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十五章 返回。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那小国君主已被我军俘虏三日。

    “你们杀了我吧,我的将士们是不会因为我出卖我的国家的!”那小国君主骨气倒是硬的很。

    “是吗?”魏章别有深意的笑道。

    “报!敌军副将呈国书及地契和所有财产来换他国君主!”门外守卫进来向魏章禀报。

    “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一国之君,就是值钱。”魏章讥笑。

    “混账东西们!”小国君主声音低沉的骂道。

    之后,魏章命人押着小国君主,然后去与敌军副将做这三日之限的交易。

    “我以将等价之物带来,还不快快兑现你们的承诺!”那副将叫喊道。

    “你这混帐东西!什么都给了他们我们的国家该如何是好?!”小国君主激动的吼道。

    魏章把他一脚踹将在地,“成王败寇,这里哪有你这俘虏说话的份!”

    这一举动便把对方所有的尊严都踩在脚下践踏。

    “我等愿将一切奉与贵国,毫无保留,并无任何东山再起之力,以后在不会侵犯贵国领土分毫,只求释放我主上!”那副将重重跪倒在地恳求道。

    一众士兵见状皆如此,诚心恳求道。

    魏章兑现承诺,将敌国国书及地契和所有财产收下,而后归还了该国国君。最后此战役彻底胜利。

    晚饭时分。

    “魏将军,我们之后便不叨扰了。我要学的也已经尽数学到。师娘惊魂未定,明日便回王城了。”疾一边吃饭,一边思量后,说道。

    “莫将该死!”说着魏章将饭碗放下,跪与众人面前请求降罪。

    “我等该死!没能保护好柳仙师!”那日负责营中保护柳慕青的一众士兵与营帐外跪地请罪。

    可能本来也是想请罪,也可能是听到魏章的声音,大家都聚到了这里。

    “魏将军快快请起,帐外的将士们也都起来吧!此事不能怪罪你们。”童将魏章扶起,又向外面的一众士兵大声说道。

    之后又解释道:“此事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我的人。我情敌了。我本就有预测之能,确因情敌”

    “夫君,大家,谁都没有错。要怪就怪那些使小人诡计的人。不过我们也因此收获不少啊。都不要这么计较这件事了,我这当事人不是好好的么?疾啊,你从哪里看出我惊魂未定啊?有夫君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会怕。”说着,柳慕青将童挎着,一脸的自豪与骄傲。

    经过柳慕青的圆场,气氛没有了先前的僵硬。

    “魏将军,我们会王城还有其他重要之事。”童接着解释道。

    “这样那莫将便不在留。别因为莫将的无礼之请耽误阁下与殿下的要事。”这几日见过童的大能之后魏章是打心底里佩服的五体投地,从称呼上就看的出。

    “魏将军言重了,并非是无礼之请。魏将军的盛情在下心领了。咱们来日方长。”童赶紧说道。

    “哈哈哈。好。后会有期。”魏章听童一句‘来日方长’就知道这朋友已经是实了。

    第二日,童、柳慕青、疾、太史令以及一起来的随从们早早的就出发了。

    路上。

    “夫君,为何我们不与魏将军告别啊?”柳慕青疑惑。

    “魏将军和众将士们这些日子辛苦了,一边要打仗,一边要照顾我们,肯定很累了,就让他们好好休息,我们不要打扰的好。所以我们悄悄的走。”童解释道。

    “昂,这样啊。”柳慕青明白过来。

    “青儿,你休息一下。”

    “嗯。”

    柳慕青也是累了,躺下就睡着了。

    “疾,这些日子为师教你的可都掌握了?”

    “是的,师父。”

    “那你给为师讲讲。”

    “军事风水侧重于对气的了解认知和运用。观天重要的是要判断是否有异象对自己有什么影响,观察地理地势和地质主要是为了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风水地。综合来说,以求天时地利人和。”疾认真的说着自己这些天的心得。

    “嗯,不错,不错。”童满意道。

    “师父,我总觉得,你很神秘。”疾说起了题外话。

    “疾,不该你考虑的事情不要考虑。对你有好处。”童严肃道。

    “徒儿知错。”

    “休息吧,这些天你了辛苦了。”

    “嗯。”

    一路无话,众人都在休息,这些天大家都身心疲惫。

    王城内。

    “疾儿跟了一个好师父啊。”秦王感叹道。

    “父王,何不让王弟来帮儿臣?”慧王说道。

    秦王闻言,眼底一道金光闪过。

    “好一个慧王。”秦王的话让慧王摸不着头脑。

    “父王,儿臣只是想帮父王分担一些重任。是不是儿臣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慧王担心道。

    “好孩子,你一心为王父着想,有什么不对的呢?”秦王此言更让慧王心中不安。

    “这些都是儿臣应该做的。”

    “过些时日,疾儿就回来了,此事到时候再议吧。”秦王说道。

    “那父王您先休息,儿臣告退。”

    “嗯。”

    慧王在回去的路上,心中做这各种猜测,‘父王既然已经立我为太子,那这王位便已经是我的。可是看父王的态度,为何更重视那庶出之子?莫不是都是因为那仙师?’

    慧王这样想着,心中生出一计。

    几日的路程,童和柳慕青一行人终于回来了。

    “夫君,我们终于回来了。”柳慕青感叹道。

    “哈哈,青儿,那日之事你还是心有余悸。”童打趣道。

    “夫君!”柳慕青娇嗔道。

    “疾,你这便回府好生休息吧。我们回王宫了。”

    “是,师父。”

    之后,童与柳慕青便回到王宫落榻之处。二人洗漱更衣便相拥休息了。

    “大王,二位仙师回来了。旅途劳顿,正于仙师殿休息。”小德子的声音与秦王落榻之处门外想起。

    “退下吧。”

    ‘仙师们回来了,慧王想拉拢疾儿便是想拉拢仙师,如你所愿吗?那我剩下为数甚少的时日该如何度过?’秦王心想。

    “慧王殿下,疾殿下与仙师回来了。”慧王的眼线来报。

    “嗯,本王知道了。回到你的岗位。”慧王丢了一袋赏钱与那人脚下。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