

    他不想让洪绫被当成私奔的妾室。

    只要榜上有名,他就可以按照约定的那样,风风光光地娶洪绫进门。

    他狠狠掐住自己的手心,逼迫自己重新抬头看向榜单。

    一定有的……一定会上榜的!

    旁边的小厮捏了把汗,小声把榜单上的名字都念了出来。

    “……赵、赵什么来着……然后是,李晗……王……”

    裴之什么也不敢想,几乎不敢看榜单。

    身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吵得他的脑子里乱作一团。

    他突然想逃走,想转身大吼一声,然后飞也似的去找洪绫。

    “少爷!”

    小厮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起来,他指着榜单末尾道:“少爷!您中了!”

    裴之呆了呆,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马车里,裴夫人看到他步履轻快地往回走,和身旁的小厮有说有笑的。

    她先是骄傲地笑了笑,但很快嘴角往下一抑……

    宁府。

    刚用过早膳,宁福便将晏瀛洲和阮思接了过来。

    老平西侯共留下三子一女,晏瀛洲的母亲宁天心便是庶出的四女。

    很多年前,老平西侯驾鹤西去,长子宁天南袭爵,并在军中担任要职。

    宁家二房和三房也一直留在平西侯府。

    这次,请晏瀛洲过去的是他大舅舅宁天南。

    他随祖母和母亲离京时还小,对这位大舅也没有多少印象。

    这十几年来,宁天南和晏家素无来往。

    但他一回京城,这位大舅舅便将他请到府中,俨然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晏瀛洲心中不快,暗示阮思多加提防。

    宁福亲自将他俩引到厅上,沿途到处指点府中风物,不时提及早逝的宁四小姐。

    “晏少爷,侯爷这些年越发念旧,时常想起四小姐,每每言及亡妹,都要暗自神伤许久。”

    他一团和气地笑着,揖了揖道:“请恕老奴多嘴,晏少爷的眼睛像极了四小姐。”

    “既然知道多嘴,”晏瀛洲冷淡地斜了他一眼,“不如闭嘴的好。”

    “是是,老奴这就去请侯爷过来。”

    宁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风扫过阮思的脸庞,随即恭敬地行礼退下了。

    晏瀛洲握紧阮思的手,目光微微闪烁着。

    这里,是他娘亲长大的地方。

    阮思用力地回握了一下,朝他眨眼笑了笑。

    门口,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他身旁立着一个朱衣美妇,那妇人伴着他走进屋,一见晏瀛洲便红了眼眶。

    晏瀛洲携阮思起身行礼。

    宁天南大步走到他面前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托住他的手肘道:“好孩子,快坐下吧。”

    那朱衣美妇一面用绢帕拭泪,一面低声泣道:“我一见外甥就想起四姑娘……”

    说着,她柔弱地啜泣起来。

    “好了,”宁天南携那妇人一起坐下,“夫人,今日我们一家团聚,你别惹大家徒增伤感。”

    那妇人正是宁天南前两年娶的续弦娘子周氏。

    周氏止住哭泣,揩了揩眼角的泪水,柔声道:“是妾身的不是。只是我和四姑娘素来交好……”

    她的目光又落到晏瀛洲身上,哀哀戚戚地叹了口气。

    晏瀛洲从未听母亲提起什么手帕交。

    他神情冷淡,也不言语。

    宁天南先是和他寒暄了几句,又问及他可去刑部大狱报到了,让他带阮思和孩子搬回侯府来住。

    阮思越听越心惊,此人竟将他们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

    周氏含笑看向阮思,道:“家里的几个孩子虽然顽愚,但将你们的孩子接来,彼此做个伴也是好的。”

    阮思刚想回绝,外面的小厮火急火燎地跑进来。

    宁天南面露不悦,那小厮气喘吁吁地说道:“老爷!裴家少爷考上了!”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