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98章 秋游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李家附近,还真让她们给寻得个破败的小院。

    虽说是院子,但仅用低矮的篱笆围了半圈,里面立着间四面透风的茅草屋。

    这样破落的房子,没准哪天风一吹便哗啦倒了。

    房子的主人做梦也没想到,竟有两个漂亮姑娘要花三两银子来买。

    金铃儿和银瓶儿顺利将院子买到手。

    阮思看了也觉得满意,“窗户的窟窿用纸糊一下,屋顶用茅草补了,收拾停当便请傅小姐过来。”

    不多时,傅韶华以阮家远亲的身份住进了这间院子。

    她一开始眉头紧锁,不明白阮思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阮思笑道:“你不是看上了西城的李书生么?想和他长相厮守的话,不如先来西城住上一段日子。”

    傅韶华面上一红,有些扭捏起来。

    “傻姑娘,”阮思叹气说,“不论你是慕其才华,还是仰其风骨,一旦要和他过日子,都会不一样的。”

    她将傅韶华拉到篱笆边,指着远处的屋舍对她说:“你看,那边就是李家。”

    李家的屋子同样破败不堪,和这间茅屋的破旧程度不相上下。

    傅韶华红着脸道:“晏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让你提前看到,你若真的嫁给这个人,以后会过上怎样的日子。”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她的心事。

    她的小脸透出一股倔强的神色,“我明白了,一定是我娘让你来劝我的。但我说了,我什么苦都能吃。”

    阮思不以为然,笑道:“先吃些再说吧。”

    傅韶华当真褪了绣裳钗环,换了荆钗布裙,执意要过穷苦人家的日子。

    阮思早已和岑吟说好,不让傅韶华从傅家拿一文钱,每日按照李家用度给她几文钱过活。

    “喏,”她命银瓶儿取了五文钱递上,“这是今日的用度,明日我再过来看你。”

    傅韶华当场呆住了。

    说完,阮思携银瓶儿走了,将傅韶华独自留在破旧逼仄的茅屋里。

    银瓶儿担忧地说道:“小姐,傅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会不会出事?”

    “无妨,我已命金铃儿带人暗中保护她。只要她性命无虞,清白无损,旁的就由她自己去挨吧。”

    有些路,旁人说了走不通,那人不自己走一遭,摔得个头破血流,想来也不会回头的。

    她能做的只是提前让傅韶华看到路上的荆棘和深坑。

    如果傅韶华想回头,自己就在岔路口拉她一把,送她回到岑吟为她安排好的大路上。

    阮思暂且放下这头的事,寻思着提前去探一探红叶岭的地形。

    前世,她只知温泉离枫叶林不远。

    她既然决意要买地,还是先借秋游为由,将那边的环境调查清楚为好。

    刚好,难得这几日短暂放晴……

    阮思拿定主意,便跑去林泉大狱找晏瀛洲。

    路上,阮思见糕饼铺在卖花生糖,特意买了好几块,用油纸包了带去给他。

    大牢门口,陆伯仍然在守着那锅鸡汤打瞌睡。

    见是阮思来了,他打着呵欠,挤出笑脸道:“晏家娘子来了,又来接晏大人回家啦?”

    阮思取出花生糖,递给陆伯道:“陆伯!您尝尝看,这是我刚买的花生糖。”

    陆伯显然有些讶异,不安地在衣摆上擦了擦手。

    “好,好……”

    他缓缓取了块花生糖,舍不得一口吃了,只捏在手里盯着看。

    阮思笑道:“放心吧,不粘牙的。”

    陆伯摇头道:“娘子你不知道,已经有好多年没人请我吃糖了。”

    见他说得恳切又可怜,阮思心软,将剩下的花生糖囫囵包起来,塞到陆伯手里。

    “您都拿去吃,别客气啊。”

    在这林泉大狱里,陆伯是唯一对晏瀛洲尊敬有加的人,阮思对他自然也颇为关照。

    陆伯呆了呆,捧着手里的花生糖,愣道:“这是……老头子这辈子,第一次收到礼物。”

    他每日守着口破铜锅熬鸡汤,看着又潦倒又痴傻,不少人当面嘲笑他是疯老头子。

    但唯有晏氏夫妇以礼相待,陆伯心中难免有所感念。

    阮思哪里知道,一包花生糖勾出他无限心事。

    她只是笑笑,说道:“要是您喜欢,下次我再给您带点豌豆黄来。”

    二人又说了会话,等晏瀛洲出来后,阮思拉着他笑嘻嘻地走了。

    陆伯揣着那包花生糖,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着些许光芒。

    “晏娘子,老夫欠你的,会还。”

    明日晏瀛洲休沐,阮思算准了这一层,便央晏瀛洲陪她去枫叶林秋游。

    “夫君你看,这雨一下就是大半个月的,我整天待在家里,头上身上都快长蘑菇了。”

    阮思讨好地笑道:“明日正好你休沐,这几日雨水暂收,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好不好?”

    晏瀛洲觉得……略欣慰。

    他家夫人跟猫儿一样,平时只能不远不近地看着她,她也不远不近地看着自己。

    要是他想和她亲近,她立刻喵呜一声蹿得很远,连一根毛都不让他碰着。

    但她跑得远了,又会悄然回来靠近他,软绵绵地找他和好,把他的心挠得软了又软。

    这次,阮思主动找他一起出游,他忍不住有点得意。

    “哦?”晏瀛洲故作淡然道,“夫人怎么不去找洪大姑娘,或是别人?”

    阮思老实答道:“阿绫被罚禁足了,金铃儿有事,银瓶儿要料理家务,我师兄远在桃花郡……”

    晏瀛洲迅速终结了这个话题。

    “好,明日去吧。”

    第二天一大早,银瓶儿便命人套了车。

    晏瀛洲和阮思一起上车,马车缓缓朝城外驶去。

    出了城门口,前面就遇上了官差拦路搜车,晏瀛洲差车夫问了,说是江家丢了要紧的财物。

    车夫说:“老爷,夫人,前面要挨个问话呢,你们且耐心等等吧。”

    阮思寻了不少好玩的事说给晏瀛洲听。

    两人说笑间,官差拦下晏家的马车,问车夫要去哪里,车上坐的是何人。

    车夫一一照实答了。

    晏瀛洲掀起车帘,和官差说了句话,官差不耐烦地挥挥手道:“排着吧,一个一个地过去。”

    这一排就耽误了近一个时辰。

    等马车驶到红叶岭山脚下,时辰已快到晌午时分了。

    晏瀛洲带阮思在路旁的茶水摊吃东西,恰好遇到裴之带了几个随从进山。

    他一见到二人,便拉了条长凳在旁边坐下,笑道:“晏大人贤伉俪也是进山赏红叶的吗?”

    阮思“嗯”了一声算是答了。

    裴之道:“听说红叶岭有片枫叶林,一入秋红叶漫天,只是路难走得很,晏兄可否携我一程?”

    晏瀛洲淡淡道:“裴公子好兴致。”

    裴之笑道:“我答应了倚红楼的花魁红叶娘子,要寻一枚色泽最浓的红叶送她。”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