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176章 你是个好人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洪绫在乡下长大,性子野得很,什么爬树翻墙统统不在话下。

    这几日,江夫人担心她擅自逃婚,加派人手日夜守着她。

    洪绫安分了好几日,那些丫鬟也松懈了不少。

    其实,她早已开始准备逃婚,把她娘留给她的地契银票全都折成细条缝在腰带里。

    旁人只以为她敛了心性,安心待嫁。

    但她的心已经飞到京城去了。

    过了今日,她就彻底脱离江家了。

    洪绫轻易骗走丫鬟,借口要洗头让她们去烧水,自己悄悄翻窗逃了。

    她一路熟门熟路地摸到后院,准备爬树翻墙,却被江聪手下的小厮撞见。

    那小厮赶紧高呼道:“洪大姑娘!你这是要做什么?”

    洪绫抱着树干,尴尬一笑道:“锻炼身体。”

    但跟久了江聪的下人哪有那么好糊弄的?

    小厮转身便扯开嗓子大喊道:“来人啊!洪大姑娘要翻墙逃走!”

    他这一嗓子,震得花园里的雀儿扑扑飞走。

    也把大半个园子的人喊来了。

    洪绫慌不择路,逃到了马厩里,她只见有辆套好的马车停在那里。

    趁着四下暂时无人,洪绫咬咬牙,一猫腰钻进了马车。

    还没等她缓过神,马车帘子再度被人掀起。

    帘后露出一张红红肥肥的胖脸。

    一个在车外,一个在车内,双方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喂,那边的,你们看到洪大姑娘没有?”

    江家的小厮已经追了过来,江嵩听到他们的问话,不由得呆了呆。

    洪绫拼命朝他挤眼睛,手舞足蹈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江嵩身后的车夫请他上车,问道:“三爷,您到底还出不出去?”

    他头皮发麻,咬咬牙,终于爬上车来。

    马车明显地往下沉了沉,江嵩的脸皮涨得通红,笨拙地做了个“嘘”的手势回应她。

    江嵩体型肥胖,他出门坐的马车本就比别的马车宽敞。

    洪绫松了一口气,钻到角落里躲好,胡乱将马车内的引枕靠垫往身边拢。

    她刚才跑得急,身上香汗淋漓。

    江嵩嗅得一阵若有若无的女子芳香,忙掩着口鼻别过脸去,生怕心里生出龌龊心思亵渎了她。

    他连声催促车夫赶车,但马车刚驶出几丈,便被江聪的手下拦住了。

    “等等,车上坐的是什么人?”

    车夫冷哼一声道:“没见过三爷的车吗?”

    “起开!”为首的小厮推了车夫一把,“管他三爷四爷的,我们家大爷的人没了,我们搜过再说。”

    大爷的人?

    江嵩心里一惊,很快反应过来,他们想故技重施,逼迫洪绫嫁给江聪?

    洪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睁大双眼,眼巴巴地盯着江嵩。

    “你们还有完没完啊?”

    车夫跳下车,和那几个小厮大声争执起来。

    有人已准备上前掀帘,江嵩却主动一把掀开了帘子。

    “做什么?”

    众人一见帘后探出那张胖脸,便先没了声息,又见他肥硕的躯体把马车内挡了个严实。

    “三爷走好。”小厮只得敷衍地行礼离开。

    车夫骂骂咧咧地跳上车,一扬鞭子,赶着车缓缓朝后门驶去。

    洪绫掩着嘴,连呼吸都放得很轻。

    马车里,只听得到两个沉重剧烈的心跳声。

    等到马车驶出江家,江嵩吩咐车夫在一处桥边停下,打发车夫去给他买点吃的。

    车夫一走,洪绫立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回多谢你啦!要不是你帮我,我肯定要被他们逮回去。”

    洪绫俏皮地一吐舌,起身准备下车。

    江嵩愣了愣,突然问道:“阿……啊,绫表妹,你这是要去哪里?”

    “不管去哪里,都比留下来嫁给那个混蛋好。”

    洪绫耸了耸肩道:“反正啊,我要去的地方一定会比江家好。”

    “是吗……”

    是啊,江家有什么好的?

    江嵩有些自怨自艾,又忍不住仇恨江家。

    江家生他养他,却连作为人最基本的尊严都不给他。

    要是、要是他是个嫡子,娶阿绫的那个人就会是他了吧?那样的话,她还会走吗……

    洪绫挥了挥手,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嵩表哥,我走了,你以后对我妹妹好一点啊。”

    “啊?啊、哦,我知道……”

    江嵩一时接不上话,局促得连手脚都不知该放在哪里。

    洪绫掀起帘子,回头对他粲然一笑。

    “嵩表哥,你人真好。”

    帘外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那张真诚的笑脸似乎隐隐发光。

    江嵩愣住了,但洪绫已翻身跳下马车。

    “阿绫……你要好好的啊……”

    重归昏暗的马车里,江嵩将脸埋在蒲扇般宽大的手掌里。

    他说不清心里是难过还是庆幸。

    但刚才洪绫跳下马车那一刻,像极了在笼子里关久了的画眉重新飞走。

    他安慰自己,这样就好。

    此时,洪绡带着贴身丫鬟躲在树后,亲眼目睹了洪绫从江嵩的马车上下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

    情急之下,丫鬟不小心脱口而出道:“大少奶奶,那不是三爷的车吗?”

    的确,洪绡不会认错。

    “你去跟着我那个姐姐,看看她要去哪里。”

    丫鬟应了一声,匆匆跟了过去。

    洪绡眼底浮起一丝冷笑,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今日,衙门里出大事了。

    昨夜苏大人的侍从砚心被杀了。

    尸体虽然还没找到,但墙上赫然有个血淋淋的佛头印。

    从床榻到门口,地上拖出几条凌乱的血痕,屋内也是一片狼藉。

    衙门上下闹了个人仰马翻。

    谁都知道,砚心是苏大人的亲信,从小跟着他一起长大,两人的感情亲厚自不必言。

    苏雅集失魂落魄地坐在书房里,江郡守进去时,他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苏大人呐,下官已经派出所有衙役去找了。”

    “有劳江大人了。”

    江郡守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劝慰道:“大人不必担心,也许砚心福泽深厚,命不该绝……”

    苏雅集骤然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盯着江郡守。

    “江大人,本官有一事不明。”

    江郡守愣道:“大人请讲。”

    “那个佛头印究竟是怎么回事?”

    “下、下官不知。”

    苏雅集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挑起狭长的眼,问道:“那另一件事,大人总可以解释清楚吧?”

    “江大人,你为何要调用城防军队围困本官?”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