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130章 陪岳父,一直饮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三日后,马车来到桃花郡的地界。

    卫长声早已领着一帮阮家的镖师等在城门口。

    众人都伸长脖子,争着要看看,自家大小姐嫁了个什么模样的姑爷。

    阮思他们一到,便被热热闹闹地接回了家。

    一行人稍作休整,阮思一刻也等不及,提着裙子跑到后院去找她娘。

    柳氏见了女儿,欢喜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早知他们今日会到,但柳氏亲眼见了阮思,心里仍然欢喜激动得紧。

    母女俩笑着楼在一处。

    阮思只顾扑在母亲怀里撒娇,一口一个“娘亲”甜甜地唤着。

    隔了半晌,柳氏好不容易才拉开她,“乔乔都嫁人了,还整天像个小孩子一样黏着娘不放。”

    “我嫁人了也是我娘的女儿。”

    柳氏哑然失笑,温柔地说道:“被姑爷看到了,不知要怎样笑话你。”

    她拉着阮思坐到妆台前,取了把梳子亲手为她梳头。

    “你这孩子啊,头发乱糟糟的就跑过来找娘,衣服怎么也不换一件。”

    她身边的嬷嬷笑道:“夫人不是给小姐备了好几件新衣么?老奴这就去取来给小姐换。”

    柳氏点了点头。

    阮思理直气壮地说道:“因为我想我娘,想得不得了。”

    柳氏笑道:“乔乔的嘴怎么那么甜,姑爷每天都喂你吃蜜糖么?”

    两人说笑着,旁边的仆妇丫鬟也跟着笑了。

    柳氏挑了支新簪子给她簪上,笑道:“对了,我前几日打发人送了些特产和月饼去清河县。”

    “送给他奶奶和兄嫂的?”阮思想了想到,“他奶奶年纪大了,许多东西都不吃的。”

    柳氏道:“我特意备了甜糯的糕饼给老人家。你上次不是写信回来说,你大嫂已怀了身孕么?”

    阮思点点头,道:“对啊!我差点忘了,再过几个月我该当婶娘了。”

    旁边的丫鬟笑道:“小姐放心,夫人命人缝了虎头鞋和婴孩的衣物,以小姐的名义送过去了。”

    阮思转身搂住柳氏的腰肢,撒娇道:“还是娘想的周到,我要娘给我操一辈子的心。”

    “好了,你以前没那么娇气的,怎么嫁了人反倒更黏人了?”

    丫鬟们纷纷笑道:“不知小姐在家,是不是也这样黏着姑爷的?”

    阮思笑着假装要去撕她们的嘴。

    几个丫鬟笑嘻嘻地和她玩闹,就像她以前未嫁人时那样。

    柳氏待下人宽和亲厚,她身边的丫鬟对她又敬又爱,和阮思也好得像姐妹一样。

    看着她们嬉闹时,柳氏心中欷,要是乔乔一辈子长不大,一辈子养在她身边该有多好。

    今天,镖局里临时有事要总镖头做主。

    阮堂英急吼吼地去了镖局,匆匆处理完手头的事,又急吼吼地赶回家里。

    他刚一进家门,阮思就像一只花蝴蝶一样,穿着鲜艳的裙子朝他奔来。

    “爹爹!”

    一声“爹爹”差点将老父亲的眼泪惹下来。

    阮堂英深吸了口气,欣慰地笑道:“乔乔回来了。”

    阮思身后,一个眉宇英气的俊美男子上前行礼道:“小婿晏瀛洲见过岳父大人。”

    这小子生的英俊,气质沉稳出众,把他身边的卫长声衬得像个毛头小子。

    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阮堂英强忍心酸,含笑搀起他。

    老父亲艰难憋住的眼泪差点又出来了……

    阮堂英先回房更衣。

    阮思穿着柳氏给她备的新裙子,故意在晏瀛洲面前转了一圈,得意地问道:“好看吗?”

    柳氏素喜素净,但给阮思挑的裙子颜色鲜妍明亮,从裙摆到腰际绣了一串细碎的白花。

    她一转身,朵朵白花仿佛都会呼吸一般,生动而活泼。

    晏瀛洲很少看她穿这样艳丽的裙子。

    他点了点头,“好看。”

    听他这样一说,阮思更得意了,“我娘给我挑的。”

    卫长声啧嘴道:“上个月我才说你要回来,师娘就领着丫鬟忙进忙出,原来在给你准备这些啊。”

    阮思笑了笑,缠着他道:“那师兄有没有给我准备什么?”

    卫长声盯着她的笑脸,突然问道:“我上次给你买的那盒什么金钿,你,没用过啊?”

    “我不喜欢贴那个。”

    阮思想起红叶娘子的出身,有些犹豫,暗示道:“正经人家的姑娘这些年都不兴贴花钿了。”

    卫长声没有听出来,“哦”了一声垂下头去。

    晚宴上,阮堂英命下人取酒来饮。

    “这酒是你家兄嫂特意命人送来的,说是自家酒坊酿的,想让我们也尝尝看。”

    阮堂英感慨道:“我闻着就香得很,一直忍着没舍得饮,想等你们回来了一起吃。”

    柳氏温和地笑道:“可惜两地相隔甚远,亲戚间常走动常联络总是好的。”

    阮思想起柳家和柳如盈,心里有些不舒服。

    “听你舅舅说,你表姐一听说你回来,便想过来看你,还是你舅舅劝住,让你先歇息一晚。”

    柳如盈?

    奇怪,她怎么会在桃花郡?

    阮思把炸花生米嚼得咯嘣响,晏瀛洲在桌下捏了捏她的手。

    柳氏微笑道:“你出嫁以后还没见过你表姐吧?明日你舅舅会带着你表哥表姐过来。”

    “娘!”

    阮思几乎要当场失控了。

    她娘什么都好,但一提起她娘家人,就什么都不好了。

    晏瀛洲起身接过酒壶,绕到岳父岳母身边,微笑道:“这第一杯酒,请让瀛洲来斟。”

    被他这一打岔,席上的氛围活络了不少。

    阮堂英和柳氏脸上都带着笑,越看越觉得满意,慈爱地和他说着话。

    卫长声长松了一口气,给阮思夹了一筷子菜,小声道:“今晚别惹师娘不高兴。”

    “我知道了。”

    阮思闷闷地吃了几口菜。

    席间,阮堂英对晏瀛洲亲热了不少,一口一个“贤婿”,听得阮思虎躯一震。

    吃到中途,阮堂英总算问道:“贤婿可能饮酒?”

    阮思抢着替他答道:“我夫君他……”

    “瀛洲酒量浅。”晏瀛洲笑道,“与旁人,最多三杯。”

    卫长声起哄道:“难怪我去你家,你只肯陪我吃几小盅。那你陪岳父大人总得多喝几杯吧?”

    阮堂英横了他一眼,道:“臭小子,吃饭。”

    晏瀛洲竖起一根手指头。

    卫长声哈哈大笑道:“就一杯?”

    “不。”他对阮堂英颔首道,“一直饮。”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