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女之海棠无香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久不见

作者:绿萤星星 类别:玄幻小说
    栀花国王子很乐意看到现在的一幕,原本按照规矩,他一定是在自己的母王之前被敬酒的,可是现在他坐在雪圣国太女的身边,这些舞女要奉酒,也便将他那份的酒和太女殿下的那份酒一起奉,可一起奉那可是夫妻的权利……这也正是栀花国国君的安排。

    领舞的舞女朝着主位上的二人缓缓而来,虽然栀花国王子并不喜欢这个舞女,但是却很享受自己将要被这名舞女敬酒一事。然而,领舞的舞女手上却只有着一杯酒,舞女伸出她修长而美丽的手,将酒递向了东方梓棠。

    “本、本王子的酒呢?”栀花国王子震惊不已,这舞女……怎敢,怎敢如此对他不敬!

    “你的酒?”舞女的声音极为好听,妖娆而摄人心魂,“在这呀……”

    说完,舞女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以凡人之眼所不能见的速度向栀花国王子刺去,匕首划破了栀花国王子的脸。因为舞女的动作太快,栀花国王子一时间竟还没感觉到疼痛,他正想要怒斥舞女,并叫侍女将舞女带下去时,却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有着液体留下,紧接着,红色的血珠落在了地上。

    “……本王子的脸,本王子的脸啊!”

    “有刺客啊!有刺客啊!”

    “保护王子和王上!”

    现场立即慌乱了起来,舞女冷哼一声,她不慌不忙地背对着所有人,轻轻拍着手掌。

    “啪。”“一。”

    “啪。”“二。”

    “啪。”“三。”

    三声结束,之前被敬酒过的人们仿佛同一时间收到了讯号,昏沉倒去,就连火狐和东方梓棠带在身边的那些灵湖期巅峰的高手也摇头晃脑地倒了下去。

    看着眼前这一幕,栀花国的王子更是不淡定了,他一**坐在了地上,甚至连他的裤裙上都沾上了难闻的液体他失禁了。

    看见了眼前这一幕,剩下还没倒下的人都只是下人,他们全部为了保命都一边尖叫着,一边朝着外面跑去。

    这一幕,连东方梓棠都震惊到了,她站了起来,拿起那被撒在桌面上的酒杯,想要放近一闻这酒中的气味,然而,这舞女却直接拿着方才攻击栀花国王子的匕首攻击向了东方梓棠。

    东方梓棠一个闪身,躲开了舞女的匕首。

    “东方梓棠,拿命来!”

    舞女的修为虽然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她所展示出来的一切都否定了这个表面的假象。

    舞女出招凌厉,招式诡异,却丝毫不畏惧伤及到他人。东方梓棠皱着眉毛,现在的情况傻子都能看出来,舞女的目标只有她一人。

    一个闪身,东方梓棠躲避开了舞女的攻击,到了门口,她对着身后的舞女眨了眨眼睛,出了门外。

    舞女赶紧追上。

    东方梓棠拿出了剑来,舞女身上应该有着藏匿修为之类的秘宝,这类秘宝十分珍贵,东方梓棠也只在忘忧国见过。

    “千魂刃!”从舞女的身上冒出无数把的匕首,每一把匕首上都沾着油,用火法诀一点,便燃烧而旺。无数把的匕首向着东方梓棠攻击而去,一把把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东方梓棠丝毫不惧火匕,水刃召唤而出,同样向着舞女而去。

    一水一火,急速相至,在这视觉所不能及的瞬间里,东方梓棠脚踏踏雪无痕,闪过无数的匕首,长剑出鞘,直向舞女!

    舞女冷哼一声,双手都拿起匕首,剑匕相撞,空中开始电闪雷鸣。

    本就是黑夜,雷鸣声惊动了不少的栀花国正准备睡眠的百姓,栀花国经常下雪,可是打雷却是少见,不少的孩童都是第一次见到雷。

    闪电而至,王宫坑坑洼洼,两人似乎都没有留余手,只想以最效率的方法直取对方性命!

    “还不赖,但是……赢的人会是我!”舞女勾着唇,虽然她的脸并没有暴露于东方梓棠面前,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心情。

    “是吗?”东方梓棠淡淡道。

    灵修的战斗普通人根本无法参与其中,甚至连灵修的动作都捕捉不到,栀花国的灵修闻动静而出,却丝毫不敢靠前……五行之法,乃是传说中的东西,他们这种散着的灵修,背靠着的仅仅是一小国,根本就触摸不到这个层次的功法。

    “那可是天雷,切勿靠近。”

    “这、那个雪圣国的太女,不过是灵果期三阶吧?我分明是灵果期巅峰,可我感觉我在她的手下撑不过三招!”

    “三招?开玩笑吧?你未免也太瞧得起自己了,这天雷一劈,我觉得你都化成灰了!”

    “我听闻有一种压制修为的秘法,虽我也从未见过,但有没有可能这雪圣国的太女其实是灵湖期的高手了,只是将修为压制在灵果期呢?”

    “有可能……个鬼啊!这小姑娘才多大?最多十六岁!你要告诉我她是个十六岁的灵湖期吗?!”

    “十六岁?!”

    围观着的灵修们震惊不已,他们胆战心惊地看着战斗,不知不觉就把刚刚讨论给忘却了,完全进入了观战中。不过他们依旧害怕这天雷,却又不想错过这场精彩的战斗。

    忽然,天空之中,那名身着着凰袍的少女身姿宛若游龙,她手上的剑风长持,红衣舞女也同样迎面而上,这两人的战斗就仿佛没有闪躲,永远都是用指接招。

    刹那。

    东方梓棠将剑收回鞘中,这把剑对如今的东方梓棠来说体型太不适合了,但即便如此,她的剑术依旧高超。

    “为何收剑?”红衣舞女不解。

    “因为结束了。”东方梓棠甚至做样子打了个哈欠。

    “结束?你在说什……”红衣舞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她便听到了细微的碎裂声,是她的面具。

    下一瞬间,红衣舞女的面具彻底碎裂,此时她的脑海中将刚刚与东方梓棠最后的对招回忆了起来。

    “是剑风……”

    东方梓棠使出最后一招的时候剑风凌厉,直指其心脏,而那时她也有用灵力遮挡,挡住了东方梓棠的剑风对她心脏的攻击,也就是那时,东方梓棠的剑风趁机打入了她的脸上,这剑风并不能伤及到她的肌肤,可毁掉她的面具却是轻而易举。

    声东击西吗……?用最直接的方法来赢得胜利,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胜利了。果然还是她的风格。

    她身上一处伤口都没有,可面具一掉下来的那一瞬间,便是东方梓棠的胜局。

    “红月,好久不见。”东方梓棠回过了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红衣女子,肯定地微笑道。

    这个世界上能打败她的人或许有许多,可是这么了解她,并使自己中入其圈套的人却可以说几乎不存在那只是几乎,好巧不巧,红月便是能办到的人。

    正是因为红月知道东方梓棠识毒能力,才会采用东方梓棠所不知道的雪圣国特有的迷药在东方梓棠不擅长的酒中下药,东方梓棠虽闻到了,却只当其是酒香。
欢迎您阅读绿萤星星所写的小说凰女之海棠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