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军少有点狂 第6章 飞来横祸

作者:展云香 类别:玄幻小说
    季小凡收敛了自己脸上表露出来的开心和得意,其实她早就感觉到了覃肖的不开心,今天她是故意冷落他的。

    谁让他故意戏弄她,让她穿着睡衣来参加派对的,所以她才会故意装作唱歌,而忽略他好几次要她帮忙喝酒抵挡那些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的暗示。

    两个人默默的低着头走向汽车,覃肖今晚喝了不少闷酒,此时脸上还有一些因为饮酒而产生的红晕,身上带着浓重的酒精味道。

    在逼仄的车内空间了,季小凡闻到了强烈的酒精味儿,她不禁皱眉,担心地看向覃肖。

    “要不咱们别开车了,把车先放这儿,晚点叫人来取车?”她尝试着劝说覃肖放弃驾车。

    但是覃肖还在生她的气,根本不理会她的劝阻,红着脸赌气地点着了车子,一声不吭,将车子很快地倒出车位。然后紧接着就是一个急刹,车辆成功地躲避开两旁的车子,磕磕绊绊地出了停车场。

    这一下季小凡害怕了,她不应该招惹覃肖,毕竟今天他是好意陪她过节的。

    车子出了停车场,速度并不快,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过节大家都睡的晚起得晚,路面上的车子并不多。覃肖手里握着方向盘,刚才他还跟季小凡赌气,但是车子启动之后,他从停车场出来的路上,就感觉到自己的鲁莽了。

    明显的,他自己觉得现在驾车十分困难,但是还硬要开车上路,此时的他提起万分的精神,警惕自己一不小心将车子开快,他虽然爱胡闹,但是喝多了酒,他真的没有试过驾车上路。

    “你跟我在一起,有没有想过,我们两个的未来?”为了给自己提神,覃肖决定跟季小凡聊一聊正经的事情,好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

    “?”季小凡没有想到,沉默了这么久,覃肖居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从来没有问过彼此这个问题,所以她一直单纯的定义彼此的关系为“酒友”、”**”、“普通朋友”,此时覃肖提及了两个人的”未来”,这个话题会不会有一些突兀?

    见季小凡并没与回答自己的问题,覃肖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犹豫。

    难道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没有把自己当做很重要的人吗?覃肖的心里感觉到一股悲伤。

    他在家里感觉不到亲情和爱,在外面一直也没有真正去交个之心朋友,更别提去真心爱个姑娘。

    只有季小凡,让他偶尔觉得两个人很合得来,刚才突然觉得自己在吃醋,所以想问问她对自己有没有这种感觉,谁知道,这丫居然在犹豫!

    她居然犹豫了!那么自己在她眼里是什么?肯定不是很重要的人!不是很亲密的人!或者,压根不是人!

    越想心里越堵得慌,自己拿她当宝贝,她拿自己当根葱!不对,也许葱都不如。

    想到这里,覃肖就更加的生气,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一股脑地往头上撞,他脚底下猛地踩油门,车子轰地一下子就飞了起来。

    “哎!”

    后背猛然间的一股冲击力袭来,将没有来得及扣上安全带的季小凡摔在汽车操作台上,她吃痛地叫了一声,然后扭头想要阻止覃肖的鲁莽行为。

    可是,她来不及发话,车子就翻了……

    覃肖的汽车由于猛的加速,路面上有结冰,他来不及躲避,车子原地打了一个转,撞到了附近的隔离带,车子的轱辘与被撞开的隔离栏纠缠在一起,然后车轱辘的制动停止,车子带着隔离带冲向了对面的车道。

    与对面车道正常行驶的公交车相撞,又被强大的冲击力弹回了原来的车道,并且失去了中心,翻滚了一周之后,车子侧翻倒在路面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太快,当车子失控的同时,覃肖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车辆了,他松开方向盘,第一反应就是保住季小凡,她没有安全带的保护,身子如一片失去重力的玩偶,撞击在车子四周。

    覃肖搂住季小凡的身子,用自己的怀抱护住她的头,当车子终于停下来不在翻滚的时候,两人相互抱着彼此,被困在了驾驶室内。

    “嗤~”

    “季小凡,你真小气,让你说句喜欢我都不愿意……”

    覃肖抱着季小凡的头,低声地抱怨着,但是他的抱怨并没有得到回应。

    季小凡听到了他的声音,心里庆幸,太好了,他没有事,还活着能说话。

    可是她想要开口怼他但是却发现自己脑子里的意识有,却浑身无力睁不开眼睛和嘴巴。

    她甚至想要跟他说句话的能力都没有了。

    耳畔再次传来覃肖的低喃:“季小凡,我感觉自己不行了……”

    “如果有来生,我们早点相遇好不好?”

    覃肖搂着怀里昏迷着的女人,大手掌不停地摩挲着她被血浸湿的脸庞和鬓角的头发。

    “我想要你做我的女人!”

    他的声音已经明显得有些战栗。

    “真的,我爱你……”

    最后这句“我爱你”说出口,已经有些哽咽。

    “嗯,我也爱你!你千万别有事!”季小凡听得很清楚,内心澎湃地激动,她想要回答却他,可张不开嘴,只能默默地祈祷,祈祷他活下去。她宁愿自己就这么昏睡过去,也想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他,因为,她也爱他啊!

    轰!一声巨响!

    然后季小凡感觉到了身边的热浪翻滚,还有火光四起亮光隔着眼皮,让她都觉得晃眼。

    刚才是爆炸了吗?她在内心里担忧地想到。

    “完了,出不去了……“

    覃肖的声音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戛然而止,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热。”季小凡,你给我记住,我爱你!这辈子来不及告诉你我有多疯狂的爱你,我们来世一定要在一起!”

    覃肖最后的话很激动,带着绝望我和憧憬,季小凡随后就感觉到了身体被炙烤的难受,同时覃肖的怀抱,把她拥抱得更紧。

    然后……

    这种难忍的炙烤和疼痛并没有持续很久,她便失去了知觉,再也感觉不到痛苦,再也看不到覃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她的四肢百骸、所有神经、感觉、都消息了,感觉到一股清凉的风吹过,将她轻飘飘地托起,她像是一个纸片人,慢慢地脱离的地球重心的吸引,漂浮在了半空中。

    仍然是看不到听不到,只是想沉睡在梦中一般,难道这就是灵魂脱离肉身的感觉吗?
欢迎您阅读展云香所写的小说这个军少有点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