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谋宠:王爷别太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心动

作者:曼歌 类别:玄幻小说
    待宇文华低气压的从小院里走出来,院门外曹苒已经翻身上了马,楚峰牵着自己的马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周围,见玄王从院里出来了,将自己的马牵了过来,“殿下的马可在附近?要不……”玄王的坐骑疾风很有灵性,从来都是放养,即便是不在眼前也都会离他不远,只要他一召唤就会立马出现。

    楚峰这么问也只是客气一下,想着殿下一定会叫回疾风,没成想玄王只瞥了自己一眼,在他面前走过,气语沉沉的命令道:“我对这里不熟,你在前方带路。”然后,走到曹苒的马前,轻身利落的跃上了马背,自然娴熟的从曹苒身后伸过双手拉起了缰绳。

    曹苒不敢回头,怕一紧张从马上摔下来,她努力做的不那么明显的将自己往前挪了挪,在这个人身边总有一种能让她六神无主的魔力,在她还保持清醒的时候,她时刻提醒自己智商在线,远离他的毒圈。

    “你难道没有骑马么?”曹苒手中的缰绳被他夺了去,双手无处安放的扶在马鬃上,朝身后的宇文华说道。

    没有骑马他是怎么来的?这里距离邛都城可有一段距离,他总不至于是走过来的吧!

    她这一举动,看在宇文华眼里分明是**luo的嫌弃,她居然嫌弃自己!

    “你要是不怕掉下去,就尽管趴在马脖子上好了!”宇文华脚底用力打了下马腹,猛地抽了下缰绳,身下的马儿也被这一下来的猝不及防,叫了一声蹿了出去。

    “啊!我还没有准备好你怎么就……” 曹苒前倾的身体,被突然的惯性兜得向后仰了过去,慌张的两只手胡乱超前一抓,拽下来一撮儿马鬃,马儿吃痛大叫着又快速向前蹿了一下,仍然是猝不及防的惯性,对曹苒进行了二次冲击,整个人向后仰到了宇文华的怀里。

    宇文华稳稳的坐在身后,仍不断的催促着马儿,毫无减速的意思。

    曹苒被环在他的身前,他也不说扶一下,好不容易才重新摸到缰绳,坐稳了身子,面前一条小河他就突然放慢了马速,曹苒刚坐稳的身子突然遭遇急刹,差点飞出去……

    “楚峰!你到前面带路!”身后传来宇文华阴气沉沉的声音。

    曹苒抬头一看前方那么宽敞明亮的大道,还用人带路?这人真是比自己还要路痴。

    楚峰领了命,骑马走在二人前头。

    马儿速度渐渐平稳,曹苒才觉得稍微放松下来,神思也缓缓清明了不少。经过这一颠簸胃里翻江倒海,心想身后这人的举动,就是在针对自己,就算他没有骑马过来,难道就不能自己骑一匹马么!她宁愿跟楚峰骑一匹马!

    “玄王殿下,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曹苒认真问道。

    身后的宇文华默然,跟没有听见一样,没有理她。

    “就算是我哪里得罪了你,也请你能够与我明说,我虽为女子,但也是个直爽的性子,何必如此折磨我。说实话,你刚刚是故意的,是吧?”话一出口,曹苒心中呸了自己一口,这不是明知故

    问么!

    身后传来幽幽地回答:“没有。”

    声音清冷而又简短。

    曹苒侧脸瞥了身后一眼,果然又是一张俊冷的脸,回过头,自己也冷哼一声,他都做得这么明显了,竟然还说没有。

    默了片刻,宇文华突然开口:“是你坐的太靠前了。”

    他伸手环着她的腰肢,将她轻轻向自己身前揽了揽,又放稳了,说道:“这样就不会觉得颠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又近了几分,他的声音就响在耳侧,声音低厚带着温热的气息让她觉得耳朵有点痒。

    曹苒忍不住侧过头,侧身抬头仰望四十五度,刚好看到他在自己身后的侧脸,他正直视着前方,如雕刻一般菱角分明的脸庞,因久经沙场,肤色不算白皙,却很健康。他靠近她眼角的薄唇突然动了动,一开一合间,她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却又想不出来谁还会有这样好看的一双薄唇。

    她只是觉得耳朵痒,下意识的回过头,却不自觉的陷入了沉思。自己是如何跟他认识的?她想起那日醒来,艳阳高照的正午时分,他就出现在开的正盛的樱花树下,虽是第一次相见,他却让人觉得自然而又亲近,她又努力的回想了一会,没错那就是她第一次见他时的场景……

    曹苒额前的发丝随着风萦绕在他的颈间,她红扑扑的脸颊映在他的眼底,能够感觉到她呼出的均匀气息。

    “苒苒,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可就顾不上看前面的路了。”他仍目视前方,神色淡然的说。

    因为正想的出神,曹苒只识别到了他唇间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耳朵才发挥功能,将他的话传到脑子里,然后……

    曹苒尴尬的迅速转回了身子,心中默念师父教授的吐纳术,默念三遍,心神逐渐安定下来,然后在脑子里又重新过了一遍他刚刚的话,才醒悟过来,身体某处仿佛自燃了,他这话什么意思……

    余下的路程,曹苒没有关注是如何走过去的,只是在胡思乱想中就已经到达了普化寺中,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如何被宇文华带下马的!心中暗怪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多帅的明星帅哥没有见过,至于这样没有出息么!

    心中对自己一阵鄙视后,身后传来一声召唤:“苒苒,过来!”

    曹苒一抬头,自己这是神游了么,他们明明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得,为啥就自己站在相反方向的门口?

    哎呀!又丢脸啦……

    怯怯的又溜回了队伍之中,干笑一声,“这寺院景色迷人……嘿嘿……迷人……”

    宇文华拎着她的后衣领子,将她拎到自己身前,只一瞬间曹苒在他的嘴角探寻到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她立即伸手拍下他拎自己的手,表示抗议,这动作是她常常会对嗜月做的!

    宇文华却将她安置在身前,才肯放开手,果然在她耳侧嗤笑了一声,低语道:“路痴就不要乱跑,我还要顾及你的面子,很难决定要不要找你的。”

    “我……”我不是路痴!曹

    苒不喜欢身后这个人一针见血的说话方式,但是还没有喊出来,就被前面迎面而来的和尚打断了。

    前方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和尚,身披袈裟,细长的佛珠挂在纤瘦的身体上,就像是寺庙里给小和尚讲故事的慈祥老者,有着凌驾于世俗之上的神情,和看穿一切的目光。也正是他周身的这股气势,让曹苒自觉的闭了嘴,心中已经想到这一定就是纪元方丈了。

    恭敬的随着他们对向纪元方丈回了礼,纪元手握佛珠,念了句:“阿弥陀佛。”

    纪元视线越过朱轩与宇文华两人,落在曹苒身上,瞧了她两秒,客气的问道:“这位女施主小小年纪,步伐如此轻盈,可是修习什么内功心法?”

    曹苒讶然,只走了几步路竟然能瞧出她练过青山的吐纳术,师傅说过,勤加练习吐纳心法是有助于内功修习的。便坦诚道:“大师果然厉害,师傅确实教过我一些吐纳术,但是也只是皮毛,用来强身健体而已。”

    “哈哈,女施主说的对,天下武功本都是用来强身健体,只是在这世俗中最常被人用于打打杀杀。”纪元朗声一笑,又说出了佛家的大道理。

    曹苒恭敬的鞠了一躬,表示自己对佛语的敬重,却没有发表自己的见解。其实她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武功既可以强身健体又可以用于防身和战争,这世间就是阴与阳、正与邪相互协调共存的,她一直是一个“存在必有价值”理论的支持者,这世间不管是好的坏的,还是邪的正的,必然是有其存在的原因和意义的。当然这只是她个人的观点,并没有兴趣跟一个爱讲道理的大师分享这些。

    宇文华低头跟着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大师说的对。这世间万物皆是初心易得,却难守始终。恐怕发明武功的人的初衷也是为了强身健体,但后来却发现武功更适合用于打打杀杀。”

    纪元大师笑着点了点头,侧身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诸位请入院吧。”

    三人再次礼貌的微微颔首,曹苒在经过纪元身边时突然被他拉住了手腕,曹苒身子一顿,纪元含笑低头道:“姑娘脚下掉了一颗珠子。”

    曹苒低头一看,脚边果然有一颗珠子,弯腰拾了起来,小手指甲大小的珠子,通体漆黑,却不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这不会是我的珠子……”

    纪元大师朝她抚须笑道:“既然有缘,女施主就收下吧,留在身边总会用得上的。”

    曹苒手里拿着黑珠子,愣怔的看了看宇文华和楚峰,这大师说话果然都是这么深邃的么?

    宇文华的眉头微蹙,不过随之散去,嘴角带着淡淡的笑:“纪元大师都说有缘,你便放在身上吧。”

    曹苒本来是打算收了也没什么的,但听他这么一说,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看他一眼,仿佛自己是那个征询家长同意才肯拿别人东西的小孩子……

    脸上划过一条黑线,默默的将珠子攥在了手心……
欢迎您阅读曼歌所写的小说盛世谋宠:王爷别太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