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175章 抽丝剥茧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晚上,晏瀛洲带阮思悄然去了林泉大狱。

    苏雅集早已等在那里。

    “苏大人,你来的时候可遇到什么人了?”

    “未曾,我一路很小心。”苏雅集摇头道,“砚心扮成我留在房内。”

    虽然他特意打扮成随从模样,但他的气质出众,难掩一身书卷气。

    阮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晏瀛洲将自家夫人好奇的小脑袋按回身后。

    “那好,苏大人,这边请吧。”

    他一手挑着灯笼,一手拉着阮思,领苏雅集来到关断肠人的暗牢。

    阮思按上次那样打开机关。

    角落里露出一个狭窄的洞口,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

    苏雅集惊异地盯着洞口,疑道:“这般狭窄,怕是成年男性无法通过。”

    “嗯,”晏瀛洲道,“仅容身量娇小的女子或孩子通行。”

    要是洞口太大,周围的地砖要毁去不少,活动的石板也容易被人察觉到。

    苏雅集微微眯起眼道:“之前关在这间牢里的,是那个男子吧?”

    他见过那位所谓的“断肠人”。

    断肠人的体格虽小,但成年男子的骨架较女子大些,即便他来钻这个地洞也有些勉强。

    晏瀛洲看出了他心中所想。

    “就是此人,但他和常人不同。”

    苏雅集和阮思齐齐看向他,他缓缓道:“那个人,会缩骨功。”

    “缩骨功?”苏雅集前所未闻。

    阮思解释道:“那是江湖人失传已久的绝学,修习之人能控制自己的体型……”

    她发现自己也说不上来,只好含混地说道:“反正就是柔软得像蛇一样,再狭窄的地方都能通过。”

    晏瀛洲补充道:“江湖上的窃贼多精于此道。”

    “你是说,”苏雅集琢磨道,“关在这里的是个贼?”

    他,并不是真正的断肠人?

    那人指腹间的老茧,尚未完全荒废的缩骨功,还有对往事的细节并不清楚……

    晏瀛洲把他试探断肠人的过程一一告知苏雅集。

    “还有,我查阅了近十年的卷宗,发现有个犯下数起大案的窃贼尚未归案。”

    “而且他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当年负责追捕他的捕头回忆说,那人精通缩骨功,最后出现的地点是……”

    晏瀛洲顿了顿,有些担忧地看了阮思一眼。

    阮思催促道:“是什么地方啊?夫君你别卖关子了。”

    “裴家。”

    阮思仿佛听到脑海里有一声轻微的“咔”,就像是什么关节扣上了一样。

    她想起昏迷前闻到的桂花香……

    苏雅集问道:“裴老太师府上?”

    “正是,”晏瀛洲敲了敲墙壁道,“其实衙门大狱和裴家看似隔着好几条街道。”

    “其实是因为两边大门分别开朝了不同的方位,顺路走到另一边自然觉得远。”

    苏雅集沉吟道:“我看过城里的布局图,好像裴家和大狱仅隔着一条街。”

    那条街并不宽阔,完全可能以地道将两处联通。

    他盯着那个漆黑的地道口,犹豫道:“可否派人下去查探一番?”

    阮思道:“我上次下去的时候,下面还燃着灯,可见地道里通风顺畅,可是这次……”

    黑灯瞎火的。

    要么被人吹灭了,要么地道彻底被封死了。

    不论是哪一种情况,派人下去都只能无功而返。

    苏雅集似乎有些不甘心。

    “晏司狱,口说无凭,我总得看到确凿的证据才能定夺。”

    晏瀛洲示意阮思将她在佛堂的见闻说了。

    苏雅集一开始皱着眉,听到“重瞳微须”时,他猛地张大了双眼盯着阮思。

    “此话当真?”

    阮思撇撇嘴道:“我唬你做什么?”

    重瞳?

    先叛王!

    他只知先叛王右眼重瞳,被视为霸主之相,但后来他意外暴毙,霸主传言不攻自破。

    阮思道:“我自幼远离京城,那人是什么人我不知,也没听说过谁生了重瞳的。”

    晏瀛洲说道:“苏大人,眼见为实,你不妨亲自去佛堂一探真假。”

    此事疑窦丛生,苏雅集的确有些不敢相信。

    他只是下来暗查贪腐案,没想到竟牵扯出先叛王留下的“不留佛”组织。

    “兹事体大,”他缓缓说道,“何况裴老太师乃三朝老臣,无凭无据如何能上门惊扰?”

    晏瀛洲像是算准了他会这样说。

    “苏大人莫要忘了,我找江郡守讨了一张搜查令。”

    那一纸空白搜查令上盖了衙门公章,足以调动衙门里的一众捕快衙役。

    “但是对付不留佛的人,仅靠近百个衙役远远不够。”

    晏瀛洲意味深长地看向苏雅集,“苏大人,你以为呢?”

    苏雅集一时无话。

    回家后,阮思问晏瀛洲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在查什么了吧?”

    她只知晏瀛洲追查的真相和不留佛有关。

    剩下的,她想听晏瀛洲说。

    “先帝在位时,因相貌慈悲,被称为‘佛皇帝’,朝野上下恭颂先帝为佛陀转世。”

    晏瀛洲叹了口气说:“‘不留佛’这三个字,反心昭然若揭。”

    先叛王右眼生而重瞳,又有楚霸王重瞳之例在先,他只怕也想学一学楚霸王。

    结果,先帝和先叛王同一天殒命,不留佛组织暴露,成员四下溃逃,疑似土崩瓦解。

    “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还能见到佛头印。”

    阮思有些恍惚,想起前世晏瀛洲被封为“定波侯”。

    那时候,正是因为他斩恶蛟,定风波,才得了这个封号。

    不对,哪来的叛王?

    阮思突然有点想不明白,先叛王不是早已入土了么?

    晏瀛洲后来在京城诛杀的那个叛王是……

    她一点也想不起来。

    晏瀛洲见她的脸色发白,以为她是出于担心,好言安慰道:“乔乔不要怕,一切有我。”

    “夫君!”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裴家难道也?”

    要是裴家也和不留佛有关,饶是有裴老太师在,裴家上下也脱不了干系。

    她心中一紧,想到裴之和洪绫定情……

    晏瀛洲坦言道:“我也不知。”

    他想知道真相的心情,远比任何人都来得迫切。

    阮思没有说话,不禁为洪绫和裴之的未来而忧心。

    今日,江夫人已命裁缝来给洪绫量体裁衣,准备为她赶制一件新嫁衣。

    下个月上旬,江聪就要迎娶那位嫡女。

    按照江夫人的安排,入冬前,江聪便要纳洪绫为妾。

    洪姨妈无计可施,但洪绫一反常态,安安静静地待着,像只小鹌鹑一样。

    明天,她就要和裴之上京了……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