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军少有点狂 第2章 荒唐的人生(二)

作者:展云香 类别:玄幻小说
    “哎……”

    微叹一声,已经躺下的季小凡还是将收手机举到了眼前,躺在被窝里解开手机锁,一条信息跳出屏幕。

    【别睡了,我来陪你。】

    【别开玩笑了,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陪你家人过节!】

    【我已经出来了,你别睡,等我!】

    “搞什么?大过年的这是要搞什么?”

    收到到最后这一条信息,季小凡一下就从被窝里坐了起来,烦躁地揉搓着脱发,然后又看着手里的手机屏幕想了想,最后呼出一口尝尝的气,决定不去理会那个发信疯子。

    她重新钻回还没有焐热的被窝,感觉他应该不会真的大过节的不会这么冒失地跑出来的,毕竟他家里还有家里人需要他陪着。

    放下手机,重新躺回被子里,将床头的等调暗,季小凡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十分钟过去了,她依然闭着眼睛,可是头脑还是清醒的,而且越是这么闭着眼睛,她越发感觉自己更加的清醒。

    “嗡嗡!”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虽然闭着眼睛,季小凡还是感觉到了手机亮了。

    可是她并没有睁开眼去看手机信息的打算,翻了个身将自己的头钻进被子里,背对着手机不去理会。

    过了一会儿,手机再次发出动静,不过这次不是两声“嗡嗡”的信息声了,而是连绵不断的”嗡……嗡……嗡……嗡……”。

    真是电话打进来的声音。

    “呼!”

    季小凡“噌”地一下子又坐了起来,扭头看着床头柜上一闪一闪的手机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闪烁着一个名字,她已经看清楚了,跟她猜到的一样,是同一个人。

    她这么看着手机,并没有动手去接听,而手机却固执地继续震动着,似乎对方知道她在看着手机,拼命地打进来。

    当手机挂断又打进来,挂断再打进来,如此反复了三次之后,季小凡终于低头认输了。

    “喂……”

    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睡了一觉刚睡醒时的慵懒,只是轻轻的对着手机“喂”了一声,便等着对方说话。

    “我到楼下了,你怎么不接电话?”

    “我睡着了,没听见。”

    “下楼接我!”男人并不听她的解释,霸道地命令她下楼。

    “外面好冷,我已经睡了,你自己上来吧!”好不容易将被我焐热了,想到外面的干冷,季小凡不禁打了个哆嗦,不耐烦地回了他一句。

    心里想的却是,你自己愿意来的,又不是我请你来的,大过年的不在家里老实待着,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我在你们家小区迷路了,你出来接我,我车在东门!”

    男人说话的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完利落地将电话挂断了,听筒里传来”笃笃笃……”的忙音声。

    “嘿!挂啦!”

    季小凡发了一句牢骚,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被窝。

    “覃肖,你这个禽兽!大过年的也不让我过舒坦了!”

    她嘴里骂着心里却是暖暖的,想着就在楼下接人很快就回来,所以她只是翻出了一件到脚踝的长款黑色翻领的羽绒服套在外面,穿了一双很厚的绒毛雪地靴,头上带了一个可爱的绒毛兔子头的卡通帽子,拿上钥匙和手机就出门了。

    下楼出了楼门洞,一股干冽的扫地风夹杂着硫磺的味道,打着旋地在地上卷起一地鞭炮皮,擦着地面打着圈圈,空气中的火药味儿还有地面上鞭炮皮沙沙的响动声,证明着今晚是除夕之夜,跟平时是不同的。

    季小凡打了个哆嗦,羽绒服没有系上拉链,她双手抱在胸前,将羽绒服的领子立了起来,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向着东门跑了过去。

    行走在满是燃烧过的烟火味道和鞭炮纸屑的冬夜里,此时道路上出了树影和风声,根本不见一个人影儿,季小凡本来穿的就少,被冻得身子僵硬地跑着,看着此刻寂静的小区,更觉得得慌,她心里有一些着急了,加快了脚步向小区大门跑去,她想着赶紧找到覃肖,上了他的车就不冷了,然后将他带进院子里,很快就能回到温暖的家里躲避这严冬的寒冷了。

    想着自己那个刚才还觉得冷清的家,她此刻觉得自己的家虽然冷清,但是还算是温暖,起码在这种时刻,她觉得冷了,先想到的是回家。

    很快她跑出了东门就看到马路了,此时路上基本上就没有行驶的车辆了,大门口的辅路上,停着一辆没有熄火的大越野车,在路灯下隐约可以看到车里仪表盘泛着灯光,驾驶室里坐着一个健壮的男人。

    季小凡对着这辆车发了一下呆,因为这并不是覃肖平日里开的宝马车,驾驶室里的人影太暗,她根本也看不清楚,所以她站在离车几十米的地方犹豫了一下,正准备掏出手机给覃肖拨过去,这时发现驾驶室里的灯亮了。

    这回季小凡看清楚了,车里坐着的就是覃肖,他正对着车外的她招手,她赶紧朝着大越野车跑了过去,伸手拉开车门,毫不犹豫地坐了进去。

    “冻死我了!赶紧开车。”

    上了车子,才感觉到车里的温暖,季小凡一只手揉着已经冻得冰凉的鼻子,另一只手向前一指,指挥者覃肖向那个方向开车。

    “大过年的,说点吉利的,什么死不死的!真晦气!”覃肖笑着,一双邪魅的细长眼睛看着身旁的季小凡,伸出右手揉了揉她头上可爱的兔子帽子,然后转过脸发动了汽车。

    “大过年的你跑出来,不怕你们家老爷子回头收拾你?”季小凡的帽子被他揉得歪了,她索性摘掉了帽子,整理着头发扭过脸来,揶揄地瞧着他。

    这位大少爷,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最怕的就是他们家的老爷子,除夕夜不陪着老爷子过节,怎么还敢跑出来私会她来?这是不想好好混了?

    “嘿,我好心出来陪你,你真不知好歹!”

    覃肖发动了汽车,回了她一句,车子启动了,并没有朝着季小凡指的方向行驶,而是原地调了个头,向着反方向驶去。

    感觉到了车子行驶的方向出了问题,季小凡赶忙喊他停车。

    “哎哎哎,错了,你调头干嘛?”

    “没错啊!“

    覃肖笑着,嘴角好看的酒窝浮现在脸上,他一这么笑,季小凡就知道没好事。

    “你要带我去哪儿?”她警惕地看着他问道,边说着双手抓向了副座的安全带,快速的给自己扣上。

    “小胖他们在体育场酒吧街等咱们,我过来接你过去。”覃肖眼角余光看到她扣好了安全带,嘴角一撇又是一抹坏笑,脚底下油门一踩,车子翁地速度就提了上来。

    “哎!你慢点!”一股冲劲儿从后背定了上来,季小凡双手撑在前面的操作台上,抱怨地喊着覃肖减速。

    而覃肖此时已经将车开上了环路,路面上的橘红色路灯,正快速地一根一根向后划过,车速已经上了一百三十迈!

    “你疯了!在环路上开这么快!不怕被警察抓啊!”

    季小凡害怕了,她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疯狂的车,吓得脸色发白,后背紧紧地靠在副驾驶的座椅里,双腿蜷缩起来用胳膊环住,紧张地看着车前面的路面情况,生怕突然出现一辆车子覃肖躲避不及时发生意外。
欢迎您阅读展云香所写的小说这个军少有点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